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3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鸣人,佐助他......”

  “他会醒过来的,虽然纲手婆婆说他......可是他是佐助啊。是佐助的话,就一定会醒过来的!”

  “所以呢?你打算一直就这样下去了?你现在已经是注定好要继承六代目的人了,虽然还没有举办正式的仪式。你这样一直守在这,火影也不准备做了?”

  “我没......”

  “你是想说你不会耽搁你可以权衡?”

  “......”

  “好吧,这个先不说了,那雏田呢?不需要我来告诉你雏田对你的心意吧?”

  “我知道,只是......”

  “只是你一直把她当作同伴,就和对我们一样?”

  “......”,鹿丸的咄咄逼人,让鸣人无力招架。

  “现在木叶高层除了纲手大人和一些上忍外,一致认定佐助叛忍的身份无可更改,等他醒来后......届时,你打算怎么办?”

  “我......”

  “你会带他走,对吧?”

  “你怎么知道?”

  “放心,我只是无意中听到的,纲手大人只告诉了小樱,大约是想让小樱劝劝你吧!”鹿丸无奈的看着鸣人,“鸣人,你应该知道,你带佐助走了的话,到时候你也就变成叛忍了吧?”

  “嗯......”

  ☆、第壹卷 第叁章 坦白

  “认识你的人都知道,木叶对你而言是多么重要的存在。所以你真的清楚你那样做了之后意味着什么吗?”

  “......”

  “综上,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一切,你都放弃了?木叶,火影,同伴......通通都不要了?”

  “......”

  “鸣人,从第一次我带队和你,宁次,丁次,牙一起奉命去追回佐助的时候,我就感觉你特别的急迫,那种急切让人觉得你想要追回的不只是一个同伴,而是你的一切,可是当时我只是认为那是因为佐助几次救你,所以你才会那样,可是现在嘛......”鹿丸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眼睛审视地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的鸣人,装作没有看到鸣人想要说话的模样。鹿丸站直身子,一步一步的走向鸣人,直到走到佐助床前,和鸣人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才停下了脚步,看向鸣人的眼神,越来越尖锐和犀利。

  “可是,那不久之后,你从终结之谷被抬回来,那么重的伤势,所有人都以为你活不了了,但是你活下来了;所有人都以为经此一战,被佐助伤的那么深之后,你便不会再去追他了。可是三年了,所有人都看着你一次次被伤的遍体鳞伤,却又一次次的为了那个无数次伤害你的人降低你的原则,放弃你的守护......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对佐助这么执着么?执着到放弃了梦想,尊严,生命......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回到木叶?”

  “我只是......”,鹿丸的眼神,让鸣人到嘴边的话说不下去了。

  直到鹿丸以为今天听不到鸣人的回答的时候,却看到鸣人在自己一连串的问题之后开始摇曳的眼神又重新坚定起来了。

  “我曾经也一直以为,佐助他,是我的同伴,是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羁绊,是和我同样孤独也同样能够理解对方的知己,是我无法割舍的半身......可是,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到其实这一切早就不一样了。也许是无数次经历危险他义无反顾挡在我身前的时候;也许是一同出任务时,我们相处的琐碎的日常;也许是几次我们无意的亲吻;也许是第一次接受卡卡西老师测试,明明背负着血海深仇,佐助他却冒着被淘汰的危险,把便当喂给我;也许是第一次河边见面明明那么孤单悲伤的他,却看着我笑了......鹿丸,你看,我和他之间,居然有这么多的也许,所以,再多一个,也许,我早就喜欢上他了,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吧!”

  亲口吐露出从意识到以来就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被任何人知晓的情感的鸣人,好像终于把压在心中的石头吐出来了,原来这一切并没有他自己想象的那么艰难,只是坚定地看着鹿丸,好像在传达着自己的坚定。

  于是深呼吸的人变成了鹿丸,虽然心中已经有了猜想,可是亲耳听到鸣人的回答,鹿丸心中仅剩的侥幸也被击碎了。

  “鸣人,你,喜欢佐助?”

  “是,我喜欢佐助!喜欢到,就算为了他,放弃一切,对立一切都无所谓。我害怕的只是,到了与一切决裂的时候,我没有能力站在他的身边。”

  相比变得结巴起来的鹿丸,最艰难的第一次坦白之后,鸣人反而再也无所畏惧,越加坦荡。

  “那......佐助知道么?”

  “应该......不知道吧。这些年,光顾着追着佐助跑了,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可是说着说着,鸣人越来越没有底气,‘那么聪明的佐助,应该......不知道吧,毕竟这种感情,并不容于世,佐助他,怎么会往这方面想’。

  看到脸色更加苍白的鸣人,鹿丸有些不忍了,却不得不说下去。

  “那你想过佐助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吗?你连我都没瞒过去,何况是佐助。”

  鸣人一直僵直着的身子终于还是晃了晃,连病房里满室的白色都被鸣人脸上的苍白给比了下去。本还想趁机再说些什么的鹿丸再也说不下去了,看着鸣人脆弱的样子,不忍心的问道,“鸣人,你没事吧?”

  可是鸣人却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毫无反应。

  “鸣人,放......”

  “你不要再说了,已经晚了呢!鹿丸,我好像懂了当时在终结之谷,佐助他对我说,‘鸣人,已经太晚了’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了!”鸣人激动的打断鹿丸即将说出口的劝说。鸣人怕了,即使知道所有人都不会赞成,却还是固执的不想再听到任何让他放弃佐助的话,“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如果还是同伴的话,就帮我保密吧!”

  ☆、第壹卷 第肆章 九尾

  面对这个样子的鸣人,鹿丸终究还是放弃了自己想要继续劝戒的话,默默的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并没有和鸣人打招呼,却在出门的时候,关好了小樱走时没有关的门。

  好久,等到鸣人好像终于把佐助的样子印在了心里之后,才对着明明知道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的佐助笑了起来。那种笑,即使是一无所知的旁观者看了也会忍不住流泪。

  “佐助,我知道鹿丸想要跟我说什么,我也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可是我能怎么办呢?就像在我毫无所觉的时候你已经走进我的世界一样,我也是在毫无所觉的情况下对你动了心。可是我一点也不后悔,不管是追着你的这几年,还是爱上你。可是......这些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我不敢告诉你。那般优秀如同皓月的你,怎么能因为我蒙上阴影呢?更何况,你会觉得恶心吧,说不定会讨厌我了呢!怎么办,只要想到有一天你会对我露出真正厌恶的表情,我好像都已经无法呼吸了。所以就这样吧!至少,你还当我是兄弟,至少,你还愿意挡在我前面......那将是我余生,唯有的幸福了!”

  伴随着声音落下的,还有从那好像不再湛蓝的眼眸里流出的眼泪。而被悲伤笼罩着的鸣人,没有感受到佐助一丝一丝强健起来的呼吸。

  已经对未来做好了打算的鸣人,没有了踌躇和迷茫,只是每天专心的照顾佐助,恢复自己的能力。

  一周后(按时间算是大战结束后第三周刚开始,也就是第十五天)。

  “不愧是鸣人君啊,已经完全恢复了呢!”

  “嗯,谢谢你,静音姐。”

  “鸣人你......”

  “嗯?”对静音的欲言又止感到不解,鸣人疑惑的看着静音。

  ‘鸣人你果然越来越像佐助了,小樱她,是害怕自己会心痛吧’,静音心里想,犹豫了一会儿,只是说道,“......没什么,只是我好像知道小樱不愿意来而跟我换的原因了。”

  “......”

  “唉......算了,我走了。”

  “......”

  鸣人无语的看着静音吞吞吐吐的样子,在静音走后,很自然的开始亲自确定佐助的情况。即使医疗忍者每天四次的为佐助检查,可是不亲自确认过,鸣人又怎么能放心呢?

  确定佐助的情况依然很稳定而且呼吸已经渐渐恢复正常不再需要呼吸机后,鸣人才稍稍放下心来,开始每天例行的——呼唤九尾。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当然是因为九尾一直沉睡的话,自己的力量总有欠缺,又怎么能好好的保护佐助呢?

  闭上眼睛,鸣人努力让自己把心思从佐助那里转开,一转眼便来到九喇嘛的地方。不同的是,今天的九尾,没有像往常一样的沉睡着,虽然精神萎靡,但总算是清醒过来了。

  “啊!小九,你能醒过来真是太好了!”

  “鸣人,你来了......”,九尾声音虽然细微,可总算呼吸还算平顺。

  “唔,小九,你睡了好久。”明知道没有道理,可是知道九尾没事之后放下心的鸣人,还是忍不住抱怨起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