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5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是,师父说,除非有人愿意以牺牲自己为前提,用伴生的方法将佐助唤醒,否则,他会变成蛹,永恒沉睡,不死不灭!”

  “蛹?”

  面对疑惑的卡卡西,尽管很不喜欢说话,为了鸣人,静音还是一字一句的向卡卡西解释:“是,是蛹!而且是永远不会破茧的蛹,佐助会在‘蛹’里面不死不灭,越来越强大,可是却永远都出不来。”

  听了静音的解释,略一思索,卡卡西就弄懂了前因后果,“是因为当时斑的无限月读?”

  “是!本来鸣人和佐助已经联手破解了,可是最后阶段鸣人重伤不继,佐助为了鸣人强行调动查克拉,导致破解失误,遭到反噬......再加上佐助刻意引导,所有的反噬都被他一力承担了。没有人知道在反噬中的佐助会经历些什么,没有人帮助的话,他不可能意识到那是他在反噬中写轮眼自发防御给他自己的幻境!”

  “那么,你说的伴生是指什么?”

  静音似乎是在犹豫什么,可是想到那个阳光一样的鸣人如今的模样,‘师父,希望你不会怪我吧’,“其实我也不知道伴生是什么,师父好像很忌讳,什么都没有和我说。不过有一点很清楚,要唤醒佐助,只有一个办法......”

  静音几次欲言又止的模样卡卡西都看在眼里,联想到之前听到的零零种种,便也就释然了,“纲手大人她......看来这个办法很危险啊!静音,既然你来找我,就是希望我帮忙的吧,鸣人是我的弟子,佐助嘛,不管他承不承认,也是我的弟子,他们的事,我做老师的当然责无旁贷!”

  “师父不准我说,是因为她把鸣人当作亲孙子。她很清楚,如果有可能,鸣人会不顾一切救佐助,所以......旗木大人,要救佐助,必须要有一人以自己庞大的力量打开缺口送另一人进入佐助的幻境,施力的人必须拥有高于佐助的实力,否则必死。而进入的人,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只能是鸣人......”

  卡卡西完全了解纲手不愿意告诉鸣人的原因了。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恶劣:“佐助早已经是影级了,以他现在的能力,还有谁能比他还强的?而只能是鸣人......是因为仙术?”

  “不完全是,师父说,除了他们两个人能力的联系以外,还有就是牵绊了,就像佐助可以不顾反噬去救鸣人一样,鸣人也可以为了佐助不顾一切。除了鸣人,佐助大概是不会相信任何人的。不过,因为不知道幻境里的具体情况......师父也不是很有把握就是了。成功的概率实在是不高。”

  “鸣人他,应该不知道吧!”虽是疑问,卡卡西却说得很肯定。

  “嗯,师父说她还没有想到比较稳妥的办法,再加上马上要举行确定六代目继承人的仪式,告诉鸣人的话,他冲动起来不知道会做什么......”,静音小小声的说,说着说着却又停住了,不管卡卡西盯着自己看多久,都不在再开口,就连惯常的眼神都不想给卡卡西一个,回到平常的样子,可是眼中深深的担忧,却一直没有减弱过。

  “嘛,鸣人那家伙......还是我去看看吧!”

  卡卡西也不管静音的反应,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消失了,静音也很淡定的在那之后转身离开了。‘唉,自己没听师傅的话,还是要跟师傅说一声吧!会不会受罚呢?不过师傅告诉我应该也是希望我告诉鸣人的吧!’

  佐助的病房里。

  卡卡西赶到时,看到的就是如静音所说的,仿若雕像的鸣人。

  ☆、第壹卷 第捌章 密谈

  鸣人就坐在那里守着佐助,仿佛生命中除了佐助什么都没有的样子,让人感觉,他就该是那样的,直到亘古。想到那个无论什么困难当前都活力四射的鸣人,卡卡西感觉自从琳死后就变得麻木的心又疼了起来。

  一个闪身站到鸣人面前,卡卡西没有贸贸然的开口,鸣人现在的状态太差了,他不敢吓到鸣人。伸手放在鸣人肩上,一股柔和的查克拉传到鸣人的全身,卡卡西在确定鸣人身体没有异常后,才将查克拉切换成了雷属性。

  鸣人只觉得全身一阵刺痛,随之而来的麻痹之后却是一阵舒爽,好像连日来的疲惫都被洗刷了。突如其来的外界的刺激让沉寂了几天的鸣人一阵恍惚,好不容易才看清楚眼前的人。

  “卡卡西老师,你......”

  没等鸣人说完,卡卡西一指点在鸣人颈部穴位,使鸣人昏睡了过去。过了一会儿,“鸣人”醒了过来:“卡卡西,你专程过来找我,什么事?”

  看着眼前突然醒过来的“鸣人”,卡卡西没有任何吃惊,仿佛早已知道一般的说道:“果然是你,鸣人已经控制不了你了么?”

  ”鸣人“不屑的看着明知故问的卡卡西:“哼,你又能怎么样呢?”

  “九尾,你脾气还是那么坏。”

  原来是九尾借鸣人的身体“醒了”过来。卡卡西没有回答九尾的问题,明确的态度已经回答了一切,他尽量用一种轻松的语气,铺垫接下来的沉重。

  既然已经猜到了卡卡西的目的,九尾对卡卡西目前的态度也就了然了,九尾眼眸中闪过一丝温暖,表情却越来越不屑:“关你什么事?”

  九尾的“配合”让卡卡西紧皱的眉头染上一丝笑意:“嘛,不愧是鸣人,和他呆久了,连你都更有人情味了。”

  虽然不在意卡卡西的调侃,可是脾气一向不是很好的九尾不耐烦和卡卡西打太极了:“你找我不是为了聊天吧?有什么事?说吧!”

  九尾的直接在卡卡西的预料之中,沉吟了一会儿,背过手想要摸什么的样子,却掏了个空,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走的急,忘记带《亲热天堂》了。卡卡西遗憾的“啧”了一声,“你有看过佐助的情况吧?”

  话音落,卡卡西没有等到九尾的回答,就看到九尾已然变得沉重起来的神情,便知道鸣人一定已经找过他了,“那我就不兜圈子了,你有什么方法救佐助?”

  卡卡西露在外面的眼睛写满了殷切的希望,却只换来了九尾的嗤笑,“就只有那么一个办法,你肯定已经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问的?”话音落,还不忘鄙视的瞪了卡卡西一眼。

  可是卡卡西满腹心事,没有注意到九尾的鄙视,再次殷切的看着九尾,“真的非鸣人不可么?”

  闻言,九尾也收起了他的不屑,看卡卡西的目光中,染上了认真,“是,只能是鸣人,所以你不用想着要代替鸣人了。而且送鸣人进去的人也非我不可,你也不用考虑了。”

  顾不上自己的打算被九尾一语道破,卡卡西震惊于九尾语气里的破釜沉舟,“非你不可?这怎么说?”

  “啧,光是能量强于佐助这一项,你觉得你可以?除了我九尾,还有谁敢说自己的能量能比宇智波的小鬼强?”说到这,尽管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话题,九尾还是不自觉的带着丝骄傲。

  “可是你现在的状态......”,知道九尾说的是事实,卡卡西还是不甘心的说道。

  “这还用你说?我自己会不知道?嘁,不要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别以为我是想救宇智波的小鬼。谁让鸣人成天要死不活的,让我很不爽,那个小鬼,还是早点醒的好,最少,要送鸣人去见那个小鬼,不然我不得给鸣人烦死?”九尾两眼一翻,很不耐烦的对卡卡西说。

  “九......”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决定了的事,你以为你能反对?你要想帮忙,明天过来一趟就是了,鸣人他......明天应该会想办法压制我,可是凭他现在的状况没有我就只有死路一条。届时,我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你应该知道你要怎么做了吧!现在别烦我,真是讨厌!”说完不给一脸动容的卡卡西说什么的机会,“鸣人”又晕过去了。

  ☆、第壹卷 第玖章 准备

  卡卡西被反常干脆的九尾弄愣住了,回过神来的时候九尾已经回去了。九尾依然还是老样子骄傲极了,可是这一次看到的如此傲娇的九尾却让卡卡西怎么也笑不出来了。卡卡西懂九尾的意思,九尾虽然满嘴的不屑,可是,对鸣人的担心却也是有目共睹的,现在摆在自己面前的,是牺牲九尾一个,还是失去九尾和鸣人两个。鸣人冲动,自己却不能跟着失去理智。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

  ‘难道,我的两个弟子,注定都保不住了么?’卡卡西满心的苦涩,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等到真正的鸣人醒来的时候,急忙掩藏起担心,状似平常的和鸣人打招呼:“哟,鸣人,你醒了?”

  “唔,卡卡西老师,你干嘛弄昏我?”

  显然,卡卡西是多虑了,迷迷糊糊的鸣人一点也没有发现他的异常。

  “我只是觉得你需要睡一会儿了。”卡卡西下意识的向鸣人隐瞒了自己和九尾的谈话内容,这一刻,卡卡西大概已经做出选择了,‘九尾他,大概也是这么希望的吧’。

  “鸣人,我是来通知你,经过我们和长老会的协商,确定了后天举行你成为火影六代目继承人的确定仪式,到时候五国的影和其他重要人物都要来,你要准时到场,不要忘记了。”说完,卡卡西却没有看到哪怕一丝自己想要看到的喜悦或者释然的情绪出现在鸣人的脸上,卡卡西了然,鸣人已经知道了,而且,大概已经有决定了。

  卡卡西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怒气,鸣人明知道他要救佐助的代价是九尾消失也还是要去么?木叶的一切都不要了,命也不要了么?自己已经近乎失去了一个弟子了,还要失去另一个么?

  “鸣人,你......”

  鸣人没有等卡卡西说完,深吸一口气,“卡卡西老师,对不起,我大概去不了了。小九说,我可以进入佐助的幻境去救他。我的查克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我的能力和佐助相当,应该可以进去的,所以,卡卡西老师,帮我跟纲手婆婆说声抱歉。佐助,我是非救不可的!”

  鸣人斩钉截铁的话狠狠的砸向卡卡西。虽然鸣人并没有打算牺牲九尾这一点让卡卡西揪紧心松了一丝,却也知道了鸣人已经下定了决心,那么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无可转圜了。‘算了,还是按九尾说的,明天过来帮忙吧!’

  卡卡西满带安慰的揉了揉鸣人的脑袋,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离开了,这边帮不上忙,可是另外一边,还有很多事需要自己收尾呢!摊上这么两个弟子,卡卡西真是不知道该骄傲还是该心痛啊。

  当晚,卡卡西便回去跟纲手交代清楚了一切,也禀明了鸣人的态度,两人商量过后,决定到时候改为由卡卡西出席六代目继承仪式,正式成为木叶的六代目。

  翌日。(也就是二十天的最后期限)

  卡卡西依言来到佐助的病房。却意外看到鸣人满脸的喜意,正诧异间,鸣人已经发现他了,冲他笑着道:“卡卡西老师,你来啦?”

  “哟,鸣人,什么事这么高兴?”

  “诶?我有很高兴么?”

  卡卡西看到这样傻乎乎的鸣人,嘴角控制不住的抽了抽,“不怎么明显,眼瞎的还真看不见。”

  听懂了卡卡西的调侃,鸣人很不好意思的笑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才说道:“卡卡西老师,我是太高兴了。你来了真是太好了,以后我和佐助的身体就拜托你照顾了,嘿嘿。”

  以为鸣人不懂事情的严重性,正要开口,却看到背转过身的鸣人偷偷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的不舍和难过,才知道那个从小就努力让自己学会微笑的孩子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

  卡卡西努力让快要流出眼眶的泪水倒回眼睛里,努力同样微笑着对鸣人说:“嗯,交给我了,好歹当了你们那么久的老师,想帮忙却发现自己能力不够,啧,佐助知道了大概又要嘲笑我了。好了,准备开始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