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21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继续。”

  “是!漩涡大人开始应该是在担心少年的身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怀疑起那个少年会对大人不利,进而质问。然后那个少年......”

  “直接说结果。”心理的疲累导致佐助没有耐心听密忍一一禀报,淡淡的开口道。

  可是这一刻的佐助并不知道,他难得的有一次不耐烦听完密忍的回禀,竟让他几乎后悔了一生。

  “是。最终漩涡大人和鬼灯大人都相信了那个少年。虽然鬼灯大人做了处理,但是那个少年状况很不好。”密忍回答了佐助要求他查探的一切,单纯的叙述着自己所看到的事实,没有加上一丝一毫的主观论断。

  再没有什么想问的了,佐助示意密忍退下,无力地闭上眼睛,并将左手覆在在双眼上。

  面对鸣人的欺骗,香磷的隐瞒......佐助不得不承认,他还是介意了。可是,想到月读里鸣人笑着对自己说“呐,佐助,你高兴的话,我怎样都无所谓的”的样子,还有自己质问香磷时香磷幽幽的说出来的“大人,我们三个,把你看的比自己的命都还重要,怎么可能背叛你呢”的话,佐助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做,既没有质问,也没有惩罚。

  得到了佐助的吩咐,医疗小队的医忍们尽心尽力的“医治”着鸣人。

  可是终究月读中的损伤是直达灵魂的,鸣人的身体,还是不可避免的一天比一天弱了下去。对此,佐助和水月三人都知道,却无能为力。

  尽管如此,当鸣人恢复了神智之后,还是第一时间展开了他早已制定好的作战计划——形影不离佐助跟随作战。

  比如每天早晨醒来穿戴好之后,鸣人就会开始找佐助。如果佐助在办公室里工作的话,鸣人就会在外面的一墙之隔的院子里修炼,或者干脆在佐助的办公室门口蹲守,鸣人也不进去,就只是静静地守着,不让佐助离开自己能感应到的范围。如果不在,鸣人也会在其他地方找到佐助之后,默默的跟在佐助身后,保持着一个既能看到佐助却也不会妨碍到佐助的距离。

  当然,知道不管自己做什么肯定都瞒不过佐助,所以鸣人的跟踪行为十分的光明正大,让佐助和水月等人无语至极。

  私底下水月也曾找机会劝过鸣人,深知自家大人秉性的水月担心鸣人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会被佐助忍无可忍的灭掉。

  ☆、第贰卷 第肆拾章

  面对完全将我视做陌生人的你,佐助,我能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让你重新认识我,记住我,然后再也忘不掉我。

  ——漩涡鸣人

  可是鸣人依旧固执已见,时时刻刻的跟着佐助,而平时性格跳脱的鸣人跟在佐助身后的时候却一点也没有不耐烦。更让水月意外的是,佐助尽管经常忍无可忍的青筋直跳,甚至无数次的将一时不注意而离他太近的鸣人给远远的扔出去,却也没有真的对鸣人做什么。

  反倒是香磷和重吾,很快便对鸣人明目张胆的“偷窥”行为忍耐到了极限。

  于是,这一天,趁鸣人看佐助看的出神的时候,香磷和重吾拦住了鸣人。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这是重吾带着煞气的声音。

  “......”突然之间被拦住问话,鸣人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反应,抬眼茫然的看着重吾二人。

  “鸣人,不要再跟着大人了,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因为忍受不了而对你做出什么事来!”那天之后,香磷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鸣人说过话了,即使是面对面的碰到,大多数时候都只是默默地装作没看见。没想到再一次交谈,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香磷转开脸,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避开鸣人的视线,状似无奈的说道。

  对于和香磷之间突然的疏远,鸣人还是有一些难过的。毕竟自他来到这个幻境的世界起,感受到的第一份温暖就来自香磷,对于这大概是唯一的一个和自己同族的女人,鸣人是有一些孺慕之情的。

  可是事已至此,鸣人知道,已经由不得自己犹豫了。

  正当鸣人嘴唇翁合想要拒绝的时候,从他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你们还在那里干嘛?”

  原来刚刚佐助先于众人一步回到了办公室坐了一会儿之后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看到那个随时随地跟在他身后的笨蛋的身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感觉到一阵烦躁,循着之前走过的路找了回来,就看到了在香磷和重吾的冷冽的气息下“像受惊的小鹿一样”迷茫的鸣人,一时冲动之下才问出了之前的这句话。

  看到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佐助,鸣人虽然也清楚自己的跟踪一直以来佐助都是知道的,可心里不免的还是会感到心虚,于是下意识的闪躲着佐助的视线,目光四处飘忽就是不敢放在佐助身上。

  站在不远处的佐助将鸣人的反应尽收眼底。看着明明都跟踪了自己快一个月了,今天才开始觉得心虚的鸣人,佐助表面上虽然无动于衷,心里却暗暗觉得鸣人不理直气壮不敢看他的动作可爱极了。佐助于是默默的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的样子,眼神冷冷的看向香磷和重吾,无声的质问着。

  “大人,漩涡鸣人这样一直跟着你真的很困扰,如果他听到什么机密并且泄露出......”

  接收到自家大人的疑惑,重吾觉得这也许是一个把鸣人赶出府邸的一劳永逸的机会,谁知佐助根本没有听他说完的打算,直接打断了他,淡淡的说道:“哼,现在才说这些,不会觉得太晚了么?而且,我不想他知道的,他永远都不可能知道。”

  说完话,佐助就直接转身离开了,没有看身后不可置信的香磷和重吾,还有一脸失落的鸣人。

  可是没走出多远,佐助又转过头来看向鸣人:“还不走,蹲在那种蘑菇么?”

  话音刚落,佐助就看到鸣人脸上的失落瞬间变成了惊喜,嘴角不由扯了扯,不再理会身后咋咋呼呼的追了上来的鸣人,直接闪身回到了办公室。

  于是,一直呆在办公室里等候着汇报任务结果的水月便眼睁睁的看着佐助回来了,却又在自己还来不及说话的时候便又很快出去了。

  愣了一会儿,才刚刚反应过来的水月又看到佐助突然的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嘴角不由得抽搐了起来,默默的看着佐助一脸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水月连眼角都开始抽搐了,一脸的复杂,吞吞吐吐的说道:“大人不是一直都不喜欢鸣人跟着么?为什么又......”

  也许是鸣人之前的反应真心的取悦到了佐助,所以佐助这次很爽快的回答了水月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啊!身体自己就动了。”

  于是从这天开始,鸣人的跟踪行为在佐助的默认下,自然而然的变成了众人心知肚明的跟随。慢慢的,草雉村里的所有人都知道了,自家英明神武的大人身后多了一条金黄色的小尾巴。

  ☆、第贰卷 第肆拾壹章

  佐助,你会默许我一直跟在你的身边,我可不可以认为,你也有一点愿意接受我了?如果我消失了的话你也会因为我而有一些难过?

  ——漩涡鸣人

  甚至于,对于那条尾巴,村民们也慢慢的变得熟悉起来了。知道他虽然时时刻刻的跟着佐助,不过偶尔也会离开大人的身边然后去吃一碗拉面。甚至到了后来,村民们偶尔也能看到自家平时不苟言笑的大人一脸无奈的被某尾巴拖出来一起吃拉面。当然,最后付账的都是佐助,谁让某尾巴现在完全是米虫的状态呢?

  就这样,鸣人来到幻境的第一年慢慢的过去了。

  这一年里,从佐助默认了鸣人的跟随后,鸣人便再也没有哪一天没有出现在佐助的身边过。于是,鸣人似乎就这样得到了佐助的信任,首领府的忍者们也慢慢的将鸣人看做是自己大人的亲信,而不再是囚徒。

  当然,对于鸣人来说,其他人是如何看待他的他都不在意。让他高兴的是,虽然佐助面对着他的时候仍然是不假辞色的面瘫模样,可是当他想要吃拉面的时候,尽管佐助一脸嫌弃,可是磨到最后佐助还是会无可奈何的陪着他去,偶尔还会吐槽他老吃味增和叉烧。自然,被嫌弃久了,鸣人也会不怕死的讽刺佐助的拉面上满面飘红的番茄。

  鸣人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过下去的,他和佐助可以慢慢的变成他们最开始的模样,一直到他彻底的消失。偶尔,鸣人也会想象,如果他不在了的话,佐助会不会感到有一点难过呢?

  可是,看着自己越来越透明的皮肤下越来越清晰的筋脉,鸣人开始不确定了,自己......还能这样在佐助身边多久呢?

  而跟随着佐助的这一年里,鸣人也已经大概的弄清楚了自己进幻境前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自然也就知道了,在他进来幻境的时候,佐助他们已经过了四年。想到九喇嘛之前再三交代的佐助现实中的意识从沉入幻境到完全泯灭之间的时限是一个月,那么自己本该还有两年的时间不是么?

  鸣人苦笑,自己初进幻境那段时间中历尽磨难,各种受伤,再加上佐助不知情间给自己施加的月读对自己本来就只是灵魂构成的身体的持续性伤害,能活到现在,大概自己已经该偷笑了吧!

  转头看了眼结束了一上午的修炼已经站起来走向自己的佐助,鸣人动作麻利的放下衣袖将自己的手臂遮起来,快速变换表情顶着一张笑脸凑了上去:“呐呐,佐助,我们去吃拉面吧?我好久都没吃拉面了。”

  闻言,佐助的面瘫已经阻止不了他眼角的抽搐了,昨天中午才吃过也能算是很久没吃了么?

  所以,佐助只是瞟了鸣人一眼并不搭理他,径直向饭厅走去。知道佐助这是不可能带自己去吃拉面了,鸣人只得有气无力的跟在佐助身后,一脸的哀怨,谁让自从自己越来越频繁的跑出去吃拉面后,佐助不但不陪他出去吃了,连吃面的钱也不给他了呢!甚至还专门警告过拉面店的大叔不准给鸣人赊账。

  鸣人越想越气,嘴里便不由自主的嘟囔着:“暴君,连拉面都不给吃......”

  也许是某人很“不小心”的嘟囔的声音的太大了,佐助无奈的叹了口气,停住了脚步,等某人不情不愿的挪到自己面前了之后,直接伸手拎住了鸣人的后领,闪身便直接到了饭厅,在风中飘荡着的,是“两周不准吃拉面”的坚决的清冽的声音,和一声“凄凉“的惨叫。

  等到还没站稳的鸣人看到了饭桌上除了满满的番茄以外就只剩下了木鱼饭团的时候,整个人直接就炸了,冲佐助吼道:“为什么我要每天陪你吃番茄和饭团你却不准我吃拉面啊?你这个暴君。”

  不得不说经过佐助在近一年的时间中有意无意的纵容,鸣人的小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佐助斜着眼睛看着面前明明几个月前自己不给好脸色的话还会一脸瑟缩的某人现在都敢冲着自己吼了,默默的在心中叹了口气,‘现在再摆脸色的话,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啊’。

  于是,英明神武的佐助大人决定以暴制暴,对付某个特别擅长于蹬鼻子上脸的家伙,太温柔了果然还是不行啊。

  于是,在鸣人还在忿忿不平的时候,佐助默默的将查克拉凝聚在双手飞快的结印,趁鸣人不备眼疾手快的将鸣人定住了。看到被定住而不能自由活动的鸣人错愕发怒的表情,佐助笑的很是得意。

  ☆、第贰卷 第肆拾贰章

  佐助,你永远不会知道,尽管不但不能吃拉面还要陪着你吃番茄,可是能够就这样的看着你,陪着你,此刻的我却感到无比的幸福。

  ——漩涡鸣人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