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30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我那么努力的去学习轮回天生,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唯一值得我用这个术的人,已经不在了。鸣人,我不但救不了你,连想去陪你,都做不到。

  ——宇智波佐助

  佐助不知道这是为什么,甚至一次意外还让佐助发现了他不光是不老而已,甚至连受伤,都会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随着身边自己最初的班底一个接一个的战死或者寿终正寝,活跃在草雉村的人变成了他们的后代。佐助认真考虑之后,将草雉村二代首领之位正式传给了重吾的儿子,对外宣布了自己的死讯。

  于是,二代上任的第一件事便是举行一代的丧礼,一时间,草雉村一片哀恫,整个天地都变成了白色,尽管那被高高供起的棺椁里面什么都没有,而主角,还一脸漠然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结束。

  之后,佐助便彻底放下了草雉村的一切,到大蛇丸的实验室里隐居了起来。每天除了休息,就是在研究忍术,不过,佐助研究的不是以前惯用的雷、火两系的忍术,而是不断地淬炼左眼的轮回眼,研究起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修习的忍术——轮回天生。

  学会轮回天生,佐助并没有别的什么想法,他只是觉得,如果他一早就会这个忍术,是不是鸣人就可以不用死。

  时间就这样在佐助不断地修炼中度过,一直到那一天,一直靠不尸转生维持着不死的生命的大蛇丸也走到了他人生的尽头。而此时,佐助已经数不清楚他到底这样不生不死的活了多久了,久到已经对一切的生死麻木。

  可是就在佐助完成了大蛇丸最后的心愿将他掩埋在自来也的墓旁之后,一群人突然冲上来将佐助团团围住。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尽管佐助在漫长的生命中已经无限的低调,可是终究还是没能逃脱有心人的窥探。长生不老,不管对谁,都有着无上的吸引力。

  没有理会那些人的叫嚣,佐助连一点反应都不屑于给那群自以为强大的跳梁小丑,可以说,如果佐助不想的话,那些人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堵到他。可是今天,佐助想要陪陪大蛇丸,陪陪这个前半生倾尽一身本领教导他,后半生毫无怨言的陪伴他的老师。

  不过虽然那些人大言不惭的让佐助老实的交出长生不老的方法,心里终究还是有一份畏惧存在,毕竟站在他们的包围圈中依旧泰然处之的男人,是从他们曾祖辈起就存在着的传说。

  可当他们看见不管他们说什么,佐助都没有任何反应,内心潜伏着的贪婪,还是一点一点的漫过了理智。只见十人站出一步,整齐划一的结印将佐助罩在结界中,跟着就是一个接一个各种各样的忍术扔在了佐助身上,攻击的,削弱的,束缚的......而佐助,就那么一动不动的站着,任五颜六色的攻击将自己淹没,不,也不能说佐助没有动作,因为在攻击临身的那一刻,一个半透明的防御结界将自来也和大蛇丸的墓包裹了进去。

  一轮攻击结束,又是一轮攻击降临,佐助木然的看着自己身上一个又一个刚刚出现的伤口顷刻间恢复原状,然后又添新伤,再恢复......周而复始,就像他看着身边的人一个又一个的离去,而唯独他,被时光遗留了下来。

  攻击终于停止了,那些人也担心如果佐助就这么死了的话,长生不老的方法也就随之埋葬了。可是,让他们感到无比惊恐的,却是结界中间烟尘弥漫处,除了衣服有破损以外,毫发无伤的佐助。

  什么人能够在完全没有抵抗的情况下承受这么多的攻击而毫发无伤呢?虽然知道眼前的人大概是已经存活了几百年的......嗯,妖怪,可是,亲眼所见才知道事实是多么的让人恐惧。

  这时,那些人被贪婪蒙蔽了的心智才有了一丝清明。想到眼前的人是那个传说中会噬人而食,被吃的人还尸骨无存,于是,有的人崩溃了,有的吓瘫在地无法动弹,而有的人心智稍坚,便想要临死之前再拼一次,便拔刀冲佐助砍去。

  佐助依旧不打算理会,他还在想大蛇丸临死前对他说的话。

  “佐助,都说人生不过匆匆百年,你我,却是活了太久太久了!就连自来也,到死时也活了五十多岁了,而我,更是苟活至今,如今死了,都不算是夭折。”

  ☆、第贰卷 第陆拾肆章

  仿佛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我看着这一生的点滴在眼前闪过,那些我曾经以为无比重要的,到头来全都抵不过一个你。

  ——宇智波佐助

  “说起来,鸣人他......和那家伙真的很像呢!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帮鸣人么?这大概就是理由吧!”

  “年轻的时候,我和你一样,为了自己的目标和偏执抛弃了一切,而他,是那个一直不曾放弃我的人!可如今,那个家伙倒是痛痛快快的死了,死得其所,大概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吧!可是我呢?直到他真的死了,我才懂得!”

  “佐助,你和我一样,从小被成为天才,习惯了称赞和崇拜,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自己身边就该有这么一个人,对自己追逐着,包容着......可是,佐助啊,当那个人离开之后,我才知道,被留下的我,有多么可怜。”

  “其实我很早前就想去陪他了,可是我不敢死,我怕就算是死了,我和他也去不到同一个世界,所以我才一直用不尸转生苟延残喘着。罪虐深重的我,唯一的归处大概只有地狱吧!”

  “可是,昨晚我梦到他了,他说,他还等我一起喝酒,他在怪我,怪我让他等了这么久!”

  大蛇丸的眼神迷离了,看着远处的虚空,对着那个从远处来迎接他的人,笑着说到:“抱歉啊,自来也。我是个胆小鬼,直到现在,才敢去见你。”

  佐助在一旁静静地听着,他知道大蛇丸并没有想要得到他的回应,只是心里压抑久了,临死之前的发泄罢了。

  也因为听了这些话,佐助好像懂了大蛇丸和自来也之间的感情,也许正如之前一起给自来也扫墓的时候大蛇丸说的,他爱他,而他,也爱着他!

  佐助很迷惘,当时大蛇丸说到自来也的时候的神情,就像父亲提到母亲的时候一样,他不懂为什么两个男人之间会有这样深的感情!

  可是现在,佐助懂了!

  你倾尽一生不曾放弃我,我用尽一生只为怀念你。

  这样,就够了!

  佐助看着自己亲手为大蛇丸和自来也砌的双人冢,‘大蛇丸,你们一定会见面的,他怎么会舍不得让你继续一个人’。

  就这么一会儿的慌神,佐助没有留意到那个拼死一击的忍者的刀已经挥到了他的颈部。尽管没有伤到佐助,可是因为之前的连番轰炸,佐助一直带在身上保护的很好的项链被暴露了出来,直接被这一刀分了尸。

  抢救慢了一步的佐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手中已经一分为二的印有自己头像还有自己亲手刻上了鸣人名字的吊坠,浑身都在颤抖,这是这几百年来唯一能够证明鸣人是真实存在过的东西了。

  此刻,佐助觉得自己心中好像有什么坍塌了。

  鸣人,鸣人......

  于是,佐助几百年来休养生息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嗜血的冲动再次沸腾了,双眼蓦的通红,冷冷的扫视着结界内尽皆双股战战,勉力维持的忍者,阴沉的笑声响彻所有人的耳膜。

  这一刻,佐助好像也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忍者,而是像一个莽夫一般,直接拔剑冲入了人群。可是还没等剑刺出去,鸣人临死前的样子又一次浮现了出来,那满目的不舍和眷恋就像一股清流浇灭了佐助的怒火。

  佐助把剑收了回来,几步退回了墓碑旁,浑身无力的坐了下来,靠在墓碑旁,喃喃的说道,“鸣人,你放心,答应了你的,我一定会做到,一定。”

  看着周围见自己退后又虎视眈眈起来的忍者,佐助一声嗤笑,“鸣人,我不会杀人,你放心。”说着瞳孔变幻间,一圈黑色的火线向周围蔓延,缓慢地像众人逼近。

  宇智波佐助的天照因为曾经的那一段风波,在草雉村甚至几个大国之间都早已经成为了毁灭的代名词,再加上之前几大波攻击下来佐助仍然毫发无伤,那些忍者再也承受不住从脊梁里泛出的恐惧,大叫着落荒而逃。

  而此时,已经日近黄昏。

  衣衫破碎一身鲜血的佐助坐在仅剩一座首冢的土地上仿佛被遗弃了一般。

  “嗬嗬嗬,嗬嗬嗬嗬......”像是从喉管中碾碎了的笑声无比凄凉,“终于还是只剩我一个人了么?”

  死死的握着手中的吊坠,从刚才起鸣人临死前的样子就不曾从佐助眼前消失。不光是今天,这么多年来这幅画面总是时不时的出现在佐助眼前。

  ☆、第贰卷 第陆拾伍章

  当我回到那个暴雨磅礴的地方的时候,只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死过一次了,所以,再次醒过来的我,想要弥补,那些曾经的遗憾。

  ——宇智波佐助

  佐助就这么闭着眼睛靠在那,鸣人,香磷,水月,重吾,大蛇丸......一幅幅熟悉的面孔在佐助脑中不断的闪现,重复。

  蓦的,佐助突然睁开眼,一下子坐直,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一个自己一直以来都忽略了的问题,此刻,在佐助眼前的,是一点一点重合起来的,大蛇丸和鸣人临死时的眼神。

  佐助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不管他怎么伤害鸣人,鸣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他;为什么只要是拿自己去威胁鸣人,不管多么过分的事,鸣人都会努力去做到;为什么最后鸣人联合大蛇丸想要毁掉他在自己心中的信任;为什么直到最后一刻,明明站都站不稳了,还努力的想要离自己更近一点......可是,正是因为想通了,佐助此刻才更加的难过。

  当他终于知道了鸣人对自己的感情,鸣人却永远都回不来了。

  “哈哈,哈哈哈,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宇智波佐助,枉你自诩天才,活该......哈哈哈,真是活该啊......”

  佐助发狂了,全身的查克拉都鼓噪了起来,可是佐助却死死的控制着,不让查克拉有任何一丝的外泄。于是,无处发泄的查克拉便只能在佐助的体内横冲直撞,闯到哪里,就在哪里径直炸开来。

  一时间,佐助之前承受无数攻击的都没有损伤的身体便惨不忍睹起来,尽管没有外在的伤痕,可是每一个毛孔都不断地在往外渗血,而佐助,依然没有停下来平息体内的查克拉。

  在佐助的心里,交织的是大蛇丸和自来也的遗憾,他和鸣人的错过,慢慢的,就只剩下了鸣人,各种各样的鸣人,用所有行动说着爱他的鸣人......直到佐助再也坚持不住,身子一晃,于是,整个世界都随着佐助的身体开始碎裂,直到一切重归于混沌。

  须臾。

  佐助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地上,视野中也不再是那座孤寂的墓冢,而是漫天大雨,电闪雷鸣。而他身旁,正是鸣人最喜欢倚靠着看他修炼的那棵树。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