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33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可是,除了沉默,对这样执着的追着佐助,即使赌上性命也要去救佐助的鸣人,没有人知道该说些什么。

  除了鹿丸。

  鹿丸是继纲手和静音后,第三个知道这件事的人。

  就在鸣人进入幻境的那一天,鹿丸不小心听到了纲手和静音就要不要救佐助的事在争论,于是跑来找鸣人想要告诉鸣人,却在进门后只是看到卡卡西一脸复杂的看着床上躺着的仿佛正在安睡的两个少年,而当时,鸣人才刚刚被黑暗吞噬,空气中都还残留着来不及消散的查克拉。

  从卡卡西那里知道了事情的经过,鹿丸控制不住的一拳砸在墙上,仅仅慢了一步而已,如果再快一点,是不是就可以阻止鸣人了。可是看着一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卡卡西,鹿丸也不禁嘲笑起自己异想天开。

  他相信卡卡西肯定已经阻止过了,如果可以阻止,自己又怎么会看到这样的情况?

  ‘鸣人,佐助对你就这么重要么?你就这么爱他?爱到都不愿意回头看一眼,就义无反顾的跟着去了么?’

  所以,不光是卡卡西,为了能让卡卡西腾出处理事务的时间,就连纲手和鹿丸,也一直守在病房里。纲手甚至为此推迟了她早就计划好的离开木叶的行程,当起了鸣人和佐助的私人医生,不再让其他人插手佐助和鸣人的身体检查。

  可是尽管如此,就在鸣人进入幻境的第五天,鸣人的身体状况突然恶劣起来,体温下降,心跳微弱,就连呼吸也细微的近乎没有了。不光是鸣人而已,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佐助也开始发生类似的状况。不同的是,鸣人的情况是持续的恶化,没有一点好转的迹象,而佐助,却是逐渐趋于一个恒定值后,就不再变化了。

  纲手说,鸣人在幻境里面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可控的情况,导致灵魂损伤过重,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佐助,却是因为成蛹的时间快要到了。

  所有人都开始害怕,连眨眼变得都小心翼翼,仅仅是因为担心在他们眨眼的时候,鸣人的身体就会变得冰冷,再没有一丝生气。

  不过幸好,直到现在为止,最坏的情况也没有发生。

  只是卡卡西他们的心情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离最后的时间只剩几个小时了,佐助和鸣人依旧连一点转醒的迹象都没有,难道,真的就这样结束了么?

  黑夜终于还是降临了,鸣人的身体慢慢的没有了温度,所有人都绝望了,小樱和雏田已经忍不住的哭了起来,就连纲手也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眶。鹿丸他们也全部低着头,无言的沉默着。只是他们脚下的地面,被一滴一滴的泪水不断地浸湿。

  就连赤丸都乖巧的趴在牙的脚边,时不时的抬头舔舔牙脸上的泪水,呜咽声中充满了安慰。面对这样的情况,就算是一直对鸣人有着百分之两百的信心的牙,也不知道该怎样才能乐观起来了。

  成功的机率,本来就低到了极点不是么?何况是现在的情况,他们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丁点儿的希望了。

  一时间,这种莫可名状的悲伤笼罩了所有人。空气都静谧到了极点,再加上床上好似了无生机的两人,整个病房里竟然真的像是连一丝人气都没有了。

  佐助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沉沦了多久,他能做的除了保证自己意识的清醒,就是不管怎样都没有松开过拉着的鸣人的手。尽管到了后来,佐助的查克拉已经不足以支撑他继续维持鸣人的人形。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卷正式开始了,虐的部分也差不多结束了,后面也许还会有一些,不过开始甜了却是必须的!!

  ☆、第三卷 第二回

  可是不管再怎么艰难,佐助却依然咬牙坚持着,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鸣人仅剩的能够活过来的机会。

  那团小小的橘红色的能量,已经是佐助能够再见到鸣人活过来的唯一的可能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佐助感觉自己灵魂的坠落好像终于停止了,而他手中的能量却像是被什么给牵引着一样,挣扎着想要离开。佐助没有办法,他只能忍着身体撕裂一般的疼痛,强行运转起查克拉将那团能量一点一点的拉进自己的身体里,用自己的灵魂力量来温养着鸣人那萎靡的本源。

  也许是歪打正着,佐助莫可奈何的举动居然真的让鸣人的本源停止了逸散。

  虽然佐助也因为强行分享灵魂力量而变得更加虚弱,就连眼眸也黯淡了一些,可是此刻佐助的情绪却无比的亢奋。这至少说明在他能确定救鸣人的方法之前,鸣人的灵魂都不会再出问题了,说不定,还会慢慢的恢复,哪怕,是以他的虚弱为代价。

  终于,佐助感到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将他包裹了起来,一种油然而生的安心的感觉充斥着佐助的心脏。

  佐助知道,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刚想要张开眼睛,却突然察觉到自己身边好像除了鸣人微弱的气息以外,还有很多对自己来说并不算陌生的气息在。

  虽然早就料到鸣人进幻境救自己的这段期间,身体这边不可能会没有人在旁边守着,可是真到了面对的时候,佐助的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怪异的感觉。

  幻境中六年的经历一点一点的在眼前重现——刚醒来时面对的来自木叶的不公的处理,为了报仇血洗木叶而建立草雉村,然后遇到鸣人......哪怕现在已经知道了那一切都是假的,可是那六年时间,却是他真真切切的一秒一秒认真的生活过来的,而现在在病房里的这些人,很不凑巧的当时都是被自己亲手杀死的。

  到现在佐助仿佛都还记得,他们的鲜血溅在自己的身上的时候的温热的感觉。

  感受着从自己身体里面传来的来自鸣人本源的温暖,佐助突然之间有些不安。在幻境中尚且没有现实中的记忆的自己都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鸣人对木叶的重视,那么回到现实以后,这么多活生生的人横埂在两人之间,自己和鸣人,又真的能有未来么?

  至于为什么明明幻境中的一切都根植于现实,却偏偏没有鸣人的存在;还有最后,我爱罗跟佐助描述的那段本来应该属于佐助的记忆为什么会在我爱罗的脑海中突然浮现,佐助同样百思不得其解。

  无奈之下,佐助只能压下自己的思绪,不让自己继续乱想,而是开始慢慢的融合梳理自己的记忆。

  现实中的十几年,幻境中的六年,还有那仿佛是来自梦中的几百年。此刻的佐助,就像是在拼图一样,把几个他一一拼凑在一起,直到最后只剩下最完整的那一个。

  来不及细想更多,比起解开自己的困惑,佐助现在更想做的,是告诉纲手他们鸣人还活着,然后让纲手想办法在自己能救鸣人之前暂时保存鸣人身体的活性,保证鸣人不至于因为长期灵魂不能回体而死亡。

  于是,佐助慢慢的将自己的神态眼神什么的调整到四战时的状态——他可不想到时候如果一不小心看那些人时露出看死人的或者不屑的眼神,给他和鸣人惹来什么麻烦。虽然他不怕,可好歹还是要顾及着鸣人不是么?而且依照鸣人的性格来看,和这些人有交集,是他必须要面对的现实,不管是为了救鸣人还是为了和鸣人的以后......

  所以,佐助在确保自己不会出错之后,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他当然知道,光是面对都还不够,他和木叶之间,还有很多事必须要好好的解决,不能像在幻境里面一样,简单粗暴的毁灭了就好。

  可是尽管已经做好了心理建设,当佐助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曾经亲手杀死的人此刻都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一脸悲伤泪眼蒙蒙,佐助的心理还是有着说不出来的讽刺。特别是在发现这些人只顾着哭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醒过来了,而自己此刻还恰好连动一下手指都做不到以后,佐助心中的不满又更加多了一层。

  不得已,佐助只能硬撑着弄出一点声响,来提醒围在他和鸣人身边的这些人,他已经醒过来了。

  ☆、第三卷 第三回

  幸好,虽然悲伤着,众人却还是听到了佐助这边的动静,齐唰唰的抬头看向佐助,大张着嘴一脸的错愕。不过很快,所有人似乎又同时意识到了什么一样,一脸期待的看向躺在佐助旁边的鸣人,却在发现鸣人的情况仍然在继续恶化着之后,又转回来盯着佐助,如丧妣考。

  此刻,所有人都以为,为了救回佐助,鸣人已经牺牲了他自己。虽然,就某种程度来说,他们的猜测并没有错。

  雏田甚至已经控制不住悲伤的扑到鸣人身上嚎啕大哭起来,小樱也是声音颤抖着向佐助问道:“佐助,你醒了,为什么鸣人还没有醒?难道......鸣人他......”

  知道他们都想岔了,不过因为打破幻境而查克拉使用过度和才回来的关系,佐助此刻根本发不出声音,只好转了转眼睛盯向纲手。

  察觉到佐助的视线,纲手终于从悲切中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之后,连忙上前为佐助检查身体。确定了佐助的情况后,纲手才示意大家先不要激动,又转头吩咐静音去拿了药喂佐助吃下,开始释放查克拉慢慢的为佐助疏导身体,加快他恢复的速度。

  佐助的身体本来就恢复的很好,再加上灵魂并没有离体的关系,所以很快便可以稍稍活动了,只要后面慢慢恢复了查克拉就完全没有问题了。更别说佐助还在幻境中修炼了那么久,灵魂力量已经强大了不只是一点点那么简单。

  其实按道理来说,只要佐助意识恢复了,那么这股力量就会慢慢反哺给肉体,所以佐助本来醒过来就应该完全没有问题了的,只是因为在最后关头和那股突然而来的牵引力争抢鸣人的灵魂,还有一直温养着鸣人本源的关系,才会显得这般虚弱。

  等终于可以开口了,佐助顾不得别的什么,直接对纲手说道:“鸣人还没死,只是现在情况很严重,我需要你帮我保持鸣人的身体在灵魂不能回体的这段时间也能好好的活着。”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说的大家尽都是一头雾水,不过所有人却都很好的接收到了一个信息,那就是鸣人还活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佐助说鸣人的灵魂还不能回体,但只要人还没有死,一切就都还有机会的,不是么?

  所有人的松了口气,可是看到鸣人依然躺在那里毫无知觉的样子,提着的心不管怎么样都放不下。

  看看躺在那里人事不省的鸣人,再看看一边已经近乎完全没事了的佐助,大家的眼眸中慢慢染上了愤恨和不理解。

  “佐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鸣人是去救你的,为什么你什么事都没有,而他却变成了这副模样。”这是牙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不甘后的质问,也是在场几乎所有人的心声。

  也许是碍于鸣人的关系,大家都在努力隐藏自己眼中对佐助的排斥,可是就算藏得再好,又怎么能瞒得过佐助呢?佐助很清楚,不光是牙,所有的人都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佐助忖了忖,莫名的不想告诉任何人幻境中发生的事,不是怕他们知道鸣人真的差点为了他而死,仅仅只是不想将只属于他和鸣人两个人的世界分享出去罢了!

  是的,虽然幻境里面和很多人发生了交集,可是说到底的,那也只是佐助和鸣人两个人的世界罢了。哪怕,那个世界里的记忆不全是美好的。

  所以,佐助只是很认真的看着鸣人沉静苍白的容颜,很认真的说道:“他是为了我,才会变成这样的。”

  可也正是佐助这样摆明了不配合的态度,彻底点燃了众人心中的愤怒。

  本以为不管怎么样佐助至少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纲手才一直忍着,哪怕拳头都忍得变形了,都还在忍着。可是面对这样敷衍的答案,纲手不想忍了,她甚至抢在了牙他们的前面,一把将现在查克拉还没有回复的佐助提了起来,“佐助,你不要欺人太甚,我们都不是鸣人,不会对你无限的包容,你最好适可而止。”说完,也不管佐助是什么态度,直接就一拳挥了过去。

  没有人比小樱更清楚自己师傅的拳头的力量了,更何况这一拳里明显包含了纲手盛怒下的发泄。

  虽然也很气佐助没有和鸣人一起回来,可是到底,小樱也做不到眼睁睁的看着好不容易才醒过来的佐助被师傅一拳打死,所以急忙扑在佐助身上,完全不防御的就单纯的打算用后背来硬接纲手这几乎必杀的一拳。

作者有话要说:  过年期间大概都是一章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