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35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第三卷 第七回

  佐助想不出来,还有谁,能够在他毫不自知的还在幻境中沉沦的时候,义无反顾的来到他的身边。佐助也不知道,除了鸣人,还有谁能引起他被束缚住的意识那么强烈的挣扎,而当初即将陷入黑暗孤立无援的佐助,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还愿意去相信、去依靠的人,也只有鸣人了吧!

  也同样是因为鸣人数年如一日毫不气垒的追逐,本来是将鸣人当作唯一的朋友,唯一的羁绊的佐助,还是被鸣人闯进了他心中最深处也是最柔软的地方。让他哪怕在幻境中下意识的抹去了所有关于鸣人的记忆,最后还是在毫不自知的情况下,爱上了那个执着的笨蛋。

  佐助伸手按在鸣人刺猬般的金黄软发上,真实的触感让他满足的一叹:“吊车尾的,谢谢你,不是因为你救了我,而是因为,你没有辜负我唯一的相信。”

  可是,就另一方面来说,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幻境中佐助才会什么都记得,却唯独选择了忘记鸣人——这么多年的追逐,尽管佐助一直用冷酷和无情包裹着他的心,可是,还有谁能比他更清楚,那个叫漩涡鸣人的人,对他的影响力有多么强大呢?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进入幻境的人不是鸣人,不管那个人死多少次,佐助也不会醒来。

  原因很简单,佐助不信,除了鸣人,谁都不信!这是一次,非彼此不可的赌局!幸好,他们都赌赢了,佐助懂得了他自己的心,而鸣人赢回了佐助。

  想到幻境中那个不惜屠杀了整个村子的自己,佐助苦笑道:“呐,吊车尾的,果然还是因为你不在吧!如果你在,就仅仅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这么偏激吧!”

  “现在,如果我说我愿意睁开眼看向阳光,那你呢?还会一直追逐着我么?算了,追在我后面你老是遍体鳞伤的,还是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能放心吧!”说完,佐助收回自己放在鸣人头上的手,一把将鸣人从木桶中抱了起来!

  一直被佐助用查克拉加热着的药液氤氲的水蒸气笼罩着的鸣人不着一缕的身体,就这么毫无遮挡的出现在了佐助眼中。一时间,佐助只觉得仿佛在水中被蒸了几个小时的人是他一样,一股热气从丹田直冲头顶。

  佐助赶忙偏了偏头,运起查克拉想要压下自己身体奇怪的反应,却发现不但没有效果,那股热气反而还有向下冲的趋势。为了隔绝让他冲动的源头,佐助只好手忙脚乱的将静音准备好的浴巾扯了过来把鸣人的身体包好擦干,塞进了床上的被子中。

  正在佐助心慌意乱不知道要怎么样才能平息体内那股莫名其妙的热气的时候,大蛇丸的身体扭曲着一点一点出现了。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因为不放心佐助这边的情况,大蛇丸始终没有离开的很远。

  估算着纲手说的浸泡的时间应该到了,大蛇丸这才回来了病房,想着很多事还是要和佐助交代一下才行,谁知一进来就看见鸣人被裹的好好的躺在床上,佐助却浑身僵硬着站的很远,脸上还有着些微并不明显的粉红。

  担心佐助并没有痊愈的身体负荷过度,大蛇丸走上前去将佐助扯到一边坐下,伸出两指想要略微探查一下佐助身体的情况。但对自己的情况还处于茫然状态的佐助怎么可能让他得逞,直接用剑柄挡住了大蛇丸的动作,不让他触碰到自己。

  “佐助,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你必须尽快养好身上的所有伤才行。”大蛇丸有些生气,冲不愿意配合的佐助说道。

  “我知道......”佐助有些心虚的避开大蛇丸的视线,谁知这一避就又避到了鸣人的方向,看着昏睡中的鸣人,佐助的动作可疑的一顿,视线又默默的飘到了另外一边,脸更红了,“我没事。”

  这样的状态说没事,大蛇丸怎么可能相信,但深知佐助秉性的大蛇丸也不想继续和佐助废话了。一力降十会,大蛇丸直接用大量的查克拉将佐助压制的不能动弹,就接着准备去喊纲手了。

  谁知还没出门,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闷哼,意识到不对,大蛇丸连忙回头,却看到佐助嘴角蜿蜒而下的鲜红,一滴一滴的滴在地板上,妖娆而刺目。

  ☆、第三卷 第八回

  大蛇丸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着急用力太超过,忘了佐助还没有完全恢复,竟然让佐助伤上加伤了。想要回身去扶佐助,又觉得应该去找纲手来,左右为难,大蛇丸只恨不得分出两个自己来,竟然忘了分身术的存在。

  看着大蛇丸额头上因为着急渗出来的汗水,佐助坏心眼的觉得自己在幻境中被大蛇丸和鸣人联手隐瞒的气终于出得差不多了,虽然幻境中的那个所谓的大蛇丸只是他潜意识中的虚幻影像。

  至于鸣人么......佐助瞥了瞥一旁的鸣人,算了,这家伙的话,果然还是舍不得欺负的太狠了啊!所以还是干脆一起从大蛇丸身上讨回来吧!这么想着,佐助才运起查克拉将自己之前故意逼出来的逆血顺了下去,再看看大蛇丸,默默地反思到,出完气以后,还是要对他好一些吧!

  看到佐助暗戳戳的动作,大蛇丸哪能不知道自己大概是被耍了,直接一口血哽在咽喉,只觉得刚才怎么没干脆一掌劈死那个腹黑的,指着佐助“你你你你......”的说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想要拂袖而去,又不甘心,大蛇丸终于相信那句“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了,佐助,大概就是他的“报应”了吧!

  “佐助,你既然已经好了,就跟我走吧,香磷他们都还在等你,你再不回去,我的耳朵都要被香磷那丫头吵聋了。”似乎是已经认命了,大蛇丸放弃了挣扎,也不跟佐助计较了,自暴自弃的说道。

  “不行!”

  就算早有预料,听到佐助这么干脆的拒绝,大蛇丸还是有点接受不能,“为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真的打算在这里当火影?”

  大蛇丸的质问让佐助有了一瞬间的愣神,才反应过来自己曾在四战的战场上宣称过自己要成为木叶的火影。明明是一个月前不久才发生的事,佐助却有了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他此时的心境已经和当时完全不一样了。

  看着鸣人,佐助轻声的对大蛇丸说:“我要救他。”

  “你救他,你拿什么救他?你知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状态?灵魂不能回体,他相当于是已经死了,你要怎么救他?你以为你是神么?”

  佐助抬头,疑惑的看着大蛇丸,他不知道一向善于蛰伏,阴沉盘算的大蛇丸为什么突然这么激动,像是在极力的回避着什么。朝夕相处几百年,不管是现实中的还是幻境中的,佐助对大蛇丸都太过熟悉了,张嘴刚想问,就听到一声厉喝传了进来。

  “不能救?大蛇丸,你这么说,你自己相信么?”

  佐助和大蛇丸齐齐转头看向门口,刚好看到纲手暴力拆除了病房的门,横眉冷对的样子。

  佐助很好的接收到了纲手话中的意思,也不准备再问大蛇丸什么了,直接双手插兜站在一边,他相信,为了救鸣人,纲手会很乐意告诉他的。

  而一边的大蛇丸听到纲手的话,也顾不得佐助还在身边了,阴沉着脸对纲手说道:“纲手,你最好给我住口,不要考验我的耐性,除非你能确定现在的木叶还能承受得住我的报复!”

  “大蛇丸,你现在难道不是在欺负鸣人家没有大人么?你只想着佐助,要知道现在明明......”

  “住口!”说话间,大蛇丸手中的剑已经抵在了纲手胸口,满脸狠厉,却怎么看都显得色厉内荏。

  可是纲手根本就不怕大蛇丸的威胁,直视大蛇丸的双眼,一字一顿的说道:“大蛇丸,我知道你担心佐助,我也一样的担心鸣人,佐助是你唯一的亲人了,鸣人对我来说,又何尝不是这样,你不能这么自私......”

  “我自私?你让佐助救鸣人,难道就不自私么?”

  大蛇丸的毫不相让让纲手哑口无言,曾经出现过的例子让他们都很清楚,要救鸣人,佐助需要付出的是什么。可是,如果不救,那鸣人他......纲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只能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感觉再这么下去只怕会没完没了,佐助不耐烦了,伸手挡掉了大蛇丸想要趁胜追击的话,直接对两人说道:“看来,你们都知道要救鸣人的方法,刚好我也想到一个,要不要说出来,看看我们想的是不是一样的?”

  “佐助,你疯......”

  大蛇丸的话没说完,佐助就冲着大蛇丸摇摇头,阻止了大蛇丸接下来的劝阻。

  ☆、第三卷 第九回

  认真的看着大蛇丸,佐助用醒来之后从没有过的温和的态度说道:“没事的,不管怎么样,都是他救我在先,不然,现在只怕你看到的就只是我变成的蛹了。”

  许是被佐助温和的态度感染,大蛇丸也慢慢平静下来,可始终是心有不甘,试图说服佐助,“那也是因为你先救的他,如果不是你帮他挡了那一击,你根本不会受那么重的伤,还差点变成蛹。”

  听了大蛇丸的话,纲手不禁也觉得理亏,可是她怎么忍心,就这样放弃了鸣人。

  可还没等纲手说话,她和大蛇丸都听到了佐助那轻飘飘却又蕴满了力量的话,“我和他之间,何须计较这么多,他说过,我们始终,是要同生共死的。如今,他做到了,我又怎么能先离弃他呢?”

  一番话,不光是大蛇丸,连纲手也不知道面对这样坦然的佐助,她此刻还能再苛求些什么。佐助的话,还有曾经鸣人的义无反顾交替在眼前闪现,纲手心中浮现出一丝异样,却又连忙甩头将那丝杂念丢掉。

  看着突然同时保持沉默的两位“老人”,佐助无语了,到底要不要告诉他救鸣人的方法,多少也给个准信啊!可是看着大蛇丸青白交替的不爽的脸,还有纲手一脸的不忍,佐助叹了口气,“是轮回天生吧?”

  话音刚落,大蛇丸和纲手吃惊的抬起头,直直的看着佐助。

  “你们不要忘了,我是去过那里的,宇智波的秘密,该是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大蛇丸和纲手对视一眼,突然觉得自己两人之前的争吵就像是一个笑话。

  可是大蛇丸也不甘心就这样算了,从初见开始,才十二岁的小小的佐助的挣扎和痛苦都被他看在眼里,好不容易走到了这一步,他怎么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佐助为了一个不相干人再......

  “佐助,你既然知道,那么你也应该知道你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吧?”

  “当然。”

  “你要以命换命?我不答应,佐助,你不要逼我把你打晕了带走。”

  “大蛇......”

  “叫什么都没有用,这件事,没得商量。”

  面对大蛇丸的固执,佐助一脸的无奈,他知道,大蛇丸完全可以不参合这件事,仅仅是因为涉及到了他,大蛇丸才会这样。可正是因为知道,佐助才不知道该怎么样来说服大蛇丸。

  到了今天,他所拥有的已经所剩无几,他想要尝试着,去珍惜现在的所有,而不是继续沉迷于过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