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49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由此,卡卡西对于那些人仅剩的一丝不忍也彻底的湮灭了。对于木叶来说,那些人的存在,大抵是算不上福祉的,所以,既然已经行动了,未免留下后患,就干脆做到底吧。

  最后医忍检查的结果和卡卡西的判断并没有什么不同,鸣人没什么事,只要休息就好了,而佐助的伤虽然不止是表面那么简单,可是佐助那经过了不断强化的身体,也不是这么容易就挂掉的。

  看到佐助的伤,卡卡西略一思索就知道了他之前一直觉得不妥的事果然不是他想多了,毕竟当时在鸣人病床前,他亲眼看到佐助救了鸣人后,虚弱的连站都站不稳,被大蛇丸他们扶回去的样子。

  果然是使用了轮回天生的代价么?即使侥幸留得一命,可却还是失去了双眼,永远生活在黑暗里。

  其实体会过失去所有的痛苦之后,卡卡西想要的从来都很简单,就像他曾经很简单的希望他带着的三个孩子都可以好好的。

  所以他才会在中忍考试前教会佐助千鸟,他是希望那个本就温柔善良的孩子,会因为第七班的牵绊,慢慢敞开他的心,然后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所以他才会在佐助离开木叶之后,不停的告诉佐助小樱对他的感情,他只是以为曾经多次保护了小樱的佐助,其实也和小樱一样,对对方有着同样的感情。也是因为这样,在佐助陷入幻境的时候,卡卡西连犹豫都不曾的,想要进入幻境救佐助......

  可是谁又能预料到,到头来,他所希望的,一件都没有成真——学会了千鸟的佐助,因为太过在乎鸣人的成长速度和音忍四人众的诱惑而甘心沉沦黑暗,选择了埋葬自己与生俱来的温柔和善良。多次救过小樱的佐助离开木叶就彻底斩断了和小樱之间的同伴感情、和他的师生情谊,唯一放不下的,竟是谁都不曾想过的,一直和他打打闹闹互相不服气,却从来不曾放弃佐助的鸣人......

  ☆、第三卷 第四十四回

  他这个老师,当的太过失败而自以为是。

  回过头来想想,即使离开了木叶,佐助又何曾做过什么伤害木叶的事。反而是木叶,一步一步的将佐助推入深渊,无法自拔。而他们这些以老师、以同伴自居的人,竟然还自居正义的决心抹杀佐助,只因为佐助是五国共同的通缉要犯。

  更讽刺的是,到了最后,恰恰是这个他们一心要杀死的人,回来救了他,救了木叶,救了这个本就黑暗而腐朽的世界,然后,在最后的关头,不顾自己的性命,救下鸣人,也把英雄之名,牢牢的戴在了鸣人的头上。

  对啊,英雄......卡卡西想起来了,早在很久前的大蛇丸的地方,佐助就曾对鸣人说过,让鸣人杀了他,成为木叶,甚至火之国的英雄,然后让鸣人回去木叶实现他的火影梦。

  此刻,卡卡西再也没有所谓的立场的偏颇,而是终于能够做到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甚至是佐助的角度来想想这几年发生的所有。他也终于能够坦然承认,真正了解佐助的,或者说,设身处地的为佐助着想过的人,只有鸣人,那个他们都以为只知道热血和冲动的鸣人。

  看着眼前即使昏迷也不曾想过要放开对方的两个人,卡卡西叹了口气,长久以来他不是没有怀疑的。

  鸣人对佐助超乎生命的在乎,放弃一切也想要拉回即将成蛹佐助的决绝;还有佐助居然会在四战时毫无芥蒂的和鸣人携手战斗,然后以生命为代价使用轮回天生,甚至放任鸣人用查克拉将他约束在身边......甚至在今晚,为了鸣人,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还毅然选择独自承担一切的佐助,为了佐助几乎不曾伤人性命却怒到大开杀戒的鸣人......

  卡卡西突然觉得,就算之后他的那些猜测成为了现实,他也可以坦然面对,不再有丝毫意外——这两个孩子之间的羁绊,已经不是性别或者别的什么理由可以斩断的了!

  他甚至在想他当初如果不是一直说小樱的心意,而是告诉佐助鸣人为他做的所有,佐助是不是就能早点回来,是不是就还是木叶的孩子。

  卡卡西抬头看着窗外朗月稀星的天空,默默的低喃,“四代,鼬,如果是你们,应该也不会阻止吧?这两个孩子,已经够苦了,你们不会舍得他们再受曲折了对吧?而我......又怎么忍心......”像是终于想通了,本就性情洒脱的卡卡西自然不会再纠结那些长期以来困扰他的问题。

  于是,歪打正着的,佐助在今晚为他和鸣人本该缥缈的未来争取到了一个强有力的助力,当然,此时的佐助并不知情。

  而现在,虽然已经想清楚了,也下了决心,可是卡卡西还是抱了万一的奢望——这一切都是他想多了。毕竟那条路,太苦了。

  等那些医忍终于满头大汗的处理好了佐助和鸣人的伤势,外面的战场在大蛇丸等的活跃下也已经变成了一片修罗场。

  牵挂着佐助的大蛇丸和水月,顾不得自己浑身不知道是敌人还是自己的鲜血,一个提着剑,一个拿着刀,就这么大喇喇的进了房间。

  “怎么样?”还没走近,就已经急切的发问的大蛇丸,等看清楚了佐助和鸣人的样子之后,毫不隐晦的撇了撇嘴,低低的骂了一声“混蛋小子”,但那紧绷的神情,在看到佐助的情况还算稳定的时候,很明显的松了下来。

  知道大蛇丸已经大致清楚了,卡卡西还是详细的说了一遍佐助的情况,当然,他也没忘了稍微夸大一点鸣人的伤势。毕竟,他的猜测大概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会是真的,那么这个时候为鸣人在婆家多刷点好感度,也是非常有必要的不是么?

  等等,为什么是婆家......卡卡西以非常诡异的眼神扫描着床上毫不知情的两人,这姿势......卡卡西的眼角情不自禁的抽了抽,不敢相信的揣测道,难道佐助才是下面那个?

  见卡卡西话才说完就死死的盯着佐助和鸣人,连连脸上的面罩都遮不住他激烈变换的表情。再看看佐助相当“柔弱”的被鸣人抱在怀里的样子,大蛇丸就大概知道卡卡西在想什么了。

  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大蛇丸很善良的决定,还是暂且先不要打破卡卡西心里美好的猜测好了。那样的话,等到真相公布于众的时候,卡卡西的脸上的表情,一定会更精彩吧。

  ☆、第三卷 第四十五回

  话题没有继续停留在佐鸣二人身上,大蛇丸示意看到佐助没有生命危险后就自觉退到一边的水月向卡卡西说明今晚的情况,然后就径直去洗澡换衣服了,嘛,虽然没有洁癖,但这么多血在身上他也会很不舒服的。

  听到水月说敌人被全歼,无一活口,卡卡西没有丝毫意外。佐助在自己的保护下都被伤成这样了,大蛇丸对那些人如果还能手下留情,他才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把大蛇丸调包了好么。

  安排人清理完战场,知道这边已经不需要他了,卡卡西留下了两个医忍,回去和纲手汇合去了。两边的情况,要及时和纲手交换,他们才好看清现在的形势,决定接下来的行动。

  等人都走完了,终于把自己收拾干净了的水月自觉的回到佐助和鸣人所在的房间,静静的看向昏睡中的两人。

  开着灯亮如白昼的房间内,只听得到佐助和鸣人交杂在一起的平缓的呼吸声。尽管都是战斗到力竭,但此刻两人脸上却如出一辙的只剩安心,仿佛是因为知道彼此安然的在身边的缘故。

  如果不是佐助浑身缠满的绷带,还有两人那苍白的脸色,只怕水月会更愿意相信,佐助和鸣人只是玩了一天累极了,才会睡得这样沉。毕竟,这两人睡在一起互相拥抱的画面,是这么的和谐,似乎注定就该是这样。

  水月一时间竟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关了灯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水月直接关了门就倚门而坐,打算就这样守着佐助过一夜了——之前他们那么严密的保护下都被敌人钻了空子打伤了佐助,他又怎么能安心让佐助就这样睡着。想来,此时大蛇丸也一定在什么地方守着佐助吧。

  第二天早晨,准确来说,是凌晨。

  抱着佐助原本睡得很好的鸣人眼睑微动,眉目间全是挣扎。抱着佐助的手不断锁紧,似乎是在担心谁会从他手中抢走他怀抱着的人。

  挣扎越来越剧烈,连额头都不断的渗出汗水,“佐助——”一声大喊,鸣人突然双眼睁开,嚯的一下坐了起来。

  晨曦从窗外撒进,将鸣人和佐助笼入其中。

  被鸣人突然坐起的动作弄得很是不舒服,佐助皱了皱眉头,动了动趴了一夜快要僵掉的身体,在鸣人身上找了个很舒服的位置,又沉入了睡眠。

  而鸣人,看到仍然在他身上嘴角带笑睡得很熟的佐助,才算是放了心。

  抱着佐助轻轻的躺了回去,感受着佐助紧紧抓着他的双手,‘呐,这家伙难得这样一副全心依赖我的样子,不能拍下来真是太可惜了!不过拍下来的话,这混蛋肯定会恼羞成怒吧?算了,他现在身体这么差,还是先不要气他了。’

  鸣人闭了眼,眉心染上一丝不安。是的,他又被噩梦惊醒了,两个截然不同,却又相互交叉不停出现的梦。

  梦里,一个是佐助完全无法动弹的躺在床上,被纲手和卡卡西带着很多人包围着。然后他听到纲手无可奈何的说要废掉佐助的眼睛和大半的查克拉,而他,却只能在一边无助的看着,没有人看到他,也没有人能听到他。

  另一个,就是昨晚发生的事,双目失明的佐助被一群人围攻,然后浑身浴血的倒在他的面前。

  这一次,鸣人再也不能欺骗自己说,这只是一个梦而已,因为他同样清楚的感受到了那里面佐助的自嘲和愤怒,还有他满腔不能排解的失望和难过!

  想到昨晚佐助的样子,鸣人抱着佐助的手臂不自觉的又收紧了几分。虽然没有看到那些攻击他们的人是谁,但鸣人个性是单纯却也不傻,这么急不可耐的想要除掉佐助的,大概也只有那些人了吧。

  这就是生他养他的木叶啊,也是他和佐助拼死保护着的地方。可是,现在佐助浑身的绷带以及绷带上的血迹,就是对他们的天真最无情的嘲笑。

  这个村子,并不是一片乐土,至少,不是他和佐助梦想中可以安身立命的家。

  所以,其实鸣人也了解佐助想要瞒着他的原因,总的来说,还是因为太了解他了不是么?了解他想要所有人都好好的,没有战斗,没有死亡;了解他想要木叶好好的,可以和平的解决所有的纠纷,大家齐心协力一起奋斗......可是到头来,还是他太天真了啊!

  ☆、第三卷 第四十六回

  此刻,鸣人前所未有的了解了佐助想要杀掉五影,想要革命的用心了,因为有的事,并不是我退了一步,别人就会满意的。

  有些人的心,充满了欲望和自私,已经再也填不满了。

  此刻,如果佐助醒着,大概也会惊讶吧。他以为一片赤子之心什么都不懂一直努力保护着的鸣人,其实才是最通透的那一个。

  他的鸣人其实什么都懂,只是心太软,谁都不忍心去伤害罢了!

  鸣人伸手轻轻地拂过佐助的伤口,只觉得自己的心密密扎扎的疼着,他不敢想象,如果等他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佐助的尸体,此刻的他会不会想要毁了所有的一切。

  这种快要失去佐助的疼痛,鸣人已经不知道自己感受过多少次了,可是每一次都比之前更难承受的痛却让鸣人刻骨铭心。

  屈指收回仍然绑在他和佐助手腕上的查克拉,鸣人紧紧的抱着佐助,“佐助,你不愿意我夹在你和木叶之间为难,你为我考虑到了一切,却唯独忘了考虑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其实是你有丝毫不好。佐助,抱歉,我光顾着带你回来,劝你放过木叶,却忘了,不依不饶的,不肯放过你的,一直都是木叶。”

  说完鸣人就松开了佐助,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佐助数次做的那样,轻轻的抱起佐助将佐助背部向上放在床上。神奇的是,医忍们怎么做都不能让佐助松开的手,鸣人只是附身在佐助耳边说了一句“佐助,我一直在这儿”,佐助就乖乖的松开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