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55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来到火影办公室,鸣人推门就看到忙碌的处理着各种事情的卡卡西和纲手两人。

  “卡卡西老师,纲手婆婆。”

  卡卡西和纲手应声抬头,看到面色有点不对的鸣人,皆皱了皱眉头。

  比起纲手,对事情了解的多一些的卡卡西看到此时单独出现在这里的鸣人,直觉事情可能有些不对了。站起身来,看了看除了对鸣人的担心,并没有什么不对的纲手,卡卡西隐晦的问道:“鸣人,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鸣人木木的看着快速的向他眨眼睛的卡卡西,只觉得卡卡西也许是眼睛不舒服,讷讷的回答道:“没有啊。”

  面对这么一个除了佐助和谁都没有默契的傻孩子,卡卡西表示他输了,慢吞吞的坐回去,“你来干什么?佐助呢?”

  鸣人:“......卡卡西老师,那天晚上的事处理的怎么样了?”

  鸣人明显避重就轻的问题让卡卡西一顿,试探的问道:“鹿丸昨天专门去找佐助说过了,佐助没有告诉你吗?”

  昨天的确是碰到了鹿丸,然而鸣人也是现在才知道鹿丸原来是去找佐助说那件事去了。

  虽然佐助并没有跟他提起过什么,不过想想昨晚他和佐助的情况,好像也的确没有谁有心情来聊聊木叶什么的。

  “我昨天忘了问了。阿诺撒,卡卡西老师,你现在跟我说一下吧。”

  卡卡西沉吟了一下,事情已经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再瞒着鸣人也已经没有必要了,“那晚入侵宇智波的人全灭你是知道的。至于纲手大人那一边,因为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我方损失不多,那些人全部被擒获,他们的部下也是死的死降的降。现在暗部已经完全归属于我,内部的分裂我这两天也陆陆续续的处理了一些。鸣人,等到你做火影的时候,木叶肯定会是铁板一块。”

  铁板一块啊......此刻鸣人在意的并不是卡卡西口中木叶美好光明的前景,而是那天佐助满身鲜血趴在他身上的样子。

  所以说佐助做了那么多甚至不惜以身犯险,就是为了抓住这个不可多得的时机帮他肃清前路的障碍么

  佐助的确是做到了,以卡卡西的才能,还有纲手的帮助,在没有了那些人捣乱的情况下,整治好木叶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更何况,他们还有佐助这个强援。

  可是鸣人的心里却是变得更加的烦躁了——以三代和父亲的才能,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人对木叶的威胁大于助益,可是他们没有动手;纲手婆婆当上火影后尽管被四处掣肘,但她也没有动手......而如今,却是突然以雷霆手段将那些人暴力镇压。

  鸣人完全有理由认定,这是出于佐助的手笔。

  放眼整个木叶,唯一有魄力有决心这么做的,也只有佐助了吧......这么想来,其实佐助比他更适合作为一方霸主而存在。

  可是,他不喜欢这种方式。

  那晚他盛怒之下杀死的那几个木叶的人,他到现在仿佛都还能感受到那几个人鲜血的温热的触感和生命即将终结的颤抖......那是他想要保护的属于木叶的人,到最后却死在了他千方百计带回来的人的计谋下,死在了他的手上。

  握了握拳,鸣人讷讷的说了声“我知道了。卡卡西老师,纲手婆婆,我先走了”,就转身离开了。

  他这样的不对劲,卡卡西当然不会就这么放他离开,和纲手对视一眼,卡卡西放下了手中的公文,急急跟了出去。

  追上鸣人,直接将鸣人拉到一个僻静之处,卡卡西才放开鸣人,斜斜的倚在墙上,语气笃定:“鸣人,你在生佐助的气”

  鸣人一震,他是在生气吗是吧,如果不是生气,他为什么会这么郁闷,连要不要回去给佐助套上查克拉线都要挣扎半天。

  ☆、第三卷 第六十回

  可是,鸣人垂眸,生气的话不是应该吵架或者打架吗以前他生佐助气的时候都是那样的,为什么这次,明知佐助什么都看不到很需要他,他却还是选择了逃跑......

  见鸣人闷不吭声,卡卡西心中一叹,这孩子,怕是还没有察觉到他对佐助的不同吧?明明他和纲手大人都参与了那件事,可到头来,鸣人气的却只是佐助。

  是因为觉得佐助应该懂他和他站在一边,才会因为被瞒着而生气么?那么鸣人,你又是不是真的清楚你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或者你真的知道了你现在把佐助放在什么位置上了么

  那晚看到的两人紧紧相拥怎么都分不开的画面在卡卡西脑中闪过,身为老师,他突然不知道他该怎么做才是对这两个孩子最好的。

  阻止么?可是等佐助和鸣人懂了他们自己的心意之后,是不是会怪他推他们一把么?同性相恋,佐助还好,他牵挂的人都不会在意这些,可是鸣人呢?立志要做火影的鸣人,真的承受的起世人的言语么?

  终究,还是没有答案。

  他不是佐助,他也不是鸣人,他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无从为他们做选择。算了,还是按那晚决定的那样,顺其自然吧。

  卡卡西伸手揉了揉鸣人的金发,笑着说道:“鸣人,你这样生气,佐助呢?他会不会失落”

  鸣人又是一震,他从早上到现在,从梦中醒来后就一直在烦躁着,不安着,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心力去想佐助到底会怎么想。

  关于那件事他们昨天早就已经说开了的不是么佐助那样骄傲的人都跟他道歉了,他还这样生气,果然是他太小气了吧。

  抬起头,鸣人看着卡卡西,眼眸中不自然的带了点惶然。佐助会失望吧,佐助那样懂他,为他着想,而他呢明明原谅了所有人,明明知道佐助是为了他好,却偏偏因为一个梦的影响,出尔反尔。

  “卡卡西老师,我......”

  “没事的,鸣人,佐助不会怪你。”他那么懂你护你,怎么舍得怪你。

  后面的话卡卡西当然没有说出口,有的事,当事人自己想不通,旁人怎么说都是枉然。

  听了卡卡西的话,鸣人心里更难受了,果然是佐助对他太好,让他越来越习惯,竟然都学会恃宠而骄了么

  可是在今天之前,鸣人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木叶真的会有毁在佐助手上的可能。

  当他对梦中的血色还心有余悸的时候,却又知晓了那晚他所以为的木叶高层那边的偷袭行为,其实也是佐助有目的的纵容算计的结果......他偏向佐助,他心疼佐助,却并不代表他能忍受佐助肆意的伤害木叶!

  然而,气佐助的同时他那并不怎么公正的理性却又不断的提醒着他木叶对佐助做过的过分的事,所以佐助手段会过激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个鬼啊!

  果然他还是在意的吧?他想要佐助回来,想要和佐助回到以前的亲密,想要和佐助一起保护木叶......是他太贪心了么?

  忖了忖,鸣人还是决定向卡卡西倾诉,他害怕他再这么独自纠结下去,又会把自己拉进死胡同里面。

  卡卡西静静的听着鸣人的诉说,那些关于他对佐助的死缠烂打强迫佐助留下,关于他最近每日的噩梦,关于佐助的眼睛和他们之间不同于往常却让他异常留恋的亲密......

  于是,卡卡西终于不再犹疑,不管这两个孩子是有意的还是无意识的,他们对对方所抱有的感情都已经不再是友情了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

  没有收回按在鸣人头上的手,卡卡西理清了鸣人所说的所有内容之后,面色如常的问:“鸣人,如果你的梦是真的,你会如何”

  鸣人不知道,不代表卡卡西也毫不知情。

  虽然不知道佐助和鸣人在幻境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可是结合这么久以来发生的事,几乎是鸣人才一说出口,卡卡西就知道鸣人所谓的梦境,其实是他日渐完整的灵魂所带回来的记忆。而且看样子,幻境里的情况恐怕很不乐观。那么,在鸣人恢复所有的记忆之前,先给鸣人打个预防针,是佐助不能做而他身为老师唯一能为佐助做的事情。

  “我不知道,卡卡西老师,我真的不知道,佐助和木叶......”鸣人双手疯狂的抓着他的头发,整个人看起来颓废极了。

  ☆、第三卷 第六十一回

  卡卡西也知道,对于鸣人来说,这个问题是最难抉择的,所以他想了想,换了种问法:“鸣人,如果你的梦是真的,你会选择放开佐助么?”

  是的,放开!不是杀死或是其他的什么,因为卡卡西很清楚,对鸣人而言,最重要的永远是佐助。

  停下手上的动作,因着卡卡西的问题,鸣人第一次很认真的思考起放开佐助的这个可能。

  他以为他可以的,他说过木叶和佐助谁毁灭了谁他都不能原谅剩下的那一个。可是现在被卡卡西这么一问,他仿佛真的身临其境——木叶已毁,而他面前站着的,是身上沾满了木叶的忍者们鲜血的佐助。

  鸣人生气,愤怒,他想冲上去狠狠的揍佐助一顿......可是然后呢?鸣人无力的垂下手,他下不了手杀佐助,那么,他又真的做得到就此放手让佐助离开他,或者他主动的离佐助远远的么

  然后他又不得不回到之前那种一个人吃饭一个睡觉的日子,再也没有人会突然的紧紧抱住他,趁他不备的时候吻他。那个温暖得不可思议的让他可以安心沉沦的怀抱从此以后再也不属于他,他也不能再肆意的缠着佐助陪他吃拉面什么的......这样的生活,光是想象就让鸣人心中一疼。

  那佐助呢?没有他看着,佐助是不是又会变回以前的样子,为达目的不惜自我牺牲四处漂泊四处受伤,永远没有安宁的时候。

  这样的日子,也无所谓么?

  鸣人下意识的抓住卡卡西的手臂,越来越使劲,也越来越颤抖。他不要这样的,他不想一个人了,他也不想再让佐助一个人了。鸣人突然觉得他完全不敢想象在未来的日子里如果没有佐助,他要怎么才能笑着过下去。

  “卡卡西老师,我做不到。哪怕佐助毁了木叶,杀了所有我在意的人,我也做不到放开他。”鸣人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此时的他并不是拯救木叶,扛起了所有人期望的英雄,他只是一个孩子,一个被迫要做出抉择的孩子,虽然,并没有人逼他给出选择,而是他自己放不开自己。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