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72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该说这两人真的是天生一对么?刚刚鸣人才折腾着佐助吃了各种番茄,还顺便把想要知道的都弄清楚了,现在佐助就把鸣人从床上到浴室再到床上使劲的折腾。

  到后面鸣人实在受不了那么强烈的快感了,都控制不住的哭着求饶佐助也没有放过鸣人。就像他之前说的,他完全没有让鸣人明天能起床的打算。

  反正一人折腾一次,谁都不吹亏不是么?

  第二天......下午。

  难得的没有做梦的鸣人醒过来时,睁眼就看到了佐助端着餐盘走进来的身影,那脸上挂着的明晃晃的魇足无比刺眼。

  赶紧闭上眼睛装死,浑身都酸的鸣人现在一点也不想看见眼前这个从昨晚一直折腾他到天色微亮,如果不是他快要昏过去了只怕都还是不会放过他的人。

  然而鸣人睁眼闭眼的动作虽然一秒都不到,但还是没有逃过佐助的眼睛。嘴角微勾,佐助有些慵懒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吊车尾的,如果你还没醒,我不介意再做一次来叫你起床。”

  佐助的话让鸣人瞬间泪流满面,这是欺负他上瘾了还是上瘾了还是上瘾了啊?

  一时气不过,鸣人一把掀开被子腾地一下坐起来,“混蛋,你,嘶~”

  完全没有想到鸣人会忘了他自己的情况,反应这么剧烈,看着鸣人疼的已经扭曲了的脸,佐助忙不迭的放下手上的东西扶着鸣人,塞了个垫子在鸣人背后让鸣人靠着,运起查克拉让手上保持着微烫的温度,一点一点的替鸣人缓解着身体的酸痛感。

  起初鸣人还一脸的悲愤,渐渐的就在佐助极好的手法下舒服的直哼哼了。于是鸣人也不僵硬着身体找罪受了,放松的在佐助身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眯着眼享受起来。

  ☆、第四卷 第十八回

  鸣人目前的行为说得直白点就是典型的伤疤还没好全就已经忘了痛,不但对佐助的服务各种享受,更有甚者还直接指挥起佐助来。

  虽然到后面按摩已经完全变成了嬉戏,每次一秒钟不到鸣人就吆喝着佐助换个地方。而佐助也由着鸣人,很是顺从的跟着鸣人的指挥手上像翻花一样的在鸣人身上各处轻点,注入灼热的查克拉持续缓解鸣人的不适。

  可纵使佐助手上的速度再快,当鸣人嘴说顺溜了说出尾巴这个词的时候,佐助还是无奈的停下手上的动作。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鸣人奇怪的扭头看向佐助,“佐助,干嘛停下来?手酸了?”

  佐助用了些劲在鸣人额上一敲,语气宠溺又无奈,“白痴,你先把尾巴长出来再说。”

  这才想起自己究竟说了些什么,但鸣人也不在意,抓住佐助修长的手指就嘿嘿一笑,半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的说道:“佐助,我饿了。”

  抽出被鸣人抓在手中的手,佐助长臂一伸端过一边的食物,也不递到鸣人手上,直接一口一口的喂给鸣人吃。

  佐助的动作自然的就像是已经这样做过了无数次,而鸣人看到了也只是一开始愣了一下,很快就坦然了。反正他和佐助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也不差这一样了。

  就这样一个喂一个吃,等鸣人摇头示意自己吃饱了,佐助才放下筷子把餐具放到一边,扶着鸣人躺下后就端着东西准备出去了。

  走到门口,佐助突然想起什么,回过头来戏谑的看着鸣人,“吊车尾的,好好休息,我们晚上继续。”

  然后佐助就出去了,留鸣人一个人僵在被子里泪流满面。

  他为什么要继承漩涡一族的强大身体和变态的恢复能力啊?他如果很瘦弱,风一吹就倒,一年生一次病、一次病一年的话,看佐助那混蛋还舍不舍得这样一遍又一遍没有节制的做!

  越想越不甘心,他就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啊,虽然他的番茄真的做得很难吃,可是也没有必要这样吧?混蛋佐助,这么小气会找不到老婆的。

  等等,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那个混蛋找了老婆的话我要怎么办?呸呸呸,本大爷堂堂大男人,凭什么我是那混蛋的老婆?

  东想西想想了半天,鸣人果然还是觉得不能再这样在家里待下去了,不然恐怕他还来不及当上火影,就要因为那什么什么死在佐助床上了,岂不是太划不来了。

  说干就干,趁着此时佐助不知道去干什么了的空挡,鸣人动作别扭的穿了衣服就从窗户跳了出去,往火影塔的方向跑去。

  经过佐助的按摩,鸣人的身体贸然动作虽然还是很不舒服,可是走路已经没有问题了。

  他要去找卡卡西老师,他要出去执行任务,他要和佐助分床睡!明明是那么冷清的一个人,在床上就跟野兽一样完全不科学好么?

  然而尽管很顺利的逃出了宇智波,但还没等鸣人跑到火影塔,就远远地看到了在宇智波外面不远处徘徊的小樱。

  跑到小樱面前,鸣人习惯性的扬起笑脸,出声唤醒不知道在想什么精神有些恍惚的小樱,鸣人冲着回过神来的小樱疑惑的问道:“小樱,你怎么在这里?是来找......我的吗?”

  本来想问是来找佐助的么,脱口而出的时候却变成了“我”,鸣人暗自唾弃了自己的小心眼,不好意思的冲小樱嘿嘿直笑,“啊诺撒,小樱肯定是来找佐助的吧?”

  谁知小樱却是缓缓的摇摇头,看着鸣人很真挚的说道:“不,我是在等你。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出来,我有时间了就会过来碰碰运气。鸣人,愿意陪我走走么?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不知道小樱找自己会有什么事,鸣人忍着身体的不适讷讷的点头,跟着小樱往稍远离宇智波的地方走去。

  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鸣人和小樱没有在意他们脚边一摊水上泛起的涟漪,自然也就不知道佐助得到通知后嘴角那让人瘆的慌的笑意。

  和鸣人一直走到他们组成第七班后第一次集合时的第三训练场,小樱才停下来坐在她当初坐过的地方,同时招手招呼鸣人在她身边坐下后,双臂抱膝望着天空。

  ☆、第四卷 第十九回

  看着这样的小樱,鸣人心里不是不愧疚的。

  为了能和他还有佐助并肩而战,不再成为他们的累赘,小樱硬是从之前那个柔弱的女生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可是到头来,他还是和佐助一起亏欠了小樱。

  只是情之一字,向来是半点不由人的。就算是再来一次,他想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爱上佐助,也被佐助那样的深爱着。

  鸣人没有说话,面对爱着佐助的小樱,面对把他当做弟弟的小樱,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他该说什么才不会伤到她。他能做的,只是安静的在一边陪着小樱,静静的听小樱的倾诉,仅此而已。

  鸣人听着小樱向他抱歉,说之前不理智的伤害了他也并非她所愿;听着小樱沮丧,说为什么不管她怎么做,佐助都始终不愿意接受她;也听着小樱信心满满的说没关系,只要她一直使劲的喜欢佐助,佐助肯定能感受到她的心意,会相信她能给他幸福;还有......小樱规划好了的那个有佐助的未来。

  小樱用那样美好的语气,向鸣人描绘了一副鸣人曾经梦想过的和小樱在一起的未来。而小樱的话里话外全是笃定,似乎是已经看到了,在不远的将来,佐助会和她在一起。

  在小樱的想象中,佐助会是严厉的父亲,而她会努力成为一个温和的母亲,他们会有一个或者两个可爱的孩子,一起组成一个简单而温馨的家。

  而鸣人,会一直是他们最好的朋友,亲人。

  有任务时,他们卡卡西班还是可以并肩作战,闲暇时,佐助会教孩子们各种忍术和写轮眼。而她一定是一个好妻子,相夫教子,用她全部的爱去抚平佐助心中一直以来的创伤。

  这样的未来,是鸣人无比期盼的,也是鸣人不管怎么样都给不了佐助的。这也是唯一一件,不管鸣人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做得到的事,然而......小樱全都可以。

  看着小樱对自己温柔的笑着说她一定会努力得到佐助的心,希望他帮忙成全,鸣人一阵恍惚。

  因为爱上同一个人,他和小樱的幸福不可避免的都依托于同一个人,所以,他们中注定会有人惨淡收场。

  他可以为了小樱拼掉性命,此时却开不了口应承小樱所谓的成全。只是,他真的可以不问过佐助,就直接自私的开口拒绝么?

  “他成全了你,谁又来成全他?”

  昔日佐助的话在脑海中响起,鸣人一下子清醒过来,他答应过佐助不会先放手,所以就让他自私一次吧,他保证,就这一次。

  “小樱,抱歉,我不能答应你,因为佐助已经有了决心到死都要在一起的人。”

  满心的期待却只得到这么一句话,看着眼前一脸决绝的鸣人,小樱慌了。极力想要证明什么又似乎是想要否认什么,小樱说话的嘴唇都在颤抖:“那......那个人是谁?”

  笔直的站在小樱面前直视着她的眼睛,不管后果如何,这一刻鸣人都不想要逃避:“是......”

  “这个问题,你不是应该来问我么?”

  鸣人的话还没说出口,原本只有鸣人和小樱两个人的第三训练场突然传出不属于鸣人和小樱的声音,打断了鸣人呼之欲出的话。

  小樱和鸣人同时转头看向声源处,不知道什么也来到这里的佐助正抄着手站在一边,看向小樱的眉眼间全是冷漠。

  在鸣人刚跑出宇智波的时候,就碰巧被执行完任务赶回来报告的水月看到了。看到鸣人只有一个人鬼鬼祟祟的出来,水月好奇的不得了,立即选择了跟上去。

  不想没走到多久就碰到了小樱,听到小樱约鸣人出去走走,水月很有立场的毫不犹豫就向佐助报告了。

  听到水月说鸣人逃跑了,佐助简直哭笑不得,那个笨蛋,他随便吓他一下居然还敢真给他跑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