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74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似乎是想要证明什么,鸣人今天格外的主动和急切,佐助也顺着鸣人的心意,用行动安抚着鸣人的不安。

  他和鸣人在一起要面对的事还有很多,这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今天只是小樱,明天也许还会有别的什么人,他不怕敌对整个世界,他只怕鸣人会因为受不了而放开他的手,那他就算赢了这个世界又有什么意义?

  看着身下放任自己沉沦情欲随着他的撞击起伏的鸣人,佐助眼中寒芒一闪,‘小樱,你最好期待你的存在不会分走鸣人过多的关注,否则......’

  这一次的欢好一直持续了很久,要不是佐助中途停了几次给鸣人喂水喂饭,佐助都怀疑鸣人会是第一个自己主动让自己被做死在床上的人。

  而没有了九尾加持的鸣人,在再也射不出来之后,终于随着佐助再一次的释放而晕了过去。

  看着鸣人就算累极晕过去了眉间都还存在着的不安,佐助无奈低叹,伸出手指抚平鸣人的眉,低头一吻,“鸣人,哪怕所有人都不认同我们在一起,我也不许你退缩。”

  佐助霸道的话像是注进鸣人心里的一剂强心剂,鸣人翻过身在佐助胸前蹭了蹭,脸上的表情总算是恢复了正常。

  轻轻的抱起鸣人进浴室把鸣人和自己里里外外清洗干净,又换了整套床铺,连续征战了几天,也已经疲惫到极点的佐助就这么抱着熟睡的鸣人一起睡了过去。

  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佐助一睁开眼就看到鸣人侧着身子撑着下巴在看他,喉间溢出一声轻笑,“吊车尾的,口水流出来了。”

  闻言鸣人下意识的抬手搽下巴,却发现什么都没有。知道自己又被耍了,鸣人翻身骑到佐助身上就开始攻击佐助各个地方的软肉。

  佐助一边抵挡鸣人的攻击,一边抓住鸣人捣乱的手按在自己身下肿胀处,戏谑道:“鸣人,你一醒来精力就这么好,是在邀请我再来一次么?”

  佐助的话和手下的火热让鸣人一个激灵,马上就老实了。开玩笑,昨天做的那么超过,他现在都还觉得有什么东西一直捅在后面似的好么?再来一次他一定会死掉的。

  心思单纯的人情绪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此时的鸣人一改昨天的低迷,心情很好的样子。

  伏在佐助身上,被佐助抓着的手一点点的变成和佐助十指相扣,鸣人专注的看着佐助,“佐助,我又梦到你了。”

  佐助猜想鸣人记忆的恢复似乎是和鸣人的心情有关,所以最近一段时间里鸣人梦到的,几乎都是他和鸣人在幻境中形影不离的那一年里发生的事。

  每天鸣人都会兴致冲冲的将他梦里的情景讲给佐助听,佐助也绕有趣味的听着。只是深埋在佐助心底的不安,却从来不曾有人知晓。

  距离鸣人完全恢复的时间越来越短,就算最近鸣人没有再做什么噩梦,可是那些事情,鸣人总是会全部想起的。

  当鸣人全部想起的那一刻,佐助也不确定目睹过他最黑暗、最残忍的样子的鸣人,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笑着说爱他,还会不会再扑进他的怀里吻他说他真好。

  压下心底最深处的不安,佐助笑着揉了揉正说得眉飞色舞的鸣人的头发。

  把握不了未来鸣人心的走向,佐助想至少能把握现在鸣人还心甘情愿的和他在一起的时光。至于鸣人知晓了一切之后,若还是不改初衷自然最好,如果鸣人选择了放弃或者逃离......

  鸣人,不管是生是死,健全抑或残疾,你都只能留在我的身边。

  还在说着话,却突然被佐助不由分说的死死箍进怀里,感受到佐助的手臂上的力度,鸣人甫一抬头,就看到佐助本来还笑着的脸上闪过的那一丝阴郁。

  抚上佐助的脸,此时除了佐助,鸣人什么都感觉不到了,“佐助,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么?”

  ☆、第四卷 第二十三回

  抓住鸣人的手放到唇边一吻,佐助嘴角的笑有些苦涩,“鸣人......”如果我说我会用毕生的爱来弥补我曾给你的伤害,你愿意原谅我么?

  “嗯?”鸣人仰着头,静静的等着佐助的下文。

  “......没什么。这两天你累坏了,再休息一会儿吧。”抱着鸣人一起躺回床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鸣人的背,佐助闭上眼睛准备陪鸣人再睡一会儿。

  想要再问,可是看着佐助略带疲惫的脸,鸣人下意识的吞回了已经堵到喉咙口的话,在佐助身上拱了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趴好,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没关系的,佐助现在不想说也没有关系,只要他一直陪在佐助身边,佐助总会相信他,然后慢慢习惯不再有什么事都一个人担着,而是和他分担。

  就这样,佐助和鸣人的生活在鸣人缓慢的恢复中平静的度过。但是在木叶的小樱,日子就没有这么好过了。

  木叶医院。

  自从之前去宇智波找过鸣人之后,一连几天小樱都不能好好的工作。

  不管她在做什么,悠闲或是忙碌,鸣人和佐助说的话总是在她脑海中盘旋,侵袭着她的每一寸理智——

  “他成全了你,谁来成全他?”

  “佐助已经有了决心至死不渝的爱人。”

  “我比你更爱佐助。”

  ......

  小樱想要证明事实并不像佐助和鸣人说的那样,可是从和他们认识到现在,从那两个人都还弱小的时候到现在在整个忍者世界都赫赫有名,小樱不管怎么找,都找不到在他们之间,哪里有她存在的位置。

  她明明那么努力,下定决心和纲手学医,成为了新三忍之一,可是,她还是没有成为可以和那两个男人并肩而立的存在。

  小樱突然记起,十二岁时,因为她的突然闯入,而被卡卡西阻止了的佐助和鸣人在医院天台的那次战斗后,鸣人第一次严肃的对她说:“小樱,你不要再来妨碍我们”的样子。

  蜷缩在墙根下,小樱眼泪决堤,“原来早在那个时候,我就已经没有了和你们站在一起的资格了么”

  小樱不甘心,可是她此刻有多少不甘心,就有多少的懊恼——这些年来的回忆里,有鸣人为了佐助和她奋不顾身,有佐助为了她和鸣人舍身忘死,唯独只有她,什么都做不好,就连口口声声说爱着佐助,但她又为佐助做了什么呢?

  拼了命把佐助带回来的是鸣人,为了佐助向雷影下跪的是鸣人,为了佐助放弃梦想的是鸣人,为了佐助得过呼吸症的也是鸣人......

  而她呢?说爱佐助的是自己,同意杀死佐助的也是自己,说要和佐助一起走的是自己,却连去追寻佐助的毅力都没有的也是自己。

  春野樱,你真的爱佐助吗?你就是这样在爱佐助吗?你果然......比不过他。所以,就这样吧,就这样放手吧,这大概是如今的你唯一能为佐助和鸣人做的事了。

  房门外的人来来往往,医生、护士、病人、家属......可她的世界,却只剩她自己了。

  好久,就在小樱以为她真的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时候,一道熟悉的爽朗声音满含着担忧在她耳边响起,“小樱,你在这做什么?”

  闻声抬起埋在膝间布满泪痕的脸,小樱看到了皱着眉叉着腰站在她的面前的纲手。

  “老师......我错了,是我不够勇敢不够努力,我没有资格怪他们。可是我好难过,我真的好难过,我那么的想要和他们在一起,就像以前那样......老师,我是不是要死掉了?”

  纲手的到来貌似给小樱已经开始枯萎的世界注入了救命的泉水,看着纲手,已经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的小樱情绪终于失控,恍恍惚惚的说着她想说给佐助听的话。

  对小樱的状态担心不已,纲手蹲下身检查小樱的身体,知道只是伤心过度再加上没有好好休息和进食后,才松了口气半强迫的把小樱带到了她退下火影之位后,医院配属给她的专用治疗室里。

  缓缓的为小樱输入一些查克拉,又递了水和一些食物在小樱手上,纲手才拉过椅子坐在小樱面前。

  乖乖的吃过东西缓了一会儿,小樱涩然的冲纲手笑笑,“谢谢师傅,我好多了。”

  纲手点点头,这才开口问道:“这是怎么了?把自己弄得这样狼狈,这几天工作也老是出错。小樱,你不要忘了你是为什么而成为一个医忍的。”

  ☆、第四卷 第二十四回

  因为担心和对自己得意弟子莫名其妙的颓唐的小小失望,说到后面纲手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变得严厉起来。

  看着纲手脸上掩不住的关切,已经一个人憋了太久了的小樱只是迟疑了一会儿,就忍不住把事情跟纲手说了。

  听到鸣人亲口说的他和佐助在一起了,纲手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只是一个玩笑。可是,无比了解鸣人性情的纲手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对他那么珍惜保护着的小樱,鸣人是不会开这种玩笑的。

  嘴唇不住的颤抖,纲手硬生生的憋回了那一霎那间喷涌而出的怒气,什么都没有说。

  最后,纲手面色如常的嘱咐小樱不要再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又放了小樱几天假让小樱好好休息调整一下,才起身离开了。

  这件事兹事体大,她要好好的想想,不能就这么纵容那两个孩子胡闹。还有卡卡西,她无论如何都不相信那个卡卡西会不知道这件事,但是既然卡卡西从来都没在她面前漏出过什么口风,那么卡卡西的立场就已经很明显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