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81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在月读中,跟着漩涡佑京的记忆,佐助看到了涡之国覆灭时尸横遍野的惨状;看到了那些红色头发的人撑着临死前的最后一口气封印住他们的孩子的呼吸和脉搏,让那些孩子维持着死人一般的状态勉强骗过了那些穷凶极恶的凶手残存了下来;也看到了这些孩子从本来拥有无忧无虑的生活一夕之间变成了要千方百计的隐藏自己的身份,甚至不惜乞讨也要活下来的悲惨日子;还有即使吃不饱仍然努力的修炼,想要变得更强大的执念......

  同样的血流成河,同样的灭族之痛,让本来以为自己已经走出了那段阴影的佐助一瞬间又回到了失去父母族人和哥哥的时候,一股剧痛袭上心头。

  这世上总有些痛是永远不能释怀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是深深地压在心里,不去触碰而已。

  然而现在佐助看到了和他如此雷同的人生,他的伤口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无情的揭开,痛得连心脏都在抽搐。一时间,本就疲惫不堪的佐助竟连控制月读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体摇晃着勉强维持站立,控制不住的吐出一口鲜血。

  漩涡佑京也自然而言的脱离了月读的状态,而且因为佐助的手下留情,他除了有些疲惫和恍惚以外,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抵在眉心的剑因为意外的发生而被佐助立在地上用来支撑身体,生命不再受到威胁,漩涡佑京却也没有趁机做什么,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佐助,猜不透佐助到底在想什么。

  能杀他却不动手,搜索他的记忆到最后却是自己吐了血,明明状态很差却还敢闯进他们这么多人的包围圈里......是的,从看到佐助的第一眼,漩涡佑京就看出了佐助的外强中干。

  过了一会儿佐助才缓了过来,疲惫的揉着自己的眉心,因为漩涡佑京的记忆,他已经确定了鸣人的失踪和这些人并没有什么关系。那么,鸣人又会在哪里?

  能够藏起鸣人,适时的利用漩涡一族的这些人引开他的注意力,还能把陷阱做得滴水不漏,用得一手的好药,最大限度的拖延众人寻找的速度,并且,最有动机来做这件事的人......

  ☆、第四卷 第三十九回

  佐助握紧了拳头,忍住此刻想要毁灭的冲动,一眼不发的往外走,视身周的人为无物。

  这些人对他寻找鸣人并没有什么帮助,他现在也没有心情去管他们的事情,就算他们要认鸣人为主,也要先找到鸣人才行不是么?

  只是,总有不开眼的人要在佐助心情很不好的时候招惹他。

  “宇智波佐助,少主他到底怎么了?”不再去想佐助一系列的举动的用意,相比之下,漩涡佑京更在意佐助之前问的问题和使用月读前后态度的差异。

  “是不是木叶对少主做了什么?还是木叶又要逼迫少主?”

  听了漩涡佑京的话,佐助只觉得醍醐灌顶一般,想通了他一直以来都想不通的东西。那漩涡佑京只怕也始料不及,他纯属义愤的话须臾间就砸开了佐助一直以来的迷惘。

  所以佐助停住了他前行的脚步,转回身来直直的盯着漩涡佑京,若有所思。

  说实话,因为才一知道鸣人不见了的时候水月就来报告了漩涡一族的事的缘故,所以佐助先入为主的就把这件事算到了漩涡一族的头上。再加上鹿丸和牙他们的表现,还有鸣人在木叶村中重要到不可取代的的地位,才让佐助从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木叶的任何人。

  可是刚才漩涡佑京的那几个问题却像是打破了佐助思维的惯性一样,提供了另一种可能。

  自从鸣人搬到了宇智波,所有人都知道他和鸣人几乎说得上是形影不离。但是对于他们两个人,木叶的人的态度却是完全不一样的——鸣人是英雄,是他们的支柱和无比相信着的存在,而佐助,却是他们必须要时时刻刻提防的危险源,是叛离了木叶的不值得信任的人。

  那么,有没有可能是木叶的某人想要借此机会强行分开他和鸣人而达到某种目的呢?而那个人,是之前被纲手他们软禁了却没有杀死的“大人”们,还是根本就是......

  佐助在这边头脑风暴,一点点的判断自己猜测的正确性,身周的气息也跟着他的推断而不停的变换着。

  于是,这幅画面落在其他人眼中就成了佐助的脸色越来越阴沉,甚至连佐助身周的空气都有了变黑的迹象的样子。

  一时间,就算是刚刚才亲眼看到佐助吐了血,摇摇欲坠的模样,那些本来想要趁机攻击佐助的忍者也满心骇然,跟着漩涡一族的大家一起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想要尽量离这寒冷得刺骨的地方远一点。

  随着思路一点一点的清晰,佐助就算不能百分之百的肯定鸣人就在木叶,但也八九不离十了。由此,佐助一直担心鸣人会受伤的心也稍稍放松了下来。

  只是不管木叶是因为什么原因抓住了鸣人,但是只一点是绝对的,就是现在鸣人在木叶的人手中的话,无论如何都会比被别的什么人抓住要更安全。

  毕竟木叶的人会抓鸣人的目的,就算不是佐助,也绝对与佐助和鸣人之间的关系有关。

  那么,已经过去了三天的现在,以木叶村口药的剂量,鸣人也早该醒过来了吧。但鸣人到现在都还没有现身,又是因为什么?

  冷冷的扫视一遍那些如临大敌的忍者,佐助被自己心中不知为什么冒了出来,却只是一闪而过的鸣人醒过来了却不想见他的念头给弄得心烦意乱。

  于是佐助只是回过头来看着那完全不在意脸上的血迹,很认真的等着他的回答的漩涡佑京说道:“你,想见鸣人的话就到木叶来吧。”说完佐助直接转身就走了。

  他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在这里回答这些人的问题,或者说听这些人和木叶之间的爱恨情仇。他迫切的想要回到木叶,确认鸣人是被某些活够了找死的人给藏起来了,还是真的不想见他。

  如果鸣人依旧受制于人身不由己,那么就不要怪他手下不留情了。但若是鸣人自己选择了不见他,木叶就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了,至于鸣人......鸣人,你不要忘了你自己说过的我比木叶重要,所以不管怎么样,你都只能在我身边,永远不要想离开我。

  漩涡佑京知道佐助是不会回答他的问题了,可是佐助留下的那句话却又无疑给他指明了方向。

  目送着佐助脚步有些虚浮的远离后,漩涡佑京才回过头看着跟着他一起驻扎在这里的那些人,仔细的思考着。

  ☆、第四卷 第四十回

  蓦地,经过仔细衡量之后,漩涡佑京的嘴角咧出一抹说不上什么感觉却十分怪异的笑,偏着头没头没脑的对自己的族人说了一句“动手吧”,然后顷刻间,那十几个有着非红色发色的人就毫无防备的被身边他们自以为的同伴给偷袭了,变成了十几具尸体就七零八落的躺在了地上。

  看吧,当有更好的选择或者利益的时候,所谓的盟友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

  连看都没有看地上那些白天还在和他们谈笑风生,此刻却在他的授意下殒命在族人手中的人一眼,漩涡佑京只是很认真的看着自己的族人。他们的双手明明才沾满了前盟友的鲜血,却仿佛一点感觉都没有,表现出来的,只有对其他生命的淡漠。

  这些人,有和他一起逃过当初那一劫的兄弟,也有他们颠沛流离这么多年,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子侄,而现在,他们无一例外的全在这个冰冷残酷的世界中,为了活下去,为了心中残留的报仇的执念,变成了无比冷漠的人。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无比的想要去到鸣人的身边——那个人能温暖得了宇智波佐助,怎么也不会忍心把他们拒之门外的吧?毕竟相比宇智波佐助,他们才是鸣人真正的血亲族人。

  那么,他们是不是可以借此,让宇智波佐助强大的破坏力成为他们报仇的工具呢?而且如果有漩涡鸣人带领的话,他们说不定还可以取代木叶,恢复故国,甚至光大故国。

  像是已经看到了往昔的敌人全部匍匐在脚下的样子,漩涡佑京的眼中全是狂热和势在必得。

  已经走出好大一截路的佐助当然不知道因为他的一句话好多人陨了命,但对于他能顺利的离开漩涡一族的聚居地,佐助却是早就预料到了,一点惊讶都没有。

  而且佐助相信,漩涡佑京一定会带着人去到木叶。

  能在自己本身就还是一个孩子的情况下护着一群孩子活到现在,那个漩涡佑京显然不是什么简单无能之辈。只是......佐助脸上浮起一丝不屑又很快隐去,希望他不要以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一个聪明人吧。

  佐助不是没有想过直接将这些人收为己用,但从之前吐了血后佐助的心里就一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堵着一样,烦躁不已。这也直接导致了佐助尽管很想要立刻就能回到木叶,可是最终还是迫不得已放弃了使用轮回眼的打算。

  他不知道一会儿迎接他的会是什么,但他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在见到鸣人并且把鸣人抢过来之前不会倒下。所以尽管很不情愿,佐助还是不得不先找地方休息一下,顺便弄些能吃的东西补充能量。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可是鸣人还不知道在哪里,连佐助也完全没有消息传回来,还在木叶的卡卡西彻底坐不住了。

  召唤出帕克,卡卡西第一次以六代火影的身份强行勒令静音和小樱一起跟着帕克去想办法把纲手带回来。

  尽管早在三年前鸣人修行回来的时候,他这个当老师的在几个学生面前就不怎么有老师的威严了。可是鸣人和大蛇丸都不在,相比起其他人来,现在也只有他说的话,佐助还勉强能听得进去了。

  将心比心,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懂了,也努力去接纳了佐助和鸣人之前的感情,所以佐助对他的防备才会慢慢减少吧。对于佐助那样的人,想要得到他的真心和信任,大概也只能像这样用心、甚至用命去换才行吧。

  所以此时,卡卡西需要纲手回来坐镇木叶,他要亲自去把他的两个学生平安无事的带回来——这是他身为老师,无可推卸也完全不想推卸的责任。

  他阻止不了鸣人的失踪,也阻止不了佐助的疯狂。就像他曾经也没能阻止琳的死亡,无力阻止带土走向黑暗。

  就连那个不管几经沉浮,依旧傲慢尊贵的男人,他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为了那所谓的大爱和火之意志,牺牲了一切。

  是的,卡卡西这一生已经有了太多的无能为力,他总是别无他法的在夹缝中生存,然后在绝望中选择。

  于是,他选择了木叶,眼睁睁的看着那个男人离开木叶,离开他,从此披上了染满红云的长袍;于是,他选择了木叶,决定听从高层的决定击杀佐助,尽管他知道那个男人有多疼爱他唯一的弟弟;于是,他选择了继承火之意志,一直站在那个男人对立的那一边,即使他懂那个男人全部的痛和无可奈何......

  ☆、第四卷 第四十一回

  但是这一次,他想要真正的,为了他所关心的一切,佐助、鸣人......真正的做一次他自己,就像他的父亲木叶白牙一样。

  木叶......如果人都没有了,木叶又怎么还能继续在这个世界上存续下去?

  这边卡卡西各种牵挂,还在远处刚刚离开漩涡一族势力范围的佐助却全然不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