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82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此时的佐助正在离漩涡一族势力范围两千米以外的地方,静静地坐在一个还算隐蔽的角落调息,尽力争取多回复一些体力。

  可是佐助才坐下不久,身边突然就出现了两股对他来说真的不算是陌生的气息。睁开眼,佐助果不其然看到了站在他面前一脸庆幸的我爱罗和手鞠。

  长时间的赶路让我爱罗和手鞠看起来很是狼狈,但尽管如此,比起之前被月读反噬吐血的佐助来说还是好了很多。

  见佐助靠在一边应该是在调息的样子,在察觉到他们的到来迅速睁开了眼之后,却只是漠然地看着他们,什么也没说,隐隐带着敌意的样子让我爱罗和手鞠更加不安了。

  默契的向两边移动,我爱罗和手鞠默契的一左一右封住了所有佐助能离开的线路。

  冷眼看着那两人的动作,就算对这两人的意图心知肚明,佐助依旧一动不动。要不是手鞠和我爱罗很肯定他们才一到这里就看到了佐助睁开眼睛的动作,以佐助现在的样子,只怕都要以为佐助根本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了。

  但佐助其实只是在奇怪而已——他知道卡卡西肯定会把鸣人失踪这件事告诉给我爱罗,但是他不知道我爱罗和手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看我爱罗和手鞠的表情也不像是找到了鸣人,专程跑来通知他的样子。于是佐助再次闭上了眼睛,不管这两个人是来干嘛的,只要不妨碍到他,他都不关心。

  佐助明显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而我爱罗和手鞠原本也没有和佐助很熟,自然不会去用热脸贴冷屁股,很干脆的打消了跟佐助打招呼的打算。

  而且虽然佐助现在还知道要休息,看起来很是理智的样子,但我爱罗却很明显的能感觉到佐助的查克拉的逸散。以佐助现在的强大,居然会出现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查克拉的情况,很明显应该是出什么事了,所以现在也并不是跟佐助打探鸣人消息的好时机。

  包括他们在内,现在根本没有人能承受佐助失控的后果。

  和手鞠对视一眼后两人再次向后了退几步拉开和佐助之间的距离,尽量不让佐助有被冒犯的感觉,我爱罗和手鞠就地坐了下来。

  他们不知道佐助什么时候就会起身去做什么,所以趁现在抓紧时间休息才是最明智的。

  两个小时后,佐助率先睁开眼,紧随其后的,我爱罗和手鞠也相继睁开了眼,齐刷刷地看向佐助,等待着佐助的下一步动作。

  好不容易压下来体内翻腾的力量,见面前这两人一副跟定了自己的模样,佐助没有明确的表示同意或者拒绝。更准确的说,佐助完全没有在意这个,起身就朝着木叶的方向而去。

  我爱罗和手鞠也很光棍,什么都不问,只是牢牢的坠在佐助后面,不会太接近,但也不会让佐助脱离他们的视线。

  然而当我爱罗终于确定佐助现在是准备径直回木叶而不是去找鸣人之后,一直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彻底寒了下去。

  追不上佐助,用喊的的话不用试也知道佐助肯定不会理他。我爱罗眼睑微垂,双手结印控制着大量的砂子快速地从四面八方冲向佐助。

  不说我爱罗和手鞠跟鸣人是什么关系,但佐助和这两人却实实在在并没有什么友好的关系,所以佐助一直都在防备着随时都有可能从后方冒出来的攻击,自然不会被我爱罗突然的攻击惊到。

  只见佐助眸色一暗,嘴角不屑的勾起,转瞬间处于砂子的包围中的人就从他变成了我爱罗。

  而对于我爱罗突然出手攻击佐助,然后被佐助转移到攻击的包围圈里这一变动,手鞠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握着扇子站在原地掠阵,顺便堵住了佐助后退的路。

  我爱罗更是干脆,对于现在的处境一点都不慌乱,双手伸向两边一握,原本凌厉的誓要把中间的人活埋的砂子就温驯而快速的回到我爱罗身边,凝成一颗颗圆球。

  ☆、第四卷 第四十二回

  不过佐助也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跑掉或者结印攻击,而是再次使用天手力抵到我爱罗近前,包裹着雷光的草薙剑毫不含糊地冲着我爱罗的心脏刺过去。

  眼看着剑就要刺入我爱罗的心脏,却被一面砂盾给挡住了。不在意剑上的雷电之力一点一点的被砂盾吞噬,佐助左手化蛇,绕到我爱罗的后面袭向我爱罗后背的致命处。

  “佐助,我爱罗,住手。”两人的交手完全在电光火石之间,而眼见着佐助招招致命,我爱罗也完全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没有想到这两人一动手就都是下死手的手鞠郁闷了,及时厉声喝道。

  现在是打架的时候么?这两个人明明连抓住鸣人的敌人是谁都还不知道,明明都担心鸣人担心的要死,居然还有心情在这里自相残杀。

  听到手鞠的喝声,我爱罗手上瞬间凝聚的砂矛顿住了,佐助手上已经露出锋利的獠牙的蛇也靠在我爱罗颈项上停住了。

  见那两人还算知道分寸,没有继续打下去,手鞠瞬身来到两人面前。

  这一看,原本以为两人势均力敌并没有很担心的手鞠瞬间冷汗都被吓了出来,浸湿了身上的衣服。

  原来我爱罗抵住佐助包裹了千鸟的草薙剑的砂盾虽然能吸收雷属性的查克拉,但却因为那股查克拉太过强大,承受不住而局部崩溃,被草薙剑毫不留情的刺穿了。

  于是此时草薙剑的剑尖正毫厘不差的抵住我爱罗的身体,同样在心脏处被刺破的砂之铠甲上也已经有鲜血溢出。

  而我爱罗的砂矛虽然也正对着佐助太阳穴的位置,但我爱罗颈项上紧贴着他肌肤的时不时闪过寒芒的蛇牙显然也不是摆着好看的,更何况砂矛离佐助还有着几毫米的距离。

  手鞠丝毫不怀疑,如果刚才她没有喊停或者她喊了我爱罗却执意要继续攻击的话,佐助完全有能力以受伤为代价换我爱罗一条命,而且这一切都还是在佐助原本就已经受了什么不知名的伤的情况下。

  原来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当年那个骄傲的只想着复仇,却还是遗憾的败在守鹤手下的少爷,已经成长到他们谁都难以企及的地步了么?

  不过让手鞠稍稍放心了的是,佐助既然肯住手,大概就足以说明他从一开始也没有真的要杀了我爱罗的打算吧。

  刚才的凌厉,与其说是杀意,不如说是警告来的贴切。

  警告么?宇智波佐助,你是想警告我们不要妨碍你的行动,还是警告我爱罗不要再宵想鸣人?或者再进一步说,是你已经知道了鸣人的下落,而接下来你的行动也许会是我们不认同的,所以才提前警告我们让我们不要插手么?

  尽管心里认为自己的猜测也许是对的,可是手鞠无法向佐助求证。因为她很清楚,正如佐助可以杀了我爱罗一样,她对佐助来说同样什么都不是,所以也没有必要浪费唇舌了。

  “再有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佐助伸出舌头轻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明明是面无表情的说着这句话,却让对面的手鞠和我爱罗心中一凛。

  这种感觉他们太熟悉了——曾经沉沦深渊的我爱罗还有对实验对长生走火入魔的大蛇丸都曾露出过这样的,嗜血而疯狂的表情。

  不过几经生死的我爱罗也不是什么心智脆弱之辈,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看到佐助继续朝着木叶的方向前进后,我爱罗一闪身再次挡在了佐助面前。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再攻击,而是直直的盯着佐助一直都没有温度的眸子,直言不讳的问道:“佐助,你回木叶是因为知道了鸣人的行踪,还是你准备放弃......鸣人了?”

  本来准备无视我爱罗直接走掉的身子一顿,佐助转头看向我爱罗的眸子中有血色在不停地翻滚。

  今天换做其他任何人在这里说这番话佐助都不会在意,也没有在意的必要。可是现在说这番话的人是我爱罗,是和佐助一样爱着鸣人的我爱罗,佐助做不到无视。

  如果说对鹿丸或者雏田对鸣人的心意佐助只是在意的话,那么对于我爱罗这个人,佐助就是介意。

  介意鸣人对这个人的在意,介意这个人在鸣人心中的地位,介意这个人对鸣人的爱,介意......这个人的存在。

  佐助很清楚,就算鸣人的人生从一开始就没有他的存在,鸣人也不会爱上鹿丸或者雏田。而那两个人对鸣人的感情,与其说是爱,倒不如说一个是源于习惯,一个是出于敬仰。

  ☆、第四卷 第四十三回

  可是如果先认识鸣人的人不是他而是我爱罗呢?佐助不敢想,因为他不知道如果到最后,他得出来的结论是鸣人之所以会爱上他,只是因为他比我爱罗更早进入到鸣人的生活的话,他要怎么才能面对这样可笑的自己。

  更让佐助介意的是在他投身黑暗、不在鸣人身边的那几年,一直都是我爱罗在陪着鸣人,保护着鸣人......做着那些本该是他来做的事情。相反的,他却一直在拼命的自我催眠要忘掉鸣人,要漠视鸣人,甚至......要杀掉鸣人。

  而不管他现在再怎么爱鸣人,可以为了鸣人不顾一切也好,都始终不能改变这些年来,终究是他这个最该对鸣人好的人伤鸣人最重的事实。

  要他......怎么能不在意?!

  所以从见到我爱罗的那一刻起,佐助本就不平静的心就不停地在翻滚,远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淡定——他不知道他该怎么面对我爱罗,更准确的说,他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无比想要抹杀这个无论如何都不能由他来伤害的人的自己。

  鸣人,你看你都把我变成什么样子了?这样畏首畏尾,优柔寡断的人还是宇智波佐助么?可是尽管如此,你还是不愿意回到我身边么?

  佐助不想这样想,更不想对鸣人有丝毫的怀疑,甚至这一路上他一直都在压抑他心里突然冒出来的对鸣人的不信任,对他和鸣人之间的感情的不确定,还有对我爱罗的杀意。

  可是自从对漩涡佑京用了月读,然后自己情绪不稳被反噬吐血之后,这些念头就一直在佐助脑中翻滚,让他暴躁、不安,却怎么都挥之不去,根本就不受他的控制。

  也正是因为这样,之前对于我爱罗的挑衅,佐助差点就真的收不住手,就此亲手将我爱罗葬送。

  而此时再面对我爱罗的咄咄逼人,佐助心里一直以来都被刻意压抑着的那些黑暗和偏执似乎再也压制不住了,眸中的血色也越来越浓郁、妖冶,直到浓得再也化不开变成了黑色。

  “木叶?呵呵,敢从我手上抢鸣人,是谁做的很重要么?”随着佐助的话音落下,那从佐助心中涌出来的疯狂和嗜血也朝着我爱罗和手鞠迎面而去。

  之前说过了,我爱罗之所以没有直接去找寻鸣人的踪迹,就是因为担心佐助会因为鸣人而做出什么伤害他自己的事来。而且之前好不容易找到佐助的时候,我爱罗就有发现佐助的不对劲,此时看到佐助一副明显不受控,几近疯狂的样子,我爱罗也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想法。

  深深地皱起眉头,我爱罗不由自主的猜想应该是在他们找到佐助以前佐助身上就有发生什么事情对佐助产生了巨大的刺激,而佐助之前还勉强算是正常的样子应该是佐助勉力控制下的结果吧。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