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100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被拒绝了水月也不再多劝,一边揽着被他不按常理出牌的举动弄得有些茫然的漩涡佑京往里走,一边苦口婆心的向漩涡佑京传授着在鸣里的生存守则。

  “兄弟你要记得啊,在这个村子干什么都可以,但是有几人是千万千万不能去招惹的。第一嘛当然就是我们的佐助大人了,要知道现在可是连兜那个腹黑都不敢随便跟佐助玩心眼了;二是不能惹鸣人,因为如果你惹了佐助,求求鸣人也许还有活路,但你惹了鸣人就只能等着被佐助天照烧成灰,或者被须佐拍成饼了。”

  说着水月还煞有其事的上下打量了漩涡佑京几眼,似乎是在思考以漩涡佑京的身板能接得下佐助几招。

  “第三和第四不能惹就是现在不在村里的大蛇丸和一直不知道在实验些什么鬼的兜,这两个人一个掌握着核心科技,一个阴险的不行,所以你懂得。第五嘛,如果你不想被疯子撕成条,就不要去刺激重吾了。至于香磷......”水月放开揽着漩涡佑京的胳膊,哥两儿好的在漩涡佑京肩膀上拍了几下,露出一口锯齿状的牙齿,说出口的话却是满满的威胁,“只要你不惹她我们就还是好‘兄弟’” 。

  水月一个人说得很是起劲,好话坏话都让他一个人说完了,完全插不上话的漩涡佑京却是一脸的错愕,对于自己还没进村就已经摸清了村里的主要人物这件事有些不可置信。

  当然漩涡佑京不知道的是,这些信息鸣里面不管是谁,都不怕他知道。换句话说,之前水月提到的六个人加上他自己,其实都没怎么把漩涡一族的这些人放在眼里。

  而漩涡一族那些被落下族人们此时却是看着被拐走的族长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等人到底是该跟上去还是先把族长救出来再说。

  不过看着那个揽着族长离开的白头发男人咧着一嘴的锯齿状牙齿说的眉飞色舞的样子,大家还是决定遵从之前族长说的话,暂时在鸣里面一切以佐助的意志为先。所以对于身为佐助左右手的水月,大家都歇了战斗的心思,乖乖地远远跟了上去。

  在鸣村一直处于食物链最底端的水月此番终于找到了愿意听他倾诉的对象,便不停地跟漩涡佑京抱怨着佐助到底有多腹黑,香磷到底有多暴力,他又被压榨的有多惨。

  ☆、第八十七回

  至于被迫当了水月的垃圾桶的漩涡佑京,好吧,他这次是真的傻了。

  在漩涡佑京的想象中,佐助肯定会派一个信得过的人,带着很多忍者来监视着他们。然后他也许就有机会和那个人打机锋,看看能不能套些什么信息出来,或者那个人也想要从他这里探听些什么。

  可是漩涡佑京怎么都没想到,佐助居然只派了一个人过来,还是眼前这个一脸脱线的人。

  心里越想越不得劲,而且看水月也不像是一个会拐弯抹角说话的人,漩涡佑京便直接开口问了:“那个,佐助只派了你一个人来就放心了吗?”

  兴许是漩涡佑京言语中不敢相信的成分太重了,连说得正起劲,唾沫横飞的水月都准确无误的接收到了。

  不屑的看了漩涡佑京一眼,刚才还对佐助满心嫌弃的水月此时却是满满的得意:“不然呢?你以为你还能逃得了佐助的手心?能派我过来都是看得起你了你知道吗?我可是这个村子里第二,额......第七强的男人。”

  漩涡佑京:“......”所以说才第七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

  又在一个人脸上看到了熟悉的鄙视,水月悲愤极了。要知道他可是本来想着村里难得的来了个可以给他欺压的人,所以否定了兜说的先把漩涡佑京他们收拾一顿的话,打算要先对漩涡佑京好一些的。

  已经把自己的初衷忘得一干二净,此刻的水月只想拔刀砍人,只可惜佐助却是一早就说了不管怎么样都不能伤这些人性命。

  处于极度的不爽中,水月果断想起了他出来接人之前,兜当着香磷和重吾的面神秘兮兮的交给他的东西,还有那被他拒绝了的主意,毅然决然地拉过漩涡佑京的手腕,就用手中的东西按了上去。

  手腕处先是一凉,然后又是一阵刺痛,漩涡佑京飞快的收回手一看,就发现一条青色手指粗的小蛇正盘在他手腕上,蛇牙还刺在他的血管里没有收回来。

  “你......”看着手腕上的生物,漩涡佑京脸都青了,却又因为害怕惊动了小蛇再被咬一口而完全不敢动。

  看着一瞬间变了脸的漩涡佑京,水月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大不了的事,心里只有扳回了一城的感觉,别提有多爽了,得意的说道:“这可是我们四个送你的礼物,是不是很感恩戴德啊?”

  “这就是宇智波佐助准备用来对付我的手段吗?”被水月的没心没肺弄得怒火中烧,漩涡佑京还是有些忍不住撕开了一些伪装好的面具,厉声冲水月吼道。

  “佐助?想什么呢!你以为你是谁啊,佐助从回来到现在可是连我们几个都没怎么搭理,你以为佐助会有空来对付你?别以为你姓漩涡就是漩涡鸣人了。”一开始有些没反应过来这件事怎么会和佐助扯上关系,好一会儿水月才各种不屑的鄙视着漩涡佑京。

  水月脸上的不屑一顾莫名地让他的话显得特别有理有据,再加上漩涡佑京之前也的确是亲眼看到佐助是直接拎着鸣人离开了的,便也没有再在这上面过多纠缠。

  于是,低头看着手上的蛇和伤口,漩涡佑京有些咬牙切齿地问道:“那这是什么?”

  “这个啊?这是兜交给我的,说是让我看谁不爽就给谁带手上,不过那家伙也没有告诉我那是干什么用的。”理直气壮地回答了漩涡佑京的问题,水月一点都没有觉得自己所做的事有哪里不对。

  漩涡佑京:“......”大哥我真是被你的天真打败了,不知道干什么用的还用得这么理所当然真的大丈夫?

  漩涡佑京满头满脸的黑线,水月心里的得意却是“蹭蹭——”的往上涨。而闲得无聊一直躲在一旁看好戏的,水月口中的那个腹黑,暴力狂和神经分裂症者则是已经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形容了他们所看到的这一切了。

  兜也的确是怎么都没有想到,他才交给水月的东西,会被水月就这么用了,还是用在了漩涡佑京身上。

  对于那条青色的小蛇,水月不知道作用兜可是门清儿的,那可是兜专门找佐助唤出青蛇,然后从青蛇身上摘取细胞培植出来的。

  只是和正常自然生产出来的蛇不一样的是,兜在这条蛇身上放入了大蛇丸曾经研究了很久,最后由他亲自进行了最终完善的,进入血液流转全身之后,就会让人转换性取向的药。

  ☆、第八十八回

  正经来说,这就是大蛇丸年轻的时候对于某个色狼一整天都坠在大什么和大什么的女生后面,还各种偷窥的行为十分不满,所以憋着劲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所想出来的办法。

  不过可惜的是,在大蛇丸还没有成功的时候,自来也就已经光荣的牺牲了,没有了奔头的大蛇丸就把他已经做了一大半的研究搁置了。

  也是直到前不久,大蛇丸决定去找自来也的身体的时候,才特意拜托佐助将实验交到了兜地手里,让兜继续进行实验以备不时之需。

  而兜之所以会把这条蛇交给水月,也不过是想借水月的手,让水月去找一个人试验药性罢了。而这只不幸的小白鼠,恰好就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就得罪了人的漩涡佑京。

  当然,不管怎么说也算是达到了目的,这个无良的人心里可是完全不可能会有负罪感存在的。他此刻心里唯一的想法,也只是好奇漩涡佑京原本喜欢的到底是男生还是女生罢了。

  已经被咬了这么久了,虽然除了一丝麻意在身体内部流转以外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适,但对佐助身边大蛇丸和兜科学怪人的名头如雷贯耳的漩涡佑京完全不敢掉以轻心。

  漩涡佑京冲上去一把抓住水月的衣领,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该死,这个到底是干什么的?”

  水月当然不会被漩涡佑京吓到,虽然现在水月被比自己矮的人抓衣领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搞笑。一边的三个人这个时候才总算是没忍住现了身,将水月从漩涡佑京的手上“解救”了出来。

  大概知道眼前这些人的身份,漩涡佑京的眼神只是在同样红发红眸的香磷脸上多停留了一会儿,就转到了兜的身上,对这个真正的幕后黑手恨得牙根都在发痒:“被这条蛇咬了到底会怎么样?”

  不光是漩涡佑京,水月、香磷还有重吾的目光也一起汇聚到了兜的身上,对于这个问题,他们也很好奇啊有木有。

  被八道火热的眼神注视着,兜却依然淡定得不要不要的,习惯性的扶了扶眼镜之后,才总算是开了口:“你先告诉我,你有喜欢的人了吗?”

  漩涡佑京&水月&香磷&重吾:“……”

  漩涡佑京此时真心觉得自从输给了佐助,又被水月气过之后,他的智商就已经下线了,所以他现在完全跟不上鸣里面这些人奇怪的脑回路。

  但也算是了解兜一些的水月他们却知道兜就算是现在真的很无聊,最多也就是跑去和佐助玩玩心眼,根本不会在这里逗漩涡佑京玩,所以这么问大概是有什么原因的,便也都跟着看向漩涡佑京,等着他的回答。

  第一次被人用这么□□裸的眼神盯着,漩涡佑京总有一种他现在正被扒光了示众的感觉,很识相的飞快摇了摇头,想要尽快摆脱被那四个人一起盯着的命运。

  这下无语的人变成兜了。

  以他对佐助的观察了解来看,兜深深地认为一个人在真的喜欢上谁之前,大概是没有确定的性向的。换言之,就算漩涡佑京之后喜欢上谁,他们也不能确定漩涡佑京是不是已经被转了性向,所以这个实验对象的挑选可以说是失败了。

  不过有一件事却是兜忽略了,在感情这方面的问题,拿宇智波一族的男人来当做参照本来就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毕竟对宇智波来说,根本不存在喜欢男人或者女人的问题,他们只是认定了一个人,心里就再也容不下其他任何人罢了。

  尽管对实验的提前失败有些遗憾,但兜还是尽量简单的跟一边等着答案的四个人解释了一下这个药的预期作用。然而等兜讲完之后,却发现那些人早就一哄而散,除了呆滞的漩涡佑京,连鬼都没有留下。

  转换性取向?呵呵,果然只有更变态没有最变态啊,就算是同伴他们以后也不要再随便相信兜了,这简直就是一言不合就万劫不复啊。

  已经落跑了的重吾和香磷这般想着,而之前还将小青蛇放在手腕上缠了好长时间的水月心中更是万蛇奔腾,他刚才要是不小心被咬了,就再也不能喜欢香磷了啊有木有?虽然香磷不喜欢他还老是欺负他,可是他还是不希望自己会因为这样而忘掉喜欢香磷的心情。

  至于漩涡佑京……好吧,这就是一个悲剧,愿六道仙人保佑他。

  ☆、第八十九回

  “这条蛇……能不能送给我?看在我已经被你们坑了的份上。”漩涡佑京双臂下垂,知道了事实之后反而平静了下来,向兜提出了他自以为不过分的条件。

  “哦?”审视着站在自己眼前,却因为比自己矮一些,又被前额的头发遮住眼睛而看不透具体想法的人,兜意味不明的发出一声单音节。

  就在漩涡佑京以为一定会被兜拒绝的时候,却意料之外地听见了上方传来的不甚在意的声音:“好啊,就送给你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