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106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嘛,要说兜突然这么积极的原因里没有一点是因为想要避开佐助,大概也不会有人相信吧?毕竟就在刚刚,在看到佐助对鸣人那么用心的样子时,兜差点都要忍不住告诉佐助他有解药的事了。

  不过兜发誓,真的只有一点而已。

  因为只要想到佐助之前说到这个件事的时候似乎一点都不着急,还有心情不紧不慢地威胁他的样子,兜瞬间就什么冲动都没有了。哼,他倒是要看看,佐助究竟是有着什么迷之手段,能抗衡他精心做出来的,比预期的药效还要强烈的药。

  这也许就是身为医师的天性吧,一向城府极深,对很多事都不怎么在意的兜对于他做出来的药似乎是被佐助瞧不起了的这个认知,很认真地介意了。于是,不服气地兜一时间也没能完全掩饰住他心里的想法不在脸上表现出来,被佐助明明白白地看了过去。

  念头一转就将兜的想法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佐助嘴角掀起邪恶的弧度,事情还没完,想要看好戏的人又怎么能不看完全套就放弃了呢。

  “兜,这个暂时先放一放,你先做一些简单的前期的部分,一会儿鸣人醒了跟我去会会那个漩涡佑京。”

  被佐助的话一吓差点没拿住手上的东西,兜在完整地接收到了佐助的恶意之后,站在一边开始默默地计算起他现在趁着佐助实力不济的时候能否成功地离开鸣的概率来了。

  只是到最后,尽管兜得出的结果是他成功的几率绝对超过了百分之八十,却也仅仅只是无语的点了点头,心里暗暗地决定以后再要算计佐助的话,一定要计划得更严密才行而已。而且,兜恨恨地想到,计划的实施者也绝对不能再是像漩涡佑京这样的笨蛋了才行啊。

  当然,兜绝对不会承认,他之所以没有选择离开的原因,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舍不得——一直都在找寻自己人生落点的兜,在鸣村里面尽管只是待了短短的几个月,却第一次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在这个家里,有看似对除了鸣人以外的所有都漠不关心,却是很认真的将他们所有人都纳入了自己保护范围的佐助。

  ☆、第一百零二回

  有永远嘻嘻哈哈地笑着闹着,像太阳一样的照耀着他们,驱散他们心底的黑暗的鸣人。

  有古灵精怪,性情倔强,却无怨无悔的用家族特有的能力为他们提供对敌时最有效的医疗保障的香磷。

  有性情不稳定,似乎随时都会失控,却也是他们最可靠的盾一般存在的重吾。

  有单纯率直,经常被他们欺负,却永远都会在他们有难的时候义无反顾地冲上来的鬼灯·真·食物链最底端·水月。

  当然也还有再次复活之后重新有了人情味,他们所有人心中的定海神针,鸣村的大家长大蛇丸。

  是呢,这是他们自己的村子,是他们一起一砖一瓦建立起来的家,还有他好不容易得到的,真心实意的家人,他为什么要走呢?

  所以,对于已经摆明了要算计他的佐助,兜此时反而有了一种和宇智波鼬类似的,想要将佐助当做弟弟一般宠着的心情——佐助这种被欺负了之后不管怎么样都要先挠一爪子找回场子才行的傲娇样子,真的是让人很有继续欺负他的欲望啊。

  简单来说,兜其实只是相信佐助而已,相信佐助肯定不会做出伤害家人的事,也相信佐助,是有把他当做家人的。虽然兜也清楚,佐助是肯定没有把他当做哥哥来看的。而且不但不会,在知道他的想法后,只怕佐助还会直接炸毛也说不定呢。

  倒是不知道此时兜心里的各种小九九,佐助只是单纯的很满意兜给出的反应,然后就低头看着仍然睡得很熟的鸣人,眼神缱绻。

  有些事的确也是时候告诉给鸣人知道了,佐助暗暗的打算着,就等实验确定了能成功的时候吧。

  然后佐助就直接抱着鸣人离开了,就和来时的毫无预兆一样。

  连佐助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得到,兜此时只想回去扇死刚刚那个强行煽情的自己,这踏马的哪里有半点像是家人的样子啊!

  好久没有这样好好的睡过一觉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鸣人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各种神清气爽啊。当然,在看到久违地抱着自己的佐助清俊的睡颜的时候,鸣人的心情就更好了。

  忍了许久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鸣人小心地凑过去噙住佐助的唇,一改他往日只会凶狠啃咬的作风,学着佐助吻他的样子一点一点地攻占着佐助口腔内的每一寸土地。

  也许是太累了,即使鸣人吻到后面都因为有些不能控制自己而加大了力度,佐助依然沉沉的睡着。

  不过鸣人也没有真的想要吵醒佐助的意思,比起他,佐助承受的东西只怕是只多不少,昨晚又肯定是一夜没睡。累了这么久了,也是时候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一动不动的缩在佐助的怀里,感受着佐助一下又一下不快却稳健的心跳,这段时间一直以来情绪都很不稳定,老是想东想西的鸣人什么杂念都没有了。

  只要这个混蛋在身边,他就可以不用考虑任何事,没有担心没有烦恼,对一切都无所畏惧。只要佐助能一直在他身边。

  有些找到自己所深陷泥沼的出口了,鸣人一直被不安牢牢攥着的心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不再是永远都紧张兮兮的样子。而看着佐助熟睡中无意识煽动地睫毛,鸣人也终于露出了记忆恢复后的第一个,轻松的、属于漩涡鸣人的笑容。

  ‘嘛呐,反正事情又还没有发生,所以我究竟是在担心什么啊?果然还是走一步算一步,以后再说吧。’决定了暂时不要再去想那些烦人的事情,其实对自己的状态并不是特别了解的鸣人很自然的便认为事情已经到此为止了。

  于是相应的,心情放松了,鸣人闲不住的性子就迫不及待地跑出来刷存在感了。也许刚开始的时候鸣人还能老老实实地趴着,可是慢慢地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了,这抠一下那摸一下的,简直就像是身上长满了跳蚤的猴子。

  这不,无聊到了极致,又自觉体贴地不想吵佐助睡觉的某人直接趴在佐助身上,对着佐助纤长的睫毛一根根地数了起来。

  而此时,从鸣人偷吻他的时候就醒了,一直在暗戳戳地装睡,偷窥自家吊车尾的某人也终于忍不住了,睁开眼睛一脸嫌弃地看着才开始数没多久,就已经开始纠结自己到底数到哪里了的鸣人。

  ☆、第一百零三回

  佐助刚醒来有些嘶哑的声音低低地在鸣人耳边响起:“啧,吊车尾的,我等了半天你就只亲一下就结束了?”

  眨眼,再眨眼,有些不能接受自己偷吻的事被发现了的鸣人一下子弹了起来,红着脸专心致志地看着窗外:“啊诺,佐助你醒了啊。”

  强行拉过鸣人按回自己身上,佐助捧着鸣人的脑袋在鸣人额头上轻啄了一下,才揶揄道:“有个笨蛋都主动献吻了我还怎么睡得着?”

  这种偷吻被抓包的事对鸣人来说果然还是有些破廉耻的,不过鸣人只要想到他和佐助该做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他的形象啊节操啊什么的也早就在佐助面前掉的差不多,完全不差这一点了,便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把整个人都埋在佐助怀里,使出了他最近在佐助面前常用的终极奥义——装死。

  一言不合就耍赖,所以鸣人其实你和万太才是一家子的对吧?看着赖在他怀里准备天荒地老的鸣人,佐助默默地腹诽着。但是想到一会儿还要带着鸣人去看好戏,为了防止鸣人炸毛再起什么波折,佐助很有经验地果断选择了沉默。

  不过现在距离鸣人中的药生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了,虽然看鸣人的样子佐助也大概确定了他之前的那个猜测是正确的,但还是谨慎的跟鸣人确定道:“鸣人,身体有不舒服吗?还是说心里有什么突然的奇怪念头吗?”

  “诶?”以为佐助是发现了他之前不对劲的原因才会这样问,鸣人也顾不得羞耻不羞耻的了,连忙抬起头看着佐助。却发现佐助虽然神情算得上是认真,但并没有其他的情绪之后,有些纳闷的点点头,“我很好啊,什么感觉都没有。”

  有些被鸣人迷茫的表情取悦到了,完全放下心来的佐助伸手揉揉鸣人头上的软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兜和那个漩涡佑京一会儿脸上会有什么表情了。

  “去收拾一下,我们先出去吃饭,然后一起去看看你的族人。”拍拍鸣人示意他从自己身上起来,佐助特意在“看看”两个字上咬得重了一些,笑得一脸的玩味。

  比起之前听到佐助说他还有族人活着时复杂混着欣喜的心情,昨晚已经见过漩涡佑京一面,还顺带着知道了漩涡佑京的企图,鸣人现在其实并不是很想让佐助和漩涡佑京见面的。

  只是看着佐助脸上的笑意和眼神中并不明显的兴致盎然,鸣人只是默默地说了一句“一会儿去一乐吃拉面”,就乖乖地换衣服洗漱去了。

  ‘嘛,难得佐助对什么这么感兴趣,去就去吧,大不了本大爷仔细些看着他,不让佐助吃亏就好了。’

  被自己对佐助大写的宠给感动了,大言不惭地立下flag的鸣人三两下收拾好自己,又各种催佐助快点收拾好后,两人就这么散步一般地去了一乐。

  许久没有好好吃过饭了,佐助的胃口自然是很好的,再加上还有一个自以为放下了心事的鸣人,于是这顿饭吃着吃着,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两个人比赛谁更能吃的战场。

  该说幸好现在已经不是饭点了,来一乐的人并不多吗,所以这两个人才幸运地避免了成为大家围观对象的遭遇。

  不过其他的部分或许真的还不好说,但只是吃拉面这一点的话,鸣人却绝对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于是见事不可为,佐助果断地认了输,强行把得意洋洋的鸣人拖离了一乐,及时逃离了人生中即将发生的,两个人第二次因为互不相让而吃到吐的惨烈局面。

  看着身边因为比自己多吃了好几碗,肚子鼓鼓的连走路都有些困难的鸣人,佐助不禁抚额长叹,这个笨蛋......只是嫌弃归嫌弃,毕竟是自己选的人,怎么都不能就这么扔在路边不管不是?

  就这样,即使一脸的嫌弃,口嫌体正直的某人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轻轻地将身边正在“蠕动”的某生物扯了过来靠在自己身上,一边手上轻柔地为瞬间变身为软体动物的某生物揉着腹部,一边体贴的放缓了脚步,将就着软体动物缓慢的蠕动速度。

  于是,在两个小时之后,连吃饭带消食地两个人这才大摇大摆的一起回到了鸣。而这时,提前好久就接到佐助递过来的消息的兜已经在村门口等得不耐烦了。

  ☆、第一百零四回

  兜本来是打算好要在鸣人面前刷刷好感,然后才好开口让鸣人帮忙劝佐助一会儿对他手下留情些的。

  但等终于看到了那两个叫自己出来等,却根本没想过应该要按时回来的人,兜就算涵养再好都觉得自己要绷不住了,一种想要撕破脸上笑着的面具的冲动在心中鼓噪着,叫嚣着,想要跟佐助好好打一架。

  然而......美好的终究也只是想象而已,在看到佐助递过来地带着警告的眼神之后,兜连忙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对着鸣人笑得更加温和了。

  兜看起来和平常似乎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但是鸣人身为单细胞生物的直觉还是告诉他,似乎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事已经发生过了。再加上来这里之前佐助奇怪的行为......

  于是,一直都有着不懂就要问的好习惯的鸣人,很自然地看向了身边一脸高深莫测的佐助,有些好奇的问道:“兜学长也要一起去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