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113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第一百一十九回

  毫不意外自来也的妥协,大蛇丸退开两步让鸣人坐在佐助的身边,然后说道:“佐助说过你们灵魂相连,所以虽然没有轮回眼的你不能直接探知佐助的心神,但是如果你放开自己的灵魂,也许就能引起佐助灵魂的共鸣,从而看到一些东西。”

  大蛇丸说得简单,甚至是模糊,以至于鸣人直接就是一头雾水,完全没有听懂他接下来应该做什么。

  见鸣人愣在一边没有动作,兜无奈地上前跟鸣人一步一步地说明着。等终于理解了之后,鸣人没有再迟疑,按照兜所说的方法闭上眼睛,仔细地感受着自己体内那一部分格外温暖的灵魂力量。

  能感受到那一部分能量对自己的亲近,鸣人小心地将其引导出体外,团团包裹着佐助的身体,却怎么都做不到像兜和大蛇丸说的那样进入佐助身体,和佐助深层的意识进行沟通。

  力量一点一点在流失,鸣人感觉到他用来包裹佐助的灵魂力量似乎是正在被佐助无意识的吸收着,心里一喜,更加毫无保留地向佐助输出着能量。就算看不到那些东西,但能因此帮到佐助的话,他只会更加高兴。

  直到快要无力支撑了,鸣人正在懊恼自己能力不够之时,突然感觉眼前一亮.他的眼睛明明还闭着,此时却看到就在自己面前的不远处,安静坐着的一只小狐狸,而自己,似乎也来到了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地方。

  对眼前的突发情况不明所以,鸣人下意识地摆摆手想要赶走这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东西,却意外看到小狐狸的身体直接从他挥动的手上穿了过去。

  这......竟然不是实体吗?

  没错,这突然出现的小狐狸,正是之前在鸣人的意识空间里,被佐助抱过的那一只。而现在鸣人身处的地方,就是他自己的意识空间,当然,他自己对此是一无所知。

  于是,对着自家到现在都还完全不知道自己存在的主人,很是有些不开心的小狐狸就没有面对佐助时那么乖巧了。

  见鸣人依旧大张着嘴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快被自家主人蠢哭了的小狐狸借着鸣人的身体,几个起落就站在了鸣人肩膀上。扒在鸣人的脸上,小狐狸没好气地用爪子在鸣人脸上拍了几下之后才又回到了原地,很是不屑地甩了甩头。

  似乎是......被鄙视了。

  眼角止不住地跳了跳,鸣人虽然依旧没搞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但他的确是可以十分清楚地感知到,眼前这只小狐狸此时心里的想法。

  见鸣人到现在都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和他之间的关联,小狐狸也彻底放弃让鸣人自己领悟的这一可能了,直接一爪子将鸣人打回了现实的房间之后,小狐狸也跟着离开鸣人的意识,轻轻地落在了佐助的胸前。

  低低地冲佐助叫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的小狐狸可怜兮兮地舔了舔佐助的唇瓣,才连带着从鸣人身体里带出来的灵魂力量一起,进了佐助体内。

  没有受到任何阻挡,小狐狸轻而易举地穿透了佐助的意识屏障,将佐助的部分意识记忆读取了出来。然后,小家伙又像之前传送给佐助鸣人的记忆一样,将它能提取到的那一部分佐助的记忆,一起传回了鸣人的脑海。

  于是,这边发现自己又莫名其妙地回到了房间里,还在晕乎中的鸣人很快就被突然涌进脑海里的一大片意识光团搞得应接不暇。

  对比起佐助和鸣人先后接受意识光团时天壤之别一般的表现,小狐狸更嫌弃自家不怎么聪明的主人了。甩了甩尾巴转过了身,小狐狸直接将屁股对着鸣人,乖乖地趴在了佐助的耳边,像是在跟佐助讲诉什么一般的,一直低声呜咽地叫着。

  至于鸣人,此时他已经完全陷入了佐助的记忆中,再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管自家意识形态对自己的鄙视了。

  佐助大概怎么都不会想到,那些他已经决定好要瞒着鸣人一辈子的事,就这么被鸣人以这种方式知道了。想来如果佐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话,大概不管怎么样都不会就这么在大蛇丸和鸣人的面前昏迷的吧。

  等鸣人终于翻看完小狐狸传送给他的记忆再睁开眼时,脸上已经盈满了泪水。

  此时他才终于知道,原来......他自以为记忆恢复后就知道了的和已经结束了的一切,结果,也都只是他的自以为而已。

  ☆、第一百二十回

  其实鸣人不是没有想过的,当他幻境中的那一部分记忆恢复了之后,他也想过要去问问佐助,在他因为本源被抽走而灵体消散之后,佐助在幻境中又经历了哪些事,从而知道了真相然后带着他的本源一起回到了现实。

  可是事情一件接连着一件的发生,不知不觉地就到了现在,于是也是直到此刻鸣人才终于知道,佐助会对这一切都讳莫如深的原因。

  只因为那个曾对着濒临死亡的他说他恶心,让他以为自己已经成功的做到了让佐助恨自己的佐助,在他死后,却是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地望着他消散的方向,望了很久很久。不但如此,鸣人也看到了费尽心机寻找真相的佐助,各种宝贝他到死才总算肯摘下的那根项链的佐助,更加冷漠残忍地对待身边的人的佐助……

  好多好多面的佐助,每一面都让鸣人心疼不已,可这些都还不是鸣人流泪的理由——让鸣人最痛的,是佐助因为他自己本身灵魂的影响,一个人在幻境中孤苦渡过的那数百年时光。

  虽然那只是佐助的一个梦,可是在梦中佐助那寻不到人生的边,看不到前路方向的迷茫,还被那些无知贪婪的人认作妖怪,亲眼目睹身边仅有的几个亲近的人不断死亡的孤寂,都让鸣人的心不停地被撕扯着。

  双手盖在脸上,泪水不停地从指缝中流出,鸣人痛了,悔了……他以为他选择一个人死亡是为佐助做了最好的选择,到头来却是亲手将佐助推向了更加痛苦的深渊。

  早知如此,他还不如冒险将一切都告诉给佐助知道,不管佐助信也好不信也好,至少那是佐助自己所选择的他想要的未来。

  可是尽管这些已经让鸣人痛彻心扉了,却都还不是全部。

  鸣人很清楚,大蛇丸不惜罔顾佐助的心意也想要让他看到的东西,显然并不是幻境中这些大蛇丸并不知道的经过。而是那些他好不容易和佐助一起回来现实世界之后,虽然一直隐约觉得不对劲,佐助却从来不曾告诉过他的真相。

  而他也从来都不曾知道,一直陪在他身边,甚至从表面看有些无所事事的佐助,除了欺负他,欺负大蛇丸,欺负卡卡西,欺负所有能欺负的人以外,竟然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事。

  一半的灵魂......

  这才是佐助最终能在状态不完全的情况下用“外道·轮回天生”把他和九尾一起救回来,却没有伤及自身性命的原因吧?佐助用他自己的灵魂,填补了他因为任性而消散在幻境中的那一部分灵魂,硬生生的把他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

  轮回天生……

  此时的鸣人简直不敢去想象,在佐助九死一生地将他救了回来之后,紧跟着却知道他已然失去了幻境中他们所有的回忆的时候,心里究竟是怎样的苦涩。

  可鸣人同样清楚地记得,当时佐助苍白着一张脸,装作若无其事地和他斗嘴的样子。

  还有失明......重伤......救九喇嘛......

  看着此时安静地躺在床上的佐助,鸣人错觉他又回到了四战后,他第一次看到那个为了救他而重伤昏迷不醒的佐助的时候。

  他当时是什么心情呢?鸣人偏着头想了想,却发现这两次的心情竟然是这般的不同。不光是这样,因为佐助的关系,四战后的这半年里,他三次从昏迷中醒来的心情都是完全不同的。

  怎么说呢?第一次他醒来不久就得到了佐助重伤的消息,虽然也因此洞察到了自己对佐助的感情,但当时木叶复杂的局势,他对自己的感情的不自信,佐助危及性命的伤势,还有被迫在九喇嘛和佐助之间二选一的抉择,都让他的心中除了绝决以外,连一丝希望都看不到。

  鸣人谁都没有告诉,他其实是抱着必死的心进入幻境的。

  就像之后佐助对纲手和大蛇丸说的那样,他们总是要同生共死的,而追逐了佐助多年都没能将佐助带回木叶的他,又哪里有自信打破佐助自己给自己设下的幻境呢。更何况他在佐助面前从来都学不会怎样去隐藏自己的心情,如果佐助知道了他不堪的心思之后,只会更厌恶他的吧。

  然而现实永远比想象更加残酷,等鸣人终于见到佐助的时候,那个佐助却是早已经将他遗忘......而在幻境中几经生死,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带着佐助的憎恶独自死亡。

  ☆、第一百二十一回

  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天定,他前尘往事尽忘,只记得那个四战中千钧一发之际为他挡住致命一击的佐助。

  不记得自己对佐助的爱,不记得佐助对他几次三番的杀意,也不记得幻境中那一年,他和佐助也曾朝夕相处,亲密无间一如年少时光。

  没有了多余的希望和心思,自然也就不存在所谓的怯懦和自卑,他满心满眼里都是要把佐助留在身边,或者自己想办法呆在佐助身边——这是他的兄弟,他总是要好好照看的不是吗?

  可是他好不容易心无杂念了,佐助却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这个会抱着他说“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会温柔地为他擦拭浴后未干的头发,会闲适地倚在门边任他枕在腿上,会小心翼翼地吻他然后说“如果讨厌就推开”......的佐助,几曾何时,他连做梦都不敢想象会真的存在。

  怎么可能会察觉不到不对呢?了解佐助所有的阴暗偏执的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佐助的不同呢?

  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哪怕佐助真的是抱着什么目的而特意伪装成这样留在他的身边也没有关系,至少佐助是真的在他身边了不是吗?

  然后很快,在佐助一步一步的引导下,他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变得贪恋佐助的怀抱,会在佐助的亲吻中脸红心跳,会渴望和佐助亲近......所以他鼓起勇气表了白,他有种很强烈的预感,佐助其实,未必不是和他抱有同样的心情。

  多么惊喜,他的预感再次成了真,那个高傲的天才,疯狂偏执的宇智波佐助真的成了他的人。

  可就在他以为他和佐助会一直这样吵吵闹闹地过下去,一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的时候,他却因为纲手婆婆的反对,而刺激到了灵魂的恢复,再次陷入了昏迷中。

  一切,都不一样了。

  他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他知道了他曾经的伤心、害怕、绝望......他以为他可以放下,他以为他可以不在意,因为佐助还在他的身边,他们还在一起。

  但在一次次地辗转难眠,一次次地莫名暴躁,甚至一次次地控制不了自己去怀疑佐助和自己的感情的时候,鸣人就知道,有什么东西......变了。

  可是他能怎么样呢?看着佐助脸上隐不住的憔悴,面对着佐助看向他的瞳孔中显而易见的爱意,他什么都说不出口。他明明那么爱佐助,那么相信佐助,恨不得替佐助痛替佐助伤,要他怎么能做到对亲口说出怀疑他们感情的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