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114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所以当佐助将他抱上床抵死缠绵的时候他没有拒绝,哪怕佐助以一个羞耻的姿势将他绑在床上他也没有真的过分挣扎,他不停地在心里告诉自己,你爱佐助的不是吗?那么又有什么是不能为他做的呢。

  但他却是高估了他的承受能力,当他想起来佐助进入了他的意识领域,私自探知他的意识和记忆的时候。

  他所有的不堪和无论如何也想要掩藏起来的脆弱,就这么□□裸地摊在了他最想要隐瞒地人的面前。那一刻,他心里究竟有多少的恐惧和不安,只怕他自己也想不到。他更没有想到,他会在那个时候见到被大蛇丸秽土转生的好色仙人。

  如果鸣人知道他的疯狂会再次伤害到佐助的话,他就算是把自己打个半死都会拼命控制住自己的。可是他不知道,所以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吧,每一次失控,他都会伤害到身边最亲近、他最想保护的人。

  “一个人阻止我和鸣人在一起,我就杀一个人,一个村子阻止,我就屠一个村子,全世界阻止,我灭了这个世界又如何?”嘴里喃喃着佐助曾经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来的话,鸣人突然觉得他的担心和不安原来是这么的愚蠢。

  那个天之骄子一样的佐助,在决定要爱他的时候,肯定是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抱着不顾一切的决心,才会开口对他说不离不弃的吧。

  所以当佐助在为了他们的未来而努力的时候,他却只是在一边胡思乱想,甚至控制不住的怀疑自己吗?这样的他,怎么配得上佐助所交付给他的,这么好的爱。

  鸣人知道,他之所以会有这些问题,是因为他得了佐助所谓的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原因,可是佐助会因此而包容他甚至纵容他,他却没办法用这个来说服自己——他会得这种莫名其妙的病,难道就不是他的决心太过薄弱的原因吗?所以才会那么容易就被纲手动摇了心神。

  ☆、第一百二十二回

  第一百二十二回

  此时的鸣人整个人都被佐助为他做的所有和他害得佐助重伤这件事填满了,不由分说的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可是世事无常,这些阴差阳错下造成的结果,又哪里真的说得清楚功过呢?

  许久,终于消化好了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切,鸣人抬起头痴痴地看着床上人事不省的佐助,眉目哀挽,“佐助你个混蛋......混蛋......什么都不告诉我......你以为你是铁打的吗?你这样......是要让我怎么......怎么......”

  鸣人正泣不成声,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无力地抚上鸣人的脸,想要抹去鸣人脸上源源不断的泪,却最终只能勉力覆在鸣人的手上,打断了鸣人即将说出口的话。

  “佐助......”有些不敢相信,鸣人抓住佐助还有些颤抖的手,想要握紧,却又不敢使劲。重伤之下,佐助本就白皙的皮肤更是宛若透明,鸣人很怕,他只要稍微用一点儿劲就能捏断佐助的手指。

  “笨蛋,不要哭......”轻轻回握住鸣人,看着已经哭得不成样子了的鸣人,只以为鸣人是在难过他的突然昏倒,佐助勉强在脸上晕开一抹笑意,轻声安抚道,“我没事,只是有些累,好好地睡一觉就好了。”

  佐助说得轻描淡写,但有兜的诊断在前,他的说辞显然安慰不了任何人。而那么重的伤势,每一样都是伤在根本,按理来说佐助是怎么都不可能现在就能够这样醒过来的。

  可是就算是在昏迷之中,还是有一股从灵魂深处弥漫出来的悲戚不停地包裹着他,呼唤着他。佐助似乎能听见,自己耳边一声一声地呼唤和细细密密地啜泣,这些声音在心海里层层叠叠,然后全都变成佐助......佐助......

  是鸣人在哭......鸣人在叫我......

  有了这个认知,佐助强迫自己聚起那些仅有的才恢复过来的精神力,不断地在意识中挣扎着。而等他终于能够睁开眼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鸣人这样泪眼婆娑的样子。

  所以佐助又重复了一次:“鸣人,不要哭......”

  鸣人哭得更凶了。

  抓着佐助的手趴在佐助身侧,鸣人此刻根本不想控制自己从心里喷涌而出的感情,连带着这些天所有的不安和恐惧,全都化作了泪水一齐宣泄出来。

  没有再劝,佐助看着哭个不停的鸣人,眉目温柔。能这样哭出来,心里积压久了的负面情绪可以借此抒发一些,想来鸣人也会轻松许多吧。

  只是......尽管依旧身心俱疲,佐助还是很快就察觉到了自己的识海有被侵入的痕迹,眉头霎时就皱了起来。

  目光略略地扫过围在自己床边的人,不管是一直待在一边没有出声的大蛇丸、兜和自来也,还是现在整个世界只剩下哭的鸣人,佐助都相信他们不会做出什么特意侵略他的意识来伤害他的事来。更不要说有这几个人守着,根本不可能有其他人能够不知不觉侵入他意识来做什么。

  而且,佐助一直都有听到的,在他还在昏睡的时候,传入他耳中的除了鸣人的啜泣声,还有一声连着一声低低地呢喃。稍稍偏过头,佐助果然看到了乖巧地趴在自己旁边,见自己看过去后立刻欣喜地甩着尾巴的小狐狸。

  连鸣人意识空间中的小家伙都被召唤了出来,更不要说一边还站着本来就唯恐天下不乱的大蛇丸和兜。佐助想,他大概知道那个侵入他意识的家伙是谁了。

  想来是兜给他诊断过了,让大蛇丸知道了他精神和查克拉尽皆透支的现状,这么一来,事情的经过就不难推断出来了。况且不管怎么想,在场敢趁他之危做这种事的人,也只有大蛇丸了吧。

  不光是动机,佐助有些无奈地发现,他连大蛇丸的心理活动都完全能推测出来。大蛇丸那家伙,大抵不过就是看不过眼他再次因为鸣人而重伤昏迷,所以想要借由鸣人与他灵魂相连的便利,让鸣人来替他分担一部分压力罢了。

  所以大蛇丸一定是跟鸣人说可以察看他的记忆什么的,诱哄鸣人来主动与他的意识沟通的吧。不然明明还不知道小狐狸的存在的鸣人,怎么也不可能主动把小家伙召唤出来。

  再联系自己在昏迷中感受到的那股温暖的能量,佐助勉强伸过手去在小狐狸头上轻点了几下略做安抚,应该是这个小家伙感觉到了鸣人的悲伤,才主动现身来帮助鸣人的吧。

  ☆、第一百二十三回

  余光扫过对小家伙的存在完全无感的大蛇丸他们,佐助心下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了。

  果然意识形态这种特殊的存在,并不是任何人都能看到的。所以大蛇丸估计也没有预料到,他只是为了引诱鸣人上钩而随口说出来的条件,会因为这小家伙的存在而成真吧。

  佐助心中一声嗤笑,大蛇丸这家伙果然还是老样子,为了达到目的,完全不在意过程中要使用什么手段。只是不管那家伙做的事真的有些过分也好,初衷却是为了他好,想到这里,佐助就是一阵无力,这种有气又没法报复的感觉真的让人很不舒服啊。

  然而虽然不确定鸣人到底看到了多少,但只要想到鸣人也许已经知道了那些他怎么都不想鸣人知道的事,佐助就觉得自己很头疼。

  于是,抬头看向努力降低自身的存在感,假装自己只是个吃瓜群众的大蛇丸,佐助眼中可就没什么可以称之为温柔之类的东西了。

  连带着站在大蛇丸旁边的兜也被佐助凌厉的目光一吓,又因为解药还在佐助手上的关系,完全不敢得罪佐助的兜连忙指指一旁的大蛇丸,摆摆手表示这一切都和自己没有关系。

  不得不说兜这个锅甩得十分漂亮,佐助果然收回了放在他身上的余光,直直地盯着大蛇丸。

  被佐助冷凝的视线直视着,大蛇丸这才想起兜之前很是愤懑地跟他讲诉的关于算计佐助失败后的悲惨下场,以及唯一能解他之前注射进自来也体内的转换性向的药的解药还在佐助手上的事,身体也不由自主地一僵。

  谁知刚想开口说让佐助不要冲动,大蛇丸就看到佐助本来仿佛钉在他身上一般的目光“咻——”地飘到了自来也身上,脸上的表情更是怎么看怎么诡异。

  知道这大概是自家小心眼的弟子又在盘算着要报复什么的了,大蛇丸默默地觉得有些忧伤。

  ‘这个见色忘师的小混蛋,我又不是故意......好吧,虽然我是故意让鸣人去主动连接他的灵魂,但我也没想到鸣人会哭成这样啊。我不过也只是想要鸣人能帮忙缓解一下他使用轮回眼过度的痛苦好吧!’

  这么一想,大蛇丸觉得自己的底气似乎是足了一些了,摆好了长辈的架势,冲佐助责问道:“混蛋小子,我这才离开几天,你看看你又把自己搞成什么鬼样子了?亏我还特意把万太留给你,有什么事是你非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也一定要一个人解决的?”

  斜斜地瞟了一眼气势十足的大蛇丸,自来也默默地开始思考眼前这个正在教训自家孩子的通情达理的家长,还是不是之前那个不由分说把错误全部算到鸣人头上,护短到不行的大蛇丸。

  不光是自来也,就连一边的兜和万太都一脸懵逼的看着大蛇丸,然后又都不忍直视的捂着脸把头偏到了一边。

  这一定是错觉,是他们记错了,刚才大蛇丸并没有想要打鸣人,对,一定是这样没错。

  就连佐助也是有些惊讶,看着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大蛇丸,觉得自己有些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了。

  不过怎么说呢?此时面对大蛇丸的指责,佐助心里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暖暖的感觉。他知道,大蛇丸肯定是才解决完自来也的事情,就马不停蹄地回来见他的。而大蛇丸之所以会这么赶,也只是因为他说过最后完成九尾和新身体的融合那一步,需要大蛇丸的帮忙。

  所以佐助嘴唇微启,想要说什么,最终还是紧抿着唇微低下头,默默地受了大蛇丸的责骂。

  多久了呢?从父母惨遭横祸起,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过这种做错事之后被长辈责骂的体验了啊。很温暖,这种感觉,温暖得连眼睛都涩涩的。

  佐助沉默了,在场深知佐助秉性的鸣人、兜和万太只觉得自己的下巴不受控制地掉了地上。这是佐助吗?这一定不是佐助吧!肯定是他们打开方式不对。

  而见到佐助这个模样,大蛇丸本来准备好的一番责怪也说不出口了,顿了顿放缓了语气开口问道:“佐助,你的眼睛......怎么样了。”

  大蛇丸的问题一出口,一时间所有人的视线都凝到了佐助身上。查克拉和精神力都好恢复,他们最担心的,就是这段时间佐助频频使用轮回眼,会不会有什么他们不想看到后果。

  ☆、第一百二十四回

  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没有办法避免这个问题,佐助默默地把头偏到一边,难得的有些心虚,不敢直视周围这些人关切的眼神。

  “的确,左眼......现在暂时还看不到......”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身边一阵阵的抽气声,佐助转回头就看到大蛇丸脸上完全没有掩饰的愤怒,以及鸣人的震惊下的悲伤。

  感觉再不开口的话就会有什么很严重的事要发生了,佐助也有些着急,连忙补充道,“不过我现在精神力才恢复了一点,也许睡一觉就好了。”

  然而大家的脸色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好一点。

  可还不等大蛇丸再说什么,佐助的注意力已经移到本来就在哭,听到噩耗后更是哭得控制不住开始打嗝的鸣人身上了。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大蛇丸知道他们现在再说什么也的确是没什么用,只能希望佐助说的是真的,等等再说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