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122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转回头看向佐助,可还没等鸣人开口说出自己的疑问,佐助就直接拖着鸣人的手转身回了房间,顺手狠狠地拉上了房门。而在房门被“砰”的一声关上之前,佐助留给大蛇丸他们的也只是冷冷的一声“哼”而已。

  知道佐助这是生气了,但是完全不知道佐助为什么在生气的鸣人茫然依旧,乖乖地被佐助牵着回了房间,决定还是先把佐助哄好了再去看小九好了。

  可是计划怎么可能赶得上变化,或者说大蛇丸怎么可能就这么任由佐助把他拒之门外呢?

  很不见外地拉开门走了进去,大蛇丸就像是没看到佐助比锅底还要黑的脸色一般,招呼兜和自来也跟着一起进来。没有理佐助,大蛇丸指着兜右手抱着的那个孩子对一边无语看着他们的鸣人说道:“鸣人,这就是九尾。”

  就算是早就知道佐助是以这种方式赋予九尾新生,就算是在刚刚看到的时候心里就有了猜测,但现在亲耳听到大蛇丸的肯定,鸣人心里还是遏制不住的激动了,一时间也忘了自己要先哄佐助的初衷,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兜的面前接过九尾放到一边的床上。

  湛蓝的大眼睛睁得大大的,鸣人一眨不眨地看着他眼前的小人儿,自然就错过了看到佐助的脸色变得更黑了的机会。

  还“记恨”着佐助把解药给自来也用了的事,大蛇丸对于佐助的变脸可谓是喜闻乐见。不但如此,大蛇丸犹不知足地又指着兜左手抱着的那个小孩,瞟了旁边化身为制冷器的佐助两眼,继续“好心”地对鸣人介绍道:“这个也是你和佐助的孩子哟,鸣人。”

  我和佐助的孩子......

  闻言鸣人整个人一僵,下意识地视线就顺着大蛇丸手指的方向顺延,脑袋里已经被这七个字给完全占领了。

  鸣人当然还记得之前佐助说过得到新的身体的小九也算是他和佐助的孩子的话,可如今就算是看到了那个小小的、承载着小九灵体的孩子,对鸣人来说,九尾也始终还是九尾,是对他来说亦师亦友,亲密无间的存在。

  可是这个不一样,这个身体里面没有已经成型的灵魂,只是一个纯粹的小孩子,一个完全属于他和佐助的,也完全来源于他和佐助的孩子。

  僵硬着身子接过兜再次递过来的孩子,鸣人就像个木偶一样机械地动作着。

  缓慢地走回床边半跪在床沿的地板上,鸣人将将做出倾身向前的动作,他抱着的孩子就像是有所感应一样,伸出小小肉肉的手,紧紧地抓着鸣人胸前的衣襟,黑黝黝的瞳孔直直地看着鸣人,很是不想离开鸣人的怀抱的样子。

  小孩子的力道对鸣人来说当然不算是什么,可是面对着那和佐助如出一辙的黑色瞳孔,鸣人就像是看到了他曾经错过的那个小小的佐助一样,心瞬间就软成了一滩水,什么办法都没有了。

  有些苦恼地看了一眼安安静静地在床上躺着,却从始至终都怒视着佐助的九尾,再加上怀里这个乖乖的一脸纯净的小孩,无奈之下,鸣人只得睁着他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九尾,继续浑身僵硬的抱着孩子。

  说到底,如果说对重新活过来的九尾鸣人是纯粹的高兴的话,那么对这个孩子,鸣人的心情就复杂多了。怜惜,喜爱,惶恐,自豪......种种情绪全部夹杂在一起,鸣人想,他大概是懂了他父亲第一次看到他的感觉了。

  ☆、鸡飞狗跳的生活·一家四口(中)

  真的已经被忽视了太久了,此时看着鸣人那边三个人之间融润和谐的气氛,佐助只觉得他终于知道搬起石头最终却砸到自己的脚到底是有多疼了。

  佐助承认,他让九尾托生于一个婴孩的身体是有他的私心在的,毕竟九尾从鸣人出生就在鸣人身体里这件事他还是有些介意的。好吧,这个锅他背了,但那个莫名其妙多出来的孩子又是什么鬼?

  佐助只觉得他额头跳动的青筋已经要爆掉了。

  闪身来到鸣人身边一只手拎起那赖在鸣人怀里就不想挪窝了的小孩,佐助身上的冷气不要钱一样地朝着大蛇丸释放着:“只是让你们给九尾做个身体,这个是怎么回事?”

  被佐助粗鲁的动作吓到了,鸣人慌忙间扒拉下佐助的手臂将小孩从佐助手上救了出来,有些责备地看了佐助一眼,又回去床边和两个小孩培养感情去了。

  而且经过佐助这么一来,鸣人觉得他的动作也流畅了起来,心情也明朗了起来——这是他和佐助的孩子啊,所以会本能的保护他们,不管那个想要伤害他们的人是谁。

  可是鸣人是想通了高兴了,房间里的气温却更冷了。

  大蛇丸和自来也自然是不会在乎这点冷意的,但兜却很是蛋疼。只要看佐助的脸色就知道佐助现在已经怒到了极点,但这一次的事真的是和他没关系啊,他可是连帮凶都算不上,被连坐的话他真的要祈求六月飞雪了。

  拉开房门就准备先逃离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可是还没等兜的脚跨出去,就听到了大蛇丸用满不在乎的语气说出来的话,立时就吓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了出去。

  大蛇丸说:“只怪你和鸣人两个人的基因太强大了,虽然成功地融合了,但后期细胞却自然地分裂成了两个,所以你们的孩子就从一个变成双胞胎了啊。”

  兜&自来也:“......”你就算是骗人也要有点诚意好不好,这样的理由也就只能骗骗鸣人!

  兜和自来也所料没错,听了大蛇丸所谓的解释,佐助的脸更黑了。笑话,以大蛇丸的能力,怎么可能出现这种错误。

  回头看看自从看到两个孩子后连视线都没怎么往他这边瞟过的鸣人,再想到之前鸣人难得看了他一眼,还是因为他“虐待”孩子而用眼神指责他,佐助只觉得他脑仁都在疼。

  该死的大蛇丸,明明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宇智波的延续,他根本不想要在他和鸣人之间多出一个什么东西出来,还敢给他搞这么一出,真是......

  见佐助似乎是真的要炸了,大蛇丸眉眼含笑,怎么看怎么心情好,很“好心”的提醒道:“佐助,你不要忘了四战的时候发生的那些事,宇智波的血继限界无论如何都不该是由九尾来继承的,所以要多一个孩子也是没办法的事。”

  “......”佐助闻言一愣,之前光想到血脉和救九尾的问题,把写轮眼给忘了也是没办法。倒不是佐助想问题不全面什么的,只是鸣人那么信任九尾,他也没什么好不相信的,自然不会去想着多余防备的问题。

  所以自然的,佐助一点也没觉得大蛇丸的所作所为有什么值得赞同。况且,看着大蛇丸那完全不加掩饰的得意,佐助还是很想一拳揍上去。他敢发誓,大蛇丸之所以会这么做,百分之九十都是为了报复解药的问题。

  冷哼一声不再去看大蛇丸那张得意的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佐助相信以后总会有大蛇丸哭的时候的。

  再次来到鸣人身边,佐助先是默默地看了一会儿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的鸣人,心里再次狠狠地给大蛇丸记了一笔之后,才终于高抬贵眼看向了一个躺床上一个睡在鸣人怀里的两个小孩。

  不得不说,大蛇丸说佐助和鸣人基因很强大这句话也许真的没有骗人,至少,这两个孩子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得出来是谁的。

  躺在床上的那个孩子也许是因为九尾的关系,睁开的眼睛里就像是承载着一轮红日,明明是凌冽而霸道的眸子,却在看着鸣人的时候会不自觉的盈上一抹温柔。

  小孩浅浅的金发稀松地长在头上,两边脸颊长着和鸣人如出一辙的几根狐须,但那张脸,却毫无疑问是继承自宇智波的精致白皙。

  而鸣人抱着的那个孩子,明明有着典型属于宇智波的黑发黑眸,却意外的长着一张有些圆圆的可爱的脸,和鸣人比起来所缺少的,大概也只是鸣人标志性的狐须而已。

  只是淡淡地瞟了同样也在打量着他的九尾一眼,佐助对于九尾看向他的眼中毫不隐藏的愤怒很是不以为然,很快就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细细地打量起鸣人怀里抱着的孩子。

  于是,越看佐助越是觉得除了眼睛和头发以外,这个孩子大概就是鸣人小时候该有的样子了。而如果不是从小就被人柱力的身份束缚着,鸣人也该是和这个孩子一样有着单纯美好的笑容,简简单单地长大,然后长成另外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

  ☆、鸡飞狗跳的生活·一家四口(下)

  面部冷冽的轮廓总算是柔和了下来,佐助伸手再次从鸣人怀里接过了孩子。和先前愤怒下的作为不同,这次佐助却是不用鸣人抗议,就自觉地用轻柔的力道将小孩抱在了怀里。

  只是略略地思考了一会儿,佐助看着同样用黑眸看着他的孩子,薄唇轻启吐出几个字,“宇智波隼人(うちははやと)。”

  “恩?”有些没有反应过来,鸣人总算是停下了和九尾单方面的交流,疑惑地望着突然出声的佐助。

  “孩子的名字。鸣人,也给九尾起个名字吧,姓什么都无所谓,但是他不能再叫九喇嘛或者九尾妖魔了。”看着鸣人,佐助说得很认真,希望鸣人能理解他会这样做的用意。

  愣愣地看了佐助几秒钟,似有所悟的鸣人才转回头去询问地看着九尾,见九尾无奈认可般眨了眨眼之后,很认真地犯了难。

  取名字什么的,他真的一点都不擅长啊摔。

  于是,也不打算自己费脑子了,鸣人求救式地看向佐助,不料佐助却已经抱着孩子走到了大蛇丸的面前,假装他并没看到鸣人的为难。

  知道佐助这是不打算帮忙了,鸣人隐晦地朝佐助的背影撇了撇嘴,继续苦恼自己的去了。

  而佐助这边却是将手中还没抱到多久的孩子交到了大蛇丸的手里,说出口的字每一个都咬得重重地,“老师,隼人就拜托给您了。”

  突然被硬塞了个孩子到怀里,大蛇丸满副心塞,这种小小的软软的一根手指就能弄死的东西,他真的没有抱过好不好。

  手忙脚乱地搂着佐助塞过来也不管他抱没抱好就撒手不管了的孩子,大蛇丸无奈之下只好看向进来之后就没说过话,一直在努力降低存在感,当起了背景板的自来也和兜。

  可是很快大蛇丸就悲摧地发现兜早就不见了人影,而自来也也像是对一旁的屏风更感兴趣的样子,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大蛇丸:“......”隼人......鹰吗?看来就算嘴上说着不喜欢,佐助对这个孩子的期望还是很高啊......也好,就让我来为你的腾飞插上翅膀吧。

  大蛇丸似是认了命,或者说,他其实在决定要将这个孩子诞生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一幕的存在。

  而就在大蛇丸跟手里扔也不是抱也不是的孩子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佐助却是已经回去又拎起了一直被鸣人好好放在床上的九尾,很是理直气壮地递到了自来也面前,完全不理九尾在他手上张牙舞爪却全无威力地挣扎。

  就知道大蛇丸都这样了的话自己肯定也躲不过,自来也默了一会儿,还是伸手接过了正在奋力想要咬佐助一口的九尾。

  没办法,虽然说这里面装着的灵魂是九尾,可是就冲着九尾舍身救了鸣人和佐助一命的情分,他也无法对九尾的安危视若无睹。而在九尾能好好地隐藏自己的气息之前,除了鸣人和佐助,也的确只有他最适合照看九尾了。

  如此,麻烦的事情算是都处理了,佐助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丝,冲依旧在苦思冥想的鸣人问道:“吊车尾的,想个名字需要这么久吗?”

  出于对佐助袖手旁观的行为的不满,鸣人恨恨地抬头看向佐助,却在看到佐助被垂下来的发丝遮住了的左眼的那一秒钟像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脸上很快阴转晴,兴奋地说道:“哈哈,本大爷想到了,就叫波风祐佐(なみかぜゆうさ),怎么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