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124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血日一点一点变得模糊,就像是浓雾为它披上了轻纱,而触目可及的黑暗竟也慢慢苍白了起来。

  双手握拳任由齐整的指甲刺入掌心,卡卡西不怕死,他只是不想在鼬面前展现他的脆弱,他只是害怕这个男人会在他失去意识的时候离开,然后再也不见......

  终于,该发生的事终究还是会顺着它既定的轨道,向那人力无可更改的终点驶去。就像卡卡西到底没能坚持住,看到他一直想看到的,那个男人难得外露的真心。

  挥手散掉钉死卡卡西四肢的苦无,千千万万个鼬合而为一,闪身来到被鲜血浸透的十字架前,接住了卡卡西软倒的身体。

  数年时光漫长而短暂,似是眨眼而逝,又似是历经千年。

  他在外面漂泊了多久,就有多久没再这样仔细地看过这一直在他心里发着光的银发。尽管这个男人的脸一直用面罩半遮着,连他都没有看过全部。

  鼬永远都记得,他第一次看到这个男人的心情——彼时都还年少,男人懒洋洋的一声“哟”,从此再也没能从心里湮灭。

  这个人于鼬而言从来就不够强大,更不会好看到使人麻痹,当然也没有柔弱到不堪一击。他只是站在那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奇妙的揉成混合体,铸就独一无二的他。

  灰烬一点点,传奇一点点,挣扎一点点,他温和的跋涉在岁月的荆棘里,透过别人的眼睛看世界,却一直以自己的方式过活着,不曾改变任何。

  空间静谧得仿佛凝固了,俊美如铸的男人就那样半蹲着,似抱非抱的看着另一个看不见面容的男人,脸上绽放的温柔溺毙了时光,眼中却深埋着入骨的绝望。

  他姓宇智波,那个为爱而生的家族,骨子里都流淌着偏执的痴爱和疯狂。可他是鼬,尊贵傲慢的鼬,理智淡漠的鼬......

  他知道他在做什么,他知道他在几年前短暂的挣扎后选择了一条怎样的道路——埋葬了宇智波,埋葬了佐助的幸福,埋葬了......他和卡卡西的未来。

  聪敏如他,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抱持着怎样的感情和欲望,以及这个男人投身在他身上的目光中,未曾启齿的一切。可鼬心里更清楚的是,他已经无路可走了,不管是对这个人,还是对自己......

  他是,且一定是木叶的卡卡西,毫无疑惑的继承了火之意志的男人,注定要为了木叶奉献和承担一切......

  他是,且必须是叛忍宇智波鼬,尽管他也毫不犹豫地继承着火之意志,但他注定了只能游走于黑暗,站到卡卡西的对立面,不能相亲......

  这是怎样的绝望和无能为力......

  手臂蓦地收紧,他好想将卡卡西揽入怀中,抱他,吻他,要他......想得心都疼了。但他却必须用更大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要动,不准动,不能动......甚至不敢揭开这个人的面罩。

  他怕,只需要一眼,他数年来的坚持和避免便尽数崩溃。今生他已提前谢幕,卖了魂,葬了骨,只待凋零......又怎么能够一并毁了自己的心呢?这是他唯一还鲜活着的一部分了啊!

  过程过于艰辛,理由已不记得,唯独结果深入骨髓。卡卡西,这一生我爱你,却只能与你相忘江湖,莫不如从不曾相识。

  不要再爱我了,我也......不再爱你......

  “再见,卡卡西,从此,再遇便是敌人吧。”

  ********

  “鼬.......”

  一声惊呼在昏暗的房间中炸响,已经记不清自己是多少次梦到这个场景,银发男人带着绝望的眸子在黑暗中睁开,血色鲜红,一如当初的宇智波鼬。

  卡卡西还记得,这是十年前,木叶隐村中,他和鼬两个人在月读中的七十二小时。他这一生,唯一一次那么靠近那个男人的七十二小时。

  起身掠出窗外,顾不得春寒料峭、衣衫单薄,卡卡西几个起落就来到木叶边缘树林中的一个角落,双手结印打开一处封印便走了进去。

  进入里面视野便不再狭小,这不是卡卡西常去的慰灵碑,而是一片百花竟开的苗圃。

  和外面刚刚春风拂过,百废待兴的大地不同,这里仿佛是被什么阵法加持着,竟是一副四季鲜花争艳,人间仙境一边的所在。

  而在这样只要看一眼就能让人神清气爽的景色中,有一处格外显眼的水榭亭台,以及放在鲜花包围之中的,一个带着裂痕的木叶护额,一只印着“朱”字的戒指,一件带着宇智波族徽的衣服。

  身形不停,卡卡西没有像以往站在慰灵碑前那样肃穆,而是迈着随意的脚步走近,坐在了亭中已经被磨没了棱角的石凳上。不光是石凳,结界开合处到亭子前明显是人为走不来的小径,以及摆放物品的石台上手指隐隐摩擦出的痕迹,都说明了这里时常是有人来的。

  也没有人知道,在多年前的那次大战后,才从无限月读中苏醒过来的卡卡西,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了宇智波鼬的身体,然后秘密埋葬在了这里,连佐助都没有告诉。

  卡卡西相信,如果鼬能看到这一切,一定也会欣喜的。

  那个男人,为了宇智波,为了木叶,为了佐助,做了他能做的一切,付出了他能付出的所有,却从来没有属于过一个叫卡卡西的人......可是没关系,这里很安静,很美好,只有卡卡西知道,再没有人能来打扰他休息。

  倚在石桌边上,卡卡西的神态安逸而美好,他喜欢这样安静地守着鼬,也让鼬能一直这样看着他,再也不能用什么大义凛然的藉口离开。也只有在这里,鼬才终于不再是木叶的双面间谍宇智波鼬,再也没有了那该死的身不由己和迫不得已。

  这是鼬活着时他们做不到的事,此时终于变成现实,并且再也不会改变......

  宇智波鼬,你是无名的英雄,木叶的无冕之王,你挽救了无数的人,却唯独葬送了自己。人生不过匆匆百年,我们终究只能这样在一起,可尽管彼此心意相通,神思相属,从没有见过我摘下面罩的样子,你又可曾后悔过......

  但没关系,真的,一切都没有关系。不管你做了什么决定,铸成什么结果,我都始终如一的爱着你,因为我是卡卡西,我懂你所有的背负和悲哀,知道你所有的无奈和不舍......

  鼬,不要说再见,你从我的世界路过,惊艳了我所有的时光,我便也这样陪着你,代你见证佐助的幸福,替你走完你没能过完的人生,直到我们在另一个世界相遇。

  届时,我必定要你亲手摘下我的面罩,然后亲口告诉我——

  即使时过境迁,沧海桑田,你依然爱着我。

  鼬,你听到了吗?

  我亦如是。

  ☆、鹿鞠·只要我不曾放弃(上)

  天空蓝的正好,只有几片白云悠悠地飘动着。双手枕在脑后躺在自己最喜欢的专属位置闲适地望着天,鹿丸本是忙里偷闲跑来睡个觉,无奈脑中嘈嘈杂杂,那点睡意根本不足以让他安眠。

  “唉......我原本只是想随便当个忍者,再随便赚些钱......之后和个不漂亮也不丑的普通女人结婚,生两个孩子,第一个是女孩,第二个是男孩......到长女结婚,儿子也能独当一面时,就退出忍者工作......”

  “然后......每天过着下将棋或围棋的悠闲的隐居生活......在之后,比自己的老婆更早老死......”

  “我想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就这样普普通通过完这一生就好......唉,现在事情变得越来越麻烦了。”

  一个人嘟囔着自己的伟大目标,就算是鹿丸,也对他目前所面临的情况感到十分头疼。

  他倒的确是喜欢上了一个在他看来不漂亮也不丑的人没错,可惜那个人却一点都不普通。如果只是这样也许他忍忍就过去了,但谁又能想到他喜欢上的居然是个男人,还偏偏是漩涡鸣人,只喜欢宇智波佐助的漩涡鸣人。

  “唉......”

  又是长长的一口气叹出,其实真要说起来,鹿丸觉得自己头疼的好像并不仅仅是他喜欢上了鸣人这件事。毕竟对于只要有宇智波佐助存在一天,那个笨蛋鸣人就不可能会看得到他的心意这一点,他一直都是心知肚明的。

  所以说到底,能让一向最讨厌麻烦的鹿丸这般烦恼的......

  “鹿丸,你果然在这里。”

  还不待正处于心烦意乱状态中的鹿丸有所察觉,一道清丽的女声已经在他耳边响了起来。根本就不用看,听这声音鹿丸就知道来人肯定是那个他明明已经很认真地去躲了,却怎么都躲不掉的,来自木叶友好的盟友砂隐的美丽使者——手鞠。

  “唉,真是麻烦啊,你又要干什么?”

  此时距离之前鸣人被纲手掳走引得佐助大怒差点杀了小樱那件事已经过了很久,本来因为手鞠突如其来的霸道宣言而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手鞠的鹿丸,也在那件事后不得已和手鞠恢复了他们一贯的相处方式,默契的共同选择了遗忘。

  鹿丸不是笨蛋,不但不笨,恰好还十分聪明,而且还不是佐助那种智商高,情商时低时高的聪明。毕竟最了解鹿丸的阿斯玛曾经说过,鹿丸是真正的天才,能洞察一切局面,并且很快地想出千百种解决办法,走一步看百步的天才。

  所以对于手鞠之所以会奉风影我爱罗之命出使木叶的真正原因,就算鹿丸一开始并没有多想,此时也已经再清楚不过了。但也正因为这样,他目前并不是很乐意见到手鞠,虽然他还没有空闲去好好思考自己为什么会下意识的想要躲开这个跟他颇有默契的女人。

  “你还是这么没有干劲啊,爱哭鬼君。”没有在意鹿丸语气中的不耐,手鞠解下一直背在身后的扇子抱膝坐在鹿丸身边,熟稔地调侃道。

  他们当然是熟悉的,从那次中忍考试开始,他们互相解救过,并肩战斗过,共同处事过,甚至多次见证了彼此的成长......所以这份熟悉会在长久的相处中慢慢酝酿,然后发酵变成另一种感情,似乎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鹿丸只是有些觉得不可思议,那么优秀......恩......强势的手鞠,会喜欢上这个看起来平淡无奇,干劲全无的自己。

  “嘁。”不爽地偏过头,对于这么多年过去了手鞠还是会时不时地拿这个称呼出来调侃他的习惯,鹿丸无疑是有些不爽的,不禁反唇相讥道,“你不去做你的任务,跑这儿来干嘛?冷淡女。”

  鹿丸虽然懒散却一直是一个十分理智的人,所以对于鹿丸偶尔在自己面前流露出来的孩子气,手鞠乐见其成,从曾不点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