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火影]为了在一起_分节阅读_128

书名:[火影]为了在一起   作者: 泷煜   

  不约而同的,两人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静静地拥抱着彼此,就此天荒,就此地老。

  很久,雏田红着脸离开了宁次的怀抱,这才好好地打量起眼前的人——那璀璨迷人的紫眸让雏田无比紧张,担心宁次的身体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再加上宁次的面貌看着和几年前一模一样,雏田自是更加不安,一个又一个的问题连珠炮地砸向宁次,听得宁次眼眶都红了。

  直到雏田问完了所有终于冷静下来,宁次才拉着雏田一起回到客厅,仔仔细细地又跟雏田解释了一遍他死而复生的经历。

  安安静静听完,和佐助他们关心白眼不同的是,雏田的第一个念头是这具身体会不会对宁次的灵魂有什么伤害。得到宁次否定的答案后,雏田才安下心来,不等宁次询问,又细细地跟宁次说了他不在的这几年村子和大家的变化。

  等两人聊完,才发现此刻外面已经黑黢黢一片,知道不适合再说下去,可是又谁都舍不得离开。

  宁次看着安静坐在一边的雏田脸上的恬静笑容,恍惚间又回到了五六年前那个雏田最终没有去成的烟火大会。当时什么都看不到的雏田也是这样安静的坐在廊下,安静的让他心疼。而年少时太过骄傲的他却只能隐身于黑暗默默的守护,不敢让雏田知晓。

  年少时如此,现在还要如此么?宁次,你真的要这样懦弱下去,以后看着她嫁给别人,完全不再属于你么?

  心猛地一痛,宁次冲动之下拉起雏田的手,见雏田没有排斥只是涩然地垂下头,心中一动。仿佛看到了希望一般,宁次轻声开口道:“雏田大人,我已经没有了日向家的血统,没有了分家符咒的束缚。除了一道执念,我再也没有了其他的负垒。”

  似乎听懂了宁次的言下之意,雏田抬起头看着面目肃然的宁次,眸中水光潋滟:“什,什么执念?”

  见雏田愿意给他回应,宁次倾身揽佳人入怀,在雏田耳边颂出他的誓言:“一个女孩儿!一个我初见就觉得是这个世上最可爱的人的女孩儿,一个我出生就注定要生生世世保护她的女孩儿,一个在我好不容易摆脱符咒获得新生之后还是心心念念想要回到她身边的女孩儿,一个我本来已经做好了永远只能在背后沉默守护她的女孩儿......雏田大人,我执念于亲手给这个女孩儿她想要的幸福,倾尽我的所有,雏田大人,我能得偿所愿么?”

  雏田觉得自己要被一连串的惊喜砸晕了。

  在她思念宁次的时候宁次回来了,在她弄懂自己的心意的时候宁次抢先和她告白了,还有谁能比此刻的她更幸福呢?

  放软了之前因为紧张而绷着的身体,雏田任由自己陷在宁次的怀里:“宁次哥哥,我好想你,真的好想好想。我一直在等你,你终于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预告——

有个妻控加儿控的爸爸,有个夫控加儿控的妈妈,还有个花痴加弟控的堂姐......作为一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宝贝,他家境优渥又地位超然,人生本该顺风顺水无忧无虑,却不想意外之下遇到了他......

打不过说不过,躲不过算计不过,他喜欢的人,他诚心结交的朋友,他想要的东西,他未来的梦想......都一一被算计了去,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直到爸爸再也看不下去了准备“宰”了那个他一劳永逸的时候,他却不得不这样对气苦的爸爸说——

“爸,他是我男人!”

-------------------

1v1强强甜宠,无小三无狗血无虐,本少最新原创,也是第一篇原创,希望大家喜欢就去看看。

  ☆、宁雏·只想陪着你(下)

  温香软玉在怀,可是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宁次并不准备罢休,“雏田大人,请不要折磨我,我已经等了很多年了,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可以吗?”

  虽然脸红的似要滴血,可雏田还是勇敢地看向宁次的眼睛:“宁次哥哥,等你说这句话,我等了好久了。我甚至都做好了,就这样等你一辈子的准备。我怎么会不愿意呢?我也是那么的,喜欢着你的啊!”

  将心比心,你的付出,倾塌我心!

  宁次哥哥,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但我能确定此时此刻,以后的每时每刻,我爱的都只有你。

  ***

  是夜。

  宁次和雏田手牵着手跪在日向一族的族长大人,雏田的父亲,宁次的伯父——日向日足面前,期望能得到重要长辈的祝福。

  本来因为宁次的死伤心遗憾了很久的日足大人蓦然看到宁次,十分惊愕,听完了宁次的经历后才长长地叹慰道:“苍天见怜啊。宁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以后必然不可限量啊。”

  雏田默默地跪在一边,尽管心中忐忑难安,却还是紧紧握着宁次的手,等待着父亲最后的审判。

  那句话后沉默良久,见身前跪着的两个人一副不成全他们他们就跪死在那里的决绝姿态,日足低沉的声音终于在压抑的房间内响起:“雏田,我一直以为,鸣人会是我的女婿。鸣人和佐助冒着天下之大不韪结婚之后,我以为你会嫁给牙或者志乃......但不管你最后嫁给了他们中的谁,他们都是要继承家族的人,你肯定要跟着嫁过去,所以我已经准备好将日向一族传给你妹妹花火。”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宁次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胆敢过来跟我说,要娶我的女儿。日向宁次,你忘了自己姓什么?也忘了你父亲母亲姓什么么?”

  想到日足会发火,可是雏田没有想到日足的火会全部冲着他明明那么欣赏和疼爱的宁次。

  膝行几步挡在宁次身前,在父亲面前从来不敢大声说话的雏田此时只记得她一定要保护她的宁次哥哥,“父亲大人,请您不要怪罪宁次哥哥,一切都是女儿自愿的。不管是谁也好,除了宁次哥哥,女儿都不要。如果父亲无论如何都不许女儿和宁次哥哥在一起,女儿此生,怕是只能独身一人了。愿父亲大人原谅女儿的不孝。”

  没有想到一向温和的雏田也会有这样激烈地威胁自己父亲的时候,日足一脸震惊,宁次却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

  将雏田拉回来冲她摇摇头,示意雏田不要出头,交给他来解决。

  宁次无畏地看着听了雏田的话后满身杀气的日足:“族长大人,我父母永远是日向家的一员,日向宁次也是。甚至,我们一家都为了日向一族的亲人而甘心牺牲了性命。但是,此刻跪在您面前的,是侥幸捡了一条命回来的宁次,是为了雏田大人回来的宁次,却不再是背负着日向一族分家使命的宁次了。”

  宁次的话大逆不道之处比之雏田说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感受着父亲身上近乎实质的杀气,雏田看着宁次的脸上写满了担忧。可是很快,雏田想通了,只要宁次一直站在她身边,所有的一切她都不在意了。

  父亲大人同意,她就和宁次一起孝敬他,不同意,最坏的结果也不过就是她和宁次一起死而已。

  对日足看着她的危险眼神视而不见,雏田将自己埋在宁次的怀里,紧紧地抓着宁次胸前的衣襟,一脸的平静。

  双臂抱着怀中的人用身体给她竖起一道屏障,宁次皱起好看的眉,诚挚地恳求:“伯父,您是我和雏田大人重要的亲人,所以我们才会跪在这里希望得到您的祝福。我已经没有了日向家的血统,就算这样您也不愿意网开一面成全我们吗?”

  宁次的话不可谓不委曲求全,雏田又见过几次心高气傲的宁次这样放低姿态?但每一次,无一例外都是为了她。

  雏田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可笑着笑着,眼泪就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这样的宁次,她怎么能放手啊!可是父亲这样的抗拒,她和她的宁次哥哥能活着在一起的幸福的时光,就要到此为止了么?

  感受到胸前的湿意,宁次紧了紧抱着雏田的手臂,咽下即将出口的话,和雏田一起沉默了。

  日足冷眼看着相拥着跪在一起的两个人——两个人身周自然萦绕着自成一片天地的圆润和谐,和坚定不移的决然——终于满意地笑了。

  不管怎么说,雏田都是他的女儿,他当然要确定他的女儿给他挑选的女婿能不能代替他给他的女儿幸福。对象是他那么满意的宁次,而那两人之间也没有了血缘的阻绊,又如此的坚定的话,他还有什么好不成全的呢?

  他日向一族,有了宁次的带领的话,也不会再输给宇智波家的那个小子了吧。

  “宁次,娶我的女儿的人,怎么能无名无姓?择良日,我日向家大小姐出嫁,嫁给分家家主日向宁次,同日日向一族族长正式由日向宁次担任。哼,你娶我女儿的婚礼规模敢比不上宇智波家那小子的话,你就把皮给我绷紧了!”

  话音还没落地,日足的身影就已经从房间里消失了,留下面面相觑的宁次和雏田呆愣当场。

  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日足话里的含义,宁次激动的脸都变形了,“雏田大人,不,雏田,我能娶你了!你听到了么?你是我的了!你终于是我的了,日向雏田终于属于日向宁次了!”

  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激动到忘形的宁次,雏田深深地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人,是用着怎样深不见底的感情在爱着她。

  一声声不厌其烦地应着宁次的呼唤,雏田只觉得就算世界在这一刻终止,她也无憾了。

  得夫如此,妻复何求!宁次哥哥,我愿陪你,从天光乍破,走到暮雪白头。

  我亦然。雏田,此生有你,纵使江山如画,弱水三千,又与我何干。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