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团酷】Dis Aliter Visum

  文案∶

  CP∶库洛洛/酷拉皮卡。

  在友克鑫事件的六个月后,酷拉皮卡以为他的复仇终于结束了,但意外的事件将使他和意想不到的同伴踏上疯狂的旅程。

  Summary∶

  戒律之链重获自由。

  “在开始你的复仇之旅之前,先挖两个坟墓。”——孔子

第01章 前言

  酷拉皮卡因为疼痛而呻吟了一声,他从床上坐起来,呼吸在醒来後扑面而来的恐惧下变得困难,那强烈的恐惧感像一块大石压在他的心口,令酷拉皮卡几乎呼吸不了。

  一开始,酷拉皮卡不知道是甚麽东西令他从睡梦 醒,他的房间在一片漆黑之中非常寂静,但两道被他的锁链夺走性命的阴影仍然埋藏在心中,酷拉皮卡已经开始习惯这两道阴影的存在了,只不过窝金和派克的死偶然令他感到内疚且扰乱他的心。但这一次,他们并不是令酷拉皮卡 醒的罪魁祸首。

  酷拉皮卡用手抚过他的头发,指间感受到那柔软的发质,手中缠绕着的锁

  链因为手的动作而发出金属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自从酷拉皮卡学会如何使用念之後,这金属声便一直伴随在身边,但似乎锁链也不是令他醒来的原因。

  酷拉皮卡叹了口气,睁开他那双被一层阴霾笼罩着的双眼,然後像是发现甚麽东西似的僵硬了身体。

  -----时间似是静止了,胸口压抑着的沉重心情正渐渐加重并令他窒息。酷拉皮卡移开覆盖在他脸上的手,一条锁链从手中软弱无力的落下,他的血液瞬间冷了下来,他知道这代表了甚麽,但他拒绝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东西,他拒绝接受现实。

  酷拉皮卡看着那条锁链-----一环扣着一环丶环结相连在一起,最後连接在尾端那尖锐冰冷的细小匕首,它静静地躺在床单上,在月光底下反射出冷冽的光。那是多麽的细小,但却是多麽的沉重;它看起来是多麽的不重要,但对酪拉皮卡来说,有种许多的意义。

  戒律之链,The Judgement Chain。

  所以,他现在是死了?

  酷拉皮卡觉得他或许该感到高兴。兴高采烈丶欢欣雀跃丶欣喜若狂┅ ┅对,他应该感到满足才对!但是那股空虚感┅ ┅那股心脏被掏空的感觉却一直像锁链一样缠绕着他,令酷拉皮卡一丝愉悦都感觉不到。

  『我说最後一次。』酷拉皮卡记得他的师父这样说过∶『放弃复仇吧,就算你成功了,到最後你还是一无所有。唯一剩下的就只有空虚,还有沾满的鲜血的双手。你没有能力承受这一切,这是你最後一个回头的机会了,酷拉皮卡,放弃吧,不要再想着复仇了。』

  酷拉皮卡拒绝去听丶拒绝回头。然後他现在知道了-----他感受到了,那冰冷的丶令人窒息的空虚感,那恶心的黏稠的血的触感,复仇带来的苦涩他已经品尝到了。一切都应该结束了吧,他的族人┅ ┅一早就 他而去,而库洛洛·鲁西鲁,幻影旅团的团长,一个盗贼和一个杀人犯,已经不覆存在在这个世上。

  又是一个被死亡缠扰的夜晚。

  TBC

第02章 被捕获的酷拉皮卡

  每逢星期天,酷拉皮卡总会去森林深处阅读。酷拉皮卡找到 合阅读的地方是一条溪流旁,两边尽是茂盛的树林,隔绝了烦扰,为酷拉皮卡提供了一个宁静舒 的环境。星期天和星期一是这名新晋保镳休息的日子-----当然他仍有可能在任何一个时间被老板召唤,因此酷拉皮卡基本上没有一刻能真正放下手上的工作好好休息。所有人都在友克鑫市事件受到不少冲撃,首先就是诺斯拉家族实际上买下了一对假的火红眼,然後发现老板的女儿妮翁失去了念能力。没有女儿的预知,诺斯拉家族在黑帮的地位上摇摇欲坠,老板亦有可能因而破产。距 友克鑫市事件已经过了几个月,很多雇用的保镳已经被辞退,如今只馀下两个保镳在诺斯拉家族,身为其中的领导,酷拉皮卡的精力更是被迫推至极限,前面彷佛就是一个深渊,向前一步就会跌进去丌劫不复。

  今天似乎是一个平常的星期天,酷拉皮卡依旧回到了那条溪流旁,沉醉捧在手上的书的字里行间,他的手机放在旁边以防老板致电过来,但是手机意外的未曾响过。酷拉皮卡盒上手上的书,森林里响彻着虫鸟的叫声,湿润的暖意彰显着初春的来临。酷拉皮卡依着树干,舒服地坐在外露的粗壮橡树根上,阳光穿透树叶的隙缝在少年白皙的脸上洒下交错的光影,在这舒 的大自然之中,酷拉皮卡的眼皮愈来愈重,脑袋渐渐低垂至胸前┅ ┅最後,他睡着了。

  当他在难得安宁的睡梦之中醒来时,夕阳把远处的天空晕染成一匹橙色的布,森林在黄昏时分显得更为深沉,酷拉皮卡坐直身子,把手机从袋掏出来,他看了看时间,睁了睁眼睛让自己在逐渐昏暗的环境 应手机发出的强光,现在差不多到八点,酷拉皮卡在森林待的时间比预想中要长,幸好他的老板并没有打电话过来。他把书签夹在书没看完的部分,把电话放回袋子准备 去,一股违和感却在此时窜上酷拉皮卡的背-----少年发现有些东西不见了┅ ┅准确来说,是他身体内有些东西┅ ┅不见了。

  酷拉皮卡皱起眉,尝试找出那股违和感是从哪里来,他反射性的抬起手一看,空无一物的手掌令他倒抽一口凉气,他的锁链,他那五个套在手指上的圆环,不见了。

  酷拉皮卡的念,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握紧拳头,努力把涌进心头的恐慌感压下去,酷拉皮卡尝试感受体内本应存在的念,尝试把他的锁链召唤出来┅ ┅可是,甚麽事情都没有发生!酷拉皮卡闭上双眼,他的呼吸变得比平常快,冷静,他要冷静,去想一想究竟发生了甚麽事,一定有原因解释他现在的情况,逻辑地思考的话,他失去念的原因只有一个-----

  「我不得不说,你为我和我的旅团带来很多麻烦。」

  从背後倏地传来的声响令思考中的酷拉皮卡吓得跳了起来,他流畅丶不带多馀的动作,犹如鞭子以瞬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发出去般令自己远 身後的男人,酷拉皮卡站稳後回头一看,立即摆出防备的姿态。一个男人出现在树木之後,他的身影在夕阳之下变得蒙糊令人难以辨认,可是酷拉皮卡还是马上认出对方的声音了-----

  库洛洛·鲁西鲁。

  那个出现在酷拉皮卡恶梦中的男人,站立在战场之中,沐浴在杀戮的声音和无辜的人的痛喊之下的男人,他为想要的东西而屠杀,库洛洛本应已经死在酷拉皮卡手中,但现在却毫发无损的站在酷拉皮卡的眼前。

  酷拉皮卡的眼睛因为见到库洛洛而马上变红,他审视起周围的环境来,尝试找出其他蜘蛛的身影,在失去念能力的情况下,他未能马上找出所有人的存在,但在酷拉皮卡知道这个世界的秘密之前,他已经是一个出色的斗士了,因此那锐利的视线和瞬速的反应能力,令他很快便从脑中勾勒出现在的情况-----在他的左面,站着一个男人,一个细小的身影紧贴在旁边。在他的右面,一个像山一样高大的男人在警惕着,而酷拉皮卡的身後则站着两个人-----他被包围了,五个人,然後第六个-----幻影旅团的团长,库洛洛似乎毫不紧张,他不担心酷拉皮卡会突然攻击,反而找了一个舒 的位置坐了下来。

  库洛洛坐在一棵倒下的树干上,双手交叠放在下唇之前,像是审视着眼前的窟卢塔族少年,那没有丝毫情感在内的如黑洞般漆黑的眼睛直直的盯着酷拉皮卡-----这名蜘蛛头目在思考,他对酷拉皮卡似乎倍感兴趣。

  「窟卢塔族的孩子从小便接受体术的训练。」库洛洛说,其他旅团成员包围着酷拉皮卡令他没机会逃跑∶「就让我看看你有甚麽能耐吧。」男人瞪着眼前年轻的猎人,那双眼又大又黑,眼帘彷佛永远都不会眨下,酷拉皮卡藏在深处的灵魂似乎要比他挖掘出来,库洛洛没有动一丝一毫,他只把目光放在酷拉皮卡身上-----犹如捕食者紧盯着他的猎物,他命令他的团员∶「把他捉住-----活捉的,还有,不要动他的眼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