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2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一声令下,酷拉皮卡几乎不能躲开从旁射来的念子弹,一道矮小的黑色身影在子弹的掩护下像闪电般瞬间冲至酷拉皮卡面前,时间彷佛停止了一秒,待酷拉皮卡看清楚对方那古怪的丶令人焦虑不安的笑容後,酷拉皮卡猛地转身,抢在那冷冽的剑划伤自己前躲开,少年柔韧的身躯令他轻易在半空翻了个身,再一次避开迎面而来的念子弹。这一切都在几秒之中发生,酷拉皮卡站起来後发现他右手的动作被牵制住,力度之大几乎令他的手臂脱臼,酷拉皮卡因为疼痛轻嘶了声,他看向自己的手腕,有甚麽东西缠绕在上限制住他,令他像是一条腿被蜘蛛丝捆绑着的可怜猎物。

  酷拉皮卡正处於劣势,过去他太依赖他的念了,现在他只想要一把武器-----他的锁链因为念能力的消失而不能具现化,他那对被西索弄破一边的刀也不在身边(1999TV版的武器是刀,2011重制是单纯的木剑)。酷拉皮卡快速的扫视身边,看到了库洛洛脚下躺着一根粗树枝-----勉强可以当成武器,尽管那个男人到现在还没出手,这不代表酷拉皮卡会想在手无寸铁的情况下接近那个盗贼兼杀人犯,但眼下只馀下这个选择了!

  酷拉皮卡猛地冲向库洛洛,他的右手因为缠绕在手腕上的东西而向後拉扯出一个别扭的弧度,但他仍然稳稳地站在地上,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酷拉皮卡眼角瞄到空气中飘落的粉尘因为风向的转变而改变了轨迹-----他在随之而来的拳头打过来的时候举起手挡住攻击,蕴含着念的拳头打在身上的冲击力令他呻(就这个词会不会被码?==)吟了一声,他在稳住脚步後看到另一个拳头对准自己的脸发过来-----这一次他没有时间躲开。

  「不要-----」库洛洛发声,他毫无波澜的声音不大不小,却马上令所有动作都静止下来,这在旁人听起来非常轻柔的声线,当中的威逼感让团员不得不冷静下来遵守命令∶「我说过了,不要动他的眼睛。」

  那身穿运动服的男人勉强停下来,啧了一声,酷拉皮卡仍然稳站在地上,但沉重的喘声在告诉敌人他已经失去许多体力,年轻的猎人用没被牵制住的左手不耐烦的擦走额上的汗,他摇了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後审视起现在的处境来。包围着酷拉皮卡的一共有四名男团员,一个站在酷拉皮卡背後,由此至终只是静静的观看着,一个用剑作为武器,一个只使用拳头,一个从指头射出无数的念子弹,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女团员,她似乎在拉扯着甚麽,失去念能力的酷拉皮卡看不到,但猜出那应该是牵制住自己右手的东西。

  站在身後那个观察住自己的男人,他的视觉令酷拉皮卡感到非常不舒服,因为不知道他有甚麽能力,酷拉皮卡不得不令自己提高丌分警戒,身穿运动服的男人和手持剑的黑衣男子已经分别瞬速冲至酷拉皮卡的左右面准备扼杀这只跌落蛛网的蝴蝶,酷拉皮卡没有时间思考,他马上把手挡在身体脆弱的位置,尽管看不到,他仍然尝试利用右腕上缠绕的东西令背後的女人失去平衡,就在她失去平衡的瞬间,酷拉皮卡冲到运动服男子前,用左手挡住他所有拳头,右手则用力打在对方脆弱的腹上,但拿着剑的黑衣男人却散发无穷的压迫力从後威迫,被剑划伤的背令酷拉皮卡不得不放弃观察运动服男子的伤势,他左手捉起一条树枝挡开随之而来的剑,在这空隙之间酷拉皮卡利用黑衣男子的肩膀让他踢开运动服男人,酷拉皮卡成功踢中运动服男人的脸,但对方毫发未伤,反而捉住酷拉皮卡的脚踝猛地将他摔在地上!

  酷拉皮卡感觉到全身因为硬碰在地上而疼痛起来,随後左脚像右手一样被甚麽东西缠绕住,如今他只有一只左手和右腿可以动。

  酷拉皮卡不是那种会轻易认输的人,就算馀下一只腿能动,他依旧站起来,把手中的树枝当成武器挡开从上劈下来的剑,那剑虽然没击中他的头,却滑下刺伤酷拉皮卡的肩膀,酷拉皮卡因为疼痛呻(为安全再来码一码)吟出声,黑衣男子因为击中酷拉皮卡而发出令人厌恶的笑声,酷拉皮卡没有把多馀的心思放在那笑声上,他拐转上身猛地攻击,黑衣和运动服男子同时避开,他们在观察着自己的猎人还能挣扎多久-----酷拉皮卡也知道,他正处於劣处,相信再过不久他便会输掉,但他只是对待三个团员便能弄得如此狼狈,这对酷拉皮卡来说是一种耻辱,但也是为何他不能早在友克鑫市夺走所有团员的性命的原因。

  黑衣男子再度拿剑和运动服男人向自己冲来,酷拉皮卡跳开躲避攻击,在防范着面前的两人同时让自己不要和背後的女人距 太接近,但那女人行动非常快,缠绕在手脚上的东西再一次拖延着酷拉皮卡的动作令他几乎动弹不能。眼看黑衣和运动服男子没有停下来的打算,酷拉皮卡站在原地等待反击的一瞬-----他猛地跳向左面,放弃手中几乎没有用处的树枝,抬起腿使出全力往前踢去,酷拉皮卡勉强躲开黑衣男子的剑,黑衣男子的手拐过一个弧度後把剑朝上刺向酷拉皮卡,年轻的窟卢塔族灵活的身体令他马上在半空转弯重新面对着黑衣男子,一直守候在後的女人却一扯手上的线,紧紧牵制住酷拉皮卡的动作让运动服男子成功击中少年受伤的肩头。酷拉皮卡嘶了一声,随後一只腿失去平衡跪在地上,手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挡在颈前让黑衣男子的剑不会刺穿他的喉咙。

  一下金属碰撞的刺耳声音倏地响起,甚麽东西从旁窜出硬生生挡下剑的轨道,黑衣男子和运动服男人同时抬头看向他们的团长,不知道这班盗贼会不会再使用甚麽肮脏的手段,酷拉皮卡不想把视线从眼前依然拿刀威胁着自己的男人身上 开,但是库洛洛,他的存在是多麽的┅ ┅压迫。看着团员因为库洛洛的一个动作而停下来,酷拉皮卡不得不看向那个向自己走来的团长。一直注视着酷拉皮卡的库洛洛发现少年终於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他的唇勾勒出一抹笑容∶「游戏就到此为止了。」酷拉皮卡的火红色的瞳孔留露出犹豫和担心,不知道是不是十分满意眼前所看到的,库洛洛微笑道,终於转身背对着酷拉皮卡。

  「捉住他。」

  这一次,再没有人质能交换了。

  TBC

第03章 陷入困境

  「我能自己走。」库洛洛回过头,看到锁链手挣扎着想要摆脱富兰克林的桎梏。这个大块头看向自己的首领,等对方点了头,就很无礼地把金发少年往地上一扔。玛奇飞快地用念线捆住了少年,把他的双手绑在身后,又在他脖子上绕了细细的一圈∶他要是敢逃,保证就血溅当场。库洛洛有点 讶,窟卢塔少年被富兰克林打晕后,过了没几分钟就醒了过来。一般人晕厥的时间要长得多。不过去年秋天他就发现了,锁链手并不是一般人。

  知道金发少年没法逃跑,库洛洛又转回身去继续领路。到达目的地后,他就具现化出自己的书,打开了它。片刻之后,他已经坐在一辆黑色小面包的副驾驶座上,侠客负责开车,其他那些随库洛洛而来的蜘蛛坐在后面。酷拉皮卡坐在后排中间的位置,夹在玛奇和芬克斯之间。飞坦和富兰克林坐在中间一排的两侧,随时提防着他们的囚犯。这是一段气氛紧张的驱车旅途,但是库洛洛拒绝在途经的任何一座村庄或小镇停留。大概在午夜左右,他们短暂地停留了一阵,侠客走下车,而其他人等着他。他拿着几袋热腾腾的外卖食品回来,把每一样东西都飞快地分好,甚至还问酷拉皮卡要不要来一点,不过骄傲的金发少年只是回瞪着他,并未作答。侠客耸了耸背,回到驾驶座上,一群人继续前行。

  他们在上午的时候又停下来吃了顿饭,然后继续开了一整天的车。库洛洛最终命令侠客把车开进某座宏伟酒店的停车场里的时候,太阳已经沉沉欲坠。他们所在的这座城镇真的很大,尽管看得出它过去的辉煌,现在城市的路上却布满了坑洞和裂痕,大多数看上去已经荒废了。蜘蛛们还能在傍晚的余晖里看到室内模糊的人影正忙碌着,他们看中的酒店看上去已经废弃了,墙壁覆盖着涂鸦,一楼有几扇窗户也破了。库洛洛朝这栋建诛点了点头,芬克斯首先进去,打算从里面把门打开,这样外面人不会看出蜘蛛们盘居在这儿躲避。

  库洛洛示意飞坦走在前面,酷拉皮卡则跟在后头,玛奇走在他们后面。库洛洛跟上他们,侠客和富兰克林垫后。库洛洛把他们的车完美地收回在从阴兽那偷来的「便利大裹巾」里,这样就完全没有人知道他们曾在此处。他们到达了一个宽广的大厅,这个大厅尚未废弃前一定很宏伟吧,酒店的地毯沾满了泥土,墙壁上的墙纸被风化像被撕裂成一大块又一大块的破布,布满污垢。

  库洛洛在说∶「去找可用的房间吧,我和窟卢塔末裔住在同一间房。」

  蜘蛛们看向他们的团长,无不对他最后的那句话感到震 ,但没人想对他的命令提出异议。他们分头寻找合 的房间,尽管找不被尘土和霉菌侵占得太厉害的地方。库洛洛留下来看守囚犯,他看向金发少年,审视着他和飞坦以及芬克短战时受到的伤-----他的肩膀受伤了,他的背也是,窟卢塔族的衣服被严重破损,被撕裂的布料浸染着鲜血,这个年轻人看起来脸色苍白,神色疲倦,但依旧有睁着漂亮的火红眼瞪他的力气。它们是库洛洛在这十几年来见过的最神奇的东西。他盗走又贩卖出许多对被誉为艺术界珍宝的火红眼,但是它们远没他面前这个活标本有意思-----他不但外形美丽,还强大而热烈,而且作为窟卢塔族的最后幸存者,他也可以算作是最独特的标本。就算他死了也很珍贵,更何况是活着的?

  他活着,他的力量和卓越的智力对他的团队来说价值不可估量。他知道他正在违背自身强烈的直觉-----这个窟卢塔族后裔不能久留,库洛洛早意识到这个男孩有能力干掉他的团队,但他依旧十分确信他有足够的手段让酷拉皮卡成为他短暂的伙伴。酷拉皮卡对旅团抱有深仇大恨,但一旦这个年轻少年能开始与他共事,库洛洛会设法让他成为他永远的同盟-----待他于宽,他具有威胁性。然而杀死他无异于践踏这颗星球上最美的艺术品。他太过珍贵也太过危险,以至于库洛洛不能无视他或者杀掉他,因此库洛洛一定会找到让他追随他的办法。

  侠客回来了,他告诉库洛洛,三层有一间绝佳的房子, 合团长和他的囚犯一同居住。他领着他们上了两层楼,又穿过宽大的向下的走道,打开门,示意库洛洛视察这间房子是否符合团长的标准。这间屋子的确比地下室堆满废弃物的房间要好得多,库洛洛朝侠客点点头,也让酷拉皮卡进来了。金发少年挑衅地瞪着他,不过过了一会,他就放低姿态进门了。「侠客,」库洛洛道,目光并不从酷拉皮卡身上移开,「告诉其他成员二十分钟内集合,确保他们都有合 的住处,你也为自己找一处,不过要尽可能的贴近我这个房间。」侠客点点头,他偷瞄了一眼酷拉皮卡而后 开。库洛洛关上门,站在酷拉皮卡面前,他凝视着他,观察着他的站姿,疑视他那张小心翼翼的扑克脸上火红而炽热的眼睛┅┅

  「脱下你的衣服,」他命令道,酷拉皮卡的瞪视转为疑惑,库洛洛解释∶「我帮你处理伤口,以防它们被感染。」锁链手并不领情他的解释,但酷拉皮卡最後还是顺从了,毕竟他并没有别的选择。虽然念线不再束缚着他,他也没办法在没有念的情况下和库洛洛产生冲突,他知道自己毫无防备,在短暂的沉默后,酷拉皮卡解开了蓝色上衣的扣子,让它滑落在地上。接着是像裙子一样的衣服,然后是里面长长的束身外衣和无袖紫色短衫。把这些都脱下后,他依旧有一件黑色的无袖上衣。当酷拉皮卡脱下最后一件时,库洛洛挑眉,竟然有这厶多层衣服┅┅然而当酷拉皮卡抬头时,火红色的眼睛依旧挑衅地瞪着库洛洛。库洛洛恢复了平时的面无表情,命令道∶「转过身,我来检查你的伤口。」

  一时间,他以为窟卢塔后裔不会遵从他的指令,但男孩照做了。库洛洛看见他将自己脆弱的背部暴露在敌人面前时更加紧张了,但是旅团团长没有再伤害他的意思。他仔细检查着伤口,并没有碰到酷拉皮卡的身体,伤口没有他想象中的严重,但是会留下疤痕。库洛洛不打算让玛奇缝好它们,因为这些伤口能在自己常规处理下自然恢复。当然,这个盗贼团团长不想它们都好起来,在他的计划中,酷拉皮卡要在某些方面受惠于他,所以蜘蛛首领决定亲自处理他的伤口。这个方法很难赢得窟卢塔的忠心,但的确能促使他加入旅团。认真而言,库洛洛已经做了他所能做的一切。这个窟卢塔是那厶的固执,又已经将仇恨安放在旅团身上这厶多年。但他最终会加入他们,库洛洛十分确信这一点。

  「你需要绷带。我让侠客去取医用品了。」他的手指划过那些伤势严重的划痕,观赏着酷拉皮卡紧张而颤抖的身体∶「你的伤口会留疤,但只要处理得当,就没有感染的危险了。它们应该会恢复得很好。」

  「为什厶——」窟卢塔族后裔的声音转为凶恶而愤怒的气音∶「你为什厶要做这件事?你应该杀了我。」

  库洛洛笑看着他,尽管酷拉皮卡看不见他的笑容∶「为什厶我要毁坏这件无价之宝,你活着比死着更有价值。杀死最后一位窟卢塔族人只能是一种浪费。」

  金发人转身,艳红的眼燃烧着愤怒的火光∶「我是最后一位只是因为你屠杀了其他所有人。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你杀害了他们!」

  库洛洛自上而下望他,揣度着他的反应,他的眼睛如同右手边的窗户里照进的土褐色的光一般闪耀∶「这是我这一方的失误。」他终于开口。

  「失误?」窟卢塔族后裔浑身发抖,努力克制着他的愤怒和仇恨∶「全部的屠杀对你而言就只是这样?一个失误?」

  「让你活着是我的失误。如果我知道有幸存者,我只会千方百计地搜查他的下落,然后杀了他。」库洛洛的声音毫无感情。他说得理所当然,仿佛事实本该如此。酷拉皮卡的眼睛 讶得大睁,又一次地皱眉,眼里尽是燃烧着雄雄的怒气。

  「你,你这个混蛋!」他终于骂了出来。

  「这只是自然法则,」库洛洛像是毫不在意的轻轻地说道∶「死的悲剧不是死本身造成的,而是由追思者的痛楚产生的。如果你在那一夜死去,你就不会在这厶多年来一直成为自身仇恨的囚牢,你也就不会如此渴望复仇。」酷拉皮卡 讶地眨眨眼,脸庞闪过疑惑的神色,但他退后一步,又挑衅地看着他。库洛洛在心里叹了口气,然而门边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另外的蜘蛛成员进来了,伫立着等待命令。

  库洛洛转过身面对他们∶「我们在这里逗留片刻。他的伤口需要处理。」库洛洛说完後停顿下来,等待其他人的反应,芬克斯是第一个沉不住的蜘蛛。

  「在锁链混蛋对我们旅团制造出这麽多麻烦後,团长你依然想留他下来,帮他处理伤口?!」芬克斯对着酷拉皮卡不满地啧了一声∶「如果他的伤口好了再攻击我们该怎麽办?」

  「他杀了窝金,应该马上将他杀死。」飞坦由此至终都坚持他的想法。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