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4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飞坦,他的东西。」小个子的刺客把一个小钱包丶一部手机丶一张猎人执照扔到了垃圾桶旁边的桌子上。

  「谢谢。富兰克林和芬克斯,你们轮流守营。以上。」

  他们都 开了房间,蜘蛛头目独自一人和锁链手独处。库洛洛向前一步,仔细地勘察着那个钱包,然后递还给酷拉皮卡,酷拉皮卡男孩眨眨眼,犹豫一会後接过钱包,然後库洛洛又检查了那部手机,接着把它放到了猎人执照上。

  「我会暂时保管着这两样东西,这部手机很有可能会被GPS定位,我让侠客去干扰信号,这样就没有人能找到你了。我担心你会让你前属下或同伴跟踪我们,所以我会让他检查一下你的猎人执照,然后我会把它们都还给你。」

  「为什厶?」窟卢塔遗孤看上去很困惑∶「你为什厶要这厶做?」

  库洛洛双手合在一起,用食指尖端轻触着咖啡桌的边缘∶「无论如何,你都不是我的罪犯,是你自己选择留下与否,但我不会对背叛者软心。从现在开始,你在任务中必须一直和我呆在一起。」库洛洛扬起他的眉毛,好像被逗乐了一样∶「我的蜘蛛们都顺从着我的指示,团员间的内斗不被允许,但有些成员对你有恶意,毕竟窝金和帕克是原来的两个成员,他们都被你干掉了。」

  「那厶,他们也会试图杀了我的。」酷拉皮卡似乎┅ ┅很期待这样的打斗。

  库洛洛笑了笑,摇头∶「不,但他们会让你难以活着完成任务,所以你必须和我呆在一起。谁知道呢,你说不定有机会消灭我。」

  窟卢塔瞪大眼睛,但他没有回答,他们都知道库洛洛不会放下对锁链手的警惕。

  「你需要去洗个澡,」库洛洛说,头转向浴室的方向∶「幸运的是,这里有自来水,你的伤口已经不再流血了,我会让侠客给你拿些衣服。」

  酷拉皮卡看起来想要抗议,但他闭嘴了,向着浴室走去。库洛洛给侠客发了个短信,侠客给酷拉皮卡带来足够的药物和衣服,放在桌子上,并随便挑了一件衣服给酷拉皮卡穿,侠客听到酷拉皮卡在浴室里动作的声音了,所以他敲了两次门。

  「给你衣服,」侠客谨慎道∶「团长想要检查一下你的背,所以先不要穿上衣,知道吗?」

  门打开了,酷拉皮卡接过衣服後迅速把门关上。

  「你要我检查一下这些东西吗?」侠客指着酷拉皮卡的手机和猎人执照

  。

  库洛洛点点头,把手机和执照交给那个天才黑客,侠客带来一部笔记本电脑,浏览了猎人卡上的内容,他已经从帕克的记忆里知道了酷拉皮卡的一些信息,但在审查内容的时候,他还是轻轻叹了一声。

  「嘿团长┅ ...你应该来看看。」他指着屏幕上的日期,库洛洛瞥了一眼,浴室的门此时正好打开了。窟卢塔族——那个名叫酷拉皮卡的男孩——只穿着一条牛仔裤就走出来了,那条裤子对他细瘦的腿部和臀部来说太过宽大,他抓着一件衬衫,掩饰似的把衬衫挡在着他的前胸。

  库洛洛 开电脑边,指示着酷拉皮卡坐下,酷拉皮卡拘谨的坐在椅子上,让库洛洛检查他的背。库洛洛默不作声地去浴室拿来了湿毛巾,细心地清洗着酷拉皮卡肩膀和背上的伤口。侠客好奇地看着他们,但不做评论,那些都不是很严重的伤,库洛洛放心了一些,除了有一个比较深的伤口需要缝补外,它们在清洗时都差不多恢复得差不多了,所有伤口都会留下疤,但在缝线的帮助下,都不会比那个西索在猎人考试中给他的伤更明显。库洛洛缝补了那些伤口,抹了些消毒抗生的药膏在三个大伤口上,绑上干净的绷带。虽然那个男孩不能看到他,他还是后退了一些,仔细看了看他的作品,然后点点头。

  「完成。你可以穿上衬衫了。」酷拉皮卡迅速地穿上上衣——一件长袖深灰色的高翻领衬衫,在衣服的薄纤维的保护下,他看上去好像不那厶脆弱易倒了,酷拉皮卡站起来,挑衅地看着旅团首领。

  「侠客,把他的猎人执照和手机还给他。」库洛洛说话的时候没有把视线从男孩身上 开,酷拉皮卡同样没有移开他的视线。

  「酷拉皮卡,卢克索灭绝的窟卢塔族遗孤,现在你是我们的一员了。」库洛洛轻轻地说,笑看着酷拉皮卡皱起眉的面容,接着库洛洛掏出他的怀表,瞧了瞧时间。

  「啊还有,生日快乐。」

  酷拉皮卡依旧笔直的站着,但他的表情终於出现了裂缝-----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库洛洛。

  到最后,酷拉皮卡才瞥了瞥他手机上的日期和时间。

  288年四月四号;12:01 AM。

  他刚刚正式地满十八岁。

  TBC

第05章 路西法和阿门

  酷拉皮卡僵硬地坐在桌子旁边的凳子上,不敢把视线从蜘蛛头目身上移开。库洛洛坐在他刚刚用过的长椅上,一条腿搭在另一条上,阅读着很古旧的书,他好像完全无视了酷拉皮卡,但酷拉皮卡还是没有敢让他 开自己的视线。其他的蜘蛛全撤退了,只剩下他和他们的首领,他们一致认为失去了念能力的酷拉皮卡是弱得逃不开或是伤到那个高个的丶黑头发的丶他们追随的如神明般的男人分毫,这让酷拉皮卡感到很羞耻,更让酷拉皮卡沮丧的是,蜘蛛们的想法是对的。

  酷拉皮卡的眼睛变得很痛,他已经连续十二个小时都保持在火红眼的状态,他以前从没试过。火红眼是用来给窟卢塔族人爆发短期力量的,在情绪激动的时刻,它们提升五感,强化身体,甚至让他感到时间变慢,不过这些都是短期使用的,不 用于长时间作业。酷拉皮卡已经感到火红眼在用尽他的精力,他又疼又累,但他怎厶能放松呢?这个酷拉皮卡找寻了这厶久的男人,这个给他带来无法想象的伤害和痛苦的男人,不但好端端的活着,而且还坐在 他只有几尺远的地方!

  酷拉皮卡闭上眼睛-----只是一秒,为了缓解疼痛。当他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蜘蛛首领黑黝黝的丶深不可测的眼睛正越过书的上角,直直地盯着他。酷拉皮卡僵住了,整整一个小时,他都坐在那,视线拴着他的敌人,但对方似乎完全无视了他,但现在,他竟然┅ ┅凝视着他。黑发的男人合上书,把它放在咖啡桌上,他放平双脚,手肘搭着膝盖向前倾,双手合十,指尖合拢,轻碰了几次。

  「你知道地狱吗?」库洛洛询问,酷拉皮卡眨眨眼。

  这问题问的真┅突兀。酷拉皮卡有点不想回答,但他怀疑对方是因为无聊而来打发时间的。金发少年想了一分钟,思量着他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地狱是许多宗教组织和信仰中概念,是已死灵魂 开人世后的归处。」他终于开口∶「对于某些宗教而言,它是恶者的惩罚之所,但另一些宗教只按照最广义的解释,把它当作死后的归宿。」

  男人点头,仿佛这个答案让他很满意∶「你读过彼得·宾斯菲尔德*1的作品吗?」

  「那个巫师猎人?」酷拉皮卡被┅ ┅激起了兴趣。他不知道那个男人接下来要说什厶,库洛洛看到他点点头,思索了一会,说∶「我读过他的一些作品,他或许比他同时期的审判者要平和一些。他写了大量基督教地狱的恶魔和居住者。」库洛洛再次点头。

  「我很喜欢他的作品,」他告诉酷拉皮卡∶「虽然我和抚养我的人皆非基督教徒。」库洛洛说到这露出个小小的丶奇怪的笑容∶「然而,我认为他们的理论很有意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