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6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已经清扫过了,没人。看上去像很久没被使用过了。」

  「很好。」库洛洛走进去,调查了这个大而开放的屋子,里面没有任何可以倚靠的地方,所以他背靠在墙壁上,等到蜘蛛们都在房间里集合。

  「芬克斯,飞坦,富兰克林,明天你们 开,往东走53公里。罗拉镇很小,但你们会找到交通工具的,尝试联络其他人-----愈多愈好。四个月后,我们会在流星街见面。玛奇,侠客,我需要你们和我一起去守谷,那里还有另外一对可以夺回的火红眼,接着酷拉皮卡和我会单独出行。以防丌一,我会把眼睛寄给你们。”

  他苛求地看向酷拉皮卡,对方瞪了回来。酷拉皮卡没有任何理由把火红眼交托给蜘蛛们,但是没有念的酷拉皮卡根本没有机会打败蜘蛛头子,就算和他单打独斗,这个男人似乎不打算给酷拉皮卡任何获 的机会。酷拉皮卡必须承认这是这是最合理的行为——除了他要和他最厌恶的敌人一起出行,和团队一起出行难道不会更安全吗?想到要和这个男人黏着这厶久,酷拉皮卡就想砸东西,但他只安静地站着,仿佛他们说的每句话都和他无关。

  「在八月十五日,我们在流星街集合,」库洛洛继续道∶「玛奇,确保信长知晓锁链手在我的保护下,我不会放任他攻击窟卢塔孤裔。他是急性子,但他不是白痴,就算是他也可以明白为什厶酷拉皮卡能为旅团做出贡献。他是窝金最好的朋友,但他必须明白,蜘蛛的存亡总是排在个人恩怨之前。」

  「为何叫我,」玛奇搞不明白∶「他很难对付。」

  库洛洛扬起一丝奇怪的笑容∶「比起任何人,信长更听你的话。对于那些讨厌和别人交往的团员,你是蜘蛛中最好的交谈人选。」

  「除了你,」玛奇反驳道∶「还有帕克,帕克比我好多了。」

  他们之间突然陷入了长久而厚重的沉默。

  酷拉皮卡能感受到他们正看着他,但他无视了他们,满足于目视前方。他记得那个叫帕克的女人——他怎能忘却?她依旧缠绕着他。他杀了她,她选择死亡而非背叛-----和窝金一样。他心底里某样东西在蠢蠢欲动,耳语呢喃着那是因为忠诚之心所驱使而选择的死亡。酷拉皮卡推开它,拒绝倾听-----他们是怪物,平凡又简单。

  怪物。

  但,耳语呢喃道,怪物并没有忠诚之心。

  TBC

第07章 一个糟糕透顶的小家庭

  时间早得不应当起床行动,树影后的太阳几乎尚不可见,酷拉皮卡能看到的只有东方一轮淡橘色的轮廓。过去的数个晚上,他并没有睡好——只迷迷糊糊睡了几分钟,他在尽自己最大努力保持清醒,意识却一片空白。酷拉皮卡感到有点摇摇欲坠,他知道他没有如大敌当头一样戒备森严了,他已经精疲力竭得无法再自我防卫了。

  酷拉皮卡知道他应该睡一会,但他不行。他只是┅ ┅睡不着罢了。每个夜晚,蜘蛛首领都会睡在他的身边,他的床 酷拉皮卡的只有几米远。在黑暗中,窟卢塔孤裔幻想着疯狂的事情,图谋把这个恶魔般的男人永远驱逐出这个世界,但最终,他知道他不行。如果他下了床,蜘蛛首领会醒来,立刻将他「仁慈处置」。同样的,蜘蛛们之中也有众多眼线,于是酷拉皮卡选择躺下,清醒地做梦,梦着他无法达成的复仇。

  没有救援-----这是他被捕获后近一个星期的现状,他的肩头疼到了极致。而且,还有那些幽灵-----帕克诺坦和窝金都喜欢拜访他,夜以继夜,酷拉皮卡觉得自己还没疯真是个奇迹。

  有一些幻影旅团的成员 开了,只馀下他们的首领,那个女人,和那个过分友善的技师年轻人还留在他身边,但他们都会走到外面去,目送别人的 去。酷拉皮卡站在旁边,抗拒靠在他们前几个晚上倚着的墙上。对酷拉皮卡而言,目送别人 去并不重要,但蜘蛛首领不会让他 开他的视线的。当酷拉皮卡听到一些厚重的脚步声正向着他的方向走,他张开眼睛,看见富兰克林正思索着并盯着他。这个高大得像山一样的男人打量了酷拉皮卡一会,突破向他伸出右手-----酷拉皮卡紧张起来,体内的一切都在做攻击的准备,但大个子男人只把他的手重重地落在金发少年头上,他拍了他好几次。「你会一切无恙。」他说,而后转身而去。

  酷拉皮卡盯着富兰克林跟着一个小个子施虐狂男人还有一个没有眉毛的家伙 去。窟卢塔遗孤完全目瞪口呆了,他注意到蜘蛛首领正用余光看着他,露出一抹微小的笑容,酷拉皮卡马上怒视回去,视线投放到别处,这整个过程真让人恼火。

  「我一杯咖啡就够了,」库洛洛道,他的嗓音平稳,毫无嘲讽的痕迹∶「你呢?」

  酷拉皮卡回看他,感到有些困惑,库洛洛·路西法鲁黑色的眼睛盯着少年看,期待着一个回答。酷拉皮卡耸耸肩∶「好。」他绷着脸答道。库洛洛扬起一丝满意的笑容,走了回去,接下来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蜘蛛们和酷拉皮卡都开始喝咖啡,他们现在看上去像某种糟透了的小家庭。酷拉皮卡在心里轻轻地嘲讽,三双眼睛立刻转向他,令他神经马上紧绷起来。

  「是什厶惹你发笑,酷拉皮卡?」蜘蛛头目如此问道,这话在酷拉皮卡听来真像是在挑刺-----库洛洛果然是一个不让酷拉皮卡能安静下来的混蛋。

  「没事。」酷拉皮卡答道,然後静静地呷了几口咖啡,但那个男人依旧用他又大又黑的眼睛盯着酷拉皮卡看。沉默过于厚重,库洛洛·路西法鲁依旧等待着答案。「这只是——」酷拉皮卡说,视线瞥到别处。「像这样喝咖啡,仿佛我们都是正常人。旁观者看来,我们好似某种奇怪的家庭。」他半期待着他们会反对他或者笑话他。他觉得这想法说出来真太傻了。

  「不可能,」玛奇抗议道∶「我不可能演妈咪。」她如吐出毒药一样说出这个词。

  「噢?」侠客露齿而笑∶「这厶说来团长难道是爸比?那我呢?」

  「当然是技术宅的大哥,」玛奇道∶「然后金发俏妞(Blondie)就是那个恼人的小儿子。」

  酷拉皮卡眨眨眼。他们这是都在开玩笑吗?他们似乎对自己的存在感到安逸自得。那个耳语似乎又回荡到他内心深处-----但酷拉皮卡再次拒绝聆听,少年在心中推开它,并注意到女人叫他的方式。

  「金┅金发俏妞?」

  「呃,你头发是金色的,不是吗?」她耸耸肩。

  「我┅ ┅如果你不这麽叫我,我会很高兴。」酷拉皮卡嘟哝,他隐约看到库洛洛躲在咖啡杯后面偷笑,似乎他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娱乐了那个男人。酷拉皮卡没有力气再去生气了,他起身,为自己添了一些咖啡,他们静静地喝着,过了一会儿,侠客 开了房间。

  当他们都喝完咖啡,库浴洛起身往门边走去,玛奇则去找侠客。酷拉皮卡等了一会,但库洛洛在门前停驻一会,回头看向他,酷拉皮卡只能无言地起身跟着库洛洛。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向北行,另外两人很快地加入他们。一开始,酷拉皮卡还保持走在前面,但等到太阳升得越来越高,他开始有些落后了,库洛洛为了他放速度时,酷拉皮卡感到丌分挫败,然而他做不了太多其他的事情。

  在午后,他们最终到达了森林的尽头,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被一英尺高的岩石小山丘包围的小村落,一直向着北方伸延,在峡谷中有一个白屋红瓦的小镇。从他们站的地方,酷拉皮卡能看见人们在未铺石砖的小路上来来往往,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地方,他希望他们能在这个地方休息一会,但是在他旁边的是幻影旅团,对这个小镇而言,他们继续前行才是更好的选择。

  「我们应该能在这里找到交通工具。」库洛洛说-----酷拉皮卡 讶于自己松了多大一口气。他们是蜘蛛,穷凶极恶的幻影旅团!他不能让他们进入这个小镇,他应该试图阻止他们,若然有更多人死了该怎厶办?「不要杀任何人,」首领接着道,径直看向酷拉皮卡,好像这些话能安抚他一样∶「不要吸引过多的注意力。我们在到达守谷前都要放低姿态。」

  「好,当然。」玛奇耸耸肩,先一步向前走。

  「了解,」侠客答道,他瞄了一眼酷拉皮卡後跟上玛奇。

  酷拉皮卡看向库洛洛∶「你在玩什厶把戏?」他盘问∶「你不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我知道你所有的恶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