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7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但你依旧宁愿我不杀任何一个村民,对吧?」蜘蛛首领歪头看着酷拉皮卡∶「我不打算感化你,但我同时不认为让你不开心会对我们有利,就是这样。」他示意酷拉皮卡跟随,酷拉皮卡静默地盯着他一会,才跟上库洛洛的脚步。和刚 开的玛奇和侠客一样,他们开始下山,一小段步行就到了小镇的外围,小镇的居民在看到这四个陌生人後都停下手上的工作,打量着他们,由此看来这个小镇很少会有游人来参观,所以居民才会显得这麽好奇。

  蜘蛛首领礼貌地朝牵着小男孩的中年妇女微笑着∶「不好意思,夫人,」他说∶「如你所见,我们是游客,您能告诉我们哪里能找到旅店或客栈吗?还有,我们的车坏了,所以步行走了好几天,这里能够买车吗?」酷拉皮卡打心底里退缩了-----这个男人简直巧舌如簧,很容易就能知道他的前老板的女儿是怎样被她骗到的。要不是酷拉皮卡一早知道男人的本质,他实在难以怀疑眼前这个礼数周到的男人,犯下的谋杀劫持和罪案比一个人一生能遇到的人还要多。

  「噢,我的天,」女人 叹∶「好一位又英俊又有礼貌的年轻人!镇长家边上有一座客栈。」她指向镇的中心∶「你很容易就找得到,那是一栋蓝色嵌板的大房子。我想这里可能没人会出售车轮,但我会帮你问问,真希望你能在这多留几天!」

  「真不巧,我们还有急事,不能留下了,非常感谢您。」-----简直荒谬,旅团首领竟然有这样正直者的皮囊,女人被他的魅力所欺骗,酷拉皮卡忍住没告诉她别被糊弄住了-----这是一个刽子手,一个窃贼。突然,库洛洛看了他一眼,酷拉皮卡眨眨眼,他觉得库洛洛似乎在┅ ┅享受?但库洛洛在酷拉皮卡看清楚他的表情前转了一圈,向着女人所指的位置走去,酷拉皮卡只能独自好奇男人脸上的饶有兴致是不是只是他的臆想。

  玛奇跟着蜘蛛首领,但侠客留下来陪着他,给予他询问的眼神,酷拉皮卡开始走动,年轻的技师一步一步地跟着他。「所以,酷拉皮卡,你是猎人,对吗?你的卡上显示你是在去年获得猎人执照的。」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会,然后点头。年轻男人看上去友好又开朗,但他依旧是蜘蛛,酷拉皮卡没有想和他成为朋友的意愿。「我在三年前拿到了执照。」侠客露齿而笑∶「我一直告诉别人,让他们也去弄一个执照,但他们不理不睬。」他们又安静地走了一两分钟∶「你不是很健谈,对吧?虽然你会和团长说话。」

  酷拉皮卡与他对视了一刻∶「他总是问我问题,」他最终回答。

  「噢,好吧。我也可以!」侠客道,对他面露喜色∶「噢。看上去我们到了!」酷拉皮卡看向前方,看见库洛洛和玛奇站在如女人所述的丶有着蓝色嵌板的大房子前面,入口的标识表明这是「奔流城旅馆」。当酷拉皮卡和侠客走到旅馆前,他们就从入口进去,库洛洛晃了晃门前精致的小链子,里面响起了清脆的铃声。

  过了几刻,一位矮胖的灰发女人穿着蓝裙子开门了,她套着围裙,手在围裙上擦。

  「我的天呀,你们正好在我洗完地板后来了。我能为你们做什厶呢?」她看上去很和蔼,开朗地笑起来,酷拉皮卡立刻联想到那种典型慈爱奶奶的形象。

  「只需要几间睡房。」库洛洛回答,轻松地微笑。

  旅店老板娘的眼睛扫过这个小团体∶「所以四间房?一间房四千戒尼,包含早晚餐。」

  「只要三间房,谢谢你。」蜘蛛首领道∶「我和他一间房。」他用手示意酷拉皮卡。

  女人眨眨眼,来回看着他俩,浮现出一个尴尬的笑容∶「哦,呼,我明白了,所以是三间房。跟我来。」她转过身,酷拉皮卡恐怖地意识到她以最坏的方式误解了,他跟着他们前行,像是要在库洛洛身上千刀 割般瞪着男人的背,他只希望这个男人会指出他们其实需要一间有两张床的房间。旅馆老板娘带他们上楼,玛奇选了最靠近楼梯的房间,侠客的房间在她旁边。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的房间紧依着侠客的房间。让酷拉皮卡大为松了一口气的是,库洛洛还是把话说明了了。「我恐怕你误解了」他说∶「我们要有两张床的房间。」

  「噢!」女人 叹,看起来很慌乱∶「我以为你们是┅ ┅」酷拉皮卡非常高兴她没有说完这句话,金发少年感到全身窜过一阵恶寒,这种感觉比在猎人考试和雷欧力同房的时候感让他鸡皮疙瘩。 (拳拳的恶趣味∶我把「被误会和库洛洛是情侣」和「与雷欧力同房时对方光///着身子走出浴室」对等了,不清楚的小天使可以去看猎人1999年第18集 )

  库洛洛给他一个饶有兴致的眼神,酷拉皮卡瞪回去,他相当确信这个男人是故意让旅店老板娘误会的-----只是为了欣赏酷拉皮卡的表情。库洛洛和酷拉皮卡被带到另一个双床房,两张床之间只有一个头的距 ,和他的敌人躺得这厶近让酷拉皮卡感到十分恐惧,但这比同床共枕好多了。库洛洛谢过了旅店老板娘,在酷拉皮卡之前进了屋。

  「晚餐会在大概两小时内提供。」女人道,酷拉皮卡谢过她,库洛洛走进来,关上了门。

  蜘蛛头子眼神示意他,脸上带着饶有兴致的微笑∶「你看上去相当不开心,」他告诉酷拉皮卡,酷拉皮卡怀疑这个评论是不是在揶揄他。

  「我无法在这个愚蠢的场景里感到幽默。」他告诉库洛洛,库洛洛摇摇头,拿出便利大裹布,取出他们的衣服,酷拉皮卡承认这个伎俩对于轻装旅行很实用。他接过较库洛洛给他的衣服,向着门走去。「我去洗个澡。」他说。

  「去吧。在你回来时我会重新包扎你的伤口。」酷拉皮卡点头, 开房间,去向旅店老板娘所指的澡堂的位置。进入后,他关上门,开始脱衣服。酷拉皮卡拆下绷带,仔细地通过他肩膀旁的镜子观察伤口,它们看上去恢复得很好,然而冲澡还是会很疼痛。他进入澡堂,开始冲洗,在水冲击到他的肩膀时,少年的身体因为背部的伤口而微微颤抖。

  除了疼痛,这感觉很好。当酷拉皮卡洗完了他的头发和身体,他在里面呆了一会。远 他人让他感觉很好,可以独自一人,放松一小会。自从被抓获后,他很难有自己的时间,只能期待,他毕竟是囚徒-----虽然没有任何一只蜘蛛这厶对他。尽管旅团首领一直坚持和他一间房,他是被对方视为内部成员般来对待的┅ ┅但这比把他捆在牢房里还烦扰他。酷拉皮卡终于结束了冲澡,他小心翼翼地擦干了自己,注意不去擦到自己的伤口,然後穿上一件新的衣物,库洛洛给他挑了一件有着蓝灰边的朴素的高腰牛仔裤-----酷拉皮卡觉得裸露着背出去很尴尬,但他知道他的肩膀应该先包扎才能穿回上衣。

  酷拉皮卡快速地穿过厅堂到了房间,迅速带上门。库洛洛从看的书中抬起眼。他合上书籍,放在一边。绷带和药膏已经放在他床上。他起身,示意酷拉皮卡坐在放置着医学用品的床垫上。酷拉皮卡顺从了,听到男人走到他背后的声音。这让他感到焦躁,他把背部暴露给他的敌人,但他无可奈何。被他治疗比伤口感染要好。他还有誓言去完成。

  库洛洛静默了很长一段时间,这让酷拉皮卡更紧张了。终于,首领凑近酷拉皮卡,拿起药膏。他放置了一些在酷拉皮卡肩膀的伤口上。药膏很冷,酷拉皮卡缩了一下。他听见他后面的男人发出一声有兴致的鼻音,他只能瞪向远方的墙壁。当冰冷的药膏涂抹在他背上时,他坐得笔直,拒绝任何形式的颤抖,然而这只给蜘蛛头子带来更多的乐趣。库洛洛包扎好他,酷拉皮卡确认他没有颤抖或者退缩------即使在这个男人的手指划过他的皮肤,他仍然坚持不要动。当这个过程结束的时候,他站起来,穿上T恤。库洛洛走向门边,酷拉皮卡好奇地看着对方,目送他走向别的蜘蛛的房间。

  过了一刻钟,他和侠客一起回来了,库洛洛抓起自己的衣服,无言地 开房间。侠客坐在酷拉皮卡床旁边的地板上。「嗨。」他说,酷拉皮卡看向侠客,静静地看着他。年轻的蜘蛛做了一个鬼脸∶「不用这厶防备啦。我们是队友嘛,你知道吧?」

  -----没有任何理由能否决这点,蜘蛛们都知道酷拉皮卡对此事作何感想,但都没有关心。最终他只能同意,以族人的眼球为条件,酷拉皮卡知道这每一对都值几十亿戒尼,他或许能成为历史上最高贿赂价的人形标本。虽然这并不让他高兴。

  侠客不再和他开始对话,开始玩手机上的游戏。酷拉皮卡拿起库洛洛放在床边小桌上的书-----这是他以前从未看过的书,讲述的博隆基人的古文化。他的兴致被勾起来了,他翻开第一页,开始阅读。时间和静默一同在房间里蔓延。过了一会,库洛洛回来了,穿着黑色工装裤和朴素的黑色长袖衫。他看起来如此的┅ ┅正常-----这真怪异。他也没有把头发往后梳,这让他看起来年轻了很多。

  侠客站起身∶「现在团长洗完了,轮到我去冲澡啦!」当侠客 开後,房间只留下酷拉皮卡和蜘蛛首领。

  库洛洛看着他,然后看向他手里的书,酷拉皮卡匆匆地放下它。

  「你如果想你可以读,」旅团首领向他保证∶「这真的很有意思,你看完了还给我就好。」乌发男人从便利大裹布里再掏出一本书,坐下开始阅读读。过了一会,酷拉皮卡又拿起了那本书,少年晚上剩下的时光,除了被晚餐打断外,都在静谧中度过。

  TBC

第08章 窟卢塔族的不满

  又一个早晨,酷拉皮卡和蜘蛛们在长桌边安静地吃完了早餐,旅店老板娘不断擦拭着盘子,给他们添上了根本喝不完的咖啡。前一天出现的中年妇女进来了,她踱步走来,混身带着欢乐的气息。「我找到了!」她大叫∶「老乔治正在卖他儿子的车,他说他那个小混子太鲁莽了,要再成熟点才能再开车——那孩子有一次把车开到阴暗的地方,用闪灯吓到到了人和牲畜。」

  「这真是个好消息,」库洛洛回答∶「非常感谢您。」

  「他中午时分会在广场那边的小餐馆出现,那小子下午总在那里玩牌。你可以和他谈谈价格什厶的。」她坐下来,旅店老板娘给了她一杯咖啡,女人轻松地接过咖啡和早餐,一早上都在和他们谈论小镇的绯闻,聊着他们的和小镇上每一个人的轶事。她一次又一次试图获得他们更多的信息,但只有蜘蛛头子回答了她的问题,自然又容易地撒着谎。

  酷拉皮卡近距 观察库洛洛,试图找出男人说谎时的表情和肢体破绽,但他什厶也没找到。蜘蛛首领把控得很好,用着完美的音调丶语言和手势让镇民们相信他的确是个完美的绅士。酷拉皮卡总认为蜘蛛首领会很猥琐丶疯狂又极端暴力。与之相反,他只发现了一个富有魅力的年轻男人,精通贵绅之道。

  -----心理变态,他脑海里浮现出这个词,指的是无法形成对人依恋和缺乏一般同理心的人格缺陷,有时会伪装在正常的外在表现之下。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