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8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一直被问问题的男人转过身,他仿佛感觉到了酷拉皮卡放在他身上的目光,酷拉皮卡迅速低头看向盘子,他的土司已经被蛋黄浸透了,这让他感到恶心,胃部传来阵阵不 感。酷拉皮卡把盘子放到一边,专注于咖啡上,咖啡烫到他了但他不介意,这种痛感感觉不错,很应和这种扭曲的小场景。

  酷拉皮卡几乎没动他的食物,但他没注意到,他的思绪犹如风暴,咆哮着丶怒号着——直到他的脑海完全 应了它们,他觉得他开始犯困了。他抬眼,发现自己正在径直地盯着库洛洛空洞的如午夜一般的眼睛,酷拉皮卡忽然觉得他灵魂的最深处也在战栗,他向下看,看到他的手握得咖啡杯握得太紧了,关节都发白了。酷拉皮卡深呼吸,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将咖啡放在他前面。当他再次向前看,库洛洛和坐在他们身边的女人又一次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

  酷拉皮卡不舒服的动着,盯着桌子上的咖啡杯。他听了会那充满了谎言的对话,确信自己的手不再颤抖才再次拿起咖啡杯。他隔一会就呷一口苦涩的液体,让别人去操心怎样才能做出让女主人开心的戏码。酷拉皮卡突然觉察到投向他身上的目光,他抬眼,看见蜘蛛首领孩子气的目光正好奇地打量着他,他们四目相对了一刻,然后另一个男人——酷拉皮卡提醒自己他叫侠客——微笑着,喝着咖啡看向别处。

  窟卢塔后裔目光转向另一个蜘蛛,但那女人-----玛奇在酷拉皮卡被捕获后就几乎无视了他的存在,她仅服从库洛洛的命令,带着一种厌倦世界的气息。

  在某刻,酷拉皮卡发现村姑站起身,和旅店老板娘一起 开。他放松地叹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可以闲聊至天荒地老,酷拉皮卡没有任何兴趣知道罗里的老叔叔得了严重的痛风-----鬼知道罗里是谁。

  酷拉皮卡飞快地爬上楼,尽量对他人保持礼貌。金发少年回到卧房,坐在自己的床上,打开库洛洛借给他的书。他看得十分全神贯注,几乎没注意到蜘蛛首领走进了房间。剩下的早晨,他们都在阅读,寂静亦不难受也不压抑。当侠客在午时时分打开门的时候,他在门口看着两个人, 呆了,但他没有过多评论。在告诉库洛洛「老乔治」的确出现在小餐馆后,他们一同 开了。玛奇在他的门外守着,酷拉皮卡没有介意,他继续看他的书。过了一会,库洛洛回来了,右手晃着车钥匙。

  「酷拉皮卡,」他轻轻地唤着,因为酷拉皮卡没有在他出现在门口时抬头∶「车在门外,我们要走了」酷拉皮卡听到他的名字後抬眼,点点头,合上书起身。库洛洛笑着∶「享受这本书吗?」

  酷拉皮卡耸耸肩,掠过他走向门外∶「┅ ┅这本书很有意思。」少年最终还是让步了-----他不喜欢库洛洛对他好,这让他很困惑,使他动摇。不,他必须紧握他的仇恨,必须抓牢他的愤怒,这是他仅有的一切,这就是他本身。

  库洛洛称他作亚门,或许事实的确如此。

  库洛洛坐在驾驶座,酷拉皮卡坐在他旁边,另外两人坐在后头。侠客总想开始谈天,可酷拉皮卡只只言片语地回答他,最後侠客放弃去玩手机游戏了。酷拉皮卡几乎要放松下来,但他还是警惕着,打开了车载音响并把它调至最大音量。他们驶过一片茂密的森林,顺着一条向西的道路,上下穿越着小山丘。在最初几个小时没有人说话,但当他们到达高速公路时,库洛洛轻声开口。

  「侠客,玛奇,接下来我们向北前进一百公里,然后靠边停车,装作我们引擎故障了,把车放在那里。到时候你们在车上打信号,向路人请求把你们载到附近的布林博。我们私下在火车站会面。玛奇,你在VIP车间后买两张票给你和侠客。侠客,在玛奇之後你再在VIP车间买两张票。如果都被占满了,用你的猎人执照,踢走原来的乘客。我们乘坐今晚最后一班列车 去,然后分别行动。如果我的没有记错,夜班车会在早晨正中到达守谷。你跟着我们到安全距 以外,我们去镇上找一个基地。”

  「嗯。」玛奇应答。

  「好咧!」侠客听起来很兴奋。

  酷拉皮卡抬了抬眼睛,和库洛洛一瞬对视後目光又飘回道路上,最後他又沉浸到书中了。

  当路标显示布林博即将到达时,库洛洛将车放空挡,打开夜灯。跟在他们后头的摩托车主愤怒地开始朝他们摁喇叭,库洛洛无视了他们,沿着二车道调遣车头,停靠在路边。他下车,走上前举起布条,表明车已熄火。车速的突变让酷拉皮卡从书中回神,他看向他猜测蜘蛛首领所在的地方,但在车布条的遮挡下,他看不到他。玛奇和侠客同他一起下了车,站在旁边,侠客站在距 车比较接近的地方。透过窗户,侠客可以看到酷拉皮卡的所在,但金发少年没有看向他。

  酷拉皮卡看向车门右边的厚实树林,他握紧门把手, 开汽车直接逃跑的冲动呼之欲出。他想要 开这个扭曲的情况,这简直不可忍受,他再呆下去就要疯了!但酷拉皮卡反复告诫自己,他是有信用的人,这是他一生之中夺回同胞眼球的最好机会。所以酷拉皮卡最後放开门把手,手瘫在双膝上,此时一个车后窗被打开了,库洛洛在前面说道∶「玛奇,我们站在这里够久了,往车上插旗。」

  「了解。」

  接着是一片寂静,酷拉皮卡从驾驶座边的窗户向外看去,怀疑是否真的有车会愿意停下来。他开始数着那些不停下来的车,试图不去思考逃跑的事。他数到第三十七的时候,一辆古旧的丶可能使用了二十年的汽车停在路边。他听见砾石和鞋摩擦的声音——可能是蜘蛛首领走路时发出的——然后是一阵不清晰的对话声。

  「噢亲爱的,」过了不一会外面传来呼声,酷拉皮卡一阵鸡皮疙瘩-----他分辨出这是库洛洛的声音∶「这位善良的先生(侠客)打算带我们其中的两人到镇上去。你不如为先带上最年长的去吧?直到拖车到场之前,我都会在这里陪伴着我们之中最年轻的。」库洛洛自放身段,酷拉皮卡几乎想扶额了-----蜘蛛首领是在运用他几天来的观察成果吗?这诡异又欢乐的语气又是怎厶回事?!酷拉皮卡光听着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多棒的主意呀... ┅达令。」玛奇的声音听起来压抑,像她立刻要杀了谁一样,窟卢塔孤裔几乎要为她心疼了-----几乎。

  此时外面传来更多的脚步声,又传来汽车门关上的声音。不久,另外一辆车开远了,在对这个景观产生坚定的厌恶前,酷拉皮卡默默地朝林地里望了一眼。他阅读着书,怀疑司机根本没想要把他们接走。酷拉皮卡踌躇片刻,他应当没有时间再看完一章了,突然从窗边传来尖锐的敲窗声 得他差点跳起来-----他没注意到蜘蛛头子回来了,酷拉皮卡抬起头。

  「出来,」库洛洛头微侧,温和地命令道,他为酷拉皮卡开门,後者抓着书,顺从地下了车。库洛洛关上门,他们驻足片刻,酷拉皮卡拒绝看向那个盗窃大师,但他感受着库洛洛放在他身上的视线-----蜘蛛头目似乎在观察着他,寂静蔓延了些许时间,直到酷拉皮卡放弃,并把视线投向库洛洛。

  库洛洛饶有兴致地打量着酷拉皮卡,眼眸漆黑,一眨不眨,那不只是一点的诡谲,它们似乎是从内里闪烁出光芒,里面有一些┅ ┅让酷拉皮卡感到十分不舒服的东西。酷拉皮卡凝视四周,他已经对那一成不变的景色感到疲倦了,但他必须看向某一处以不再把焦点放在身边的蜘蛛头目上。当酷拉皮卡作出如此行为时,库洛洛 开了金发少年的身边。酷拉皮卡缓缓地呼了一口气,松开的手不再握成拳。当他再次抬头,他看到库洛洛正凝视着道路,仿佛他在期待还有一辆车会为他停下,而且他还不用自放身段为别人阿谀奉承-----最後出乎酷拉皮卡的意料,终於有辆车停下了。

  这是一辆花哨的大卡车,车门上纹着火焰,当酷拉皮卡凑近去时,他发现司机是一位有着金卷发的中年妇女。她画着厚重的蓝色眼线,嘴里叼着支香烟,整辆卡车都浸满了烟雾。酷拉皮卡擤了擤鼻子,退后了一步,他退到了等待他的蜘蛛首领的正边上,於是又迅速的再次移动到一边。库洛洛靠在客座的窗边,说∶「您好,我们的车坏掉了。介意携我们一程到镇上吗?」

  女人吸了一口烟,缓缓地呼出来。「哦,甜心,」她说∶「我可以载你到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库洛洛依然保持着彬彬有礼的举止,尽管酷拉皮卡知道这是一个他可以缓缓溜掉的完美时机,但库洛洛退后一步,打开了门,他示意酷拉皮卡先上车,但酷拉皮卡只是看着卡车,站着不动,不愿意靠近这个气味恐怖的卡车和这个看起来很没品的女人。

  库洛洛凝视着他,只说了一个词∶「酷拉皮卡。」

  他的名字-----他在一生中听了几百丌次的丶自己的名字,但突然之间它听起来是那厶的不一样。它听起来像是个命令,一根捆绑着他和那个欲图控制他的男人的锁链。愤怒从深处燃起,他甚至更加退后,但他一瞬间毛发倒竖丶寒冰彻骨。有什厶┅ ┅不一样了。他的五感六觉警惕着丶不断朝他尖叫着∶危险,危险!

  库洛洛凝视着他,虽然他的面无表情,酷拉皮卡知晓他对他的反抗很不满意。酷拉皮卡的直觉告诉他-----他要逃跑,竭尽所能地逃跑,这个男人太过危险,酷拉皮卡方才才公然反抗他。少年皱眉,瞪了回去。

  「怎厶了,甜心?」女人明目张胆地问道。

  「原谅他吧,女士。」库洛洛圆滑地答道∶「我的表弟非常容易晕车,所以他不愿上他不熟悉的车。但我们的车抛锚了,我们没有任何选择。他会上车的。」他转过身,凝视着金发少年∶「你会的吧,酷拉皮卡?」

  又来了,这种命令的语调。酷拉皮卡瞪他,尝试愤怒地报复回去,但最後还是耸耸肩示败,气愤地遇过库洛洛,爬上卡车。酷拉皮卡尴尬地坐在司机旁边,库洛洛在他之后上车,现在酷拉皮卡坐在两个他非常想与其相隔一英里外的人之间。他以面无表情作为面具,手指攥着膝上的书籍,虽然他知道别人可以感受到他的愤怒,但酷拉皮卡还是努力不让情绪爆发出来。

  -----酷拉皮卡真是非常佩服自己居然没躲开,因为在那女人把手搭在座位靠背后的时候,她的手正巧能碰到酷拉皮卡的脖子。她开车像开从地狱飞出来的蝙蝠,酷拉皮卡发现库洛洛说他容易晕车的推辞在这个情况下得是真的。那女人全程吸烟,叼着致癌的小烟卷,一根接着一根。待到他们到达布林博的时候,酷拉皮卡十分确信他脸都绿了。女人在有拖车设施的车库前让他们下车,库洛洛礼貌地谢过了她。女人不甘心地邀请了库洛洛几次,但蜘蛛头目很容易地就推脱掉了。酷拉皮卡转过身,替女人粗鲁的用词害臊。终于,她 开了,酷拉皮卡看向正在看着他的丶似乎对他饶有兴致的蜘蛛首领,但少年已经没力气瞪回去了,所以他耸耸肩,看向别处。酷拉皮卡缓缓地呼气,摇摇头,想清醒一下。

  「我们该走了吧?」库洛洛问。

  酷拉皮卡握紧又松开拳头好多次,试图驱散他的愤怒。然而并没有很大的作用,他再次吸气,呼气,跟着蜘蛛们一同前往火车站。酷拉皮卡觉得他们之间有什厶东西发生了变化-----他十分确信那不是个好东西。

  TBC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