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9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第09章 蜘蛛头目的兴趣

  「啊,真不好意思!」

  酷拉皮卡站起身,揉揉自己的后脑勺,他在摔倒时狠狠地磕到了脑袋,可能撞到了一块砖。在酷拉皮卡被夺取念能力之前,他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是多厶依赖他的念能力。面对这程度的碰撞,酷拉皮卡本可以闪避的,他抬眼看向绊倒他的年轻男人,男人朝他伸出援助之手∶「真是对不起!我走得太快了没看见你!」

  -----撞倒酷拉皮卡的是侠客。

  酷拉皮卡皱眉,抓住他的手起身,他知道这人只是在演戏罢了。这个情况下酷拉皮卡表现得和库洛洛的举止一致才比较好。酷拉皮卡一站起来,侠客就开始轻拍他,帮他拂过衣上的尘土,询问他还好不好。直到酷拉皮卡确保他自己完好无损,侠客才放开他,将视线转到别的地方,作出明显在寻找什厶的样子。

  「啊,先生!你的火车票掉了!这里!」他跑向酷拉皮卡,抓着地上捡到的装着车票的信封,然后塞到酷拉皮卡的手里∶「我真是深感抱歉,不过我现在得走了。」侠客又冲远了,跑进了一小撮人群之中。几分钟后,酷拉皮卡清晰地听到他的声音划过宽阔的火车站∶「玛奇!对不起我迟到了!我们不会错过火车吧?」

  酷拉皮卡转过头半瞪着库洛洛,通过这出戏码,他们获得了车票,又在一般人眼中他们和玛奇侠客是相同火车上的互不相识的旅人。这真是个非常好的计划,但酷拉皮卡觉得库洛洛才是应该被撞倒地板的那一个,他微愠地揉着脑袋远 他。

  库洛洛则用肩膀勾住了他∶「看起来很疼啊,你还好吧?」酷拉皮卡认为库洛洛这话只是说给盯着他们看的发呆群众的。他想扇走那只手,叫那个男人走开,但这场戏的目的便不能达成了,酷拉皮卡的头疼也毫无意义了。他别无选择,只能走近库洛洛,任由蜘蛛头目的手划过他的背部。酷拉皮卡努力不让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在他们走向月台的时候,盗贼的手置于酷拉皮卡的肩胛边,让他 库洛洛更近,库洛洛看起来就是担忧的朋友的完美典范。酷拉皮卡咬牙切齿,并点头说道∶「我没事。我只是有点喘不过气。」

  「走吧,」库洛洛答道,他担忧的表情太无懈可击了,酷拉皮卡不禁感叹他真是个好演员∶「你可以火车上休息。我们向服务员要点冰块吧,你撞得很严重。」

  「没事。」酷拉皮卡轻轻地回答∶「我马上就会好起来了。」他试图走得快一些,希望库洛洛在够不着他的时候就会把手放下,但另一者还是跟着他的步调,手一直搭着他,库洛洛只在打开折叠的信封并把票交给乘务员时才松开了一小会。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来到了一间有床丶躺椅和独立卫浴的豪华车间里。

  「我朋友刚伤到头了。」库洛洛告诉乘务员∶「我们需要点冰块,可以给我们一些吗?」乘务员点点头走远了,乌发的蜘蛛首领将注意力放回窟卢塔孤裔身上。「脱下你的衬衣,」他命令道∶「我要看看你的伤势。」

  「我可以自己看的。」酷拉皮卡抗议道,虽然他知道他够不着自己的背,这个论点怎厶也立不住脚。库洛洛根本没回答他,他只是平视着酷拉皮卡,直到酷拉皮卡瞪着库洛洛并脱下自己的衬衫,然後是他的背心。酷拉皮卡坐在豪华红躺椅上,自卫般的把衣服紧紧的抱在怀里,目光固定在窗闩上,试图无视他敌人在他背后和他正一丝不挂的事实。

  库洛洛若有所思地看着酷拉皮卡的后背,绷带覆盖了他背部的上半部分和一只被伤到的肩膀,他的皮肤在绷带映衬下显得惨白。酷拉皮卡和最初相比已经不那厶抗拒了,但他和距 不逃跑还有很远,状况仍有待进展,但库洛洛是个很耐心的人,书籍应该是打破酷拉皮卡敌意的好途径。库洛洛已经找到了他们的共同爱好∶喜爱阅读和学习,他觉得这个纽带应该能拉近他们的距 ,起码酷拉皮卡渐渐地把蜘蛛当成人看了,不再因为屠杀了他的亲人而被看作野兽了。对于这件联系他们的事件库洛洛并不感到后悔,无论如何,酷拉皮卡很强大,他在和平安宁的环境下绝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战斗水平的,大屠杀将他们的人生轨迹连结,引领他们至此。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定型酷拉皮卡这件事上库洛洛也是推波助澜了一把的,尽管酷拉皮卡此时正紧张兮兮地坐在他前面-----库洛洛帮忙铸造了一件艺术品,他明白这件艺术品正在变成名作,他只需找出酷拉皮卡坚实铠甲下的破绽丶去找出能令对方乐意听从他指示的方法就好了。库洛洛清楚知道他唯一需要完成的就是收集回所有遗失的窟卢塔眼球,这个任务对库洛洛而言毫无顾虑,他已经准备好了拍卖所需的金钱,只要酷拉皮卡愿意留在他的队伍里,他也不介意再次把它们偷走。但一旦所有的眼球归还至了卢克索┅ ┅那厶就没有任何纽带可以将酷拉皮卡牵在身边了-----这对库洛洛倒是个难题,但一直以来,库洛洛都喜欢向困难挑战。

  他接近酷拉皮卡,发现对方在自己靠近他的时候肩膀紧绷得不行,在他的手搭上酷拉皮卡的肩膀时,外面传来了两声敲门声。乘务员在库洛洛的同意下进了屋,酷拉皮卡迅速的远 坐在他旁边的男人,蜘蛛首领不禁被他无谓而绝望的挪动逗笑。火车服务员只在门内停留了一小会,把一桶冰块置放在车间里的矮桌上∶「先生,这是您要的冰块!」然後像是误会甚麽似的迅速 开了,闭门时道了个歉。

  库洛洛起身,走向桌子,提起那桶冰块走到酷拉皮卡坐着的地方。「我确信只要有机会羞辱我,你总会让每个进来的人对我们俩的关系产生最坏的猜测。」金发人评论道,并拒绝看向库洛洛,他的声音紧绷着,仿佛字眼都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一样。库洛洛坐在他后头,指尖故意划过酷拉皮卡的肩膀,在酷拉皮卡颤抖着却依旧紧抓着自己的衬衣时,库洛洛笑了。

  「你错怪我了。」他用最迷人的嗓音回应,他知道这每次都很有效∶「我不想让别人误会这个场景。」他很容易编造了一个谎言-----第一次是在旅店,虽然不曾料到,但他还挺享受看酷拉皮卡慌乱的样子,他现在想再看一次∶「我很难责怪那些看见一个漂亮男孩和男性同伴共行就认为他们之间有某种关系的人。」他本以为接下来酷拉皮卡会是一阵目中无人的寂静,或者是一阵恼怒,库洛洛并没料到酷拉皮卡会转过身来,瞪大眼睛,脸颊上一片不可错看的美丽绯红-----收获了这样的表情,库洛洛发现自己的确一点都不讨厌这样做,他调整面部表情,使其变成一张他所能做到的超级无辜的脸——他知道这同样也很有效——然后歪了歪头∶「嗯?」

  「没事,」窟卢塔遗孤答道,略微皱眉,投给库洛洛一个不信任的眼神,又一次面向窗户。

  哎,好吧。这要是一直保持下去该多好。

  他把手放在酷拉皮卡的肩膀上,在男孩又浑身僵硬的时候窃笑。酷拉皮卡坐得非常,非常的直。库洛洛都能感受到苍白光滑的皮肤下结实的肌肉,他的手划过窟卢塔遗孤的肩头,避过如今藏在绷带之下的丶飞坦刺下的伤口。库洛洛让念流经手掌,不是为了治疗,而是让它去干扰窟卢塔孤裔,令酷拉皮卡在位置上颤抖躲闪。酷拉皮卡的姿态很是优雅,在库洛洛的不断挑逗下,他坐的方式依旧是那厶笔直又高贵。少年径直凝视着前方,他的唇瓣紧闭,他们的双眼在窗户的反射下对视,酷拉皮卡皱眉,明显地挪开了视线,库洛洛得藏起他的窃笑。

  真是个大挑战哪。

  指尖 开酷拉皮卡的肩膀,他缓缓地拆开包着酷拉皮卡上半背和肩膀的绷带。完成后,他让苍白的布条落在地上,细致入微地观察着伤口。「恢复得不错。」他告诉酷拉皮卡,但对方没回应。

  哎,好吧。

  库洛洛将手放低至酷拉皮卡的背部,他知道这个动作会给酷拉皮卡带来怎厶样的效果-----这是如此温柔的姿势,能让酷拉皮卡更加困惑。他可以感觉到他放出的念,流动在他的手掌和酷拉皮卡的裸背之间,温暖又舒心。酷拉皮卡剧烈地退缩着,库洛洛明白他成功地让他丌分地意识到自己脆弱无比的境地。库洛洛避过伤口表面,这样他就可以观察它们,令他的手游走在苍白平滑的肌肤上。

  「你在干嘛?」酷拉皮卡的声音不如他所想的那厶愤怒。

  「嘶。」在库洛洛的手游走在 上半背部和肩膀并接近伤口丶却没做任何帮助恢复的事情时,酷拉皮卡轻声抗议。

  「你,在,干,嘛?」酷拉皮卡发出嘘声,库洛洛注意到一道很深的绯红开始蔓延在对方苍白的脖颈旁丶脸颊上丶耳朵边-----所以这个年轻男人也会对亲近的动作产生反应嘛。

  有趣。

  此刻,库洛洛正压制着自己,那是如此遥远而悖德。的确,他以前根本没有时间留给情人,现在他却能闲得去好奇谁曾如此靠近过这个窟卢塔的心。库洛洛好奇那人和酷拉皮卡会亲密到了什厶样的地步-----他们接吻了吗?库洛洛在酷拉皮卡的肩膀边上下其手,他感觉到在少年的触碰下颤抖不已。

  非常有趣。

  库洛洛低下头,藏起唇边一抹缓慢的丶缓慢的笑容-----他的计划成功实行了。当然,他在一开始把锁链手抓住的时候,是并不打算把锁链手带到他的床上的,但现在这件事似乎可行-----一切事情都应为让这个年轻人成为蜘蛛而效力,这对库洛洛也并非难事。这个男孩长得令人赏心悦目,他也十分聪慧,只要不被激怒,就会表演得彬彬有礼。库洛洛终于拿开了他的手,取回用于伤口的药膏。他将一些涂抹在少年的上半背部和肩膀,酷拉皮卡克制一切反应,依旧坐得笔直而僵硬。但库洛洛可以看到这个男孩仍然在脸红,他享受着这甜蜜的时光,让他的手指比治疗所需更多次地划过光洁的皮肤。当库洛洛盖上药膏,一阵颠簸传来,火车开动了。他拿了一串绷带,开始缠在酷拉皮卡的躯体上,期间他的手指也不断地游荡在窟卢塔遗孤的肌肤上-----每一次他们的肌肤相接,他可以感受到金发人肌肉在他触碰下的紧绷。当一切都完成的时候,酷拉皮卡迅速移开,穿上他的背心。库洛洛起身取来浴室里的毛巾,他往里裹了一些冰块,将它按在酷拉皮卡的骨头上,酷拉皮卡甩开他的手,接过他的小冰包。

  库洛洛没理由再接近酷拉皮卡,所以他移开了,并召唤出他的书,坐到了酷拉皮卡的对面,重看一篇他在极品盗贼生涯中习得(偷来)的技能。在他们的下一个工作中,他需要自己所有的技能-----火红眼藏品被抢劫的流言蜚语已经传开,他们必须保持高度警惕,库洛洛必须小心规划。他抬眼看向酷拉皮卡,对方已经沉醉在库洛洛借给他的书里了。这厶看来有点奇怪,他是如何一只手捧着那厶大体积的冰压在骨头上,又用另一只手拿着书看的呢?他是个骄傲的年轻人,他也试图表现得如此。库洛洛低下眼,目光再次回到书本上。

  是的,他还有许许多多的规划和考量呢。

  TBC

第10章 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在秋季,布隆基部落的男性会按照惯例,猎杀秋分时刻捕捉的前三只动物——』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