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2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库洛洛跟在酷拉皮卡後面,察觉到少年在步行的时候微微一拐一拐,库洛洛走到酷拉皮卡旁边,过了一会後说∶「你弄伤腿了。」

  「我知道。」酷拉皮卡冷冷地回答。

  「当我们有时间停下来,我会看看你的腿。」

  酷拉皮卡耸耸背∶「随便你。」

  库洛洛在听到酷拉皮卡的回答後挑起一边眉,他们继续步行一段时间,警车依然在大街巡逻,警笛似乎要响彻整个夜晚。库洛河觉得他已经受够了,他想尽快行动,在天亮前 开这座城市对他们很重要,而按照现在这个步伐,他们似乎永远都不能 开。「我背你。」库洛洛最後说。

  酷拉皮卡露出十分 恐和 愕的表情。「一定没可能!」他生气地抗议。

  「我们要加快行动,现在的你走得太慢了。」库洛洛拒绝聆听酷拉皮卡的抗议,他轻松的抱起酷拉皮卡,把他像扒奉布袋一样扛上肩膀後马上向前跑。库洛洛庆幸对方没有在被自己扛起时发出尖叫,少年只是静静地任由蜘蛛头目动作,但酷拉皮卡还是在沉默和愤怒之中用脚踢去库洛洛就是了。酷拉皮卡似乎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捉住会十分麻烦,库洛洛在扛着酷拉皮卡步速依然没有减慢,因为伏在肩上的少年实在是太轻了。库洛洛利用围栏和矮墙让自己跳上阳台,然後踏上高墙和屋顶,带着酷拉皮卡远 韦拉札诺大厦後,他终於放下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怒视着库洛洛,但是他没对刚才的侮辱发表任何意见,只把那心情埋藏在心底。库洛洛走向屋顶的边缘俯视着街道,酷拉皮卡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等着蜘蛛头目告诉他下一步该怎麽做-----其实很简单,他们需要交通工具。不远处有一个看起来没埋伏的停车场,库洛洛说∶「我们需要一辆车。」蜘蛛头目走向愤怒中的少年∶「再忍耐多一会。」接着他蹲下身,手扫过少年的膝盖和背,就着这个姿势将酷拉皮卡抱起来。酷拉皮卡睁大眼睛,意识到自己感情外露後又变回面无表情。酷拉皮卡只能让他看起来在生闷气,然库洛河则是努力压下嘴角愉悦的笑容。

  库洛洛跳下阳台,跑过街道,拐进光线阴暗的停车场。库洛洛选了一部看起来比较平凡且不会引人怀疑的车,他放下酷拉皮卡,准备偷走眼前这部正常尺寸的黑色汽车。窟卢塔族少年看向他,看起来有点不满和不高兴,但他保持沉默并尽量让他的情绪不会外露。库洛洛成功打开车门,转进驾驶座并解开其他车门的锁。

  库洛洛示意酷拉皮卡爬上副驾驶座,下一秒酷拉皮卡走进车辆关上门,库洛洛把车倒後, 开停车场,驶至大街,并装作是普通司机小心翼翼地不引起他人注意。库洛洛把车开到一条通往北面大桥的路上,并驶过河流,然後就会 开这座城市了。在这个时间点街上没甚麽车辆,库洛洛尾随一辆贴上蓝色贴纸的白色敞篷小货车,他眼角瞄到酷拉皮卡做了个鬼脸然後别过脸。库洛洛转进一条小巷,找到一辆看起来更理想的蓝色车子并跟在其後,他与前面的车保持 当的距 ,令他们能轻易远 那蓝色的车并驶去路边。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坐着车驶过大桥,在毫无意外下驶进城郊。库洛洛一直开着车直到太阳高挂在空中,蜘蛛头目终於把车驶进一间汽车旅馆。库洛洛下车,脱下外套并随便拨弄了头发令它们看起来有点凌乱。「在这里等我。」库洛洛说,然後走到汽车旅馆的主办公大楼。过了几分钟後,库洛洛拿着钥匙回来,坐回驾驶座。他把汽车泊在写着「44」的门前,库洛洛和酷拉皮卡走下车,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後,蜘蛛头目召唤出他的书并具现化「便利大裹布」,把那辆车收在裹布里,才拿钥匙打开房门。

  房间看起来有些简陋,但已经足够了。库洛洛把钥匙粗鲁地扔在放着咖啡机的桌子上,突然传来一阵电话铃声让酷拉皮卡差点跳了起来。他飞快地瞄了库洛洛一眼,库洛洛耸耸背∶「你可以去接听,我先去洗澡。」

  酷拉皮卡疑惑地皱眉∶「你不担心会我会找人跟着我们吗?」

  库洛洛顿了顿∶「你这样问就代表了你不会这样做。如果真的有人跟上来,我只要把他们杀死就可能了,而你不会冒险,所以你不会把我们的行踪告诉任何人。」然後男人走进浴室,门半关上,留下空间让他能听到酷拉皮卡和对方的对话。

  「你好。」酷拉皮卡的声亮非常小,但库洛洛的听力十分好。「旋律,能听到你凡声音真好。」少年停止说话∶「对,我一切安好。因为有些事情发生了所以我要临时 开。」酷拉皮卡再次停下∶「芭蕉吗?呃┅ ┅不,真的,我很好。」

  在这之後库洛河把门完全关上,他走到花洒下并冲走昨天夜里淋在身上的雨水和寒意。他还记得那个叫旋律的女人,她能听出人的心跳声。旋律的出现并没有被纳入库洛洛的计划之中,他知道就算酷拉皮卡怎样说服对方他很好,那位音乐猎人仍能听出当中的谎言,但她同时影响不到幻影旅团就是了,库洛洛完全不担心。

  在长途跋涉後淋浴的感觉真的很棒,库洛洛不急着出去,他不喜欢酷拉皮卡的腿半瘸着,虽然这不是甚麽大事,但库洛洛必须知道对方的情况,并将其列入下一次行动的考虑范围之内,他们在去流星街前仍有几对火红眼需要收集。

  库洛洛走出淋浴间,他在弄乾自己後穿上旅馆提供的浴袍。库洛洛走出浴室後看到酷拉皮卡正站在咖啡机前给自己弄了一杯茶。「去洗个澡吧。」库洛洛对少年说∶「出来时穿上浴袍,我会看看你腿上的伤和,然後重新帮你的背和肩头包扎。」

  少年挑衅似的点头,他显然忍受够了被库洛洛命令∶「所以我现在你的狗了?」但酷拉皮卡还是走进浴室,然後披着浴袍出来,坐在库洛洛示意的地方。他紧紧的把浴袍缠在身上,彷佛这样能保护他,让他免受正单脚跪在自己脚边的蜘蛛头目的伤害。库洛洛把酷拉皮卡光裸着的腿抬起,轻柔地上下摆动检查伤口,这举动令脚的主人发出了局促的气声。库洛洛重复着手的动作,但当他左右扭动少年的脚踝时,他发现酷拉皮卡的手放下来紧紧捉住盖在大腿上的布料。

  「有大可能是扭伤了。」库洛洛说,抬头看去酷拉皮卡的眼睛,某些东西引起他的注意令库洛洛停了下来。酷拉皮卡开始慢慢地移开他的腿,但库洛洛停止了少年的动作,蜘蛛头目慢慢地扭动着对方的脚踝,力度尽量保持轻柔。「骨头和肋骼看起来没有断,但如果感到痛的话就告诉我。」库洛洛用手指轻按着酷拉皮卡的脚踝肌肤,指尖沿着那又细又脆弱的骨头摸,他抬头看向少年,想从他的表情找出疼痛的地方,但酷拉皮卡只是瞪回去,神色一片空白。库洛河耸背,摇了摇头,在他低下头时顺便藏下嘴角的笑容。

  -----就在那里,那不是库洛洛的幻想。库洛洛似乎能看到有甚麽东西藏在酷拉皮卡的大腿之间。男人几乎看不清楚那半隐藏在阴影之中的东西,於是他再次移动酷拉皮卡的腿,但这是为了令对方的腿张开一点好让他能看清楚-----三点。那里有三个橙色的小点,在酷拉皮卡的大腿内则形成一个三角形。会是雀斑吗?库洛洛睁睁眼,感到 讶,然後伸出手擦走那三个小点,心里想那可能只是单纯的尘埃┅ ┅或是其他东西。

  库洛洛摸上酷拉皮卡大腿内则的举动令少年发出一下 讶的喘息声,酷拉皮卡移开双手,它们重重撞在床铺上,然後少年紧拢着双腿。库洛洛站起身, 讶地低头看着酷拉皮卡,酷拉皮卡低着头,长长的浏海几乎遮着他的脸,但库洛河还是能看到他-----等等,这男孩在脸红吗?!在这麽多荒唐可笑的事情发生以後!这只是一个触碰;库洛洛没有任何意图,他很肯定男孩的年龄足够去-----

  「走丶开。」酷拉皮卡的声音在愤怒中颤抖着。

  库洛洛挑起一边眉∶「你很难命令我。」蜘蛛头目提醒少年,但他最後还是走开留给酷拉皮卡一些空间,库洛洛走向咖啡机说∶「我去煮些茶,你要吗?」一个枕头从後扔过来,擦过库洛洛的脑袋後打在墙壁上,接着是一阵奔跑声,库洛洛转身看到酷拉皮卡冲进浴室後重重关上门,蜘蛛头目看着被关上的浴室门若有所思,思考着少年的举动。

  -----对,他有很多东西需要去思考。

  TBC

第13章 「我恨你」

  酷拉皮卡坐在浴缸的边缘上,极力压下想咀咒库洛洛的念头。他刚刚冲进浴室的举动令扭伤的脚踝传来阵阵痛楚,少年弯下身子将手按压在疼痛的地方,期望疼痛能刺激他停止运转的思维。酷拉皮卡另一只手扶上额头,他紧紧的闭上双眼,皱起眉头,他不知道他能想甚麽,他亦不明白那蜘蛛头目到底在想甚麽。如果从一个逻辑的角度思考,让酷拉皮卡加入旅团的举动是一个合理的决定。就如库洛洛所说∶『要麽生丶要麽死。』,这个窟卢塔末裔对旅团来说是威胁,要不蜘蛛们杀死他,要不将他纳入视线范围内监视,酷拉皮卡几乎宁愿蜘蛛们选择将他杀死。

  不。少年反抗起刚刚的想法。死亡的话便是尽头,只要他还生存,他仍有机会夺回同胞的眼球,还有机会反咬旅团一口。

  所以,酷拉皮卡不能死。

  当然,幻影旅团的团长仍可以在捉住酷拉皮卡後将他囚禁在流星街,那样少年便不能寻求任何帮助了。酷拉皮卡好奇岗丶奇 和雷欧力会不会去救他,毫无疑问他的同伴一定会这样做,但有能力吗?-----这似乎是另一回事了。除此之外,蜘蛛头目选择将酷拉皮卡纳入旅团作为「盟友」,这件事说明库洛洛很聪明,而且 应能力十分强。酷拉皮卡知道自己是一个很强的打手,他付出很大的努力去塑造出现在的强大实力,而且他对自己的体术和智力都很有信心。所以让酷拉皮卡成为旅团的一员,是库洛洛能下的最好决定。

  到目前为止情况还挺好。

  但当酷拉皮卡尽量令自己对整件事变得客观时,他就是不能理解库洛洛某些行为举动-----如果是对这位新「团员」感到兴趣的话是纯粹库洛洛的领导能力所致,这可以解释库洛洛和酷拉皮卡之间的沟通对话,以确保酷拉皮卡不会对新团员的身份感到不 ,就算是库洛洛借出的书也是为了令酷拉皮卡能安分一点,又或者是令少年能对他付出些许忠诚。但酷拉皮卡解释不到那些戏弄。

  -----笑话的话,酷拉皮卡没所谓。若然库洛洛拿他去开玩笑,酷拉皮卡能理解。但刚刚的抚摸?!首先,旅馆的老板误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然後是那火车乘务员,再来是那些对少年外貌的评价,还有那些在库洛洛检查酷拉皮卡伤口时奇怪的丶过於亲密的触碰。

  好了,现在还多了一样东西-----刚才库洛洛在外面的举动。

  酷拉皮卡想大叫出声,这完全不合理!该死的这完全谈不上任何合理的地方!但是,无论酷拉皮卡能否想通库洛洛背後的念义,他仍然要走出浴室,只是他不肯定自己可不可以面对那个蜘蛛头目。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