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3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浴室的门突然响起,吓得酷拉皮卡跳了起来。就在酷拉皮卡犹豫该怎样回答(或者他应否作出回应)时,库洛洛的声音从门後传来∶「酷拉皮卡,我帮你带来了一些替换的衣物,我就在外面。」放在平时,酷拉皮卡听到自己的名字从蜘蛛的口中说出来时一定让少年咬牙切齿,但现在,他只是感到疑惑,带有几分含糊的怒意。酷拉皮卡沉默着,期望能听出对方踏在地毯上的脚部声,可惜他听不出来。少年再在浴室待了一会,最後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到门边,小心翼翼的解开门锁,尝试不弄出任何声响,但门仍然在酷拉皮卡扭动拉手时发出很大的声音,他抽了抽嘴角,微微推开浴室的门。

  门外的走廊没有人,酷拉皮卡低头看到一堆被折好的衣服放在地上。他弯下腰拿起衣物,然後缩回安全的浴室再一次锁上门。酷拉皮卡慢慢地穿上衣服,甚至不去看蜘蛛头目究竟拿了甚麽衣服。库洛洛给酷拉皮卡是纯色的休闲服,蓝色的牛仔裤和蓝灰色的长袖衬衣,没有交给少年习惯穿着的民族服似乎是想他忘记他的族人。但是酷拉皮卡仍然戴着他的耳环,他轻轻拨弄别在耳上的饰身-----这样就足够了。那股深沉的丶饥渴的丶燃烧着的怒火,仍然存在在酷拉皮卡的内心深处。它只是在蛰伏,在酷拉皮卡需要这股力量时才苏醒。

  当一切准备好时,酷拉皮卡点点头,深呼吸一口气,然後打开浴室的门回到房间。库洛洛正坐在房间远处的扶椅上阅读。男人抬头看向酷拉皮卡,挑起一边眉∶「欢迎回来,我想不到你会这麽快出来,生完气了吗?」酷拉皮卡不觉得这需要他的回答,他只是睁着眼前的男人看,挣扎着不让他的怒火外露,但这表情的影响力似乎不及库洛洛被酷拉皮卡用锁链绑住时大。

  「我煮了些茶,」库洛洛过了一会後说∶「你需要的话去帮自己倒一杯。」

  -----

  库洛洛以为酷拉皮卡会接着他的话去倒一杯茶-----顺便把视线从自己身上转移,但那少年只是站在那里,他完美地掩饰所有面部表情,但那些被掐得发白的手指出卖了他,盯着库洛洛看的眼睛却意外地保持住蓝色。看到少年没有动或者说话,库洛洛把焦点放回他的书上,意图无视酷拉皮卡,但蜘蛛头目感觉到一股令人紧张的视线在投向自己,他不能指出为何那视线影响到他,几分钟的沉默後,库洛洛的眼睛慢慢扫过书上的字,但他没真正去理解那些文字,他几乎想酷拉皮卡能冲过来攻击他,紧掐着他的喉咙,眼睛变成炙热的火红色┅ ┅

  但最後,酷拉皮卡只是别过脸,他拿起库洛洛为他倒的一杯温热的茶,然後坐在床上吮了一口。库洛洛终於能安静的阅读了,他把书翻回刚刚没把心思放在上面的那页,偷偷地瞄向酷拉皮卡确保他看不到自己把书翻回去的举动。沉默在他们之间蔓延,沉重且几乎要令人窒息。过了一会儿後,酷拉皮卡站起来走去垃圾桶,他把纸杯扔进垃圾桶,纸杯掉进垃圾桶的微弱声音在安静的房间内显而易听,然後他走到库洛洛面前,库洛洛的视线从书里看上酷拉皮卡,他微微歪着脑袋,静静地讯问少年发生了甚麽事。

  酷拉皮卡沉思着看着对方,在库洛洛认为少年只是站在那里盯着他看并打算继续看书的时候,酷拉皮卡说话了∶「我恨你。」

  库洛洛点头∶「我知道。」

  酷拉皮卡回到他的床前,在沉默中躺上床,面朝墙壁。库洛洛的嘴角扬起一丝微笑,这感觉就像他刚刚小小地 利了一把般。

  -----这是少年第一次主动和库洛洛说话。

  库洛洛看向放在大腿上的书,沉思着。他们的关系在慢慢改善-----虽然很慢,但的确在改善。库洛洛在书没看完的部分放下书签,他盒上书然後站了起来。他们昨天才经历一个夜晚,但似乎今晚一样会很漫长-----库洛洛需要休息。蜘蛛头目走到他的床边躺下,让睡意渐渐涌上,最後在几小时後醒来,他习惯短暂的睡眠,所以库洛洛醒来後毫无睡意,当然他不会介意继续躺在床上思考他和他的新「团员」的关系。

  库洛洛睁开眼睛,看向躺在另一张床上的少年,窟卢塔少年仍然脸朝墙壁,明显还在沉睡。库洛洛轻手轻脚的起床-----他知道要如何才能做到无声无色。库洛洛和酷拉皮卡睡觉前都没有换回睡衣,因此他们不需要准备多久便能出门,库洛洛走向咖啡机开始煮咖啡,然後预先在其中一个杯子倒下牛奶,在咖啡煮好以後,库洛洛听到酷拉皮卡起床的声音。

  他让咖啡机继续运作,拿着加了牛奶的咖啡并递给刚刚起床坐在床上的少年。库洛洛站在对方面前,看着那个年轻的猎人。酷拉皮卡的头发在醒来後有点乱糟糟的,而且他脸上还有睡意,但当他注意到蜘蛛头目的视线後,酷拉皮卡的表情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嘴角划出一个不高兴丶紧绷着的弧度。少年对上库洛洛的眼睛∶「我恨你。」他说,重复一次睡前说的话。

  「我知道。」库洛洛说,然後把手中的咖啡递给他,少年无言地接过杯子,库洛洛转身走回咖啡机前,拿起自己的杯子,吮了一口∶「我们待会出发,我会先找一间咖啡店买些早餐-----和真的咖啡。」库洛洛转身倚着桌子,酷拉皮卡依然交叉着腿坐在床上,轻轻吹走从咖啡杯冒出的热气,待它稍微变凉後才喝下一口。「之後我们会捱夜驾驶,早上休息吃早餐,接近中午才停下。你会驾车吗?」

  酷拉皮卡从杯子看上库洛洛,摇头∶「我不会。」

  「你想不想?」

  「并不是特别想。」酷拉皮卡耸背∶「我对乘踏交通工具没意见,而且在我为诺斯拉家族工作时,有司机戴我们走。」

  「我想这就是为何我现在当上你的司机的原因吧。」库洛洛微微一笑∶「但若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不会尊称你作『先生』。」蜘蛛头目朝酷拉皮卡睁睁眼,少年为对方的玩笑感到十分警讶,他微皱起眉头,然後歪着脑袋。

  「我不介意。」酷拉皮卡最终认真地回答。-----这男孩挺死板的,库洛洛如此想道,笑着摇头。「那就好。」库洛洛说着站直身子,他走去浴室,连同房间把东西收拾好,一只手整理东西,另一只忙着把咖啡因灌进身体里。两人很快便 开汽车旅馆,在遇到的第一间咖啡店买了些食物和咖啡後,他们驶 城镇。在踏入高速公路上,库洛洛打开车里的收音机,调校着频度,最後停在一个播放重音乐的频度。

  酷拉皮卡不是一个善谈的人,看着对方又一次把自己埋进书中,听音乐是一个转移视线的绝佳方法,收音机播放的音乐旋律简单,曲调动听易记。过了一会儿,酷拉皮卡盖上书,皱眉看向收音机。「不喜欢这音乐吗?」库洛洛挑起一边眉讯问。

  「那音乐播放声线太响亮了,我看不了书,而且歌词听起来太陈腐丶太夸张了。」

  库洛洛忍住想要叹一口气的念头,他按了按屏幕上的按钮,将收音机调到一个播放古典音乐的频度∶「这个好点吗?」

  「好很多。」酷拉皮卡回答,然後打开书继续阅读。

  对,他们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TBC

第14章 充当司机的蜘蛛头目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整个晚上都待在车上,他们都各自在思考着甚麽。库洛洛有很多东西需要考量,他仍然相信-----甚至更肯定在这几些日子的相处里,他的新「团员」更健谈了-----这样让库洛洛认为自己做了一个对的决定。每一天,他的新「团员」对他的敌意都会变小,就算酷拉皮卡主动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恨你」,库洛洛仍然知道他们的关系在慢慢变好,若不然,酷拉皮卡根本不会主动说话-----这件事不论库洛洛还是酷拉皮卡都心知肚明。

  不,酷拉皮卡需要把他的恨意说出来,是因为他快要失去控制了。库洛洛眼角瞄向他的同行者,太阳在慢慢升起,他们像是要驶至天荒地老一般。酷拉皮卡把他的毛线衫卷成一个枕头,压在车窗上好让自己能睡得舒服一点。他闭上眼睛沉沉地睡着,在外驶过的街灯灯光略过少年的脸上,光影交错突显他精致的脸部轮廓丶那长长的眼睫毛和因为睡眠不足而渐渐浮现的黑眼圈。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在 开守谷後没必要继续 路,所以库洛洛在下一站停泊车辆。他们已经接近边境了,这表示两人很快便能逃 法律的追捕,而且在前往流星街会合其他人前有很多时间-----让库洛洛有充足的时间去好好认识他的新「团员」,顺带以某种方式走进对方坚硬的外壳。

  库洛洛再次用眼角瞄向他的同行者,一些丝微的可能性触发某些想法在库洛洛的脑里徘徊。酷拉皮卡在睡梦中叹了口气,不太安稳的动了动身体。库洛洛慢慢把车停泊在路边,尝试不 醒酷拉皮卡。他解开安全带,并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才再次驶上高速公路,希望能让少年睡得更沉。库洛洛直到一会才肯定酷拉皮卡没有醒来,男人单身握着方向盘,另一只手把刚脱下的外套盖在酷拉皮卡身上-----这样看起来有些奇怪,但库洛洛还是成功在不 醒对方下把外套盖至酷拉皮卡的肩膀以下。库洛洛感到十分满意,他把注意力放回眼前的路上,当然丶男人的眼角仍然不时瞄向在旁边睡着的窟卢塔少年。

  太阳开始从远处的山峦间升起,库洛洛在高速公路旁的泊车位停下,他需要伸展一下手脚。他瞥了一眼酷拉皮卡,少年还在沉沉睡着,蜘蛛头目认为对方能在自己如此接近时熟睡是一件令人难以置信的事,当然休息对回复体力是最佳的选择,酷拉皮卡没有醒过来说明他真的累透了。库洛洛在座位上转过身体,看向窟卢塔少年,对方一半的脸深深埋在库洛洛外套领口的毛中,蜘蛛头目对於对方紧多天的情绪终於放松下来并安稳入睡这件事感到十分满意。

  库洛洛正想 开车厢,但酷拉皮卡突然动起来令他害怕他的动作要 醒对方,所以库洛洛停了下来,致细观察着对方的脸,他不是没试过观察酷拉皮卡,但这是第一次库洛洛在少年放下警戒时这看清楚他的容貌。这时酷拉皮卡再次蠕动身体,瑟缩进盖在身上的外套,他发出一下舒服的叹息,蹭了蹭外套上的毛。库洛洛定定看着对方,然後慢慢地丶慢慢地拿出他的电话,对着熟睡中的酷拉皮卡拍了一张照片。快门按下时发出的声响有点大,幸好没 醒对方。

  库洛洛在座位上坐直身体,考虑应该把这张偷拍下来的睡颜应该储存到哪里-----这一切都源於当初侠客发了一张信长喝醉并倒在浴缸中的照片给团长,在那之後,库洛洛偶然会拍下这些琐碎的小事。要从幻影旅团团长抢走手机是不可能的事,所以他不用担心手机的照片会被看到。库洛洛开了一个新的文件夹,把图片储存进去。做好这一切後,他轻手轻脚的打开车门走出车外,但酷拉皮卡仍然因为警觉而醒了,库洛洛走到车前,用眼角瞄向车内少年的举动,酷拉皮卡先是打了个呵欠,围看四周,然後发现库洛洛的外套滑到他的大腿上,对於这个发现少年看起来有点 愕,最後处於混乱之中,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折叠好外套,并将它放置在後座上。库洛洛把视线移开,不希望酷拉皮卡发现他正把自己的反应都纳入眼内。

  酷拉皮卡打开车门,走到车门前,站在库洛洛不远处,与对方相隔一个合理的距 。他们沉默地站在原地一会,促进腿部血液的循环。库洛洛对着酷拉皮卡开口-----他想少年再次主意跟自己说话,库洛洛几分钟的等待变得十分漫长,到最後酷拉皮卡说∶「我恨你。」这听起是蜘蛛头目专属早晨问候。

  「我知道。」库洛洛回答,努力压下嘴角快要扬起的微笑∶「早上好。」又是沉默,库洛洛在等着看少年会不会给予回应。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