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4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我们在哪里?」酷拉皮卡还是问出来了。

  「还有一个小时便到达Hamenz的边境。」库洛洛看着酷拉皮卡∶「去到那里我们朝北继续向前走。」

  「之後我们是去Eresvor吗?」酷拉皮卡没有对上库洛洛的视线,他只是眺望远处的山峦。太阳从东面的山脉中升起,在大地散下柠檬黄色的光,清晨的空气总是十分清新的,彷佛身体内的疲倦都能被洗擦掉。

  库洛洛沉默着,他在考虑应否把他下一个目的地告诉对方。他不想再 动到警方了,同时怀疑昨天被警方发现是否只是单纯的意外,当然他想相信他的新「团员」,只是┅ ┅好吧,说谎并没有任何意义。「对,」库洛洛终於回答∶「传闻Eresvor城镇的旁边有另一对火红眼,虽然要绕路,但值得我们去看一看。」

  Eresvor是最接近北面的城镇,座立在海峡旁。酷拉皮卡点点头,眼睛转向北面,这样少年就完全看不到库洛洛,库洛洛看着酷拉皮卡,眼神带着几分探究之意。升起的朝阳在对方白 的的脸上洒上一层金光,令酷拉皮卡看起来像一幅令人深深着迷的画作一般,眼前的窟卢塔少年是如此美丽,漂亮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当然如果库洛洛能从现在起把思绪放回他们之後的行程上会更好。

  「我们会乘踏新港渡轮,」库洛洛说∶「在那之後我们穿过野外前往Eresvor,我希望能尽量避免任何公共交通工具,愈小人看到我们就愈好。」

  「所以这不只是稍微绕一绕路了。」酷拉皮卡耸背,这让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关心∶「坐飞船过去的话只需要几小时,但我明白最好不要让太多人见到我们的行踪。要去Eresvor一定要乘船,但我们不能把车都带上去-----那是偷来的,警方能根车牌把我们挖出来。」酷拉皮卡像个爱打听的孩子转向库洛洛,令蜘蛛头目需要再压下另一个笑容-----窟卢塔少年现在在为他们的旅程规划着。对,他们之间在取得良好的发展。

  「我打算扔下这部车。渡轮容许路人内进,甚至会租出小型的房间。我不清楚我们的外貌描述会不会传到警方口中,当然我肯定不会把车带进边境。我想你不介意步行吧?如果我们现在出发,下午时份应该能到达Hamenz。我整个晚上都在驾驶,现在也不介意买下那些恐怖的罐装咖啡了,你需要吗?」

  「不,谢谢。」酷拉皮卡微微摇头道∶「我虽然喜欢在早上喝一杯新鲜咖啡,但受不了重新加热的,我可以在午饭时才买。」

  「随便你。」库洛洛耸耸背,他留下酷拉皮卡一人在车前,自己走到站在矮小餐厅前的自动售卖机旁边,那些餐厅还没开张。库洛洛把钱投入自动售卖机,一罐咖啡跌了出来,男人拿起後再买下一罐,他想他会在午饭时继续他的第三杯。库洛洛走回汽车前,倚着汽车喝下第一杯罐装咖啡,它的味道尝起来不是那麽好,但仍然可能接受,让咖啡因刺激他的头脑。酷拉皮卡回到汽车拿回库洛洛借给他的书,他没有坐在车内阅读,反而走到车後静静的看着。库洛洛瞄了一眼对方,然後继续喝下手里的咖啡。

  高速公路十分安静,这个时间只有几辆车经过,但没有一辆停泊在库洛洛他们旁边。库洛洛观察着这个地方,在脑中描绘出一张地图,以确保他们不会在到达边境前被任何人发现。最简单的方法是沿着高速公路向前走,但同样是最危险的道路。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最好徙步穿过山脚的森林,这样便能避过边防关卡偷偷进入Hamenz。他们已经很久没遇过泥沼了,但泥沼会是抛弃汽车的理想地点,库洛洛决定把汽车放在便利大裹布里直接他们到达泥沼。在那旁边有一条小村落,他可以在那里买一辆新车驶进新港。但这样意味他们必需和他人有所接触,不论如何驾驶新买的车比起偷回来的要好,他们要去的城镇比上一个有更多的人口和员警。

  库洛洛下好决定,他喝下最後一口罐装咖啡并把空罐随意一扔。他走到後座拿回自己的外套,知道自己在进入气温较低的地区时会需要它,然後走到酷拉皮卡旁边,少年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库洛洛向他走近,库洛洛停在对方大约一条手臂的距 ,问∶「准备好了吗?」

  酷拉皮卡点头,在书中插入书签∶「我准备好了。」酷拉皮卡站开一点,库洛洛召唤出他的书和便利大裹布,把少年的书和车都收进去。男人盖上他厚重的念书,然後书在他手上消失。

  「那麽走吧。」库洛洛带头朝西北方前进,走上那矮小的山丘,酷拉皮卡跟在他後面。他们静静的向前走,蜘蛛头目带着少年深入丛林,直到他有信心他们不会被看见。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在上午十时左右停下来享用了简单的面包和芝士早餐後,继续朝西面往大海向前走。当两人在树林之间看到外面闪烁着光芒的大海後,他们转至北面步行大约几小时。这时,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已经越过边界并正走向Hamenz郊外的沼泽地,库洛洛十分庆幸他身上的外套为他挡走寒凉的风,他从便利大裹布拿出一件外套给酷拉皮卡,酷拉皮卡无语地接过外套并穿上,在这里库洛洛抛弃了他偷来的车。

  他们步履艰难地走着山路,两人再次朝西北的方向走而避过沼泽。过了没多久,酷拉皮卡终於能看到树林外的房屋,他们到达了海边的小渔村,然後在正中午的时份吃了午饭。库洛洛对於远 上一个城镇感到非常满意,他决定在这待一个晚上。男人找了一间小旅馆,租了一个睡房。两人都感到非常疲累,库洛洛先去洗澡,他在酷拉皮卡走进浴室後躺在一张床上闭目养神,闭上眼睛的库洛洛听到浴室内传出水流动的声音,知道自己会在少年出来的时候醒过来的男人放任自己浅眠一会。库洛洛意识到酷拉皮卡走出淋浴处,在浴室停留了一阵才出来,然後坐在另一张床上,之後库洛洛能听到的,就只是酷拉皮卡安静地阅读时书本翻页的声音。

  TBC

第15章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库洛洛在傍晚时分才迟迟起来,充足的休息让他感到精力充沛。他坐在床上,看向卷缩在另一张床上熟睡中的酷拉皮卡,少年睡觉时仍然是背向着库洛洛,库洛洛静静地下床,这次酷拉皮卡没有因为男人的动作而蠕动身子,甚至没有察觉库洛洛轻轻地走到他的床边看着自己。这个窟卢塔族少年在睡着前仍没有放下手中的书,他闭上眼睛呼吸缓慢而沉稳。库洛洛看着床上睡着的人,脑中不断评估着接下来每一个行动的利害得失。酷拉皮卡身上的伤痊愈得很好,但是昨天他用受伤的脚踝走了一整天的山路,如果库洛洛今天能买下一辆车,酷拉皮卡就不需要走这麽多路了,但是蜘蛛头目否决了这个决定,他认为他们最好在这间旅馆留待多几天,酷拉皮卡接下来需要完全恢复,让少年好好休息总比在半路遇上警察并又需要扔下车逃跑好。

  但是库洛洛还是会在今天看看能不能买到车。他把熟睡中的酷拉皮卡留在房间,自行走到旅馆楼下跟旅馆主人谈话。旅馆的女主人完全欢迎这两个「友善的男士」在这里多租住几天,但是她不清楚哪里有汽车售卖。她指向一间酒吧,认为库洛洛可以去那里问问会不会有村民愿意出售汽车,但是库洛洛讨厌 开酷拉皮卡太长时间,他决定在少年醒来後给他们买一份晚饭。做好决定後,库洛洛为自己煮了些咖啡,他边看报纸边消化杯子里的咖啡,男人知道酷拉皮卡不会自己 开。在蜘蛛头目的身体和大脑都被咖啡因占後,他回到房间坐在床上看书,接下来的几小时库洛洛都沉醉在手上那本大师级作品之中。在午夜过後,酷拉皮卡终於有醒来的迹象了,库洛洛从书中看向少年,酷拉皮卡坐在床上,抬手掩着嘴打了个呵欠,少年看起来或许像位纤弱的女生,但是他的手比女性大,看起来甚至充满力量。

  酷拉皮卡睁了睁眼,然後看向库洛洛。两人互相对望沉默了一段时间,最後酷拉皮卡起身走下床∶「我恨你。」少年如此说道,并把视线转移。

  「我知道。」库洛洛回答,这看起来成为了他们的日常,但库洛洛并不介意。终有一天,他会让酷拉皮卡自然地跟他说「早安」,库洛洛会看到这个景象的。「我决定在这里停留几天,」蜘蛛头目告诉少年∶「你身上的伤需要好好处理,而且昨天你用那受伤的脚走太远路了。」

  「我可以继续。」酷拉皮卡冷冷地说。

  「我知道你可以。」库洛洛说∶「但没必要勉强自己,我需要你在到达Erestor时回复到最佳状态,而且我们不需要 时间,所以我才决定等几天。」蜘蛛头目放下交叠着的腿并站起来∶「脱下你的上衣,我看一看你的背。」酷拉皮卡不高兴的看着对方,但还是脱下衬衣和底衫,坐在床沿。库洛洛走到少年旁边坐在他背後,他慢慢解下酷拉皮卡身上的绷带,放任自己的手指轻轻在对方的肌肤上游走。酷拉皮卡紧绷着身体,坐得像旗杆一样直,若然那些触碰真的影响到他,倔强的少年坚持不让他的情感流露出来-----正因为如此,库洛洛才会更想看到酷拉皮卡更多的反应,他慢下手指的动作,指尖沿住对方优美的背部弧度往下扫,看到酷拉皮卡微微的颤抖着身体,库洛洛咧嘴笑了出来。

  「你为什麽要这样做?」少年轻柔地问。

  「嗯?」库洛洛的手环绕着酷拉皮卡的身边把前面的绷带解开∶「我需要亲眼看到你的伤口确保它们痊愈得很好。」库洛洛在沉默一会後回答,假装不知道酷拉皮卡问题背後的含意。

  「不,我指┅ ┅」少年迟疑道∶「我指,像这样触碰我。」

  库洛洛用了点时间考虑要不要继续假装下去,但最後他否决了,这样对自己和酷拉皮卡的智慧来说只是单纯的侮辱。库洛洛解下所有绷带∶「像这样吗?」他说,让两指的指尖像羽毛般轻扫着少年的背。

  酷拉皮卡紧张起来∶「对,」他紧紧地回答∶「像这样。」

  「嗯┅ ┅」库洛洛微笑-----酷拉皮卡看不到就是了∶「我就是喜欢。这条疤痕是怎弄的?」男人轻轻地触碰少年的身侧,令手下的肌肤却更加紧绷着。

  「西索。」酷拉皮卡简单的回答∶「为什麽你要这样碰我?我相信敌人之间不会这样做。」

  「但我不把你当成我的敌人。」库洛洛轻柔地道,他的手指从旧的疤痕摸上新的∶「这里之後也会留下浅浅的疤痕吧。」

  酷拉皮卡耸耸背∶「我不在意。而且如果你停止有目的地摸我,我会感到非常高兴的,这样我就不会把你当成敌人看待-----若然这是你所希望的话。」

  「我不希望任何东西。」蜘蛛头目回答∶「但我没有想要你感到不舒服。」

  酷拉皮卡再次耸耸背,坚持道∶「我不在意。」

  库洛洛轻笑摇头∶「你在意的。」他说,忍不住让内心那愉悦的心情表达在声线之中∶「因为你还是问了我为什麽要这样做。」

  「随便你。」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