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5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库洛洛认为这样不代表他不能再触碰眼前的少年,但他必须肯定他不会惹怒窟卢塔族少年,他非常喜欢看到酷拉皮卡的蓝眼睛变成艳丽的火红色。库洛洛致细地观察对方身上的伤,那些伤恢复得非常好,看起来没有感染或是裂开。「我看你不再需要包扎了,」库洛洛说着站起身∶「给我看看你的脚踝。」

  「不需要。」酷拉皮卡微愠怒道,但他还是弯腰卷起裤脚。

  「你不介意的话我会亲自去看。」库洛洛跪在酷拉皮卡脚前,听到对方发出一下 讶的气声,男人微微侧前,藏下嘴角的笑容。他首先用手指戳了戳脚踝,然後小心地将他的脚抬起来,酷拉皮卡顺从库洛洛的动作,任由对方上下左右扭动他的脚踝。

  最後酷拉皮卡说∶「我说了,它很好。」

  库洛洛的回答是突然用力扭动了一下对方的脚踝,令酷拉皮卡因为扭伤而倒抽了一口气。「它不好。」男人说,然後站起来∶「我们会在这里逗留几天。你肚子饿吗?我打算去的酒吧很快便会关门了,但隔 这里不远有长开着的店铺,我去买些食物回来。」

  酷拉皮卡没有马上说话,他似乎在思考要不要给予库洛浴回答。少年穿回衣服并把裤脚放下,库洛洛看着他直到对方笔直的坐着∶「我肚子饿了。」酷拉皮卡最後道。

  「你有甚麽想吃的吗?」库洛洛拿起挂在门旁椅子上的外套。

  「随便。」酷拉皮卡轻声回答,库洛洛停下来看看少年是否有其他需要,但当他确定酷拉皮卡不再说话时,他转身走出房间。这位窟卢塔少年似乎不甚在意食物的味道,他只需要充饥就可以了。库洛洛应该一早知道这件事的,但蜘蛛头目善意的问题不会被浪费-----对,只要酷拉皮卡会从他建立的高塔里走出来,这一切都不会是浪费,当然在少年决定回应库洛洛前,男人能否令对方走出高塔仍是未知之数。

  库洛洛 开旅馆转向右边,用休闲的步伐走向不远处的店铺。他知道自己不会想买到任何与面包扯上关系的食物,蜘蛛头目对那些无味的发酵物感到厌倦了。当他们到达Erestor并闯入藏着火红眼的小型博物馆前,库洛洛会确保他和酷拉皮卡能吃上一顿好的。男人真到店铺门前,推开门时敲响了门上的铃铛。过了一会後,一位年老的男人边用毛巾擦着手边从门後走出来,库洛洛走到餐牌前,尝试去找味道比较丰富的食物,最後他选了两份晚餐,被盛在餐盒之中装在塑胶袋里。那个站在收银处的老男人讯问库洛洛是否需要把食物加热,库洛洛点头後付钱,蜘蛛头目并没有任何警方那边的注意,而且他手上仍有一大把戒尼可以使用。

  库洛洛回到旅馆,先走到厨房为自己和酷拉皮卡煮上一些咖啡才拿着晚餐和饮料走回房间。酷拉皮卡在库洛洛外出时洗了澡,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显有点大,但这样令少年的脸看起来更稚嫩。库洛洛把装着咖啡的马克杯递给酷拉皮卡,尝试不令他们的手指有所接触-----

  呃,好吧。(我猜原作者这样写是因为他们的手指还是碰上了)

  库洛洛把他买回来的晚饭放在桌子上。「我把它们加热了,我不想再吃面包了,我猜你也想尝尝别的东西。」

  酷拉皮卡耸耸背∶「我没所谓,就算是吃三文治当晚饭也可以接受。」

  蜘蛛头目止住想叹气的举动∶「好吧,但我已经吃到想吐了。」他把餐盒和胶叉递给对方,坐在床边吃饭,眼角同时观察着少年。酷拉皮卡静静地吃着,看起来非常沉闷,甚至没有注意到库洛洛的目光。这样的日常可以说是经常发生了,但库洛洛不会让它继续出现的-----他会令酷拉皮卡在日子过去的同时慢慢接近他-----而且这值得库洛洛去做。在那之前,蜘蛛头目不会让那些琐碎的如少年的怒火和恨意将自己推进一个麻烦的境地-----蜘蛛一直都很有耐心-----库洛洛很有耐心。他会打破少年身上冰冷的外壳并让那有实力的丶强大的窟卢塔少年真正成为他的。或者不会在今天或明天发生,它需要时间-----时间和耐心,而库洛洛具备这两样东西。

  两人吃完晚饭,酷拉皮卡站起来把收集好空餐盒丶包装和胶叉子并扔进垃圾桶内,少年回到床前再度拿起他的书,库洛洛笑着耸了耸背,和酷拉皮卡一样沉迷在书海之中。他们在馀下的晚上阅读,早晨稍睡一会,在大约正午时份,他们洗完澡穿戴整齐,走到酒吧对着村民演了一整天的戏。在那里库河洛和酷拉皮卡享用午膳丶和居民聊天,村民的话题十分广阔-----从天气谈到今天捕获了甚麽猎物,再谈到住在这里的人们的到来和 去-----库洛洛和酷拉皮卡确定了三天後将会有一辆车卖给他们。

  接下来的几天都处於安静和平和之中。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阅读了很多丶休息了很多,然後因为外来人的身份而被不同居民纠缠打听有关外界的消息和故事。库洛洛轻松地回避了那些问题,他总是非常聪明的从他人口中得知不同事情,而他却很少真的把事实告诉对方。酷拉皮卡保持沉默-----这或许是最好的选择。有时候,当库洛洛和一个村民聊天或是阅读的时候,男人看向窟卢塔少年会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似乎在思考着甚麽,但在酷拉皮卡和库洛洛的视线交叉时,少年总会马上移开目光。库洛洛好奇酷拉皮卡脑里究竟在想甚麽东西,但他没有问,因为他知道他不会得到答案。

  TBC

第16章 渐渐融化

  在第一天,酷拉皮卡和库洛洛大部份时间都在沉默中度过,酷拉皮卡一点面不介意。事实上,他已习惯一个人的旅行,而且他的「旅伴」令窟卢塔少年不会有引起话题的兴趣。酷拉皮卡要不在车上阅读,要不从车窗看向外面的景色。他们所在的地方非常崎岖,车道旁尽是林立的树木,那连绵不断的一片绿只是偶然混入海水的蓝。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於夜晚在路旁的树荫下休息,星星在头项浓密的叶子中闪闪发亮,他们的地毯太薄了,躺在上面睡觉并不舒服。有时候在太阳升起之前,天空会开始下起蒙蒙细雨,柠檬黄色的晨曦照亮森林令它像身处一片灰雾形成的大海中般。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收拾好东西,雨在两人准备完毕後倾盆地下,他们庆幸自己没有浪费时间 快回到车上。

  酷拉皮卡的衣服湿了少许,库洛洛静静地打开了车里的热气。男人那长而黑的外套是防水的,然他有可能是为了酷拉皮卡才打开热气,窟卢塔族少年不知道他应该对对方的举动有甚麽想法-----他不知道他应该怎对蜘蛛头目有甚麽想法。『-----我恨他。』,酷拉皮卡不断在内心警惕自己,但事实是,他的恨意似乎在慢慢消退了。当然少年知道这为什麽会发生,他已经和库洛洛一同旅行接近四个星期丶从早上到夜晚,一在有对方在身边。那男人在期间表现得非常文明-----友善丶公平丶具有魅力。他以窟卢塔少年的意愿优先,让他能有空间自己思考;但当他们对话时,库洛洛给予酷拉皮卡的印象是聪明和博学的。这个男人和酷拉皮卡记忆中冷血的野兽差天共地,而酷拉皮卡就会为了狩猎这只野兽而苦练多年,让他的思绪和身体随时准备好复仇。而现在,他开始疑惑那一天到底会否来临。

  不,他需要相信那一天的到来。而当他们真的要对战到一方死亡的时候,他对蜘蛛头目的认识会是酷拉皮卡的一大益处。这是一个了解对方的能力和作战方法的大好机会,但条件是他首先要看到男人卷入打斗之中,这样酷拉皮卡能站在一边看着库洛洛又再不睁眼杀人吗?到目前为止,库洛洛答应了酷拉皮卡他会为了让少年接受他而不去杀人。虽然酷拉皮卡对此感到高兴,但也意味着窟卢塔少年对男人的认识会很有限。酷拉皮卡用眼角偷偷瞄了眼库洛洛,一股疑惑的心情由然而起,不论他再怎麽憎恨那男人,他知道这已经变成过去式了。慢慢地,窟卢塔少年开始见到库洛洛背後的人性的一面。

  这┅ ┅或许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库洛洛瞄向酷拉皮卡,挑一边眉,酷拉皮卡把视线移开看向窗外。外面已是倾盆大雨,雨打在玻璃窗上画出奇怪的痕迹,像小型瀑布从窗前流下一样雨水踪横交错。

  「我用便士*1买下你的想法。」库洛洛说,这句话令酷拉皮卡耸耸背。

  「我认为我的想法更值钱,而你需要付更多金钱去买下我的想法。」

  蜘蛛头目轻轻地笑着,他的笑容令酷拉皮卡大吃一 ┅ ┅但好吧,当然库洛洛会知道怎样去笑,不论他犯下多少罪恶,他终究是人类。

  「我会想,」库洛洛说∶「你有一天终会愿意告诉我你的想法。」酷拉皮卡又再耸耸背,看向窗外。他们之间弥漫着沉默,只是车里的收音机播出的温柔钢琴声微微鼓舞着气氛。几分钟後,库洛洛开始轻轻地哼着歌,眼看着前面的路。库洛洛哼着的旋律是酷拉皮卡喜欢的,然後蜘蛛头目也喜爱这个认知让酷拉皮卡感到有些烦恼。过了一会,一块路牌渐渐在大雨和路边显现,库洛洛眯起眼睛看了看,「它说了甚麽?」他说∶「在雨中我很难看得到。」

  酷拉皮卡费力地隔着窗上连绵不断的雨水看向路牌,他最後看出路牌上的标志∶「他说几公里以外有一间旅馆。」

  库洛洛点点头∶「要好好吃一顿热腾腾的饭吗?」

  酷拉皮卡看向男人,微歪着脑袋,他思考了一会,然後再次看向窗外∶「你知道我不是特别关注自己吃了甚麽。」

  库洛洛耸耸背∶「我知道,但我还是问你,你比较喜欢停下来,还是在继续前进的时候吃东西?」

  酷拉皮卡思考了一会,最後说∶「如果是热的食物的话┅ ┅就好了。」

  蜘蛛头目微微笑了笑,在高速公路支开的时候转向右面,驶进一条小道。过了一会,他们停泊在一间矮小的丶挂着闪亮霓虹灯的楼宇前。这地方看起来有点简陋,但它地下有售卖简单的晚餐。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选了一张最接近大窗户的桌子,这样有需要就可以快速 开了,但亦远 门口让他们不会因人客出出入入而感受到外面的寒冷。这个地方的餐牌上没有很多选择,但仍有不同的炖菜和汤可以选。酷拉皮卡点了一碗汤配面包,而库洛洛则点了一款炖菜。他们静静地吃着,围绕在他们之间的气氛相比愤怒更多了一层悲伤。当他们吃完後,感觉身体都暖起来,库洛洛付了款,然後 去。他们走回汽车,再次踏上高速公路。

  「谢谢你。」酷拉皮卡最後说,不论他们的过去如何,少年觉得在吃完库洛洛付钱的食物後不道谢有点无礼。

  「不要客气,」男人轻松地说∶「希望你喜欢。」

  「那尝起来很美味。」酷拉皮卡承认。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