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7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是关於你和你那医生朋友的。」

  酷拉皮卡微皱起眉头∶「雷欧力和我?」

  库洛洛点头∶「对,和我聊天的考生都觉得你们┅ ┅异常的亲密。」

  「我不认为这与他们有关。」酷拉皮卡说,他眉间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这件事和你也无关。」

  「所以这是真的?」

  酷拉皮卡捂了捂唇,眉头依然深皱,他的脑似乎反应不过来去让他思考应否回答蜘蛛头目的问题∶「我们不是┅ ┅在一起,如果这是你所问的话。」酷拉皮卡终於答道∶「虽然他的确告诉我他的兴趣。」

  「用甚麽方法?」库洛洛现在感到十分有兴趣丶和高兴,他不会预料窟卢塔少年竟然会回应他。酷拉皮卡的脸颊微微变红,他别过脸看向窗外。「他是亲口跟你说吗?」库洛洛步步进迫,酷拉皮卡摇摇头∶「那他亲了你?」沉默,少年没有回应,只有逐渐加深的脸上的红晕,蜘蛛头目几乎想用手触碰对方的脸-----酷拉皮卡再次点头。又一次,库洛洛没有想到对方会给予回应。

  他们的对话似乎停下来了,库洛洛回想谈话内容,酷拉皮卡努力去找回自己的沉默冷静。这时候, 桑的《天鹅》*1从车上的收音机播出,钢琴声像夏日的雨水般滋润清新,小提琴拉出的旋律犹如歌曲所歌颂的动物般优雅。酷拉皮卡闭上眼睛,倚在椅背上,库洛洛用眼角看向少年,好奇对方究竟在想甚麽。一曲已终,紧接着的是舒伯特的《小夜曲》*2,这些歌比较符合库洛洛的口味,旋律轻松愉快,听起来十分雀跃。酷拉皮卡张开眼睛,拿起他的书继续阅读。继小夜曲後是莫札特的《土耳其进行曲》*3。在歌曲播放完毕後,库洛洛转向右面的路,酷拉皮卡在留意地蜘蛛头目的举动後抬起头,好奇的看着他,但库洛洛没有解释,他看到不远处有个中途休息站,男人把车停泊在那里,停在粗壮高大的松树下,然後熄掉车匙解开安全带。酷拉皮卡疑惑地皱起眉,合上书把它放在仪表板上。

  「为什麽停下-----」他没有说完之後的话。

  库洛洛俯身过去,捉住酷拉皮卡的左手,将之按在他的大腿上。男人轻松地把对方想推开自己的右手向後推,库洛洛用手臂把酷拉皮卡的右手压在少年背後的车窗上,让酷拉皮卡没有防卫向自己打开一切。

  库洛洛吻了他。

  起初只是一个简单的吻,库洛洛的唇只是按压在酷拉皮卡的,他感觉到少年的僵硬和紧张,他尝试用手推开库洛洛,但蜘蛛头目当然不会让他这样做。他的唇更深入吻向酷拉皮卡,惹来酷拉皮卡从喉咙发出一声轻轻的丶局促的喘声,但之後他没有任何动作,没有再尝试挣脱库洛洛的手。库洛洛将酷拉皮卡的不再反拒视为邀请,双唇轻轻捂动,引诱酷拉皮卡作出回应。慢慢的,少年放松了下来,库洛洛的手指滑下对方右手内侧敏感的皮肤,一直到手臂处。酷拉皮卡微颤抖身体,轻轻的倒抽了口气,侧着脑袋令他们的吻更深入。库洛洛轻咬着他的下唇,然後退开坐回驾驶座上。他带上安全带,眼角瞄向酷拉皮卡,看着他僵硬着,唇依然微微张开-----湿润的-----因为刚刚的吻而少许变红-----看起来很吸引人。

  库洛洛再度把车驶走, 开停泊处。酷拉皮卡反射性的拿起刚刚放在仪表板的书,然後看向他的同行者,眼里尽是疑惑∶「你亲了我。」

  库洛洛正在看向後面确保後面没有其他汽车前来,接着驶回高速公路,让沉默弥漫在他们之间一会∶「对,我亲了你。」他终於说道,眼专注在路上。

  「为什麽?」酷拉皮卡接着问,没有丝毫犹豫∶「我相信这是情人之间才做的事。」

  库洛洛对他笑了笑∶「就说我在告诉你我的兴趣吧。」他让酷拉皮卡消化一会,继续把注意力放回车道上,但是他并不尽然在专注驾驶,库洛洛有很多事情需要思考。其中一样,是他很 讶自己是多麽渴望去亲吻酷拉皮卡。起初他只是想得到少年所有的注意力,他知道他在玩一个非常危险的游戏,但这是一个能令他卸下防范并在短期内得到效果的方法。更甚者,这可以将酷拉皮卡绑到自己身边-----库洛洛需要小心走每一步,否则有可能毁掉所有东西。对,他会慢慢地享受这游戏,小心翼翼的下每一步棋,然後再令酷拉皮卡对自己设下更多心防是退後一步。然而库洛洛没预料到的是,他接下来想加深两人之间的吻,再吻他一次丶直接他最後推开。蜘蛛头目看向酷拉皮卡,对方仍然直立着背坐在旁边,双目大大的睁开盯着前面的路,他看起来┅ ┅很 讶,但不是 吓,希望这是一个好的徵兆。库洛洛专注於驾驶,酷拉皮卡仍然沉默着,对库洛洛来说,「思考出酷拉皮卡的想法」和「计划如何令窟卢塔少年成为自己的」都是非常令人头痛和兴奋的事,他很久没试过如此激动了,这个挑战真是又紧张又刺激。

  从某个角度来看,这是库洛洛·鲁西鲁所策划的最大的抢劫行动了。

  当然,他是盗贼之中的高手,如果他能小心地计划好每一步丶小心地走每一步,他会让酷拉皮卡成为他最强的盟友。若然酷拉皮卡最後还是反抗,库洛洛可以偷走他的能力并将他杀死,但这会是一大浪费,然蜘蛛头目并不想这样做。库洛洛驶过一块写着「新港口」的路牌,他们的目的地在外几公里内。终於,能走出车内一定会十分舒服。连续驾驶几天实在是太消耗精力了,但库洛洛很期待下车舒展身体,然後他们会在晚餐时间後进城,能 上夜晚的那班轮船。

  当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到达城镇後,酷拉皮卡依然没有动,但当他们驶进通往海滨区的车道上时,少年似是无力的半瘫在座位上,库洛洛瞥了他一眼。「我真不相信你,」酷拉皮卡终於沙哑着声音轻轻地道∶「我真不相信你刚刚竟然这样做了。」

  库洛洛的回答,是蜘蛛头目嘴上挂着的微笑。

  TBC

  *1∶《天鹅》出自 桑的管弦乐《动物狂欢节》,是三段式结腹,主要由大提琴独奏,两部钢琴伴奏

  *2∶《小夜曲》出自属於浪漫时期舒伯特之手,采用和声上的变化细致的刻画出一对恋人中的心里活动,腹成独特的浪漫主义的旋律

  *3∶《土耳其进行曲》是莫札特所创《A大调第11号钢琴奏鸣曲》的第3乐章

第18章 海上插曲

  若然说酷拉皮卡遇到烦恼或令他心绪不宁的事情时是将它放在一边尽量无视,现在他努力压下想摸上自己唇瓣的冲动,这样看来能擦走那荒唐可笑的吻,但是不会改变任何东西-----库洛洛吻了他。

  库洛洛丶吻了丶他。

  酷拉皮卡看着坐在桌子另一边的男人,库洛洛挑起一边眉,吃下叉子上的牛排。他慢慢地咀嚼,与盯山着他的窟卢塔少年互相沉默的对望。男人吞下食物,歪着头∶「你在想甚麽吗?」他问。

  「没有。」酷拉皮卡回答,皱着眉看向盘中的食物,它们已经凉下来了。或者是因为库洛洛声称了他的「兴趣」,突然之间,酷拉皮卡开始留意到前面那个男人不同的一面,那是少年之前从没察觉到的。比如说,放下头发的库洛洛挺好看的-----酷拉皮卡永远不会想留意到这些东西,他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如果真的是没甚麽,为什麽你像被前面那碟炒饭侮辱了一样盯着它看?」

  「我没有。」酷拉皮卡看向右面的窗户,尝试证明自己的反驳。

  「嗯。」库洛洛看起来没被酷拉皮卡说服。啊,他妈的!那愚蠢的混蛋,令他焦虑不安又满腹疑问,这可能一早就在蜘蛛头目的计划内了。酷拉皮卡狠狠地刺向碟子上的西兰花,把它放在嘴里,库洛洛仍然盯着他看。窟卢塔少年愈来愈心烦意乱了,但是他用尽一切努力不让感情显露出来。蜘蛛头目看着对方叉子上的西兰花,感觉到酷拉皮卡的嘴角微微向下压,然後放下叉子。

  酷拉皮卡轻轻地叹气,抬头看向他的同行者∶「如果你停下盯着我看的举动,我会非常丶非常感激的。」少年轻声说。

  「但我挺喜欢看着你的。」蜘蛛头目轻松答道,这个回答并不能帮助酷拉皮卡找回他的沉默冷静,他能感觉到血液又往脸上涌了。啊!再一次,酷拉皮卡讨厌这个害羞腼腆的自己。少年再一次拿起叉子,在接下来的几分钟专注於食物上,尝试吃出它的味道和口感,同时希望能令自己冷静。在库洛洛终於移开视线时,酷拉皮卡的肩膀因为长时间紧绷着而发痛,他强迫自己慢慢地放松肌肉。「你看起来很紧张。」库洛洛评论道。

  「我没有。」酷拉皮卡马上反驳。再一次,男人听起来没有被说服。酷拉皮卡看到库洛洛做了个手势,他抬头看到被库洛洛叫来的侍应朝着这边走来。

  「给我们这里最好的红酒,」库洛洛在侍应来到时说∶「还有一些柠檬苏打。」侍应鞠躬後 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