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8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我还没到喝酒的法定年龄。」在侍应走出听到的范围後,酷拉皮卡说。

  「在这里,你不是。」库洛洛反驳∶「这里喝酒的法定年龄是18岁。」

  「那不重要,我没有要喝酒的念头。」

  「我点了一些柠檬苏打。」库洛洛提醒∶「那不是给我的。」那似乎平抚了酷拉皮卡,他沉默了下来。过 一会後,侍应拿着他们的饮料和两个杯子回来,他拔掉红酒的软木塞,把酒倒进一个玻璃酒杯,但库洛洛在杯子被倒进不足一小口红酒时停下侍应的动作。酷拉皮卡皱起眉,看着库洛洛把那酒杯放在自己面前。而蜘蛛头目的酒杯则是倒进正常份量的红酒,他等着侍应 开朝另一张桌子走去。

  「我想我说了-----」酷拉皮卡说,但库洛洛马上打断了他。

  「只是一小口。」库洛洛说∶「它不会让你醉,但或许能令你放松一点。来。」他在酷拉皮卡的酒杯倒进一半苏打∶「尝尝吧,如果你不喜欢,你可以把它把在一边。」酷拉皮卡疑惑地看着他,但男人一如既往并没让酷拉皮卡读出一丝一毫,库洛洛的脸就像一幅纯白色的墙,看起来没有大感兴趣,也没有漠不关心的表情。他把桌上的酒杯往窟卢塔少年那边推∶「尝尝看。」他再说一次。

  酷拉皮卡叹了口气,拿起杯子,再一次瞄向库洛洛的扑克脸,然後他呷了一口-----那不难喝,实际上,是挺好喝的。而且因为只加了一点红酒,里面没有多少会让酷拉皮卡醉倒的成分,他相信这杯饮料不会令自己感到醉酒後的不 。库洛洛盯着他看,酷拉皮卡承认∶「它尝起来不错。」少年的回答令库洛洛以微笑作回应。

  酷拉皮卡把视线移开,不知道为什麽,看着库洛洛的表情转变和变得┅ ┅看起来相当愉悦,这令他感到紧张。酷拉皮卡再吮了一口饮料,看着蜘蛛头目拿起他的酒杯喝下去。对方歪着脑袋,然後点点头,明显对红酒感到满意。他们之间被沉默包围,各自享用自己的饮料。这种感觉很奇怪,酷拉皮卡的脑袋侧向一边,看着酒杯中不断冒出泡沫的粉色液体-----他们已经静静地坐在这里有一小时之久了,但是并没有对方的存在和沉默而感到丝毫烦躁-----这种感觉很奇怪。酷拉皮卡抬头看向蜘蛛头目,发现库洛洛也在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窟卢塔少年匆忙的放下杯子,清了清喉咙,然後拿起桌上的餐具。酷拉皮卡再次在专注吃东西时尝试冷静下来,男人的视线-----突然令他感到紧张。少年静静地吃着,过了一会便又拿起饮料喝了一口,当酒杯里的苏打被喝光时,库洛洛再将它装满。

  当酷拉皮卡吃完後,库洛洛问少年是否需要甜品,但酷拉皮卡拒绝了。这与由谁付钱无关,但男人付的钱都是偷来的。库洛洛为他们的晚饭付款後,两人一同 开。街上有很多行人,各自为自己事业奔波。从海上吹来的冷风带着一丝丝海水的咸味儿,同时把海巷的鱼腥味吹了过来。酷拉皮卡把外套的拉炼拉上,看向库洛洛。库洛洛从外套的口袋掏出一只怀表查看时间。「我们来得有点早。」他说∶「但外面很冷,我想我们可以在码头旁找些地方先暖着身体。首先去买船票吧,然後再找找这附近有甚麽东西需要的。」酷拉皮卡点点头,他环看四周想找出自己所处的位置,少年大概能从海面上吹来的风猜到自己所在的方向,但他不确定船会在哪里停泊。「这边。」蜘蛛头目说,他率先一步向前走。

  酷拉皮卡跟随着库洛洛,他用手指拉着外套的衣袖,尝试令冷风不要吹进身体。他们两人走得比较急,这个港口看起来令难以置信的远,库洛洛和酷拉皮卡用了些时间才走到去目的地。库洛洛已经在看到汽车没用的时候把它卖了,他相信在坐船去到另一个大陆时仍有机会再买一辆。当他们终於去到售票处时,售票处比他们想像中安静,只有一些旅客不舒服的挤坐在旁边的塑料制椅子上。一些售票员坐在柜台後,库洛洛走过去。酷拉皮卡走去远处的墙前,在那里他能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看到外面的大海,海风非常大,令酷拉皮卡不能确定船在这种强风底下还会不会开启。那些又高又猛烈的浪击打在岩石和巨石上,在某层面上带有诗意,酷拉皮卡可以在几小时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但一会儿後,库洛洛回来了,他把买来的船票轻拍在酷拉皮卡的後脑,把少年从白日梦唤回来。

  酷拉皮卡回过头,对库洛洛做了个表情,手抚平着後脑的头发∶「船会开启吗?」

  「嗯,会在几小时後开出,那些售票员说他们已经习惯这种天气了,没问题的。」

  酷拉皮卡点点头,他看向四周∶「附近有咖啡店吗?我不是很想在坐在这些塑胶椅上等两小时。」

  库洛洛轻笑出声∶「当然,这里不远处有一间,挺小型和安静,你会喜欢的。」

  「那麽带路吧。」酷拉皮卡说,示意男人带头,库洛洛静静的站在原地一会儿,低头看着少年,唇边挂着一抹微笑。酷拉皮卡歪头看着对方。库洛洛耸耸背,转过身背对少年先走一步,酷拉皮卡微皱着眉疑惑的盯着男人的背看了一会,才跟上库洛洛。但是窟卢塔少年在门前犹豫了,他对於又要冒着冷风这一点感到不高兴,他讨厌冰冷的感觉,虽然那从来不能阻止他做任何事便是了。酷拉皮卡站出门外,海风马上向他吹来,为他的双手和脸带来疼痛,令少年希望自己当初选择在原地等待。

  「咖啡店就在不远处。」库洛洛说,回看酷拉皮卡的脸∶「能走吗?」

  「我见过更坏的情况。」酷拉皮卡答道。

  库洛洛作了个表情,转身继续向前走。他带着酷拉皮卡走回斜坡上,但转向他们前去售票亭的另一条路,这条路更加狭窄,而且看起来只是让行人使用的。小商店在街道两旁林立,和公寓大厦和公园互相夹杂,紧紧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空隙。这条路上没有多少行人,这是一个很小的地方,若不是库洛洛带他来,酷拉皮卡不会有机会见过这种地方。他们进去的咖啡店小且温馨,这里的桌子不超过十张,大部分桌子都围在大窗户前排放,他们坐在其中一张桌子前。库洛洛点下一些混合咖啡和几件莓果馅饼,他们都没有谈话,只是从便利大裹布拿出书并开始阅读,酷拉皮卡发现他们点的咖啡和点心都非常精致,他同时把这间咖啡店的地址记下来,以便之後带他的朋友来这里。这个主意从脑中浮现後,酷拉皮卡顿了顿,从书中抬起头来。

  库洛洛同时在那一刻对上酷拉皮卡的视线,但是他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看对方依然没有开口的念头,他继续看手上的书。酷拉皮卡的视线停留了一会,最将与库洛洛一样专注於书上的文字,但他没有真的在看。因为某些原因,带朋友去库洛洛介绍给自己的地方┅ ┅这件事总感觉有点奇怪,他想不到那奇怪的感觉从何而来。酷拉皮卡在那之後不能专注於自己的书,於是他又偷偷瞄向坐在对面的男人。就算库洛洛察觉到,他也不会再出任何评价。最後,蜘蛛头目合上书并站起来,酷拉皮卡跟着他。把书与他们的行李放在一起後,两人再一次踏入寒冷的空气之中,库洛洛和酷拉皮卡用轻快的步伐走回码头。

  在到达售票处时,库洛洛为酷拉皮卡打开门,窟卢塔少年马上冲进去,站在里面用手指摩擦着手并尝试令它们温暖起来。库洛洛站在酷拉皮卡身後,手指扫下对方的头发,就像要把黏在发上的甚麽东西弄走一样。酷拉皮卡拍走男人的手,皱起眉头,他转身看着对方∶「你在做甚麽?」他问。

  「你的头发因为海水湿了。」库洛洛回答,把两对手都插进牛仔裤上的口袋∶「我只想把水珠抹走。」

  「别管它。」酷拉皮卡转身再次走到墙前∶「这点不要紧。」他听到库洛洛有规律的脚步声朝自己走来,知道男人正跟着他。酷拉皮卡没有回头,蜘蛛头目轻易地靠近他和触碰他-----这件事令酷拉皮卡非常在意。酷拉皮卡让库洛洛距 自己太近了,和对方这样的人做朋友不是一件好事。他是一只蜘蛛。一个无法无天的罪犯。他们之间的相处是建基於共同利益之上,没有其他东西了。对,就像他为了得到幻影旅团的资讯而与西索合作一样,酷拉皮卡亦可以和这个男人合作-----只为夺回族人的火红眼。但就只是如此了,他不会让蜘蛛头目继续假借他的「兴趣」让他玩弄自己,或是接受那虚假的友好,他不会跌入他的陷阱的。

  广播播出「由Srekelirk启程出发的旅客可以登船」的公告,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随着其馀七至八位旅客走向门,再一次踏进寒冷的空气,他们走向停泊着巨大轮船的码头。一条长木板从船上连接到码头让他一个接着一个登船。在船上,一个服务员检查他们的船票,他再次看了看船票和库洛洛和酷拉皮卡一眼,然後带着他们走去船的最前方,在那里他们被带进一间奢华的套房,他对着两人深深的鞠了一躬後 去。酷拉皮卡环看套房豪华的室内设计,这看起来像是用来服侍皇室家族的。「你常常用最昂贵的方式旅行。」酷拉皮卡评论道。

  「好吧,我其实不介意睡在又窄又硬的床上并挺着僵硬的背和带着钝痛的肌肉旅行的,但这样我们才能在到达目的地前好好的休息,你不认为吗?」

  酷拉皮卡耸耸背,他个人觉得这是一个挺浪费的花费,但若然库洛洛想要这样,酷拉皮卡不会介意。「我去洗澡,」他说∶「我需要我的行李。」库洛洛具现化出他的书,不用一会酷拉皮卡便拿到他装着衣服的行李箱,当然,他的衣服是侠客买给他的,那没甚麽关系。酷拉皮卡选了一套乾净的衣物,然後走去他认为是通向浴室的门,但那是衣柜的门,另一道门才是通向室内那过分地大的浴室,少年第二之的运气比第一次好*1。酷拉皮卡走进去,关上门,他飞快地脱掉衣服然後走进淋浴处。很快,酷拉皮卡再没被思绪和对蜘蛛头目感到疑惑缠绕,围绕在他四周的,只有水洒下来的声音,热水冲擦着皮肤的感觉,还有昂贵香皂和洗发水的味道。

  TBC

  *1∶这里的原文是「Third door was the charm」,charm原本解作魅力,但不可能直译「第三道门是魅力」。在外国有另一种说法是「Third time is a charm」 (Third time lucky),意指第二或第三次的尝试会比第一次更有运气和更能成功,我猜这里把time变成door是指「酷拉皮卡打开第二道门的运气比打开第一道时好,他终於找对了浴室」

第19章 一个非常漂亮的景色

  库洛洛又再手持两杯装有咖啡的马克杯站在酷拉皮卡的床旁边了。终於┅ ┅终於!酷拉皮卡可以自己睡一间房,可以关上房门,可以有私隐-----但是那男人还是找到方法闯进他的地方。酷拉皮卡坐起身,说∶「我恨-----」

  「我知道。」

  好吧,酷拉皮卡接着要说的话很明显,但让他说完不会用库洛洛很多时间。窟卢塔少年接过库洛洛手中的咖啡,他没必要对男人表现得不友善,酷拉皮卡吹了吹咖啡,吮了一 口。「我们大概在中午时份到达Srekelirk。」蜘蛛头目说,酷拉皮卡抬头看着他∶「刚刚船长邀请我们一同享用早饭,这件事对租用这间套房的旅客很平常,但是我们不一定需要去。」

  「我宁愿不去。」酷拉皮卡说,再次吮了口咖啡。

  「我猜到你会这样说了。」库洛洛走去门口,转头对少年做了一个表情。酷拉皮卡挑起一边眉讯问对方在打甚麽主意,同时嘴已捂着咖啡杯的边沿,但男人只是摇摇头,打开门出去後把门轻轻关上。

  那究竟是甚麽东西?

  好吧,酷拉皮卡该死的要在喝完咖啡和穿戴完毕後踏出这扇门。他从床头柜拿起手机,时间尚早,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好好休息和在到达Srekelirk前放松。酷拉皮卡放下手机後拿起他的书,接下来的几小时他都是阅读,但之後他的马克杯内的咖啡见底了。如果只是为了添咖啡,酷拉皮卡是不会想出去的,但他同时需要去洗手间,最後,少年叹了口气,放下书,起床换上一套乾净的衣物,他今天选了一件海军蓝色的上衣和一条黑色的牛仔裤,然後酷拉皮卡拿着书走出房门。

  库洛洛在坐着阅读的扶椅抬头看着酷拉皮卡走出来∶「早安。」他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