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19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会,点点头∶「早安。」少年的回答令库洛洛微微一笑,他耸耸背,走去洗手间,出来後走向咖啡机,那里有个放置着冰箱的小小厨房,酷拉皮卡打开冰箱看看里面有甚麽东西,冰箱没有夹板,里面尽是一个个小隔室,从水果到酒精饮品,都别上价钱。酷拉皮卡按下按钮,要了两块面包和一个柳丁(没记错内地/台湾是叫柳丁?香港是叫「橙」(orange)),他把面包放进烤面包机,再往杯子装满咖啡,才开始撕开柳丁的皮,尝试用人手把柳丁的皮都撕下来,烤面包机发出「叮」的一声,酷拉皮卡走过去把面包拿出。

  他小心地把它放在从橱柜拿出来的碟子上,然後把花生酱涂在面包上面。酷拉皮卡坐在一张桌子前享用早餐,他把柳丁撕开一片片放在花生酱上,皱眉并放弃把残馀在上面的皮都撕下来。当酷拉皮卡把柳丁都放在一块面包上时,他呷了口咖啡,眼睛看去前方的客厅,他顿了顿,库洛洛正盯着他看,眼眉微微挑起,看起来被逗乐似的,这表情令少年皱了皱眉,库洛洛把注意力放回书上。

  酷拉皮卡慢慢地吃着,他的书放在一边打开,这样他便可以边吃边阅读了。当吃完第一块面包时,他准备把其馀的柳丁都放在另一片面包上,这个时候库洛洛站起来,吸引了酷拉皮卡的注意,但是对方只是走去咖啡机为自己倒咖啡。库洛洛走过酷拉皮卡时,他顿了顿∶「看起来像朵玫瑰花。」他评论道。酷拉皮卡抬起头,表情有点疑惑,但男人在看向他的碟子,於是少年低头看着碟子上的面包,那些柳丁片从面包中间开始往外绽放出一个圆。好吧,酷拉皮卡承认它看起来的确像朵玫瑰,少年耸耸背,把它拿起来咬了一口,库洛洛继续走向咖啡机倒满他的马克杯,接着回去扶椅看书。

  当酷拉皮卡吃完後,他想回到房间继续阅读,但是书已经看到最後几页了,於是他坐在原地没有 开。当少年完成手上的书後,他叹了口气,左右扭动脖子放松肌肉,在酷拉皮卡睁开眼时,他发现蜘蛛头目又再盯着他看。「那本书看完了吗?」他问道,酷拉皮卡点点头∶「想看另一本吗?」

  窟卢塔少年又点点头,这回在他开口前看上去有点犹豫∶「如果可以的话。」库洛洛的微笑令酷拉皮卡皱起眉头,但是他已经走向他们的行李。库洛洛看着他行李内的书的标题,然後具现化出他的书,拿出另一个袋子,蜘蛛头目把大部份的书都放进那里去了,最後他选了一本印有金色书名并用绿色皮革作为封面的书,男人看了看书脊,站起身把书放在桌子上。

  「这是其中一本我最喜爱的书。」库洛洛说。因为好奇,酷拉皮卡伸手抚摸书上的标题,他听过这本书的存在,但是他从没想过会有一天亲眼看到它。这本书所描述的神话般的人物已经在上世纪前消失了,留下来的人们因为知道时代最终会把他们淹没而决定写下这本书,以令他们的文明能名留青史。这本书如此珍贵的重量让酷拉皮卡微微睁大眼睛。「我知道你会小心对待它的。」库洛洛说,酷拉皮卡只能默默的点头。

  酷拉皮卡小心翼翼的打开书的封面,像对待易碎品一样翻开第一页,就在他要开始阅读第一行字时,一道轻柔的力度抚上少年的颈侧,酷拉皮卡马上用手打走库洛洛的手指,但对方已经摸上他的肌肤了。窟卢塔少年皱眉,尝试不要在刚借到一本无价的书後马上被烦躁的心情占,酷拉皮卡把脸转向库洛洛,但库洛洛没有看向他的脸,黑色的丶纯粹的眼睛依然盯着少年的颈脖看,酷拉皮卡的手摸上男人盯着的地方,好奇是否有甚麽东西黏在上面。

  「你总是不脱下耳环。」蜘蛛头目评论道。

  酷拉皮卡睁睁眼,有点吃 。他不知道他期待着甚麽回应,但谈论耳环或是珠宝的选择不会是其中一个∶「我看不出这有甚麽问题,你也不脱下耳环。」

  库洛洛的嘴角扬起抹笑容∶「你戴了很久了?」

  酷拉皮卡感到愈来愈混乱∶「六年了,但我不认为你会在意。」他犹豫了一会,在这个情况下,他的回应似乎有点无礼。少年的右手仍然放在书上∶「那麽你呢?」酷拉皮卡加了一句,出於礼貌多过真的在意。

  「嗯┅ ┅」库洛洛瞄向他的耳环∶「我猜和你差不多吧。」然後他转身走回沙发,皱着眉的酷拉皮卡轻轻拉扯着他的耳环,他不懂-----他不懂那男人-----库洛洛·鲁西鲁。少年摩擦蜘蛛头目用指尖抚摸过的颈侧肌肤。啊,那男人经常令自己一头雾水。

  -----

  在这个早上,库洛洛到目前为止都感到非常愉悦,他十分肯定他和少年的关系在逐渐进步。几个星期前,酷拉皮卡都不会说话,而现在,他会跟蜘蛛头目说「早安」丶「请」丶「谢谢」。库洛洛亲吻了酷拉皮卡後还害怕对方会缩回自己的壳中,回到之前敌对的态度,虽然蜘蛛头不会让那情况维持很久-----然而,男孩随了 讶以外,他甚至没有想像中烦躁。

  总而言之库洛洛感到非常愉悦,他静静的合上书,坐在那里观察着窟卢塔少年,喝着咖啡。酷拉皮卡在阅读,脸上挂山着一副又认真又专注的表情。他坐着的时候背挺得非常直,头微微低垂看书,书被好好的放在桌面,不难猜测他是为了减少伤害到那本珍贵的书的机会。少年小心翼翼的翻每一页,食指和姆指如拿起一件脆弱的艺术品般抓住纸张。库洛洛认为窟卢塔少年的每一个动作都带有一种肯定的丶天然的优雅,那些动作不是他下意识地去做,刻意去假装自己拥有这些风度的人很快便会打回原型,但酷拉皮卡永远都不会。

  他发现自己在好奇-----如果他没有杀死少年的族人,酷拉皮卡会成为一个怎麽样的人?他会成为一个学者吗?一个领袖?但可以肯定,酷拉皮卡一定会受到族人的尊敬和敬佩。库洛洛把这个想法从脑海抛走,这不值得他去思考。实际上-----库洛洛想,他或许可能重新把少年塑造成最厉害的蜘蛛。他很聪明,他很强大,有良好的领导能力。可以肯定,有这样的蜘蛛在旁,库洛洛能够做到任何东西-----不论那件事情有多困难。

  他的眼睛扫过一旁的钟,库洛洛站起来,酷拉皮卡抬头看着男人的动作。库洛洛开始放从便利大裹布拿出来的东西放在咖啡桌子,少年同样跟着库洛洛整理行李。过了几分钟後,他们的东西都被收进那念力具现化出来的布料之中。酷拉皮卡看了看时间,说∶「在到达Srekelirk之前我们还有点时间。」

  「是的,但我有些东西想给你看看。」库洛洛回答,然後把外套递给酷拉皮卡,酷拉皮卡疑惑的接过,和库洛洛一起把外套穿上。「你会看到的。」男人先一步向套房外走,为少年打开门,酷拉皮卡看起来有点疑惑,但还是跟着对方走出门外。阳光有点刺眼,酷拉皮卡用手挡住阳光,蹭开一点让库洛洛关上房门,然後一同走向前甲板,库洛洛静静的站那里,在海平面上找寻着甚麽。

  过了一会儿後,酷拉皮卡看起来失去耐性∶「你在看甚麽?」他说,皱眉看向库洛洛视线所指向的地方。

  库洛洛张口想回应,但然後他看到远处一座白色塔的顶端从海平面露了出来,他伸出手指向塔∶「那个。」他说∶「那是座钟楼,是国王大教堂的其中一部份。同时是Srekelirk大陆上最高的建诛。这个叫Mirewald的城镇有一个非常漂亮的景致,每一间房屋都是用白色石灰岩造成的,所以能在海上清楚的看见。」库洛洛看着远处的钟楼,更多的部分在他们距 城镇愈来愈近而显示出来,那复 精致的建诛还不能清楚看到。当建诛物的正面出现在眼前时,库洛洛朋角瞄向窟卢塔少年,他的眼睛微微睁大,看起来已经被 艳到了。

  库洛洛的嘴角扬起一抹笑容,他静静的退後一步,这样他便能在不被对方发现的情况下肆无忌惮的看着他了。轮船在以一个不急不缓的速度前行,偶然吹来的海风让酷拉皮卡的头发在风中飘扬,一缕头发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光。突然一下特别强烈的风吹来,吹动少年左耳的耳环,让它在今早第二次吸引库洛洛的注意。静静地,库洛洛看着他在酷拉皮卡的耳珠上摆动-----多合 ,只有少年才能戴上-----只有那个曾经捕获他的少年能戴上。蜘蛛头目因为这个想法而笑了笑。酷拉皮卡微微转身,同时看向库洛洛,他看起来想说点甚麽,但当他看到对方的视线时,他眨了眨眼。

  「甚麽?」库洛洛歪着头问。

  酷拉皮卡皱起眉头,看似忘记了要说甚麽,他转向那座正慢慢从海平面上显露出来的城镇,说∶「它很漂亮。」

  「对,」库洛洛默认道,眼睛看着酷拉皮卡∶「那的确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景色。」

  少年再次转向库洛洛,静静的观察他的脸,蜘蛛头目的视线和他对上,好奇对方是否在寻找甚麽东西。最後,酷拉皮卡别过脸,这次微皱着眉头∶「你很奇怪。」他轻轻地说∶「我不明白你。」

  库洛洛咧嘴笑道∶「或者在将来某些日子,你会明白的。」

  酷拉皮卡耸耸背,他们现在能看到更多建诛了,白色的房屋紧紧贴着大教堂向外排列,看起来就像一排排工整的正方型或长方型。「我很庆幸我们出来看到这景致。」酷拉皮卡过了一会後说。

  「对,我也是。」库洛洛似乎另有所指,酷拉皮卞对库洛洛投去一个疑问的眼神,对方只是无辜的笑着,并没有对他的评价作解释。

  不管怎样,库洛洛都不知道他要怎样向自己解释。

  TBC

第20章 误会

  当船靠近码头时,库洛洛捉住酷拉皮卡的手臂,轻轻的拉着他。库洛洛心中有一半期待少年会因为触碰而表现得不高兴,但酷拉皮卡只是疑惑地看着男人。「我们要避开海关人员,」蜘蛛头目轻声道,微微倚向窟卢塔少年让他能听清楚一点∶「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们来到这个城市,接下来有两件艺术品需要拿回,不暴露踪迹是最好的选择。」

  酷拉皮卡看起来有点不高兴,但他点头表示同意,看起来理解库洛洛的想法。好吧,成为一只得力蜘蛛前他还需要习惯做非法的事情,从一小步开始是一件好事。相比蜘蛛们赖以生存的方式,越过海关的检查进入城镇不是甚麽大的犯罪行为。

  库洛洛再次拉住酷拉皮卡的手臂回到他们的套房,就是不松开捉住对方的手,酷拉皮卡并没有推开,所以库洛洛十分顺利的继续用手握住少年。当他们进入套房时,库洛洛转过头看着酷拉皮卡。「接下来会这样做-----」他开始说∶「首先,我们会去驾驶仓回见船长,并正式感谢他。这样看起来不会不自然,毕竟我们租用了高级套房。我们会扮演得像贵族丶像受过良好教育的绅士。船长可能会记得我们的样貌,但是因为我们的风度和礼仪,他不会把我们和犯罪扯上关系。」

  「这就是你的处事方法吗?」酷拉皮卡问∶「在所有藏有潜在危险的情况下假扮成绅士,然後笑着带过?」

  「好吧,但那很有效。」库洛洛微笑着回答∶「为什麽要改变一些已证实的丶有效的东西呢?」酷拉皮卡别过脸,耸耸背,酷拉皮卡似乎永远理解不到那句话当中的逻辑,所以库洛洛继续说∶「之後我们会和船员聊天,并跟着他们下船。机会在-----政府人员会首先查看船员的资料,但只会查看一部分,其馀的会不了了知,不会作详细的检查。这样我们便可以避过海关的耳目,最後才和船员分开。」他等着酷拉皮卡回应,但少年表现得这件事与他没太大关系。好吧,库洛洛终於放开他捉住对方的手,他有礼貌地示意酷拉皮卡先走一步,酷拉皮卡给了他一个奇怪和探究性的表情,然後转身走向房门,当他们再次踏进温暖的阳光底下,库洛洛带他走去驾驶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