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21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你在交朋友这一点上真的是熟能生巧。」酷拉皮卡评论道。

  「你也是,」库洛洛说,语气之中带有少许反驳的意味∶「我记得,我们是来这里拿回你的东西。」酷拉皮卡耸耸背并四处走动,库洛洛看着少年的表情, 讶地发现对方似乎是有点被┅ ┅逗乐了,这个观察令蜘蛛头目露出一抹微笑。

  「现在要怎麽做?」酷拉皮卡问,眼睛瞄向小巷∶「我猜我们要在太阳出来前 开这个城镇。」

  「你已经在慢慢习惯了。」库洛洛说,这评论令酷拉皮卡再次耸耸背∶「现在我们往东走去另座城镇,大概需要几小时时间。」

  「那样不就要回到城镇的连栋房屋吗?他们仍在寻找我们的踪影。」

  「对,我们现在应该起行了,对方很大可能发现自己已经跟丢我们,而且正在折回来,走吧。」酷拉皮卡往闸门挪出一步,库洛洛左右看了看,才走出小巷,然後蜘蛛头目开始跑了起来,聆听着酷拉皮卡脚踏在鹅卵石上发出的微弱的声音。他们跑去一条和到来时不一样的道路,远 背後浓密的郊野树木,跑进一个看起来 合中产家庭居住的地方。库洛洛跑在前面,他的步伐比较快速,两人越过城镇,去到右面被海丶左面被树木覆盖的小山丘所夹杂的田园上。漆黑的天空变成灰色,一道灰蒙蒙的光开始从地平线升起,彰显着晨间的到来。突然,一把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引起库洛洛的注意,库洛洛小跑着让酷拉皮卡追上来。「你能跳上一架奔跑中的火车吗?」男人问道,他挺肯定对方能做得到,但他需要得到酷拉皮卡确实的回答,酷拉皮卡点点头∶「一架通往北面的货柜火车,我们真幸运。」

  库洛洛转了方向,又再回复到刚刚的步速,他轻易地走到火车轨,并跟着轨道朝西北面走,小心地聆听着火车的声音。火车和他们之间还有点距 ,但正快速地靠近。当火车快来到他们面前时,库洛洛眼紧盯着火车,寻找一些能握上的东西,他知道车上有个弯曲的扶手能强迫火车跑慢一点-----就在那里,库洛洛跳起来,捉住车厢上的梯子并爬上车顶,左手紧紧捉住梯子,蜘蛛头目转身背靠车厢,他只有几秒时间捉住酷拉皮卡的手并把他拉上来,并将对方夹在自己和梯子之间,酷拉皮卡的声音被金属车轮在车轨上运转所发出的声响淹没。

  库洛洛稍微推了推酷拉皮卡的肩膀,示意少年往上爬,蜘蛛头目紧跟其後。当他肩膀以上的地方出现在车顶时,库洛洛看向前方,在强风底下眯着眼睛。他知道前面会有个分岔口,到时候火车要不往东北方向继续向前,要不转向北面并往西北前行-----那是库洛洛想去的方向。他在看到火车转向错的方向後不会有足够时间带着酷拉皮卡跳下火车,酷拉皮卡紧贴在车项,库洛洛依然捉住梯子,他右手紧捉住梯子,左手捉住酷拉皮卡,以防对方会因为强风而抓不住车顶。这时候火车头开始转弯,它转向左面的分岔口-----很好。库洛洛瞄向火车厢的侧面,尝试找出窗户或是门口让他们能钻进去,但车厢似是完全密封,不论前後都没有进口,看来库洛洛的运气只到这里了。

  「你能坚持一小时吗?」他问酷拉皮卡,大声说道让声音能透过火车的刺耳吵杂声传至少年耳中。酷拉皮卡犹豫,然後点点头,但他看起来不太确定。库洛洛看着酷拉皮卡,他的右手捉住梯子勉勉强强露出来的丶焊接着车顶的部分,左手手指则捉住一条幼瘦的钢绳,看来随时都会捉不住-----计划改变,他们需要跳下火车。在库洛洛看来,酷拉皮卡不能坚持多久,他加大握着对方手腕的力度,专注力同时在酷拉皮卡身上和火车行走的方向来回,他尝试找一个能安全跳下的地方,这是一个挑战,火车又再快速地向前跑了,但库洛洛不知出於甚麽原因相信他们能做到。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再坚持多一会,火车行走在车轨上的声音和风的咆哮在耳边回荡,最後,库洛洛看到车轨前面有个弯曲处,列车长会减慢火车速度,然後继续往西北方向走。他捏了捏酷拉皮卡的手腕并引起他的注意,库洛洛的头对着前面的车轨弯曲处挪了挪,希望酷拉皮卡会看出自己的意思,然後他放开手并爬下梯子,稍後移向一边等着少年从车顶爬下来,库洛洛的手臂在捉住另一边的扶手时同时把酷拉皮卡困在手和梯子之间,这令酷拉皮卡微微皱起眉头,蜘蛛头目发现自己喜欢看到对方露出这个介乎於疑惑和紧张之间的表情。库洛洛的背正对着火车头,这令他处於一个劣势,他不可能确保自己在跳下火车是不会受伤,但库洛洛一点都不在意。库洛洛感觉到火车停了下来,他们要准备跳下去了。

  库洛洛瞄向背後着落的地方,他拍拍酷拉皮卡的下腰,然後跳下火车-----库洛洛落地时翻了几圈,很快一只膝盖撑在地上稳定身子,他在酷拉皮卡跃下来时抬起头-----认真的吗?窟卢塔少年跳下来时优雅得像只猫。库洛洛等着火车行走的声音远 才站起身走到酷拉皮卡身边,酷拉皮卡正耐心地等着,蜘蛛头目走到少年面前并绽开一抹笑∶「好吧,那真有趣。」他评论道。

  酷拉皮卡从喉咙发出一下轻轻的丶难以置信且的声音∶「你对『有趣』这个词汇有十分怪异的理解。」少年的回应令库洛洛笑容更灿烂。

  「我们进展不错。」库洛洛说∶「如果跟着车轨走,接下来应该会经过一些村落或是小镇。我想在 开城市後马上朝西北方向去,刚刚那个即兴的火车旅程让我们不需要走一段长路。」蜘蛛头目看着酷拉皮卡,但酷拉皮卡正若有所思的看向东面,太阳从东面的树林之间慢慢升起。库洛洛对於此刻对方在想甚麽感到好奇,但他拒绝现在去问酷拉皮卡。「走吧。」库洛洛说,他轻轻拉了拉少年的衣袖∶「我希望能找到地方吃一顿热腾腾的早饭,我已经不太想吃果仁和乾果了。」酷拉皮卡点点头,他们开始往前走,两人在中午後才去地一个依偎着两座高山而建的村落。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在那里吃了午饭并买了一辆车,那辆车有点破旧,车厢内充斥着一阵香烛混合乾花的气味。两人再次起行,这次往西方前进。

  ---

  酷拉皮卡有很多事情需要思考,有些事情在令他感到被打扰-----好吧,实际上那些事情没有令窟卢塔少年感到烦恼,但这才是令他觉得麻烦的原因。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已经突袭了几个地方并夺回几对火红眼,这是件好事,但他对於偷袭和行窃似乎已经渐渐习惯-----这可不是甚麽好事。酷拉皮卡不断说明自己结果 於一切,然而内心有把声音告诉他∶他应该停止这种再一次打破法律以达成目标的做法。酷拉皮卡目前的「同伴」对他有无可否认的坏影响-----库洛洛·鲁西鲁像呼吸一样漠视法律,对於被打劫的受害者漠不关心,不过幻影旅团的团长看起来也在克制着,例如他起码会在安全的情况下为食物丶住宿和车费付款,但是这明显只是为了酷拉皮卡而做。

  酷拉皮卡感到他对库洛洛的认识在时间的流逝下又再加深,好吧-----他并不是很想理解那男人,但窟卢塔少年的内心有一半在观察对方并在心中作记录,就如酷拉皮卡想知道为何蜘蛛头目会屠杀他的族人。当然,酷拉皮卡知道那没有任何作用-----库洛洛·鲁西鲁是一头怪物,一个尝血的罪犯,对富有的丶有价值的人和事物虎视眈眈。只是┅ ┅男人不是┅ ┅他不尽是一头怪物。

  少年瞥向坐在右面驾驶盘前的男人,库洛洛的手指正轻轻的跟随着从收音机播出的爵士乐节拍轻敲。酷拉皮卡把视线放回前面的路上,他皱起眉头。他们正在驶出自昨天买下汽车後便踏上的高速公路。「我们不是要去Marenke吗?」酷拉皮卡问,好奇那男人现在在计划着甚麽。

  「我们会绕一绕路。」库洛洛微笑着说∶「我们会去Marenke,但在那之前我想先去一个地方。」酷拉皮卡看向车道旁的路牌,那里显示他们正在前往的地方。过了一会,他打开书继续阅读,想思考出库洛洛在计划甚麽,但酷拉皮卡不久後便会知道了。他们一早上都待在车上,只是午饭时分停在一间家庭式的旅馆吃了饭,接着继续驾驶接近几小时才到达一个中小型的城镇。一个大大的招牌写着「欢迎来到Quedlin」,酷拉皮卡看了看,虽然这个城镇远不是他们的目的地,但这里有在Srekelirk大陆上最一流的博物馆。

  酷拉皮卡在座位上坐直∶「Quedin?」他问,眼睛瞥向窗外,希望能找到那间博物馆的身影。

  「对,」库洛洛回答∶「我觉得我们需要点时间休息。」库洛洛把车泊至一个大到令酷拉皮卡难以置信的建诛物下。酷拉皮卡走出车,抬头看向那座威严庄重的博物馆,蜘蛛头目站在他的身边,一同欣赏着这座宏伟的建诛。库洛洛过了一会站出一步,他微微侧过头看向後面的少年,问道∶「你要来吗?」酷拉皮卡不需要被问两次,他跟在库洛洛旁边走去博物馆,走上一条挺陡峭的楼梯,然後库洛洛打开楼梯最上的门。进入博物馆後,库洛洛给他们买了入场卷,酷拉皮卡的几乎察觉不到眼前的门票,因为他正瞪大眼睛,视线被庞大美丽的门厅吸引。「这边。」库洛洛说,他捉住酷拉皮卡的肩膀并将他带到一个特别开张的展品厅。

  库洛洛把门票递给职员,职员随後带领他们进去,酷拉皮卡很快便被一堆从世界不同角落发掘出的丶历史悠久的手工艺品包围,少年对它们的热爱程度和书不相伯仲。他让库洛洛带他到第一个展品前,他们慢慢的走进第一间展品存放的房间,但酷拉皮卡一开始对艺术品感到的 叹很快便转向迷茫,库洛洛继续带他向前走向第二个房间,他经过展品後微微皱起眉头,眼睛看着被玻璃保护的花瓶。迷茫渐渐变成对站在旁边的蜘蛛头目的担忧,酷拉皮卡抬头,并在不被对方发现的情况下观察库洛洛的脸,库洛洛盯着花瓶看,眼睛扫过花瓶上每一个细节和色彩。「充其量是中世纪的产物。」蜘蛛头目喃喃地说,然後对避开他视线的酷拉皮卡投向一个被逗笑的目光。「这是假的,但仍然有不少价值。」库洛洛用手指轻敲玻璃∶「可能是出自Esper Murrdic之手,他以复制艺术品而出名,很多收藏家就算知道这些艺术品对比真品少了差不多100年历史,也会愿意买下。」

  酷拉皮卡的眉头皱得更深,他观察着眼前的花瓶,尝试去找出库洛洛能看出这是假货的地方。那花瓶对窟卢塔少年来说就像真的一样,他之前还对古代文明丶文化和艺术所拥有的知识感到自豪呢。

  库洛洛对他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令酷拉皮卡对这个笑话感到紧张。「这里,」蜘蛛头目指着花瓶侧面的扶手说∶「这里有个小小的丶上下倒转的符号,而且这种蓝色的颜料在43年以後才出现,这个涂料十分特别,是用在三十年代於Burmee发现的死亡之花提炼而成。」

  「你知道很多。」酷拉皮卡羡慕地承认,库洛洛在艺术品上对他的认识可能更多-----这一点让少年感到烦恼,这个想法令他感到难堪。酷拉皮卡抬起头,蜘蛛头目的脸上继续挂着那诡秘的笑容,酷拉皮卡对他皱起眉。

  「我对熟知我的『事业』。」蜘蛛头目轻松答道,然後走向另一个展品。他的身体微微向前倾,手交握着放在背後,他看起来┅ ┅在某程度上令人感到很优雅,黑色的牛仔裤和高圆领衬衣强烈衬托出他白 的皮肤,令蜘蛛头目看起来挺吸引人-----这绝不是酷拉皮卡想要察觉到的东西。真的,有多少人被他那好看的样子和无可挑剔的礼仪欺骗到!

  库洛洛转头看着酷拉皮卡,故意慢慢的挑起一边眉,酷拉皮卡紧捂着唇跟上库洛洛。他小心翼翼地看着对方,身体内被冰冷的感觉充斥∶「你来这里是┅ ┅为了你的『事业』,对吗?」少年指控道,朝站在门口的保安投向一个担忧的眼神。

  「我来到这里是因为我想你会喜欢这个展览,我自己也期待着。这间博物馆展示了近三世代挖掘出来和来自全世界的艺术品,是一间 合带你来的一流地方,我想你这会让你感到高兴。」

  「你绕路并用了半天车程只为等我来到这个展览,并认为我会喜欢?」酷拉皮卡疑虑地看着库洛洛,眉头深锁,他明显不明白这男人。蜘蛛头目在他们与玛奇侠客分开後,他所做的事情都非常-----没有逻辑。酷拉皮卡知道库洛洛想令他甘心成为一蜘蛛,但是他没有让蜘蛛头目把自己玩弄在手心之间的意图。只有-----现在库洛洛和酷拉皮卡玩的游戏是他完全没有经验的,如果他尝试理解或是解读那些提示,他会发现库洛洛正尝试以一种浪漫的方法嬴得他的心,就像这次的博物馆之旅一样-----

  「你是在对我暗示这是一个约会吗?」库洛洛转身正面看着酷拉皮卡,酷拉皮卡的胸口在那双黑色的丶似乎不会眨下的眼睛盯着自己时紧绷了起来。他想咽下口水,但他发现他甚麽都做不了,酷拉皮卡突然想起一句话-----就像一只被车头灯捕捉到的鹿----酷拉皮卡完全不喜欢这种感觉。

  库洛洛微微耸了耸背,然後微笑。一段沉默-----酷拉皮卡觉得他又能呼吸了。「为什麽不?」蜘蛛头目回答∶「这里似是带你来约会的最佳地点。」

  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酷拉皮卡不相信的嗤之以鼻。「当然,这里价值超过几十亿戒尼的展品与我们无关。我在警告你,我不会参与任何非法行动。」

  「像潜入大厦和偷走几道私人收藏完全是合法的。」库洛洛反驳。

  酷拉皮卡的脸染上红晕,并盯着男人看∶「我只是把眼睛还给它们的主人。」他轻声说道,脸上的热度没有退下。

  库洛洛看起来像是要回应,但他只是向前走了一步。就算男人踏入了他的私人空间,酷拉皮卡仍然压下想退後一步的冲动。少年在蜘蛛头目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时几乎跳了起来,并俯下身直视着酷拉皮卡的眼睛∶「我只是来这里和你看展览,你不需要担心这些展品,它们是安全的-----只要你待在我身边。」

  「看起来就像我会相信你会坚守诺言。」酷拉皮卡反驳,他别过脸看着旁边的展品,努力压下强劲的心跳-----那该死的丶好看的混蛋,他对这些事情十分拿手。酷拉皮卡几乎以为库洛洛会去亲他-----再一次,酷拉皮卡因为脑中浮现的想法而狠狠瞪着眼前的艺术品。

  库洛洛突然站在酷拉皮卡身後,俯下身在少年的耳边私私细语∶「如果我信守承诺能羸得到你的话,我心甘情愿。」接着他退後一步,走向另一个展品。酷拉皮卡全身都在颤抖,只是他不确定这是因为恶心还是愤怒所造成。他慢慢地吸了口气,然後沉思着拉扯耳上的耳环-----就在那耳环之上,他的耳朵仍然感受到库洛洛喷在肌肤上面的热气。那男人一定对这种事情熟能生巧,就算知道他在操纵着一切,但酷拉皮卡不能停下那因为看到库洛洛停在另一件展品旁并看着他时而油然而起的少许兴奋和期望。酷拉皮卡慢慢地走动,努力不去感受身体渐渐上升的温度丶或是因为那因为存於这优雅的「约会」之中而变得有点短促的呼吸。

  可恶。

  事实是,就算眼前摆放着酷拉皮卡一直想亲眼看到的艺术品,他仍然因为全程跟在旁边的男人而专心不了。在看完特别展区後,他们走到一个平常开放的展览馆。这一天过得又慢又快。当他们踏出博物馆时,库洛洛像绅士一样对酷拉皮卡伸出手臂,酷拉皮卡盯着他,随後轻轻的耻笑一声并 开。在他身後,库洛洛耸耸背,微笑着跟着酷拉皮卡。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