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22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酷拉皮卡不会答应。

  他拒绝让库洛洛 出这个游戏。

  TBC

第22章 殷勤有礼的的库洛洛x迷茫的酷拉皮卡

  「你能停下来吗?」酷拉皮卡轻轻地问。

  「嗯?」库洛洛歪了歪头,酷拉皮卡把视线从男人身上移至对方为他打开的门,库洛洛难道觉得少年真的会愚蠢到察觉不到对方行为和态度上的改变吗?好吧,就让他看起来如男人所想-----一无所知好了。酷拉皮卡比起这件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他走在库洛洛前面步入酒店大堂,庆幸这次会在一个比较好的地方暂住-----一个会有几间套房提供的酒店。酷拉皮卡对於能再次拥有自己一间房感到非常期待,博物馆之旅对比以往所有偷袭都要令他紧绷得多,他狠不得能马上把库洛洛和自己隔在一扇门之後。

  他慢慢走向柜台,等待库洛洛从後面追上来。酷拉皮卡在蜘蛛头目来到後站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对方租用了间房间,并把信用卡递给服务员,然後他们乘电梯上去5楼。库洛洛租了一间位於走廊最後的套房;两间睡房被宽大的开放式客厅丶厨房和饭厅分开,酷拉皮卡从被打开的房门看着里面的睡房後,他确定今天晚上终於能安静下来了。

  「我去准备晚饭。」库洛洛说,具现化出他的书并拿出他们的行李∶「你可以去洗澡或是放松一下。」酷拉皮卡点点头,拿起他的背包後走进其中一间睡房,他静静的关上房门,打开灯。他叹了口气,身体无力似的依偎着墙壁滑下,用了些时间整理脑中的想法。每一天的过去,酷拉皮卡愈来愈在意那位强迫成为自己「旅行伙伴」的蜘蛛头目,但一定不是在好的方面-----以往少年对库洛洛的憎恨可令事情简单多了。

  酷拉皮卡眨了眨眼。

  憎恨?「以往」?

  寒意窜上酷拉皮卡的背并向全身蔓延-----这很糟糕-----这简直糟糕透了!酷拉皮卡尝试找回他的怒火,尝试去捉住内心的愤怒,但最後手中只有一把迷茫和疑惑-----他需要坐下来,酷拉皮卡放开捉住背包的手,跟着它缓缓的跌坐在地上。他弯起腿,用手将它们紧紧的抱在胸前,挣扎着不让自己感到 慌。酷拉皮卡专注呼吸,迫使它稳定的一进一出以避免过度换气,突然门後传来两下敲门声令酷拉皮卡的心几乎要跳出来。「酷拉皮卡?」库洛洛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担心∶「你没事吧?我听到了重击声。」

  「我没事,」酷拉皮卡平稳了呼吸後说∶「我刚刚把背包扔在地上了。」接着是一阵沉默,知道他不能说服对方一切正常,最後他听到门外的库洛洛 开房门的脚步声。

  「好吧,晚饭会在半小时後做好,我等你出来,所以记得留意时间。」库洛洛说完这句话便走开,酷拉皮卡松了口气,刚刚他完全忘了要呼吸。他在房间待了一会,才站起来瞥了一眼床边的钟,然後把背包从地上拿起来。酷拉皮卡把背包放在床上,从里面找出一套乾净的衣物。这间房间有一道小门通向一间私人浴室,酷拉皮卡站在淋浴处下,他让他的脑海浮现出过去几星期发生的事情,尝试找出库洛洛转变态度的时候,然後又想自己是何时对库洛洛的想法有所改变。不丶他不能去思考这一点。

  那改变是渐渐形成的,就像蜘蛛在你不知情的时候在心中诛了巢,酷拉皮卡就是不能清楚地找出转捩点。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这一开始一定是蜘蛛头目的计划-----逐渐让酷拉皮卡 应他的存在,然後确保对方与他紧紧连接在一起,方便日後在少年夺回所有火红眼正式加入蜘蛛-----这一定是库洛洛的计划,一定是。只是,为什麽要这样做?为什麽要在行为举止中加入暗示,然後像没事发生一样轻轻的带过?很肯定库洛洛有其他方法达成目标吧!酷拉皮卡十分肯定!到最後,酷拉皮卡洗完澡後依然想不通,那彷佛没有出路的谜题盘居在少年的脑海里。他擦乾身子,走出浴室想阅读却专注不了,所以酷拉皮卡就这样坐在床上,在迷宫里来来回回又回到原点。他等到最後一刻才走出房门。

  库洛洛已经坐在桌子前,边喝咖啡边看书,食物被放在桌子上。酷拉皮卡坐在男人的对面,眼前也放着一个马克杯,他拿起来呷了一口-----味道是他喜欢的,但这对解决内心的疑问没有任何帮助。这个,也是库洛洛的计算之中吗?用此来嬴得酷拉皮卡?酷拉皮卡抬起头,库洛洛挑起一边眉,马克杯举在唇前。少年没有说话,他的眼睛扫向桌上的食物,然後微皱起眉头,他不会库洛洛成功的。

  「我们可以开始了吗?」库洛洛把书放在一边,酷拉皮卡点点头,他拿起餐具慢慢地吃着,思绪仍在脑中不断涌动。「你对刚刚的展览感觉如何?」蜘蛛头目过了一会儿问道。

  「那很有趣。」酷拉皮卡没有多想,沉默再次在两人之间蔓延。但是,这次不是一种令人感到舒服的沉默,秒针「滴答滴答」地摆动,酷拉皮卡开始觉得他的身体在随着时间一点点的紧绷起来,他不知道是甚麽原因导致的。事实上,以往少年会认为那股沉默是舒服的原因在於库洛洛找到方法越过他的防备,但到底是怎样做的?甚麽时候做到的?

  「你最喜欢哪一部分?」

  酷拉皮卡把思绪扫出去,想找出答案回答库洛洛的问题。「Borongi。」酷拉皮卡慢慢地道∶「但是第一世纪那套使用了永久涂料的收藏品令我感到十分 讶。我不认为我有多在意艺术,但我真的很喜欢那件展品。」

  「它们有很多出自全球知名艺术家的手。」库洛洛笑着点点头,他听起来有点┅ ┅愉悦。酷拉皮卡看向对方,发现库洛洛看起来和他的声音一样是高兴的,他飞快地别开视线盯着眼前的餐盘。「那是我最喜欢的一部分。」库洛洛过了一会後继续说∶「但我的确喜欢艺术的本身,不单纯喜欢它代表的文明,而是被它的美所吸引。你可以说我是因为美丽的本身才喜欢它的。」

  美丽丶漂亮-----这不是库洛洛有好几次对着酷拉皮卡说的话吗?酷拉皮卡感到他的脸颊微微热了起来,他皱起眉头。少年想把那股热度退下去,尽管他正慢慢的吃着饭,但却吃不出任何味道。酷拉皮卡只是做点甚麽东西以令对方的注意力不要放在自己身上。一开始,沉默对酷拉皮卡没有影响,因为他一点都不在意库洛洛的想法,他恨着他-----那男人应该不会想着待在酷拉皮卡身边会令少年高兴。现在呢?现在出於甚麽原因令窟卢塔少年感到紧张。可以肯定,他不会想被像库洛洛一样的人喜欢,他说得对吗?!

  「你看起来有点走神。」库洛洛说,加强了酷拉皮卡态度上的改变连对方都能感受到的事实。

  「只是稍微分心了。」酷拉皮卡快速反驳。

  「好吧,」库洛洛说,然後拿走盘子∶「我需要洗个澡,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酷拉皮卡说,对於库洛洛回到自己的房间感到松一口气。但当库洛洛站起来後,他没有马上 开,蜘蛛头目绕过桌子站在少年旁边,酷拉皮卡疑惑的看着对方,好奇库洛洛想要甚麽。蜘蛛头目静静的看着他一会儿,然後俯下身-----酷拉皮卡僵硬着身体,尽量不令自己向後退,库洛洛飞快地在少年的嘴角落下一吻,并在酷拉皮卡有反应前移开,他站直身子微笑道∶「谢谢陪我约会。」库洛洛的声音听起来让酷拉皮卡觉得他被逗乐了。「明天见。」说完库洛洛转身走向房间,房门没有完全关上。

  酷拉皮卡用手背擦着嘴角。可恶。可恶。可恶。可恶!玩弄他就这麽有趣吗?这是第二次了!少年再次用手擦嘴,库洛洛到底在玩甚麽?他认为酷拉皮卡会因为这样动心吗?他认为他能令酷拉皮卡觉得蜘蛛头目喜欢他吗?酷拉皮卡也许年轻且没有经验,但他不愚蠢-----库洛洛肯定知道这一点,所以他到底在玩甚麽游戏?酷拉皮卡站起来,慢慢地收拾桌子,他把碗碟和厨房都整理好後才回去自己的房间-----一个安全的地方。他用了很长时间才能把注意力放回书本上,酷拉皮卡这才终於从精神上的压力走出来。他阅读至晚上,最後抵挡不住睡意就这样睡着了,书从手中滑下跌在床铺。

  酷拉皮卡在一个明媚的早上醒来,阳光洒在阳台并把它的影子投影在墙壁。他坐起来,迷迷糊糊的眨眨眼,书从酷拉皮卡的胸口滑至大腿。当少年的脑袋终於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他倒抽一口凉气, 急拿起书检查内页有没有摺痕-----书没有问题,没有被撕或是皱摺的痕迹,酷拉皮卡放松的呼了口气,把书签放在没看完的部分,盖上书把它放在床头柜後小心翼翼的站起来。酷拉皮卡伸展着身体,尝试令自己的肌肉没有那麽紧绷。他看向通往客厅的房门,但最後决定暂时不冒险走出去遇上库洛洛。酷拉皮卡去洗澡,接着待在房间阅读。

  酷拉皮卡听不到库洛洛在外面的声音,所以几个小时後,少年因为好奇而走到门边微微将它打开。他看不到任何人,於是他走进客厅的咖啡机。那里已经摆放煮好了的咖啡,酷拉皮卡倒了一杯,看向库洛洛的房间,他可以看来对方的腿正交叉着,亦听到书被翻页的声音。酷拉皮卡想他应不应该让库洛洛知道他已经醒来,但之後认为蜘蛛头目一定听到他的动静,需要 开的时候库洛洛自然会来找他-----如果他们今天出发的话。酷拉皮卡拿着咖啡回到睡房後打开书,当他喝完杯子里的咖啡後,他走去咖啡机旁添一杯,这次他看不到库洛洛的腿,但依然听到翻页的声音。再次回到房间的酷拉皮卡在接近中午的时候给自己做了一份三明治,蜘蛛头目仍在阅读,也许他和酷拉皮卡一样享受着独处的时光,酷拉皮卡把碗碟和刀子洗好後回到房间继续看书。

  当房间的灯开始变暗时,少年把床头灯打开,当他把书翻开後,门外传来几下敲门声∶「酷拉皮卡?」

  「在。」酷拉皮卡回答,把书签放在纸张之间。

  库洛洛打开门,依靠在门框问∶「你肚子饿吗?」酷拉皮卡歪歪头,他现在才感觉到饥饿感,蜘蛛头目看到少年对他点头後说∶「好。」这句话让酷拉皮卡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睛。「我已经饿了一段时间,今天轮到你做晚饭,但你看起来像不打算在短时间内出来。」

  「啊,对不起!」酷拉皮卡放下书并站起身,快步从库洛洛身边擦过後走向厨房。

  「这样看来你喜欢那本书?」库洛洛跟着酷拉皮卡,倚在柜台前,远 冰箱和火炉以给少年留出活动空间。

  「对,」酷拉皮卡说,从冰箱拿出一袋被冻着的蔬菜∶「它很有趣,我意识不到已经这麽晚了。」他俯身把 开博物馆後买回来的东西从冰箱拿出,当他转身发现库洛洛正看着他时,他才突然想起今天他对蜘蛛头目的感觉是多麽奇怪。

  库洛洛对他眨眨眼∶「甚麽?」酷拉皮卡摇头,背对蜘蛛头目并开始准备晚饭。他面前有一个被切开一半并切成丝的洋葱,是库洛洛昨天没用完的。酷拉皮卡把洋葱放在平底锅上,然後加入肉类和库洛洛坚持想让少年尝尝并买下的调味料。「我很高兴,你喜欢那本书。」库洛洛安静了一会後说∶「你看起来快要看完了,在晚饭後我会给你另外一本,但我们有可能明天早上 开竹,以不要读得太晚。」

  「好。」酷拉皮卡说,从柜子找出一个木勺搅拌平底锅里的食物∶「我们甚麽时候走?」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