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24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我在我的房间睡觉,就像其他人会做的一样。」

  「所以我 开了。」蜘蛛头目说,他把手上的杯子放下。酷拉皮卡站起来,一个僵硬的表情出现在他漂亮的脸上,库洛洛好奇他是不是走得太前,但不消一会他马上认为自己有能力纠正这个局面-----现在,库洛洛想继续享受逗弄少年的感觉。

  「你真是令人难以置信!」酷拉皮卡说,转过身气冲冲的走向露天广场,库洛洛看着他的背影笑了笑,然後才站起来轻易的追上少年,他跟随酷拉皮卡的步伐走到广场内的一个喷水池。库洛洛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好奇他要怎样令对方感到心慌意乱而不是愤怒-----好吧,他知道一个方法,但那或是是一个糟糕的方法,而库洛洛想这样做。噢,他之後会为此付上代价的,但现在这一刻,那并不重要。库洛洛停下脚步捉住酷拉皮卡的手,这个露天广场上有挺多行人,然而他毫不在意。

  「酷拉皮卡,」他轻轻地说∶「酷拉皮卡,过来。」少年停下来并半转身看向对方,他的双眼夹杂着疑问和愤怒。他尝试抽出他的手,但库洛洛不会让他这样做。他握紧酷拉皮卡的手,并将他拉进自己的臂弯里,酷拉皮卡的脸马上变红,双眼怒视着蜘蛛头目。他马上想推开库洛洛,但再一次,蜘蛛头目把他紧紧的禁锢着,然後他低下头吻上对方。在他们的左面,广场的喷泉向上喷出一道高高的水柱,微风吹走水珠并像细雨一样洒在接吻着的两人的身上。酷拉皮卡僵硬在原地,因为 讶没有动一分一毫。好吧,这样代表库洛洛能在他反抗前再亲吻多一会-----

  太迟了。酷拉皮卡用力地推开他。「我不相信你刚刚竟然这样做!」他说∶「在人群面前!」

  库洛洛轻轻笑着∶「没人在意的。」他示意着周围的行人,他们都忙着手上的工作,没有多少目光放在在喷泉前接吻的两个男人。

  「但是,」酷拉皮卡说,怒视对方∶「这样十分不 合。」

  库洛洛耸耸背∶「我看不出来。我只是想吻你,所以我这样做了,那并没有错。」

  酷拉皮卡盯着男人,就像他不能相信库洛洛刚刚说了甚麽,然後他叹了口气,感觉被打败。「我几乎要赌上我的生命说你催产素不足*1了。」酷拉皮卡说着摇头。

  「难得身体接触不是能提升人类脑部的催旌素的生产吗?严格来说对我有帮助,你不认为吗?」

  酷拉皮卡向库洛洛瞥了一眼∶「在某程度上我十分怀疑这说法。」他说。

  「它值得我们去尝试吧。」库洛洛回答,将手插进口袋并对少年露齿一笑∶「或者下次你会主动来吻我。」

  酷拉皮卡对此嗤之以鼻∶「不要指望我会这样做。」

  蜘蛛头目歪歪脑袋,脸上仍然挂着笑容,他显得十分享受∶「噢,我感到非常失望。」

  酷拉皮卡挑起一边眉,怀疑地观察男人的脸,慢慢的,他的眼睛向下看去库洛洛的嘴上,少年的脸马上露出一个奇怪的表情,但他突然转身令库洛洛想不出那代表甚麽。「你一定是这麽想了。」酷拉皮卡越过肩头看了眼蜘蛛头目後开始向前走,库洛洛用了些时间观察对方越过露天广场的背,接着他耸耸背,跟上男孩。

  酷拉皮卡甚至没有注意到他们还没有为刚刚那一顿饭付钱。

  TBC

  *1∶催产素不足 (Oxytocin deficiency),多巴胺会在大脑发生作用,随了令人感到快乐还会产生一种叫「催产素」的物质,大脑缺乏催产素人便会欠缺同理心。文中酷拉皮卡认为库洛洛患上催产素不足 (Oxytocin deficiency)所以缺乏同理心,库洛洛其後则反驳身体接触(例如亲吻)会增加多巴胺和催产素的生产并改善他的「病症」,当然酷拉皮卡之後会不会主动亲吻库洛洛就请大家等着之後的剧情发展了(嘴角微微上扬)

  第????24章 前往机场

  当他们驶向Merenke时,沉默令气氛有些尴尬,库洛洛再次打开收音机,并将它转到了演奏古典乐的频道。他把目光飘向酷拉皮卡,酷拉皮卡坐得很直,书靠在他的腿上,手撑在车窗的扶手上,当他凝视着外面时,下巴抵在他的手上,用沉重的目光看着外面的风景,脸上带着微妙的表情。库洛洛想知道酷拉皮卡在想什麽,但不想打扰他思考,在广场上吻了酷拉皮卡後,似乎在他们之间留下了尴尬的沉默。太阳依然明亮而温暖,尽管北部的空气稍凉,他们再也看不到海洋,南北大山脉将整个斯雷克里克大陆分成两部分,在拿到Merenke的火红眼後,他的计划是跨越山脉。

  夜幕降临时,他们仍然沿着漫长的路途开车,车辆两侧只有树木和山丘。或是车辆有经过一些旅馆或酒店,但都被树林掩盖而发现不到。博爱被盗窃这件事应该会传播到其他地方,要是现在进入库洛洛知道的几个城镇会令他们有麻烦,无论如何,他想现在就到达Merenke,他知道城里有两双火红眼,而且他们需要分别去不同地方把它们夺回来,警察可能会讯问附近的人问题令产生很多麻烦,他们或许可以等到博物馆偷窃事件的冲击平息下来才下手,但库洛洛并不想在任何人身上花时间作出反应并加强保全。根报纸内容的叙述,大多数人似乎认为这个博物馆是仅此一次被盗-----这对他们有利。库洛洛希望不仅仅是这次的博物馆事件,亦希望接下来的目标收藏家也会有此想法。

  最後,他们在 主要道路不远的荒野中露营,在一个小小的篝火旁共享平淡无奇的晚餐,然後盖上毯子过夜。他们在黎明时分起床,库洛洛重新点燃了火,以便他们可以享用早晨的咖啡,然後他们馀烬燃烧完後 开。酷拉皮卡继续看他的书,库洛洛打开收音机,跟着他所知道的那些曲子的旋律哼唱。早晨慢慢过去了,他们在中午再次停下来,这样他们可以吃点东西,他们已经可以看到山丘上的田地和农田,一座大城市的烟雾在地平线上呈现。然後他们继续前进,在下午时开车进城,他们还没有对彼此说话,库洛洛是第一个打破沉默的人∶「我们可以提早几天到。」他说,立即得到酷拉皮卡的注意∶「或者可以租一间不错的酒店套房并假装成为旅客,这里有两双眼睛,我认为我们应该先去趟博物馆,然後我会把它清空。」

  「这不是必要的。」酷拉皮卡马上抗议。

  「它是。」库洛洛向他保证∶「你想,第二双眼睛被这个石油巨头所收藏,如果让他觉得我们的目标是博物馆内所有收藏品,他也无法马上为所有收藏品增加保全。他不会知道他是我们真正的目标-----不会比平常更觉得他目标。若他知道我们是为了火红眼,他会增加安全措施以保证火红眼的安全,且会有一支私人佣兵在旁边护卫,这个石油巨头手上的钱实在太多了。」

  「不要让它听起来像是正当行动,我知道它不是。」酷拉皮卡不满地说。

  「谁知道。」库洛洛微微一笑∶「但因为我们只是针对火红眼而来,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困难,因为每个收藏家或博物馆都会将防护措施增加的更严密,这样我们的行动会有一点的危险性了。」

  「听起来真是非常好,」酷拉皮卡回答∶「你就像一个盗贼一样在谈判。好吧,但是当行动完成之後,我们会归还其他物品。」。

  「当然,我们会的。」

  酷拉皮卡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嘴唇,耸了耸肩,再次望向远处∶「我不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他终於说道∶「但我会确保你会把它们归还。」

  「达成协议。」库洛洛笑着说,知道他成功说服酷拉皮卡∶「所以现在,我们要在博物馆被打劫之前不暴露行踪----- 」

  「不要说那个词!」

  「-----或者我们假装成一对刚好在案发现场出现的富有的游客?」

  酷拉皮卡困惑地看着他∶「你在问我的意见吗?」

  库洛洛耸了耸肩∶「是,我没有不让你知道我发现你很聪明。当你不让自己的情绪阻碍你的判断,你是一个强大的策划者。你在友客鑫抓住了我,你知道这种事以前从未发生过吗?如果你的智力与我不相当,你就无法做到这一点,而且我的决策是确保旅团中的每一位成员能发挥他最好的能力,所以我问你,你有什麽想法?」

  酷拉皮卡看起来好像要愤怒的反驳,但他冷静了一下,也许是因为库洛洛对自己的评论,他偏了偏头,当他想出办法时,他的眉毛之间出现了一个小摺痕,「我想,」酷拉皮卡终於在一会儿之後说道∶「最好的选择是开车去机场,假装在办理登机手续,在餐厅里吃饭,然後 开出接机口,搭计程车到酒店,带着行李箱让我们看起来更可信。」

  库洛洛咧嘴一笑,对他提供的计划感到非常满意,这个少年有很大的潜力,他有一天会成为一个伟大的罪犯,所以库洛洛所要做的就是以直率的真诚一点一点地在酷拉皮卡的伪装上制造一个裂缝,到目前为止,让他同意抢劫博物馆已经是相当大的进步。他把车转向一条较大的丶连接到高速公路的道路,这条高速公路通往城外的机场。「所以我们去博物馆,继续我们的假期,假装什麽都没有发生,然後过几天後潜入豪宅?就说,只停留两晚,这样豪宅的保安不会加强至不能突破的地步。若然我们等待偷袭的时间太长,愈来愈压抑的恐惧会令他们增加上一些我预计不到的保安设施。」酷拉皮卡点点头,他拿起放在大腿上的书,他飞快地瞥了库洛洛一眼以确保已经没有话要补充,但突然间,他顿了顿。「嗯?」库洛洛对少年挑起一边眉。

  酷拉皮卡皱起眉头,犹豫了一下,然後转过头∶「没有意见。」

  库洛洛决定不再催谷对方。从城市到机场的车程花了一个多小时,但沉默不再那麽令人不舒服了。库洛洛把车停下来,让酷拉皮卡先下车,让他有更多的空间可以拿出两个行李箱。酷拉皮卡打开了後门,他在走出车外前把座椅推後,以便有更多的空间拿起库洛洛递给他的行李箱。当行李箱都被拿走时,库洛洛阖上他的书,按下按钮把酷拉皮卡推後的座位拉回原处。完成後他走出车厢,关上车门并开始向机场走去。酷拉皮卡在他旁边递给他一个手提箱的把手,库洛洛眨了眨眼,然後拿了过来。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