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25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他们走进机场,与人群稍微分开。库洛洛和酷拉皮卡走向一个还未开启的柜台。「我就知道!」酷拉皮卡怒吼,尽管不是太大声,但足够让周围的人注意到他们∶「我们来得太早了!柜台还没开放!」

  库洛洛从酷拉皮卡身上发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没有关系,走吧,我们去吃点东西。」他们拖着身後的行李箱走向休息区和商店区。当他们走到下一条走廊时,酷拉皮卡轻轻地拽着他的袖子,库洛洛跟着他的视线看到了一间淋浴室。再次发现-----这是一个很好的想法,就算他们是刚刚下飞机丶就算他们想要假装是成富有的旅客,他们不能让身上有流浪一样的气味。库洛洛咧嘴一笑∶「你是在向我暗示?」他低声问道,即使走廊现在已经没有半个人。酷拉皮卡唯一的回答就是放开袖子,紧握拳头,然後他走向淋浴室。那里有一个比较安静的地方,他们需要转右并向前走几步路才能到达淋浴室。酷拉皮卡让库洛洛在外头等着,毫无疑问是为了报复这个戏弄。

  当酷拉皮卡出来时,他穿的衣服比他之前穿的要高级些。库洛洛注意到酷拉皮卡的衣服跟在机场遇到的人穿着一样时尚,酷拉皮卡再一次展示了他的 应性,另外,这套服装穿在他身上看起来非常棒。「不错。」他评论道,令他感到 讶的是,酷拉皮卡确实具有时尚的眼光。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下,脸红了红,皱起了眉头,而且他看起来十分紧张,令库洛洛决定换自己进入淋浴房来去让酷拉皮卡不再那麽窘迫。再次洗澡後感觉清爽和好多了,库洛洛选了一套和酷拉皮卡穿着的同样具有时尚感的衣服。在男人出来後,他们抓起行李箱走向商店。

  库洛洛找弼一家他从未尝试过的餐厅,从门口菜单中看来,餐厅提供餐点很不错。一位服务生帮忙照看他们的行李,并将它们放在一个贴近能看向外面跑道的大窗户旁的角落。服务生很快快写下他们的需要,两人吃了一顿高级的餐点。库洛洛点了一杯葡萄酒,他这次甚至不用哄诱酷拉皮卡并将少量红酒加进他的柠檬苏打之中。他们并不 时间,慢慢地吃着,在谈论酷拉皮卡正在阅读的书时享用餐点和饮料。太阳西落,大部分的食客已经 去,他们站起身,库洛洛拿出信用卡支付他们的餐费,卡片的名字不是他的,但这不是偷来的,它与他其中一个银行账户连结在一起。

  库洛洛现在是真的在为他们的消费付款。

  他们慢慢走向接机闸口走,并用了最接近他们的一道门 开。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在叫计程车上遇到了点麻烦,到他们终於叫到一架计程车时,库洛洛对司机说出了一间豪华的酒店的地址。在前往酒店的路途上,他们假装成真的是乘坐飞机到来,并讨论了那想像中的飞机旅程,以及他们想在晚上做些什麽丶哪些景点值得在城里看到,然後酷拉皮卡假装睡着了。库洛洛透过车窗看去外面地市的灯光。谢天谢地,计程车司机并没有试图与他谈话,而是直接开到酒店。当司机将行李从後车箱中取出後,库洛洛付了钱,然後轻轻敲打酷拉皮卡的窗户以『叫醒』睡着的少年。

  他们走向柜台,虽然没有预约,但最後还是顺利地订了有两间卧室的套房。一走进套房,酷拉皮卡就走向其中一间卧室,库洛洛让门轻轻地关上。好吧,他能明白酷拉皮卡的心情-----他们驾驶了很长的一段路,然後其中一段旅途还发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很高兴他们会在这里待上几天,不需要在早上再次上路。库洛洛走进客厅,让自己陷入灰色的沙发中,双臂向後放在沙发背上。蜘蛛头目决定明天休息。休息一天後,走出城市好好「参观」,然後他们会在比较晚的时候回到酒店,这样第二天不提早出去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接下来几天,他和酷拉皮卡都会假装成普通的旅客才夺取第二对火红眼。他不确定他们应该在拿到眼睛後继续假扮一天还是马上 开。但希望他们至少可以待到晚上,以便能在 开之前获得 当的休息。无论如何,只要火红眼藏在便利大裹巾中,永远不会被人发现眼睛在他们手上,所以他们应该能够多待几天。

  将接下来的计画决定後,库洛洛俯身并从咖啡桌上抓起一本小册子。它推展了不少在这地区可以做的事情,库洛洛在上面找了一些看起来很有趣的地点,并用旁边的蓝色原子笔加上了记号,然後他站起来,舒展自己的四肢,走进自己的睡房。他没有把门完全关上以听到酷拉皮卡在套房内四处移动的声音,库洛洛拿着一本书坐在床上,接下来的几小时他都在阅读,然後关上灯,期待着能在床上休息直至明天出发的时候。

  TBC

第25章 酷拉皮卡的想法

  酷拉皮卡睁开眼睛看上天花板,天花板的图样不是熟悉的那个,但他已经习惯了。距 上次会在同一个房间待超过一年是甚麽时候?可能是在族人还没被屠杀,而他还住在那漂亮的家的时候。酷拉皮卡皱眉,现在他在这个地方,和致命的敌人旅行,但是那股愤怒似乎再也寻找不到。不,当他看着库洛洛的时候,他感到┅ ┅迷惑-----如果酷拉皮卡承认的话-----迷惑丶怀疑和有点失落。他的思想不断回转,在「为什麽」丶「怎麽办」和「是甚麽」这三个问题上纠缠不清。酷拉皮卡累了,他希望他仍然能感觉到愤怒,他从不会想到怒火会变成迷失和悲伤。但当他想到达心底本应存在的火焰时,他能找到的只有无尽的空虚。

  酷拉皮卡累了,非常丶非常累。他反感自己自怜自悯的想法,把心中的想法抛开,酷拉皮卡站起来轻轻地叹了口气,让一只手扫过他的发,将浏海扫至额後。他闭上眼睛,强迫自己深呼吸,然後他垂着头,让手臂无力的跌在床铺上,再次睁开眼睛。酷拉皮卡盯着大腿上的手一会,确定自己有精力应付今天。

  酷拉皮卡需要冥想,他已经很久没这样做了。他要重新找回自己,但首先他需要洗澡。酷拉皮卡终於滑出被子站起身。他伸展身体以放松肌肉,然後叹了口气慢慢走去在飞机埸从库洛洛那里得到行李箱,幸好里面放着侠客为他偷来的衣服。距 上一次见到其他蜘蛛似是上辈子的时候了,酷拉皮卡拿了一套新的乾净衣物後走进浴室,因为某些原因,洗澡对他完全没有帮助。以前它能让少年感到舒服和放松,但他脑中犹如上演着一场疯狂的打斗,不同的想法来回纷扰着酷拉皮卡,令他在走出浴缸时仍然十分疲倦。

  他快速地擦乾身体,不介意粗鲁的动作把皮肤搓红。他开始对自己感到愤怒。酷拉皮卡抹走身上的水珠後穿上一套宽松的牛仔裤丶一件衬衣和一件带帽运动卫衣。完成後他在回到房间前擦了牙,他坐在床上,交叉着腿,手放在大腿叠在一起放松。酷拉皮卡慢慢地吸了口气,尝试放空思绪和一切矛盾的心情。他把那口气呼出来,让担忧和紧张随着浊口排出身体。一呼一吸,像海浪一样,不同的事情来来回回,但没一样是停在那里恒久不变。

  他用了一些时间才觉得可以停下来。酷拉皮卡睁眼看向床头柜上的闹钟,现在刚刚过了9点,他歪着头,想听听蜘蛛头目是不是已经起床的声音,但是他甚麽都听不到-----外面很安静。酷拉皮卡小心不发出任何声响,他静静的打开门看向出面的客厅,客厅空无一人,他再等了一会,仍然不能从库洛洛的房间听到一丝声音。库洛洛房间的门微微打开,但酷拉皮卡没有胆量去推去,他怕他会 醒睡梦中的男人。酷拉皮卡探头看向房间内床的位置,库洛洛的背对着房门,但他看起来仍在熟睡。酷拉皮卡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床上睡着的人。他不肯定他为什麽会这样做,但某些事情就是让他作出这个举动。床上的蜘蛛头目突然动了动,酷拉皮卡顿时僵硬起来丶紧绷着呼吸。库洛洛没有醒,酷拉皮卡这次小心翼翼地退後并走去咖啡机。他站在咖啡机前,盯着滚烫的啡色液体慢慢地滴落在玻璃壶里。少年皱眉,好奇是甚麽原因迫使他走去蜘蛛头目的房间。好奇-----一定是。他不知道自己竟然会在意对方。

  啊,所有事情都令人费解。

  尽管咖啡还没准备好,酷拉皮卡仍然从橱柜拿出一个马克杯。咖啡一滴滴的滴进咖啡壶,他把酒店提供的牛奶加进马克杯,将咖啡倒进杯子後用勺子搅拌,少年呷了口咖啡。他没有走去厨房内的小桌子,而是坐在沙发上,微微俯身拿过咖啡桌上的小册子。酷拉皮卡舒服地坐在沙发,又再吮了口咖啡,他把小册子放在大腿打开,他阅读里面介绍的旅游的景点,酷拉皮卡其实并没对Merenke的景点有多大兴趣,他只是想令自己的专注力放在其他东西身上。在第三页,他发现有人在上面用蓝色原子笔做了记录,他阅读那简短的笔记,那看来是一个市内的小型博物馆,将会展览一些展品,看起来会非常有趣。酷拉皮卡喝了口咖啡并继续翻页,他发现另一个被圈上的景点,这次是一个在天文馆举办的特别展览,内容是有关近期发现的宇宙奥秘,同时展示用探索仪器拍下的照片和影片-----这听起来一样很有趣,不论是选择了这些旅游景点,那人和酷拉皮卡有相同的兴趣。

  他再喝了口咖啡并瞥向挂钟,已经快要到10点了,酷拉皮卡看回小册子,找到另外两个被圈上的地方,一个是一名海岸生物学家在水族馆举办的演讲,另一个是国家图书馆自称拥有古老文件和卷轴收藏。酷拉皮卡喝完咖啡,站起身走到厨房为自己多添一杯,他没有食物做早餐,它们都被收在库洛洛方便的念裹巾中。他好奇他能不能下去一楼的酒店餐厅-----应该不可以。酷拉皮卡拿着咖啡回到房间,坐在一张奢华的扶椅看着库洛洛借给他的书。他甚至注意不到时间,明显地,蜘蛛头目对书有极好的品味。当酷拉皮卡完成这本书後,他阖上书伸展身体并看向闹钟,现在已经是中午时份了,但另一个房间还没传出任何动静-----真奇怪。酷拉皮卡的胃在抗议,或者他能去楼下的咖啡店买些点心,但他不肯定自己有没有权利去做。

  他决定再次去查看他的旅行夥伴,如果他还在睡觉,酷拉皮卡会冒险给他留下一张纸条并出门。酷拉皮卡越过客厅走到库洛洛的房门口,这一次他轻轻推开门并像猫一样无声无色的踏进去。他静静地走去库洛洛面朝外的那边,对方依然闭着眼睛熟睡,他一只手伸到枕头底下,另一只放在胸前,他看起来很┅ ┅年轻,很难相信这个男人是最残忍强大的旅团首领。酷拉皮卡站在床边,好奇他应该怎样做才不会惹怒对方。好吧,库洛洛睡着,而酷拉皮卡肚子愈来愈饿。他转身打算走去房门,突然一些温热的东西缠上自己的腰并将酷拉皮卡拉回去,他停下来回头看去蜘蛛头目,发现对方不能被解读的丶午夜颜色的眼睛已经睁开并直直地看着自己。酷拉皮卡的心因为误以为库洛洛还在熟睡却突然触碰自己而在胸口剧烈地跳动。

  「早安。」库洛洛说,眼睛直看着酷拉皮卡的脸。

  「早安。」酷拉皮卡不肯定地回答∶「如果我弄醒你的话,我很抱歉。」

  「我只是感到有人走进我的房间,我不知道那是你,但我醒来了,现在的时间是?」

  「12点30分。」酷拉皮卡说着移动手臂,尝试挣扎出库洛洛环在腰间的手,但对方更快的加紧手臂的力量。「我来看看你醒来了没有,我不肯定我能不能擅自下楼买早餐。」

  「你肚子饿吗?」酷拉皮卡点点头,蜘蛛头目坐起身,像是想少年更靠近自己一样把他拉向自己,酷拉皮卡拒绝移动,最後库洛洛松开手,酷拉皮卡仓促的退後。他想擦去腰上的丶不属於自己的体温,他不知道为什麽这触碰会令自己感到烦恼,但酷拉皮卡不想让库洛洛知道他对刚刚的接触有甚麽想法,於是他阻止自己想抚上腰的冲动。「我去洗澡,然後下楼买早餐回来,你能等我一会吗?」

  酷拉皮卡点头,然後回去客厅坐在沙发上,终於顺从意愿摸上自己的腰。虽然库洛洛没有和他待在同一间房,少年仍然感到心烦意乱和紧张-----那令酷拉皮卡感到烦恼。库洛洛这几天做的奇怪举动在扰乱着酷拉皮卡,酷拉皮卡不想让蜘蛛头目影响自己,他是影响得那麽深,但窟卢塔少年同时没能力阻止。因为到最後,令酷拉皮卡从几年前开始走到今天全是库洛洛。那严格的训练,将自己的身体丶体能和忍耐力推至极限,一切都是为了能报仇。换句话说,库洛洛对酷拉皮卡的影响超过少年对蜘蛛头目的。就算酷拉皮卡捉拿过库洛洛,对方看起来泰然自若。

  那仍然令他感到神经紧张。

  他知道打败库洛洛已经不能满足他了,他想看到对方失去控制,想看到他感到一丝不肯定,想看到他露出愉悦和自信以外的表情。酷拉皮卡不是很清楚,那男人肯定不会有恐惧的事物,他会感到愤怒吗?烦躁?他能感受到其他东西吗?

  「准备好了吗?」

  酷拉皮卡吓得跳了跳,他完全听不到库洛洛走在後面的脚步声,当他转身看去对方时,酷拉皮卡皱起眉头∶「你应该擦乾头发。」

  「你肚子饿了,对吧?我可以回来才将它擦乾,我们只会出去一段时间。」

  酷拉皮卡耸耸背∶「我可以多等几分钟。」

  「好吧,我已经出来了,而且再注意这湿漉漉的头发让我感到很痛苦。来,走吧。」库洛洛走去门口,酷拉皮卡叹了口气跟上对方。他们走向酒店大堂并进入门口旁边的小型咖啡店。他们买了一些点心作早餐,然後买了三文治等待晚饭时才吃。接着他们回到自己的套房,酷拉皮卡想马上走回自己的房间,但他觉得直接拿走蜘蛛头目买的食物并 开会很没礼貌。他打开咖啡壶的开关,给库洛洛弄了三杯咖啡并留了一杯给自己。他们静静地吃着早午饭,酷拉皮卡在吃完後希望能马上钻回房间,但库洛洛在添了一杯咖啡後回到桌子旁,他将酷拉皮卡今早阅读的小册子放在桌上。「我们明天去观光。」他对少年说∶「我圈了一些我认为会有趣的地方,你可以看看你想去哪些景点吗?」

  酷拉皮卡眨眨眼∶「你在说┅ ┅你是圈出这些景点的人?」

  库洛洛坐在少年对面∶「你已经看了?我在昨晚作记录的,所以你明天有甚麽地方想去吗?」

  「天文馆和图书馆吧,我猜,但是它们听起来都很有趣。」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