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27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库洛洛眨眨眼,然後微笑,他被逗乐了∶「你是一个非常聪明的男孩,对吧?」他开玩笑似的问。

  酷拉皮卡的脸颊染上红晕,他垂下眼睛,嘴角微微弯起,似是露出一抹笑容∶「我经常被人这样说。」

  「好吧,我看来能跟你讨厌不同的话题,我不会作任何不满喔。」当酷拉皮卡再次看向库洛洛时,库洛洛微笑道∶「我知道天文馆的开放时间会因为这星期举办的特别活动而延迟至午夜时份,但我们应该出发了-----如果你想问清楚所有疑问的话。」酷拉皮卡点点头,他看向四周想找出服务生的位置,库洛洛早先一步找到服务生并示意对方过来,当服务生来到桌子时,他告诉服务生他们要结帐。按照承诺,酷拉皮卡为这顿饭付钱。

  当他们走出餐厅时,库洛洛截停一架计程车并让司机带他们前去天文馆。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到达天文馆那幢巨大和多层玻璃建诛时已经接近9点了。去到售票处时,两人互相对望,不确定应该由谁付款。最後库洛洛轻笑着掏出钱包,酷拉皮卡马上摇摇头,手放在他的手臂并轻轻推开。酷拉皮卡买了两张入场票,库洛洛露出一抹亲切有礼的微笑并接过入场票,他再次对男孩伸出手臂,对方很大可能会像前几前无视并越过库洛洛。酷拉皮卡看向库洛洛的手臂,视线移向男人的脸,再回看他的手,最後他摇摇头,进向第一个展览区的入口。两人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展区,阅读所有关於太阳系和其他围绕太阳而转的星球的资料。这些资料都很普通,而且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都已经看过了。但当他们愈来愈深入天文馆时,那些解释和模型做得更详细和不切实际。

  在大约10点30分,天台馆的 扬声器传出一段广播,一个有关即时观测的特别演讲将会在不久後开始。酷拉皮卡看向四周的告示牌以找出他们的位置和演讲举办的地方。他找到一张印在墙壁上的地图并很快找到他应该走的路线。「我很想去听这个演讲。」他对库洛洛说∶「它在另一边举行,我们需要 快才能去到举办地方。」酷拉皮卡捉住库洛洛的手臂并轻轻拉着对方,想要男人跟着他。两人快速地走动时,库洛洛朝酷拉皮卡的後脑眨了眨眼,嘴角慢慢勾出一抹大大的微笑。今晚是酷拉皮卡第二次主动在身体上有所接触了,而那男孩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他正在慢慢习惯蜘蛛头目的存在。

  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TBC

第27章 警示/ 醒

  酷拉皮卡不知道他在想甚麽。他几乎忘记库洛洛是一个盗贼丶强盗,一个没有道德的男人-----几乎。他们前往博物馆时,酷拉皮卡心中的警号被打响,让他狠狠清醒过来。他让自己被对方的魅力说服和控制,像一把小提琴被人握在手里奏出他想要的旋律。看着库洛洛如此轻松的潜入一个地方-----像猫一样快速越过陈列馆,走路无声无息,避过所有监视器,清空博物馆内所有展览品-----这真是一个可怕的警号。酷拉皮卡当晚难以入睡,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脑中不断浮现早上发生的事情,他度过非常舒 放松的时光,这种满足在这麽久以来第一次感受到。那个顺利的图书馆之旅,令人愉快的晚餐时间丶吸引人的天文台,但之後┅ ┅他们去了博物馆,在博物馆内的盗窃。这件事让酷拉皮卡尝到苦涩的滋味,胃感到一阵焦虑不 。他知道库洛洛没有意图把当晚偷走的展览还回去,而且他不确定自己要怎样让对方归还展览。

  在大约午饭时分,蜘蛛头目轻轻的敲响了酷拉皮卡睡房的门并将它推开,探头看着少年。「早安。」他说,酷拉皮卡没有回答,而是吮了口咖啡,他不确定这是第几杯了。「咖啡壶不在咖啡机上,所以我猜你将它拿走了。」库洛洛把门推开一点,走进房间∶「酷拉皮卡?」酷拉皮卡的脸微微侧向蜘蛛头目示意自己听见他说的话,然而他的眼睛仍然看向窗外的天空。「发生了甚麽事吗?」

  酷拉皮卡摇头。「我只是累了,」他说,飞快地朝库洛洛瞥了一眼∶「昨晚睡得不太好。」

  「我看得出来。」库洛洛说,歪了歪头∶「你的黑眼圈很重。肚子饿了吗?」

  「不。」酷拉皮卡说着耸耸背,视线放回窗外的天空。

  「不论怎样,你应该吃点东西。」库洛洛走近坐在椅子上的男孩,将两人的距 缩短。库洛洛站在少年面前,垂眸看着对方,然後顺着酷拉皮卡的视线看向天空。他蹲下身体,让视线水平对上酷拉皮卡,酷拉皮卡能感到被他盯着看的肌肤在微微抽搐和刺痛,但他知道这是睡眠不足的後遗症,疯狂地汲取咖啡因可能也是原因之一。「酷拉皮卡?你没事吧?」

  库洛洛伸出手去触碰酷拉皮卡的脸,蜘蛛头目的举动让酷拉皮卡猛地一颤。「我没事。」他轻轻地说,垂眼看着手中握住的咖啡杯∶「我只是累了,或者吃点东西会有所帮助。」

  库洛洛静静地观察他一会儿,点点头并站起身∶「我们去大厅旁的咖啡店,或者在附近看看有没有其他餐厅。可能呼吸新鲜空气也会让你舒服一点,你的脸色看起来很差。」酷拉皮卡从喉咙发出一下轻轻的丶被逗笑的声音。很差吗?那男人不是经常说他很漂亮?啊,该死的,他不应该想起库洛洛的评价。库洛洛已经转过身了,但他在听到酷拉皮卡的声音後停了下1∶「怎麽了?」

  「没事。」酷拉皮卡说着摆摆手,他从椅子站起身,俯身拿走放在旁边的咖啡壶,男孩将咖啡壶和咖啡杯放回厨房,之後才跟着库洛洛出门。

  「好吧,大厅还是出去?」库洛洛追问。

  酷拉皮卡想了想,最後说∶「我想,出去外面吧。」

  「好,」蜘蛛头目说着点点头∶「准备好了吗?我准备好了。」

  酷拉皮卡的手抚上他的眼睛,扫上额头然後一直往上把浏海拨开。他叹了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要散架了,这可能是因为各方面的情绪都朝自己涌来的关系,对,继友克鑫市後,连续几个月只有少量和不足的睡眠,还有绝望丶无助丶迷茫的情绪。

  「当然,我没问题。」酷拉皮卡说着走到房门口。

  沉默在两人之间蔓延,当他把手放在门把时,他听到库洛洛在後的脚步声。酷拉皮卡把门打开,库洛洛跟上来,一只手越过男孩的头顶挡住门板,让对方走出房门才跟在後面走。酷拉皮卡没有等待库洛洛,他直接沿着走廊走去楼梯。他们的房间在第二层,所以不消一会便能走到地下并走出酒店。这是一个阳光明媚且带有些许冷意的日子,所以两人偏向走路而不是截停计程车坐在几乎密封的车厢之中。酒店大堂距 主街道有一段距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都没有说话,各自思考着。走上行人道时,酷拉皮卡往两边张望後转去左面,在那里他看到更多的餐厅和店铺,蜘蛛头目只是静静的跟着对方。

  几分钟後,他们走上一条小商店和咖啡店林立的行人道,酷拉皮卡转右,在绿灯的时候快速越过十字路口,然後沿着一条宽阔的砖路走。库洛洛全程都跟在旁边,明显在让男孩决定他想去的地方。他们再越过两条大的十字路口,走了一段距 後酷拉皮卡开始感到找回自己了,他正想转身问库洛洛有没有看上的店铺,一把熟悉的声音突然从後响起∶「团长?!」酷拉皮卡和库洛洛停下脚步并转过身,侠客正小跑着向他们走来。「真的是你!」他 呼道∶「我刚刚抬头感觉看到你的身影。」

  库洛洛朝他歪了歪头,让侠客走近他们两个,酷拉皮卡微皱起眉,唇抿成一条紧绷着的线。他不需要多一名旅团成员在身边,就算他们的旅团团长给予自己的自由度,酷拉皮卡仍然觉得这不是他应该说话的场合。他十分希望侠客会 开,他看似是整个旅团最友善的一位,也正因为这个原因,酷拉皮卡庆幸眼前的是侠客,而不是┅ ┅例如说,飞坦,但侠客的存在仍然令他紧绷起来。真好笑,他是甚麽时候开始觉得丶库洛洛对比那可能只是搜查多於杀人的侠客是一个更好的夥伴?这一定是习惯成自然的原因。

  「侠客。」库洛洛飞快地瞥了酷拉皮卡一眼後问∶「你在这里做甚麽?」

  「在这探望一个熟人。」侠客咧嘴答道∶「好吧,他是我的一个在游戏上认识的朋友,今晚我应该在市中心和他见面的,但我早上就来了,想在会见前看看这城市有甚麽东西。」他在对团长解释时朝酷拉皮卡投向几个视线,最後发现男孩没有看着他,他对酷拉皮卡挥挥手,酷拉皮卡微微点头回应。

  库洛洛静静地观察眼前的两个人一会,然後率先一步走回刚刚经过的咖啡店。咖啡店前面的桌子上有一杯仍然冒着热气的咖啡,酷拉皮卡猜侠客就是坐在那里看到他们的。「这里的咖啡怎麽样?」酷拉皮卡听到蜘蛛头目如此问道。

  「它尝起来不错。」侠客说着点点头。

  库洛洛歪头示意,「坐下吧。」他对酷拉皮卡说∶「我猜你今天已经喝了很多咖啡了,但我仍会给你买一杯茶和食物,三文治可以吗?」酷拉皮卡点点头,他把椅子推开坐在侠客对面,侠客重新坐回桌子旁。他们之间的沉默有些古怪,但酷拉皮卡不想开口说话,他不认为他应该在这一刻打破沉默。在酷拉皮卡无视侠客一分钟後,侠客拿出手机并开始按着上面的按钮,明显在玩手机游戏。

  库洛洛终於拿着餐盘从咖啡店走出来,他静静地把餐盘放在酷拉皮卡面前,拿走上面的一杯咖啡并将它放在桌子上才坐下。他呷了口咖啡,看了酷拉皮卡一眼才去问侠客问题,侠客放下手机,但男孩把他们两人隔绝在外,专注於眼前的食物上。正常来说,他会仔细聆听对方的每一句话,尝试从他们身上认识或套出最大量的讯息,但这一次他发现自己不屑一顾。酷拉皮卡慢慢地吃着和喝着茶,当他吃完时候,他终於把视线从餐盘 开,发现蜘蛛头目已经喝完手中的咖啡并正在看着他。「侠客,」库洛洛说,他的眼睛依然放在酷拉皮卡身上∶「我想你跟我们一同回酒店,我有一些事情需要跟你讨论,那不会占你很长时间,你在和朋友见面前应该还有几小时空馀。」

  「没问题!」侠客回答,两只蜘蛛站起身,酷拉皮卡跟着他们。三人静静地走回酒店,没有一人感觉需要打破沉默。

  当他们到达房间时,库洛洛推开门让侠客和酷拉皮卡进去,但他站在原地说∶「我要去打电话,很快回来。」

  「好的。」侠客说,同一时间酷拉皮卡点点头。酷拉皮卡走去拿起他的书,但是他肯定自己是不是准许 开,还是库洛洛待会还有东西要跟自己说,所以他拿着书去客厅阅读,而不是像平常那样直接回到房间关上房门。侠客坐在酷拉皮卡右边的扶椅上,酷拉皮卡专注阅读。几分钟过去,库洛洛仍然没有回来,最後侠客打破了沉默∶「我能问你问题吗?」他问,酷拉皮卡对着书眨眨眼,被吓了一跳,然後抬头看去侠客。在观察对方思考了一会後,男孩点点头。「团长说只要我们帮你找回所有眼睛,你都不会攻击我们或是逃跑。」-----这不是一个问题,酷拉皮卡等着侠客把话题带向重点∶「我不是很清楚。我是指┅ ┅夺回眼睛并不能让他们起死回生,所以你为什麽宁愿和我们合作,也要拿回眼睛呢?」

  酷拉皮卡 讶对方竟然会想知道原因,侠客或者是旅团中最友善的一员,但他仍然是一只蜘蛛。酷拉皮卡不认为对方会在意,他好奇他应该怎样回答,或者,他是不是应该回答,但侠客依然用那双大大的绿色眼睛看着他。「你对窟卢塔族有甚麽认识?」酷拉皮卡终於问道。

  「嗯┅ ┅」侠客微微扬起头,一只手指点在脸上∶「我知道他们在激动的时候眼睛会变红,如果他们在眼睛变红的时候被杀死,那火红的颜色会永远留在瞳孔之中。我亦知道他们的实力十分强大,我恐怕这就是全部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