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30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他们现在所处的山路大约半米阔,相对之前的路比较平坦。两人开始往东继续走,小路的右面是一块非常高的悬崖,而左面的陡地势陡峭,一直往後延绵至深不见底的峡谷。从山上吹来的风强劲且夹带着冰渣,像是要他们吹进峡谷之中般。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整天都在小路上走,但空气在太阳下山後变得更冷冽了。

  「嘿。」酷拉皮卡在两人於黑夜中走了一段时间後说,库洛洛似乎听不到他的声音,少年捉住对方的衣袖并拉扯了一下以引起注意,库洛洛转过身。「我们刚刚走过一块可以当成临时掩遮处的石头,」他说∶「谁晓得之後要过多久才能再找到?」

  「甚麽?」在狂风之中酷拉皮卡的声音传不到男人的耳边,酷拉皮卡没有解释,他直接指向那块大石,那块大石中间有一条狭窄的隙缝,背靠悬崖面,起码可以为他们挡去两边的风雪。蜘蛛头目点点头,跟着酷拉皮卡走回大石,当他们进入隙缝时,他示意少年等一等,然後库洛洛解开酷拉皮卡外套的拉炼,男孩皱着眉疑惑的看着他。库洛洛快速地将酷拉皮卡的外套脱下,再让少年正面穿上,蜘蛛头目站在对方身後,将他的背推向自己的胸膛後慢慢坐下。

  隙缝刚好能容纳这两名男子,但它很好的为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阻挡强风。酷拉皮卡坐在库洛洛的腿上,後者解开那件黑色外套的拉炼并用它将窟卢塔少年和自己一摒裹进去。「我不太肯定我们应不应该用这个姿势。」酷拉皮卡抗议道,他提高声线好让自己的声音不会被风吞去,炙後他扭动着身体想挣脱出去。

  「我知道这不是很舒服。」库洛洛回答,手臂紧紧握着酷拉皮卡的背并将他拉近自己,他的嘴正对着少年的耳朵,所以他说话不用很大声,但从耳边传来的气息令酷拉皮卡颤了颤身体∶「我们只是在这种环境下尽量休息,你不能否定我们准备一点都不足够,这样最能同时保暖了。」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麽你要用手抱住我,」酷拉皮卡抗议道∶「而且我一定要像这样坐在你的大腿上吗?这个姿势看起来很不庄重,而且让人感到难为情。」

  「我只是想这样做。」库洛洛说着加紧抱住窟卢塔少年的力度,像是要引证他所说的话似的∶「不管如此,我总要把手放在某些地方,在冷冰冰的岩石和你温暖的身体之间,我想跟本不用多想吧。」他让一只手慢慢的扫上去,隔着多层的衣服在酷拉皮卡身侧抚摸着∶「我令你感到不舒服了吗?」

  酷拉皮卡想回答自己根本不在意,但最後少年给出的答案是∶「一点点。」

  他感到库洛洛在自己的肩膀点点头。「闭上眼睛。」男人轻轻地说,酷拉皮卡意识到那在耳边窃窃私语的声音很┅ ┅舒服,令人感到平静丶兴奋,让他感到一切不应感觉到的东西。酷拉皮卡闭上眼睛。「现在就休息吧。」库洛洛再说∶「尽量睡一觉,我们两个都需要在明天来到前好好回复体力。」

  酷拉皮卡叹了口气并尝试放松身体,让他的头向後窝在库洛洛的肩膀,这┅ ┅真是一个繁杂的情况。他只是不清楚自己应该想甚麽,他不应该就在这个姿势休息的,他的敌人在身後,抱着他丶让他感到温暖,而且他觉得这样没问题?酷拉皮卡应该动立不安丶紧张丶烦躁,或者他只是太累了,酷拉皮卡让睡意慢慢袭来。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仍然坐在库洛洛的大腿上。酷拉皮卡的脑袋往後靠并微微侧在一面,而库洛洛的额头俯在少年的肩膀-----若要数出酷拉皮卡到目前为止遇到所有奇怪的事,这可说是最怪诞的一个了。他微微坐直身体,然後感到库洛洛加大环在腰部的力度。蜘蛛头目双臂仍然禁锢着酷拉皮卡,酷拉皮卡神色僵了僵,他挺肯定库洛洛刚刚醒来,但他现在,在轻轻的用鼻磨擦自己的颈侧,而酷拉皮卡需要压下一阵身体不全是因为厌恶而发出的颤抖。

  他拉着库洛洛的手,尝试让对方松开手臂的力度∶「如果你醒来的话,我们应该走了。」他说。

  「我是醒来了。」库洛洛道∶「早安,昨晚睡得好吗?」

  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会,不肯定他要怎样回答。「比我想像中还好。」他最终说,酷拉皮卡挣出库洛洛的怀抱并站起来,左右伸展着颈脖。库洛洛同样站起身,他们穿好外套後继续往前行。这附近的地势险恶并让人举步艰难,愈走上山顶丶风便愈来愈猛烈。他们用了一整天的时间 路,走过一条狭窄的峡谷,从峡谷吹来一阵又一阵强风,风拍打在他们身上像狮子般狂啸,冰粒子犹如子弹撞上两人的脸。酷拉皮卡不确定他能不能感受自己的耳朵了,他们停下来吃了午饭,接着继续冒着风雪向前行。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再次爬上山,避开高且峭拔的山峰和地势,有时候,吹在耳边的风听起来如雷声似的,一颗颗巨大的岩石从旁边的悬崖吹下来。

  最後夜幕降临,库洛洛转过身静静地观察着酷拉皮卡的脸,然後他停下来环看一周。「我们晚上应该停下来。」库洛洛说∶「我希望能找一个掩遮处,这条路太狭窄了,而且旁边的悬崖太陡峭了。」他瞥向右边的峡谷并摇摇头∶「我甚至不能肯定如果我跌进去的话能不能存活。」酷拉皮卡快速地看了峡谷一眼,但不敢再看第二次,那些强风像是威胁着他们要将这两个人类吹下山崖一样。库洛洛转身看着酷拉皮卡∶「我觉得找到一个洞穴会比较安全,但只要有掩遮的地方都很好。」酷拉皮卡点点头,接着库洛洛转身继续向前行,酷拉皮卡拉紧身上的外套并跟上对方。他们之後的小时都在山上走,然後突然传来一阵似是枪械搏火的声音,库洛洛抬头看去左面的悬崖上方。「小心!」他大叫并大力地将酷拉皮卡推後。

  就是这样,蜘蛛头目消失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从悬崖掉下来,压在库洛洛原本站在的地方并滚下峡谷。酷拉皮卡紧倚着悬崖边,尝试让呼吸回复正常,他甚至意识不到自己闭上了眼睛,但他等了一会才睁开眼,然後酷拉皮卡睁大双眼看着库洛洛上一刻站着的地方变得空无一人。他张开嘴想大叫,发现他其後不能将它合上。他独自一人了。周围没有男人的身影,酷拉皮卡往对方消失的地方踏前一步。

  他消失了!-----酷拉皮卡的脑袋有把声音在尖叫,然後他发现自己对着这个想法摇头-----他消失了,我现在自由了-----

  酷拉皮卡激烈地摇着头,右手紧紧地捉住胸口的衣服,他不能就这样┅ ┅消失了,他不能!

  酷拉皮卡用了一点时间才发现-----尽管他应该为自己那致命敌人的死亡而感到高兴,但他只感到麻木-----麻木和空虚,而且迷茫。在与蜘蛛头目相处的时间内,一堆没有答案的新问题不断出现,而现在,酷拉皮卡可能永远都不会得到答案了。他小心地向前踏上一步,瞥向峡谷的隙缝,一直看向隙缝最深处的阴暗地方。酷拉皮卡站着的脚下有一块狭窄的岩石突了出来,他发现自己拼命看去那块岩石,就像蜘蛛头目会在小小的平台上安全着地,而酷拉皮卡只是暂时看不到他的身影罢了,但那里甚麽都没有-----

  酷拉皮卡心一沉。

  库洛洛·鲁西鲁,幻影旅团的团长,一个罪犯和一个令人费解的男人,消失了。

  -(因为团长已经消失所以?)全书完-

  .

  .

  .

  TBC(好吧我开玩笑的)

第30章 库洛洛x放松x热情(肉汤/手手的ooxx)

  库洛洛危险地悬挂在那里,他的左侧勉强卡在狭窄的裂缝中间,但右手和腿都悬挂着。在他底下是无尽的黑暗,他在具现化出自己的书後微微松了口气,念书的出现不受自然限制是一件好事,不然在猛烈强风的吹袭下书的纸张会被剧烈吹翻,念书不断翻页直到库洛洛看到他需要的技能。不消一会,蜘蛛头目再次回到上面那条平坦的路上。他让念书阖上消失,库洛洛勉强能从风雪中看出窟卢塔少年脆弱的轮廓,酷拉皮卡紧紧抓住自己的外套并站前一步,费力地看着深不见底的悬崖,他太接近悬崖了,令库洛洛觉得一阵风能轻易将他吹落那深渊。

  库洛洛走近男孩,好奇对方现在脑中充斥着甚麽想法。愉悦?高兴?松一口气?肯定不会是伤心或是悲痛。当库洛洛走在酷拉皮卡身後时,他俯身越过少年的肩膀看向下面的深渊。他刚刚跌下去的裂缝看起来狭窄得令人难以置信,而且是极不安全。酷拉皮卡突然摇了摇头,像是要将自己的注意力拉回当下的情况,他的背在转身时撞上库洛洛的胸口-----

  「你在看甚麽东-----小心!」库洛洛捉住酷拉皮卡的衣服并用双手捉住几乎要掉下去的少年,库洛洛帮助对方站稳脚步,手捉住酷拉皮卡的手臂下。两人的目光短暂的锁在一起,库洛洛在酷拉皮卡的双眼看出了 讶,恐惧,还有-----他希望他没有看错-----他能看到他眼中的如释重负。库洛洛把酷拉皮卡从悬崖旁拉远,退下一步给予他更多空间,但出於某些原因,当他感受到背後撞上的石头时,库洛洛没有放开酷拉皮卡,而是把对方拥进怀里。他只是静静的呼吸着,看着呼出的气息在遇到冷空气时在酷拉皮卡的金发上变白。时间渐渐过去,酷拉皮卡都只依靠在库洛洛怀里,一呼一吸,然後他移开了。那个瞬间被打断。两人互相看着对方,库洛洛歪了歪头,对酷拉皮卡伸出手,继续他跌进悬崖前的动作,然後示意他们前来的路。酷拉皮卡把库洛洛整个推开,抬头看着他,然後转身开始向前走。

  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对话,而且他们之间有甚麽需要说的?强风只会吞走他们犹犹豫豫说出的话,将他们吹走丶上下倒转丶左右回荡,吹进山谷丶吹向地平线之上。

  两人在当晚停下来,但这一次,酷拉皮卡明确地让男人知道他不想库洛洛接近自己。他甚至不看向库洛洛,酷拉皮卡坐在坐在悬崖上细小的裂缝上,拒绝对上对方的眼睛,而蜘蛛头目不喜欢这种突如其来转变的态度。他不知道这代表甚麽,他不知道窟卢塔少年在想甚麽,他需要打破少年那新诛起的丶带有愠怒的沉默。库洛洛坐在酷拉皮卡旁边,闭上眼睛,尝试放松入睡。他小睡了几小时後决定放弃,库洛洛站起身後酷拉皮卡睁开眼睛,他同样睡得不安稳。两人开始继续前行,当他们接近一个突起的岩脊时,酷拉皮卡指向南面-----在山谷之下,连接着另一座山的半山之上,那里有一间看似是旅馆的宽大房屋。库洛洛点点头并一起向旅馆走去。

  他们已经没有食物,所以一整天都没有停下休息。两人找到走下山谷的路,并在夜幕降临的时候走上另一座山,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最终在午夜时分到达旅馆,他们推开旅馆的正门然後钻进房子,微微踏着腿以弄走沾在上面的雪。一名妇人坐在火炉前阅读,她抬头看向站在门前的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晚安。」妇人说∶「你们真幸运,我没有预计到会有客人在这个时候到来,我正想回房睡觉呢。」

  库洛洛点点头∶「还有拥有两张床的房间吗?」妇人点头并带他们走去第三道门,这道门是在上层唯一打开着的。库洛洛瞥向房间内部,这是一间非常大的睡房,里面放着两张加大尺寸的床,两张扶椅,一张小桌子,两张椅子,还有一道打开的丶里面是浴室的门。「很好,我们就要这间。」库洛洛说,他从妇人手中接下钥匙并示意酷拉皮卡进去。「你可以先去洗澡,」库洛洛对少年说∶「我会试着给我们找点食物。」

  到最後,旅馆的负责人在付了钱後给了他们一顿热腾腾的饭,妇人把食物加热,库洛洛将它们带回楼上的房间。酷拉皮卡已经洗完澡并在壁炉内生了火,他在令自己的手变得暖和起来,男孩穿着一条长牛仔裤和看起来很暖和的带帽运动衫,他可能觉得现在穿睡衣会觉得冷。库洛洛把食物放在桌子上,两人在沉默中吃着晚饭,酷拉皮卡陷於沉思之中,库洛洛观察着对方。当男人吃完後,他坐在一张扶手椅上并看起书来。因为房间已经变暖了,酷拉皮卡拉开运动衫的拉链并将它脱下,露出下面穿着的棉质衬衫,它对比少年平常穿的衣服明显更为贴身,库洛洛欣赏地挑起一边眉,酷拉皮卡停了下来。

  少年的眉头微微皱起∶「甚麽?」他不确定地问道。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