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33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酷拉皮卡看似想说甚麽,但之後他闭上嘴,嘴唇勾出一抹紧绷着的丶不高兴的弧度。「随便你。」他终於说,然後阖上眼帘,当那双眼睛再次睁开时,它们变回蔚蓝色的色泽了∶「我要睡觉了。」酷拉皮卡走回原本坐着的地方,躺在地上背对男人,一个视线都不给予库洛洛。

  库洛洛笑着耸耸背-----好吧,男孩说的话有道理,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他能做的只有尽量让自己早点休息,他走过去酷拉皮卡身边并躺下入睡,到他睁开眼睛时,太阳已经微微从地平线升起。库洛洛坐起来瞥了酷拉皮卡一眼,男孩还没有醒来,但他的脸正向着蜘蛛头目那边,虽然昨晚充斥着愤怒的情感,如今看起来相当平和,而且酷拉皮卡似乎有点冷。库洛洛重新燃点在晚上熄灭的营火,并召唤出念书和便利大裹布,将两人的行李拿出来,他善用了那小小的营火煮了咖啡。咖啡的香气唤醒了酷拉皮卡,吃完早餐和喝完咖啡後,他们再次踏上旅途。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慢慢地走下山,途中停留了一会吃了午饭。太阳开始下山时,两人已经走到一条小村落旁,库洛洛独自走进村落,酷拉皮卡为了避免Erestor城镇发布的新闻传来村落而留在树林等待蜘蛛头目。库洛洛计划乘搭交通工具回到城市,他们却非常不幸运-----唯一一部驶到村落的火车刚刚 开,但两人能在明天下午再回来车站乘搭另一班列车。村落并没有旅馆,所以库洛洛回到树林并和酷拉皮卡在那里露营一晚。

  第二天大约下午时份,两人准备乘搭火车回去城市,库洛洛将两样东西递给酷拉皮卡。「这是甚麽?」酷拉皮卡问。

  「增高垫。」库洛洛回答∶「它们会让你看起来高一点。来。」他将酷拉皮卡的头发系在後颈,然後将它藏在衣领後,小心地让手指不会碰上对方白 的皮肤∶「我们不可以改变发色,但至少能令它看起来比平常短一些。」

  乔装後,他们像是悠游似的慢慢走向车站。过了几个小时,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坐着火车前往一个名为Otal的城镇,他们可以在这个不大不小的城镇好好休息一会,还有就是-----如果库洛洛决定让酷拉皮卡 开,男孩可以在那里乘搭飞机会见他的朋友。窟卢塔少年一直维持沉默,他的脸色看起来不是很好,整个人又迷失在自己的思想里。库洛洛不能责怪他,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明显影响了少年。蜘蛛头目让情况维持在原地-----让酷拉皮卡整理脑中的思绪。当火车愈来愈往东面走时,库洛洛阅读着而酷拉皮卡看向窗外,玻璃窗反射出他沉思着丶皱起眉头的美丽脸庞。两人在夜晚到达Otal,并在距 主街道较远的酒店租下房间以远 街道的烦嚣。

  库洛洛让酷拉皮卡留在酒店,自己则出去买食物。他找了一间看起来不错的餐厅,餐厅提供堂食或是外卖两种选择。库洛洛买了两份晚餐,接着在面包店买了一些面包当作明天的早饭。买完後他回到酒店,发现其中一间睡房的房门被关上,他走上前敲了敲门∶「酷拉皮卡?」男孩没有回应,但最後库洛洛听到房内传出一阵静静的脚步声。酷拉皮卡打开门,明显地对方刚刚在挣扎要不要回答蜘蛛头目,但库洛洛决定不作评论。

  「你的晚饭。」库洛洛说,递给男孩一个塑胶袋∶「我会把你的行李拿出来,这样你就能替换衣服和继续看那本没读完的书。」库洛洛走到房间角落的桌子旁并把自己的晚饭放在桌上,接着他召唤出念书,蜘蛛头目拿出一个行李箱和装着酷拉皮卡衣物(当然是偷回来的)的圆筒旅行包,并将它们交给沉默着的少年。

  酷拉皮卡张开口想说甚麽,但他还是闭上嘴巴,摇摇头,男孩说了声谢谢後又消失在自己的房间中。库洛洛任由酷拉皮卡,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坐在床上阅读,他已经有好几天没睡在一张真正的床上了,在山上旅馆的睡床又硬又不平滑-----它不能被说是一张「床」。但当他回想起在旅馆发生的事情後,库洛洛的脑海浮现出窟卢塔少年摊软*四肢坐在自己身上的情形-----双目闪烁火红色的光泽,扭动着丶无助的呻吟着┅ ┅

  在那之後的每一天,库洛洛都要和自己的欲望斗争,压抑自己想触碰男孩的冲动。他可能会将酷拉皮卡吓走,但可以的话蜘蛛头目想避免这件事。然而至今为止库洛洛所做的一切似乎都勉强没有碰到酷拉皮卡的底线,酷拉皮卡开始不再固执-----他开始正视库洛洛认真的态度,但他不尽然逃开,他甚至让库洛洛继续对他做出亲密的举动。如果酷拉皮卡真的拒绝蜘蛛头目想要的进一步发展,那些接触不会让男孩感到舒服-----而说到舒服,那窟卢塔少年确实觉得舒服。就像库洛洛失去控制一样,至少证明了酷拉皮卡的潜意识不尽是反抗两人之间的接触。库洛洛想着堕入梦乡,他的脑海浮现出酷拉皮卡泛着火红色彩的眼眸在眼帘之下流转着光芒,那些火红的色泽从睫毛之间显露出来-----

  库洛洛在第二天大约10点时醒来,他感觉上比以往休息得更充足。蜘蛛头目走出房间,酷拉皮卡看起来还没起床。库洛洛为自己煮了一些咖啡,但它们的味道尝起来糟糕透了。他瞥向男孩的睡房,酷拉皮卡正躺在床上,看起来像是没有生命一样。库洛洛衡量他的选择,最後决定外出-----酷拉皮卡肯定不会逃跑,那些火红眼一天在流星街等着他的话,酷拉皮卡一天都不会想逃跑。库洛洛走下楼,在前台买了一张前往Zaban城镇的机票。他非常希望让酷拉皮卡独自一人会见他的朋友不是一个错得 谱的选择-----这个选择会有两个结果,一是酷拉皮卡会自愿回到他的身边,一是他会尝试找回自己的念,库洛洛期望第一个结果会发生在两人身上。

  库洛洛接着走出酒店并找到一间咖啡店,他买了一些好的咖啡和食物当早餐。男人拿着咖啡丶早餐和机票回到房间後,酷拉皮卡刚刚从他的睡房走出来。库洛洛递给男孩一杯加了牛奶的咖啡,男孩静静的接过,他睡意蒙浓地呷了口咖啡并叹了口气,蜘蛛头目突然握起酷拉皮卡一只手。库洛洛在对方停下来并投来疑惑的目光时把一张机票放在他的手里,然後他後退一步,走回窗边的扶椅,坐下来一边喝着咖啡一边看书。酷拉皮卡回到自己的房间,接下来的早上都在沉默中度过,在刚刚过了下午的时间,窟卢塔少年再次走出睡房。

  库洛洛的眼角注视到酷拉皮卡在慢慢地向自己走来,最後少年停在扶椅的右面。蜘蛛头目微歪着头,静静地讯问对方发生了甚麽事。酷拉皮卡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库洛洛的脸并思考着。两人互相对望,库洛洛的脸小心翼翼地维持着毫无表情,而酷拉皮卡则是皱起眉。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就在库洛洛认为窟卢塔少年只是静静地看着自己罢了并打算继续阅读时,酷拉皮卡突然动了动身体-----他下一步动作令库洛洛感到非常 讶。

  -----他主动亲了他。

  那是一个快速的吻,吻在库洛洛的嘴角,轻轻的触碰丶像蝴蝶的翅膀一样轻,然後就消失不见了。库洛洛眨了眨眼,头转向酷拉皮卡正面看着少年,但他已经转身 开。库洛洛捉住酷拉皮卡的手腕让他停下来,少年停在原地,脸却依然转向一边。他没有回看蜘蛛头目,库洛洛再次衡量他的选择,如果他想要看到酷拉皮卡脱下更多防备的话,他要小心地踏出每一步。库洛洛可以乘势追击加深两人的吻,或是他可以放走酷拉皮卡。如果男孩像是邀请一样给了他一个吻而他没有接受,酷拉皮卡可能永远都不会再这样做了,但若然他是因为冲动而现在为他的冲动感到羞耻,紧迫对方只会让情况更糟糕-----不论如何,库洛洛有可能会失去至今以来和少年建立的进展,他怎样都需要冒一个风险。

  -----他放开了手。

  如所期待的,酷拉皮卡回到房屋并关上门。库洛洛叹了口气并在心中数着-----1,2,3,4。当他数到169时,他把书签插进书内,阖上书并站起身。男人轻轻的敲了敲房门,酷拉皮卡没有回应。「酷拉皮卡,」他轻轻地说∶「酷拉皮卡,我进来了。」当库洛洛的话一样没有收到任何回答时,他打开门,很快便从黑沉沉的房间找到男孩的轮廓。酷拉皮卡正坐在床沿,背对着房门。

  库洛洛走进去,关上门。他走到床边并坐在床上,蜘蛛头目让自己的左肩在坐下时扫上酷拉皮卡的後背,两人之间沉默了一段时间,没人说话或是移动,最後库洛洛开口道∶「你吻了我。」他说。

  酷拉皮卡顿时紧绷起来,但他点了点头∶「对。」自从第一次吻了酷拉皮卡之後,男孩的改变正完美的被映射出来,库洛洛对此觉得愉悦。

  他不会问酷拉皮卡为什麽会主动吻他,库洛洛说∶「我想你知道我对那个吻感到很高兴。」

  库洛洛说完想站起来,但他随後发现酷拉皮卡快速地捉住他的手腕,那双又大又蓝的眼睛看着库洛洛,观察了一会儿,接着酷拉皮卡再一次令蜘蛛头目感到 讶-----「我可以┅ ┅」少年开口,舔了舔唇并微微皱起眉头,看起来有点惴惴不安。酷拉皮卡吞了口口水,然後尝试把肚里的话说出来∶「我可以再吻你一次吗?」他不确定地问道。

  库洛洛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小心地不让那带着 利感觉的愉悦心情显露出来。「当然,」库洛洛喃喃地说∶「你想做多少次也可以。」

  「只是一次就好了。」酷拉皮卡摇着头坚定地答。

  然後又是沉默,酷拉皮卡慢慢的拉近两人的距 ,他的唇轻轻地贴在库洛洛的。库洛洛等了一会,当男孩向後退时他俯身向前加深他们的吻。库洛洛的手臂环上酷拉皮卡的後腰,半将男孩转过来让他整个人都面向自己。他用舌头舔拭男孩的唇瓣,痕 湿漉的感觉让酷拉皮卡倒抽了口气,引诱库洛洛扒开他的伪装,但这次是酷拉皮卡开始的吻,而蜘蛛头目需要让对方相信一切在他的控制之下,如此才能让少年在将来主动再做一次-----他推开了对方。

  酷拉皮卡盯着库洛洛看,他睁大眼睛,脸上染着红晕。他快速的阖上嘴巴,牙齿因为匆匆忙忙的举动而碰在一起。酷拉皮卡吞了吞口水∶「足够了。」他说着找回自己的声音。

  库洛洛点点头并站起来∶「谢谢你。」蜘蛛头目说完便走出睡房,关上房门。

  TBC

第33章 聚会

  酷拉皮卡在第二天早上醒来,他在睡觉的时候把机票紧紧握在手里。他知道以为库洛洛会在晚上进来抢走机票是一个愚蠢的想法,但酷拉皮卡在某程度上希望那盗窃大师会这样做,但机票完好无缺,仍然被他紧紧拿在手中。酷拉皮卡要乘搭的航班在今天下午3点起飞,他瞥了一眼床边桌子上的闹钟,现在快到9时30分。他抬手向後扫过自己的发,揉了揉後脑。男孩叹了口气,站起身走向自己的行李。酷拉皮卡把机票放在背包的底部,并拿出一套 合旅行的乾净衣物,接着他洗了一个挺长的澡,尝试放松神经。酷拉皮卡让自己不把事情想得那麽简单-----他让自己觉得库洛洛不会这麽容易放他自由,他不知道如果这只是一个骗局时他该如何反应。男孩专注地聆听蜘蛛头目会否踏进房间偷走机票-----过分的紧绷令他不能放松下来。

  他走出淋浴处,快速地擦乾身体并在穿上衣服後马上走去行李-----他的机票依然好好的放在原位。酷拉皮卡深呼吸,走去放在套房客厅的咖啡机。库洛洛在酷拉皮卡煮完第一杯咖啡时从睡房出来,男孩静静的把咖啡杯放在柜台後看向蜘蛛头目,他顿了顿-----库洛洛只穿着一条松垮垮的裤子。酷拉皮卡的脸马上染上红晕,他快速地别过脸,感到尴尬。他把注意力放在为自己倒的那杯咖啡上。库洛洛走到男孩旁边并拿起柜台上为他准备的咖啡。「谢谢。」他说。

  「不用客气。」酷拉皮卡回答,他总不能不回应蜘蛛头目。他舔舔唇,然後马上後悔了-----因为他感到库洛洛的眼睛在盯着自己看。酷拉皮卡清了清喉咙,启动咖啡机,微微转身对着库洛洛-----他不尽然直接看着对方的脸。「你会┅ ┅」他的声音像是哽在喉咙一样,酷拉皮卡尝试再开口∶「你会带我去机场吗?」

  库洛洛点头∶「如果你给我发讯息的话,我同样会去机场接你。」

  酷拉皮卡眨眨眼,顿了顿,他甚至没想过「回来」。「我啊┅ ┅我还没有你的电话号码。」他这样说道以掩饰刚刚古怪突兀的停顿,酷拉皮卡从口袋拿出手机∶「你的号码是甚麽?」

  库洛洛给了酷拉皮卡一个奇怪的表情,然後他笑了笑∶「0-9-0,」蜘蛛头目开始说,酷拉皮卡把号码存进手机。

  当他完成後,男孩按下通话按钮。过了一会,他们听到库洛洛的电话在他睡房的床头柜上震动的声音。酷拉皮卡挂掉电话,「好了,」他说∶「你现在也有我的号码了。」

  「谢谢。」库洛洛说着,他的视线仍放在少年身上。酷拉皮卡转身把奶精加在咖啡里,这样他就不用看到那双大大的丶永远不眨下来似的眼睛在观察自己的模样。「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