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37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不。」电话另一面的人答道:「我已经准备好接受你认为合适的处分了。」那人的声音现在冷静下来,他已经预料到会有今天。旅团的团长感到满意。

  「你在哪里?」蜘蛛头目问他的手下。

  「我在Merenke。」

  「我猜到了。」库洛洛说:「坐飞机过来,在Xanthe见我,你有3小时时间。」

  「我明白了团长,我会准时到达的。」接着电话被挂断。

  库洛洛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後在「快速拨号」按下号码「5」。

  「团长。」玛奇在四下铃声後接通电话。

  「玛奇,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你现在有空吗?」

  「没问题。」她说:「你需要甚麽?」

  「我在Xanthe和6号见面,他违背我的命令了。我需要你在我和他谈完後监视着6号,你能赶到吗?」

  「我可能会在午夜时分去到,」玛奇说:「但我不能向你保证,我现在出发。」

  「很好。」库洛洛说着挂掉电话,他把电话随意扔到副驾驶座上,双手紧握方向盘。他有很多事情需要思考,他知道类似的事注定会发生,但库洛洛没预料会是这个人让事情变得复杂。他回想6星期前捉住酷拉皮卡後发生的种种,其中有太多巧合而蜘蛛头目相信它们不尽是碰巧发生的。一切都发展得很顺利,而在Merenke的经过也许是令酷拉皮卡和他的关系变成现在这个情况的催化剂,但库洛洛仍然不会轻易放过违背他意愿的人。他现在还不确定应该怎样做,但他想听6号的解释,蜘蛛头目决定在听完6号的说词才下定论。

  从高速公路去Xanthe刚刚好要2小时,但库洛洛用了1小时多一点便到达那个城镇。或者窟卢塔少年不在身旁是一件好事,如果警察从後追上,他可以随心所欲地杀死对方。但酷拉皮卡一定会对此作出不满,所以库洛洛被迫减慢车速以不引起警察的注意。没有少年在身边反对潜在的杀人可能性,蜘蛛头目对行车速度没有顾虑。在到达Xanthe时,他找了一间老旧失修且空置的房屋,库洛洛给两位会来见面的蜘蛛发了讯息告诉他们地址後,他在城内的咖啡店买了一杯咖啡。蜘蛛头目在约定时间的30分钟前回到那座废弃的房屋。过了10分钟,男人听到庭院传来一阵脚步声,於是他阖上书并将之放在正坐着的倒下的瓦砾上。库洛洛不需要等待太久。

  「团长。」那个年轻的男人打了声招呼,他看起来决绝而不是害怕,这令库洛洛感到骄傲。它代表自己年轻的团员有胆量为自己的行动承担後果。

  「侠客。」库洛洛回答:「你知道我为什麽叫你来这里。」

  「我知道。」侠客肯定地说。

  「所以?」库洛洛十分有耐性,侠客看向四周,明显在找窟卢塔少年的身影。「他不在这里,」蜘蛛头目冷静地道:「你可以不必有顾虑,说你想说的话。」

  侠客瞪大眼睛,显而易见有甚麽东西想问他的团长,但接着他似是记得自己现在的立场。侠客耸耸背:「我恨他。」他静静地说:「我不想他在我们身边,就像他不想待在旅团之中一样。」

  「因为窝金?」库洛洛猜。

  侠客点头:「我知道死亡对这份工作来说是不可避免的,而那窟卢塔有能力加入我们,只是… …」侠客顿了顿而库洛洛吃了一惊。

  这… …不像是侠客。这位年轻的蜘蛛无论发生了甚麽事一直都在笑着丶一直都很友善且快乐。库洛洛明显需要重新考虑一些事情。「你和窝金是不是… …?」他犹豫要不要问出这个问题,因为其中两名团员在一起的想法是库洛洛不太可能会忽视的。

  侠客摇摇头。「我们没有,我们没有,只是… …」他犹豫:「我的确是喜欢他。」

  库洛洛点头,接受这个答案。「我没有发现。」他承认:「我认为信长会是一个问题,毕竟他和窝金的友谊最亲密,但你看起来像是从不对旅团任何一个团员有很深的交流。」

  「以往在一段很长的时间内我是这样的,」侠客点头同意:「我是指,我喜欢每一个团员,但我们在将来某一天都有机会死去,所以不关心太多似乎是最好的选择。」他慢慢的舔了舔唇,明显在斟酌用词:「我尊敬你,团长,但和他的话,那就是… …不一样。」侠客顿了顿,他们静静的互相对望了一会,库洛洛暂时不想说话并冒着令侠客就此闭上嘴巴的风险。最後侠客继续说:「我从没想过那又高大又迟钝的笨蛋会令我这麽生气,然而我觉得-----这样很愚蠢,但我从没想过他会被杀死,他很强大。」侠客垂下头,两人之间又弥漫着沉默的气氛,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库洛洛知道侠客还没说完。过了一会後,那年轻的蜘蛛继续:「他经常呼唤我丶令我烦躁,约我出去。像是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麽似的对我调情,那个笨蛋。」他咬着下唇,明显在压抑内心油然而生的痛苦,库洛洛在今天之前从没见过对方不微笑的样子,而这令他挺惊讶的。

  侠客说:「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做到的,但一开始,我其实觉得他挺烦的。」他伤心的耸耸背。

  库洛洛静静地观察着他,但这次侠客没有再开口。蜘蛛头目回想他刚刚被告知了甚麽----好吧,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东西,这样看来侠客所做的行为是有理由的,然而不论如何,不服从命令是不可能没有惩罚。「这令我明白了一些事情。」库洛洛说,语气听起来不是不友善。「但以我认识的侠客,你的行动的确令我始料未及。」蜘蛛头目的声音冷了下来:「你违背了我的意愿,你不可能不付上任何後果。」

  「我知道,团长。」侠客点头:「我知道你无论发生甚麽事都有能力生存下去,我只是希望那个窟卢塔族会死去,然後团长会另寻一个能代替窝金的人选。」他再次看了看四周:「我可以问-----」

  「不可以。」库洛洛说,打断侠客的话:「你不可以。我在想应该对你作出甚麽处治,而在我有决定之前,你都要把自己视为一个囚犯。如果你想离开我会杀了你,我说得清楚吗?」

  侠客垂下脑袋点点头:「明白了,团长。」

  库洛洛双手的手指轻轻碰了碰,然後他举起姆指贴在唇前,一半是将连他自己都能感受到的丶在唇角冒出的沉思着的弧度掩盖掉。他需要小心地思考每一样东西。一方来说,侠客背叛了他,虽然他从没对团员下达不能让酷拉皮卡跌入危险的命令,但他有暗示过团员不要这样做。从另一方来说,侠客第一次依据自己的感情行动,他以往从没试过违背自己,而现在侠客做了,并且准备好接受任何惩罚。接着是那段他和窝金的经历,这也是库洛洛需要考虑的地方。

  「好了。」库洛洛在考虑完各种变数後说,双手紧握:「这是我的决定-----有鉴於这是你第一次违抗命令,而你以往一直服从丶不背叛,还有和窝金有一段我没有察觉到的关系,我不会杀死你。但你会在我另行通知前受到监视,玛奇正往这里赶来。你要和她一起行动直到我觉得不需要为止。如果你离开她的身边而没有其他团员监视着你的话,我会把你当成背叛者并马上将你杀死,你接受这个惩罚吗?」

  侠客没有犹豫:「我接受。」他说:「如果团长认为我应得到死亡的话,我也会接受。」

  「这也是我选择不杀死你的原因。」库洛洛说:「另一个问题;你是在Erestor与我们分开的,我说得对吗?」

  「对,」侠客回答:「我在听到Quedlin有盗窃案,但当我去到时,团长你们已经离开了。我是在Merenke和博物馆盗窃後追上来的。」

  库洛洛点头,为他的计划某程度上生效感到愉悦,起码他能让侠客在一段时间内没有跟来-----不过那时候他猜不到是侠客。库洛洛俯身并将两条手臂放在膝盖之上说:「现在我们谈好处分了,我需要你的帮助。」

  侠客看起来突然十分高兴,库洛洛看到他把手放在唇前,以沉思着作为掩饰。「没问题,」年轻的蜘蛛说:「任何事都可以。」

  「这个区域一共有五对火组眼,我想要它们。我们会先在这个城镇寻找-----就你和我。玛奇会在今晚或是明早来到。她来到後我们会合,接着你去夺回另外两对,我则去拿最後一对,然後回来这里集合。」

  「我们仍需要收集眼睛吗?」侠客问,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