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39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这间图书馆比酷拉皮卡想像中要大,他甚至找到几本之前有听说过只注重标题吸引力力的书,但他从没有时间借来阅读。酷拉皮卡选了几本看起来比较有说服力的书,拿去桌子旁坐下来静静的看。他打开第一本并解开运动卫衣的拉炼,眼睛扫过第一段的同时把手臂从卫衣抽出来。在读了两个章节後,酷拉皮卡把书放在一边,他在与库洛洛参观完科学馆後在这个题目上讨论了很多,而这本书没甚麽新知识能教授酷拉皮卡。第二本书只有一个章节吸引到少年,而他只用20分钟阅读,酷拉皮卡快速扫过其他的文字以确保他真的对其他内容没兴趣。酷拉皮卡同样把这本书放在一边,并在书堆中抽出第三本-----

  他顿了顿。

  《第二世代伟大画家》是第三本书的书名,一本他之前永远不会阅读的书。书封面所用的画作在Quedlin时与库洛洛看过。酷拉皮卡甚至不肯定他为什麽会拿起那本书。事情变得非常丶非常混乱。他坐回椅子上慢慢地看-----酷拉皮卡没有在阅读文字,他只是在看书中每一幅作品,一幅接着一幅,让他的思绪回到过去的7个月。一开始,整件事非常简单,只有黑与白两种色彩在点缀,他恨着库洛洛,把自己的族人被屠杀後所有的愤怒都投放在那个男人身上。

  但是它开始有所改变了。起初,酷拉皮卡慢慢意识库洛洛不是自己想像中那只完全没有心的怪物。那个想法-----那个想法令他真的很烦躁。如果库洛洛真的只是一只怪物的话,如果他真的没有心丶没有感情并是一个混蛋,那麽酷拉皮卡的痛苦便会有理由了,但之後少年发现它是有理由的,一个存在的理由。库洛洛令他的族人被屠杀和知道他并不在意的事实让窟卢塔少年用双手包裹着自己的脑袋-----

  那男人在一开始不是对此说了一些东西吗?他说如果他知道会有幸存者的话,他会把酷拉皮卡杀死,这样酷拉皮卡便不会有任何悲痛的情绪了。那时候他以为库洛洛只是想戏弄他,但现在… …现在他不知道了。酷拉皮卡没准备好仅凭表象便相信库洛洛。每一样蜘蛛头目做和说的事情都包裹住一层理由丶谎言和欺骗。但是,他在某些事实上看起来是诚实的。酷拉皮卡发现他已经盯着一幅画看了很长时间,少年其实不尽然只在看着书上的内容。他翻了一页书。

  之後便是那些触碰了,库洛洛温暖的手在照料伤口时放在自己的身上,然後再来那些吻。酷拉皮卡那时候应该咬他的,但他在库洛洛亲吻他时僵硬成一块石头了。如果酷拉皮卡咬了他或是打了他一拳,之後所有事情都不会发生,那会是他们的结局。为什麽酷拉皮卡当时没有想到呢?为什麽他会任由它发生?噢,好吧,他那时候僵住了,因为库洛洛会做出这种事的想法从没出现过在少年的脑海中。酷拉皮卡又翻了一页书。

  但是那个约会,在不同角度来看真是奇怪的一天。接着某些东西转变了-----酷拉皮卡不确定是甚麽,他在参观完博物馆以後更在意库洛洛。库洛洛的一切都在扰乱他的心绪-----他的外貌丶他彬彬有礼的行为举止丶他的声音丶他的一切。

  嗯,这幅画看起来挺不错。

  再来那一个在Sakagi山上的夜晚,库洛洛触碰自己的方法… …他应该感到可怕和恶心。如果那件事在他们的约定前发生,酷拉皮卡会停止他丶会打他一拳丶会咬破他的皮肤或是就算死也要制止他。但是… …酷拉皮卡又让它发生了,就连现在回想那一晚,他的心跳都会微微加快。酷拉皮卡咬了咬下唇,坐立不安。这件事没有其他解释,他从那发誓要杀死的男人手上获得性的快感了,而他渴望更多。

  酷拉皮卡垂眸盯着书,狠狠的阖上并将它放在桌子上。他一只手臂放在书旁,另一只沮丧的按压着眉头。那是问题的核心,酷拉皮卡竟然觉得舒服,他甚至在那以後不能直视蜘蛛头目的眼睛。他害怕着丶希望着丶渴望着丶恐惧着那男人会再做同样的事情,知道自己一定会任由那件事再次发生,而那真是糟透了,那是大错特错的。

  然而库洛洛没有再触碰他,一次都没有。在他们不多不少的接吻之中,随了最开头的一个以外其馀都是酷拉皮卡主动的。库洛洛有向他索吻,但他永远没有强迫男孩这样做。他一定知道自己在做甚麽-----他在把酷拉皮卡玩弄於鼓掌之中,而酷拉皮卡仍然想要更多。

  「不好意思。」一把听起来有些抱歉的声音打断了酷拉皮卡的思想,它吓得少年微微跳了起来。酷拉皮卡用吃惊的眼神看去站在一旁的图书馆管理员。「我很抱歉,先生。」她说:「我们到闭馆时间了。如果你想借书,麻烦现在到柜台办理借书手续。」

  「啊,不。」酷拉皮卡让自己挂上一抹笑容:「我不是这里的居民,所以没有会籍。我可以知道你们的开馆时间吗?」

  「当现可以。」她说着回到自己的座位。酷拉皮卡拉起放在椅背的运动卫衣并跟上女人,他穿上衣服。「这里。」女人递给酷拉皮卡一张写上开馆时间的书签。

  酷拉皮卡向她道谢後走出图书馆,他走了一段路才回到酒店。当酷拉皮卡回到套房时,太阳已经下山了,而大街已经空无一人。他瞥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现在只是刚好过了6点,酷拉皮卡听到房门被打开,雷欧力从套房探出头看着他,他摆摆手并走去酷拉皮卡。

  「嘿。」他说。

  「嘿。」酷拉皮卡回答:「岗和基路亚呢?」

  「在睡觉。」雷欧力说,手指指向那两个小孩占领了的房间:「岗和基路亚为了那游戏吵到我的脑袋也疼了起来,他们静下来後我去看了看,两个都睡着了。」

  「噢,」酷拉皮卡说着轻轻一笑,摇摇头:「他们没怎麽改变呢。」

  「嗯… …」雷欧力静静的看着他,酷拉皮卡尝试不作出任何反应,但那视线愈发沉重,令他愈来愈紧张。最後雷欧力问:「去吃一顿丰富的晚餐吗?」

  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下:「雷欧力… …」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并舔了舔唇,尝试找出怎麽办才好的方法。

  「不是那样。」雷欧力仓促地说:「朋友和朋友之间的晚饭,明白吗?」酷拉皮卡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只有我们两个出去。」雷欧力强调:「那两个男孩快要让我发疯了,我非常想要一个与游戏和巧克力无关的话题。」

  酷拉皮卡轻轻的笑了起来。「好吧,」他说:「朋友之间的晚饭。」雷欧力微微皱起眉,令酷拉皮卡後悔自己强调「朋友」这个词。

  雷欧力问:「你有甚麽东西想吃吗?」他对着酷拉皮卡歪歪头:「我可以驾车,这样我们便不需要走这麽多路了,你仍然不能吃辣的食物,对吧?」

  「对。」酷拉皮卡说,他走去咖啡桌给岗和基路亚留下纸条,说他会和雷欧力出外吃饭,他们有需要的话可以让自己知道。酷拉皮卡好奇基路亚会有甚麽想法,他一直都没有小看那年轻前暗杀者的观察能力。好吧,酷拉皮卡对此没有甚麽好做的。「半藏是从哪个国家来的?」他写完纸条後问雷欧力:「我喜欢那个在猎人考试时吃的东西。」

  「好。」雷欧力说:「我知道要带你去哪里吃饭了。」

  雷欧力和酷拉皮卡走去私家车,少年坐在副驾驶座上而雷欧力担任司机。他们之间的沉默起初有些古怪,但之後雷欧力开始说话,他告诉酷拉皮卡一些在上课时遇到的趣事-----例如一个疯狂的学生对他们的教授做的恶作剧,而他们那些古怪可笑的行为实在是愚蠢且荒唐,令酷拉皮卡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到最後,雷欧力看着酷拉皮卡说道:「能见到你真好,酷拉皮卡。」

  这个话令窟卢塔少年吃了一惊,他眨眨眼。「啊,」酷拉皮卡不自在地说:「好。」

  「见到你就是很好罢了。」雷欧力强调,他把车泊在一间小餐厅後,它看起来没甚麽食客:「我们到了。」

  酷拉皮卡走出车并关上车门,好吧,这个地方看起来挺不错的:「这里的食物好吃吗?」

  「不,我带你来是因为我一点都不喜欢。」雷欧力的嘴角挂上一抹逗弄的弧度。

  酷拉皮卡摇摇头,明显是被逗乐了。「好吧,」他说着并对雷欧力歪歪头:「带路吧。」

  「当然了,尊敬的殿下。」雷欧力道,酷拉皮卡轻轻地在对方肩头打了一拳,他们互相咧嘴一笑。接着雷欧力的手臂搭在酷拉皮卡肩膀上并带他走向门口,似乎察觉不到少年马上僵硬起来的身体。那很随意丶没带有浪漫的感觉,但这不是雷欧力以往会做的事。酷拉皮卡需要和雷欧力谈谈,就算以往已经订下了一些-----他要明确的丶带出更多底线。

  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始。

  TBC

  吐槽:一样当司机,一样歪头,一样绅士(?),怎麽库洛洛做起来就超带感,雷欧力做我只想把库洛洛拉过来酷拉皮卡身边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