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48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当酷拉皮卡从浴室出来时,他对着库洛洛眨眨眼。「甚麽,」他问,听起来有些怒意:「你就不能等5分钟吗?」

  库洛洛对此耸耸背:「床比沙发舒服多了。」他的话令酷拉皮卡的脸沾上红晕。「不要担心,」他继续说:「我不会做一些你不喜欢的东西。」

  酷拉皮卡嗤之以鼻:「你不觉得这句话已经太迟了吗?」

  好吧,他有道理。「我或者会稍微推动你。」库洛洛改正酷拉皮卡:「但你只需要对我说停下,我就不会继续。」

  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会,不太舒服的蹭动着身体,然後他说:「好吧。」男孩走到库洛洛面前,库洛洛伸手捉住酷拉皮卡的,轻柔地将他拉近自己,另一只则抚上他的大腿後。酷拉皮卡局促不安的站在男人的双腿之间,漂亮的脸挂上沉思的表情,他微微皱起眉头俯视着库洛洛,慢慢地舔着唇-----天啊,他怎能发现不到自己这样做时是多麽的性感吗?!库洛洛松开手,两只手一同探进男孩的衣服下,并轻易地将衣服下摆拉高,接着舔吻上对方白晢的肌肤,酷拉皮卡颤抖着身体轻哼。

  库洛洛突然将对方拉前,他的身体同时移去旁边,酷拉皮卡受到推力的影响笨拙地跌躺在床铺上,蜘蛛头目轻轻一笑,双手撑在床铺俯身用身体将男孩覆盖,他看到酷拉皮卡睁大眼睛,脸颊沾染上迷人的霞色,而真的丶这是他一个非常完美的表情-----酷拉皮卡金色的发披散在床单上,那双蓝绿色的瞳孔折射出脆弱的表情并看着库洛洛,库洛洛完全被吸引到了,像惹上名为「酷拉皮卡」的毒瘾一样入迷。他吻上男孩的嘴,感觉他的身体瞬间僵硬,但接着在库洛洛的舌头占据口腔时放松下来,它尝起来像薄荷-----酷拉皮卡抬高手勾住库洛洛的後颈,一开始害羞地回应对方,然後愈发激烈和主动让库洛洛几乎想将今晚的行程推後至明天-----谁能够告诉他如果没有这一小时的时间限制,他能令酷拉皮卡走到甚麽地步?

  库洛洛将身体的重量移至一只手臂,另一只在推高上衣的同时摸上酷拉皮卡的身侧,肌肤接触到冷空气的感觉让他马上弓起腰轻轻的哽咽。库洛洛的手指扫下他赤裸的身体并打断两人的吻,酷拉皮卡发出难耐的呻吟令蜘蛛头目的理智要被破坏。他像是不满足似的再一次沿着酷拉皮卡下颌的弧度舔吻,温热的属於男人的气氛充斥整个空间丶像是在无形之中被侵犯的感觉令窟卢塔少年的狠狠的向後一弓,库洛洛当然没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像野兽一样啃上他的喉咙-----像被捕食者捉住弱点时油然而起恐惧和诡异的快感令酷拉皮卡无助的喘息。库洛洛的手移去少年大腿之间并解开裤炼,不耐烦的拉开一条裂缝好让自己的手能伸进去-----酷拉皮卡用手臂掩盖着自己的眼睛,喘息在男人爱抚自己的物什并令它完全硬起来时愈发加剧。库洛洛的手探进酷拉皮卡的内裤,握上男孩的阳具,他有技巧的上下套弄着茎身,嘴吮吻酷拉皮卡的喉咙丶在那白晢的肌肤留下一个个红晕丶并让男孩上下两处都发出糟糕的水声。

  现在库洛洛愈来愈难控制他的欲望了,但他知道酷拉皮卡还需要时间适应才能回应自己的情欲,於是库洛洛无视自己的需要,专注让男孩更到舒服,以将他比以往更紧的捆绑在身边。库洛洛知道他要怎样做-----手掌的肌肤对比男孩稚嫩的性器更显粗糙,他上下套弄茎身,将吐出头部的清液向下滑让酷拉皮卡的下体变得湿漉漉又一塌糊涂的。酷拉皮卡狠狠的吸了口气,库洛洛的手稳定的移动着丶磨擦性器敏感的地方,令他需要用尽一切意志力才能将差点漏出嘴角的呻吟压抑回去。库洛洛的手愈来愈快丶舔咬着颈脖的动作愈发激烈。酷拉皮卡垂下挡在眼前的手,库洛洛抬起头看去对方的表情-----他是多麽喜欢他那淫荡的丶无助的表情-----蓝色的眸子因为情欲而绽放出夺人魂魄的火红色色彩,当中却毫无焦距,艳红的唇瓣沾染着诱人的水光,张开口喘息的时候库洛洛似乎能看到里面那温热柔软的舌。

  库洛洛紧紧盯着对方,心情兴奋,他手套弄的速度不断加快,不作间断丶不减慢动作,酷拉皮卡受不了的弓起身,哭着达至高潮-----库洛洛深呼吸了口气,吻上失神的男孩的唇,舌头伸进他喘息不止的嘴里舔弄他软软的舌,交缠的唾液令他们变得非常亲密,呼吸之间尽是对方的气息令库洛洛不介意对方没有作出回应丶不介意他的手沾满酷拉皮卡的清液。当他把手从酷拉皮卡的裤子伸出来时,男孩发出一下像猫咪一样的声音丶尾音挑逗的向上旋转撩拨着库洛洛,令他晚上的计划差点要完全抛出窗外。库洛洛坐直身体,胯坐在男孩身上,很想把他那碍眼的上衣脱掉。

  就在这个时候,房门被轻轻敲击了。「酒店服务。」一把迷糊的声音从外传来,但已经足够让库洛洛拾回理智。

  他轻轻一笑:「在这里等我。」库洛洛如此说道,他的声音沙哑得连自己都难以置信的地步。男人很快地在酷拉皮卡嘴唇啄吻:「我拿些东西来让你擦擦身体。」接着他提高声量让外面的服务生听到他说的话:「等一下!等我一下!」库洛洛站起身并走去睡房的浴室,他拿起一条毛巾并将它沾湿,等着水龙头的水慢慢变暖。库洛洛用了些时间冷静下来,接着他回到房间,把毛巾盖在酷拉皮卡的肚子上。「整理一下吧,我去应付外面的服务生。」

  「你呢?」酷拉皮卡像有心事一样皱眉,眼睛没有看去库洛洛。

  「我会尝试忘记它。」库洛洛诚实地答道:「我没问题,不论如何我们今晚都有工作要做。」然後他在走出睡房时关上房门,让服务生进来套房收拾桌子,而如果那些服务生能从库洛洛身上看出甚麽的话,他们会礼貌的不置予评,在某程度上这是一个好处。若然有任何人在庄园看到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偷取火红眼-----那些服务生能作出不在场证据-----如果他们认为这两名男子在套房里做爱的话。

  但他们没做事实仍然很讨厌罢了。

  TBC

????第43章 困惑的酷拉皮卡

  「你准备好了吗?」

  库洛洛的声音吓了酷拉皮卡一跳,但他很快镇定下来。男孩耸耸背,拉上运动卫衣的拉链:「准备好了。」他尝试让自己的脸看起来不那麽红,酷拉皮卡双手插进卫衣的口袋,紧抿下唇丶眼睛看着库洛洛的小腿。当然了,他在Zaban作出决定时便知道两人会有亲密的肌肤接触,但酷拉皮卡仍然感到难为情,他现在不是很清楚自己应该怎样面对库洛洛。当蜘蛛头目转身看着他时,酷拉皮卡抬起头,瞥了一眼男人的表情-----他看起来很好,起码没有脸红。好吧,库洛洛可能很熟悉有关「性」的触碰,所以他对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没太多想法。

  这对酷拉皮卡有点辛苦。他不是要改变决定,他只是不知道要怎样反应。但刚刚男孩有一瞬间以为库洛洛会选择将今晚的偷窃行动推後(老天,酷拉皮卡真的很讨厌这个词语) 并待在酒店,而酷拉皮卡很讨厌承认-----这个想法竟然没想像中那麽令他感到大错特错。

  这件事将酷拉皮卡放在一个窘局之中。

  在一方面来说,这不能说是酷拉皮卡想在库洛洛触碰自己时感到糟糕,但从另一方面来看,他不应该感到舒服。酷拉皮卡感到非常烦恼,这种感觉令他沮丧。相对地,库洛洛的表情如出一辙,当男孩敢於看向对方时,他面无表情的样子很难不惹人生气。

  酷拉皮卡跟着库洛洛走出套房,一直走到停泊汽车的地下室。男孩尝试将注意力放在他们待会要做的「工作」,但他在驾车前往庄园的90分钟期间还是忍不住频频用眼角瞥向库洛洛-----酷拉皮卡正因为这样而偶然捕捉到蜘蛛头目同样用眼角瞄向自己的瞬间。

  嗯… …

  无论如何,潜入庄园比想像中容易。庄园有很多丶很多保镳,而库洛洛和酷拉皮卡都知道要怎样避开保镳的耳目,负责巡查的看起来比拿枪的更专业,但他知道里面有着能使用念能力的,希望念能力者都睡着了吧。酷拉皮卡猜测他不能使用念能力与过往强迫库洛洛进入「绝」的状态差不多,库洛洛或者会用念令他们不会被保镳发现,但这样会为两人带来麻烦,然而蜘蛛头目看起来不甚在意,他看起来像有心事,动作也比平常缓慢。行动速度尽管不是慢了很多,但足够让酷拉皮卡开始好奇对方其实也不尽然是冷静自若-----不过库洛洛还是一点都不能被解读,酷拉皮卡不能从他的脸看出蜘蛛头目到底是怎样想的。

  他们没惹上任何麻烦,轻易地潜入庄园的房子,但当两人安静地走下楼梯时,他们听到一阵脚步声在朝他们的方向跑来。酷拉皮卡捉住库洛洛的手,打开旁边的门後将蜘蛛头目推进去,他同样躲进门後并快速安静的关上房门,但当酷拉皮卡转过身时,他发现库洛洛用身高优势将自己都覆盖在他的身影下。酷拉皮卡轻轻地推开库洛洛的胸膛,想让他退後给自己多点空间,但库洛洛只是摇摇头,用口型说了一句「衣柜」。酷拉皮卡闭上眼睛适应黑暗,然後睁开双眼越过库洛洛的肩膀看去他的背後。好吧,库洛洛身後是很多挂在衣柜里的架子,而他就是没有空间退後。

  当然了。

  就像是他们当下的情况还不尴尬一样,酷拉皮卡隔着睫毛看去库洛洛,尝试不让对方发现自己在尝试读出他的想法。库洛洛没有回看男孩,他微微歪着头,双目闭上,明显在把注意力全放在聆听外面的动静。库洛洛的手放在酷拉皮卡的肩膀,但似乎是因为没有地方摆放双手而不是真的想触碰他。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声音,然後愈来愈多脚步声朝这边跑来,最後越过库洛洛和酷拉皮卡躲藏的地方,走廊再次回复平静。

  库洛洛和酷拉皮卡仍然待在原地,确保没有人在朝他们走来。库洛洛的手加大力度轻轻压了压男孩的肩膀,示意对方他们可以出去了。酷拉皮卡正要转身,却发现库洛洛的眼睛突然盯着自己的颈脖看。一阵尴尬的停顿,库洛洛的手突然向上摸去男孩的下颔,令酷拉皮卡的心跳微微加速-----又是一阵古怪的停顿,蜘蛛头目的手又沿着颈脖滑回酷拉皮卡的肩膀。不知道该怎样解释库洛洛的举动,酷拉皮卡转身安静的打开门,他探头左右两边看了一眼才再次站出走廊。两人随後走到建筑的最底层,库洛洛将便利大裹布放在装有火红眼的容器上并把它们收好。

  把变成几厘米大小的裹布收进口袋後,库洛洛和酷拉皮卡从侧门走出建筑,两人把身影藏在阴影之中并朝围绕着庄园外围的墙壁走去。他们在走到一半时突然听到狗只吠叫的声音------被保镳发现了。库洛洛的表情变得鲜活起来,他对男孩咧嘴一笑,看起来像是小孩子看到童话中的糖果屋一样。他们握上对方的手,马上向墙壁跑了起来。

  库洛洛最先跳上墙壁,然後转身伸手握住酷拉皮卡的手,轻松地将他拉起来,他们跳到墙壁的另一面并继续向前跑。过了几分钟後,两人回到汽车,库洛洛笑着转身在酷拉皮卡的嘴角落下一吻,接着打开车门,留下酷拉皮卡在原地僵硬着身体。男孩抖了抖身子,将自己从僵硬的状态解放出来,他在库洛洛坐在驾驶座时同样坐在副驾驶上,不久後两人驾着车驶回公路。他们的车飞快地前进,但酷拉皮卡甚至没有想过对车速作出抗议-----他的头在旋转丶心「咚咚」的敲打胸膛,全身被肾上腺素和兴奋的心情占据。

  但当他们回到套房时,库洛洛只是伸展了一下身体,将外套丢到沙发上後回到睡房,他在房间里说:「晚安。」然後便关上房门。酷拉皮卡朝睡房眨眨眼,令人绝望的困惑感让他过了一段时间才想起要回到房间。酷拉皮卡脱下衣服洗了个澡,然後他轻哼出声,将自己抛进床铺。他用了很长丶很长的时间才能睡着。

  酷拉皮卡在第二天醒来,昨天他们从庄园回到酒店时已经是清晨时分,再结合他入睡前一团糟的脑袋,酷拉皮卡起床时已经是下午了。他走进客厅,发现库洛洛早已醒来,他换好衣服正在煮咖啡,而且对方将自己的头发抹上发胶往後梳,酷拉皮卡顿了顿,马上皱起眉头。少年已经有一段时间没看到库洛洛的头发这样梳了,他不知道这代表甚麽,而且不确定他会不会喜欢它代表的东西。

  蜘蛛头目转身说:「早安。」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愉悦,酷拉皮卡只是慢慢地舔了舔唇,对着对方困惑的皱起眉头。

  「… …早安。」酷拉皮卡终於说,走过去接过库洛洛递给他刚刚煮的咖啡,库洛洛随即帮自己再煮一杯。酷拉皮卡在杯子加了奶精:「谢谢。」他呷了一口,瞥了一眼男人:「我们待会要离开吗?你看起来准备好了。」

  「我自己一个人去。」库洛洛说着转身倚在柜台旁:「你可以留下来休息。」

  酷拉皮卡皱起眉:「甚麽?」库洛洛只是耸耸背,没有回答。当他的咖啡煮好後,他加了一包糖搅动着,接着库洛洛拿起放在沙发背的外套穿上,酷拉皮卡看着对方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的动作:「我可以借另外一本书看吗?」不知道有甚麽话好说的酷拉皮卡如此问道。

  「当然可以。」库洛洛说着瞥了男孩一眼,他的眼睛从酷拉皮卡的眼睛看去他的唇,一直向下看去他的颈脖,库洛洛轻轻用手指尖摸上酷拉皮卡的颈侧肌肤:「我会在几小时後回来,有甚麽事会给你打电话。」

  酷拉皮卡点点头,看着库洛洛离开的背影,在对方关上房门并消失在门後男孩才转身。他慢慢地走去浴室,将杯子放在洗手盘旁边,酷拉皮卡透过镜子看着自己的颈脖。库洛洛刚刚摸上去的地方有一抹深色的「瘀伤」,男孩摸了摸那「伤痕」,因为轻微的痛感皱了皱眉。这瘀伤是甚麽时候弄到的?他没有撞到任何硬物,随了库洛洛以外没接触任何人-----酷拉皮卡脑海突然灵光一闪,他猛地用手遮住那… …吻痕。酷拉皮卡快速转身背对镜子,他抓起杯子急步走到库洛洛的房间,抓起一本书回到客厅阅读,但时间一秒一秒慢慢地过去,酷拉皮卡发现自己根本不可以专注看书的内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