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53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库洛洛轻叹了口气,他退後道:「你太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了。」

  「而你一点都不在意。」酷拉皮卡反驳着站起来:「我去煮一些咖啡。」他把自己的上衣拉下,走去咖啡机,库洛洛静静的看着酷拉皮卡,好吧,他答应自己要让对方主导,所以他不会强迫酷拉皮卡。当咖啡煮好以後,酷拉皮卡各帮两人各倒了一杯,他走到蜘蛛头目旁边并将杯子递给对方。男孩回到柜台往自己的咖啡加入奶精後,他拿着杯子坐回沙发上。

  两人之间没有对话,而这有点尴尬,但库洛洛不想打破沉默,他现在有点愠怒,为了不想说出一些之後会後悔的话,他选择保持沉默。「事情… …」酷拉皮卡开口,然後停了下来犹豫着,库洛洛瞥了男孩一眼,他不安的蹭动着身体,尝试继续道:「事情看起来总是会-----」

  门外突然传来一下敲门声,一把声音从房门後响起打断了酷拉皮卡:「送餐服务。」

  库洛洛叹了口气,他们时机总是不对。「我去开门。」库洛洛说,他站起身,酷拉皮卡对他点点头。蜘蛛头目走到门前,打开门让服务生推着手推车进来。过了一会儿後,餐桌已经被摆放好,留下库洛洛两人坐在餐桌前。这顿晚饭的气氛更尴尬,就算库洛洛尽力引起话题,问酷拉皮有关今天所读的书的内容,或是若然出城游玩,他会想参观甚麽地方。然而酷拉皮卡的答案非常简短并点到即止,於是过了一会後,库洛洛不再尝试了,他非常想知道男孩在想甚麽,但酷拉皮卡完全将自己关在壳内。

  晚饭以後,库洛洛再次坐回沙发上,酷拉皮卡没有走过去,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并关上房门,服务生回来收拾餐桌後离开。时间一分一分地过去,最後,在快到达午夜时,库洛洛敲响了酷拉皮卡的门,当酷拉皮卡打开房门回应,库洛洛歪着脑袋,「是时候离开了,」他说:「你准备好了吗?」男孩点点头,库洛洛问:「你的刀?」酷拉皮卡叹了口气,回去房间拿蜘蛛头目交给他的刀。

  两人再次在客厅会面,准备好一切後走到走廊电梯。就算是午夜时分,大厅内的人仍然络绎不绝,库洛洛他们在服务生忙着应付客人时偷偷走出酒店。两人在驾驶时仍然没开口说话,库洛洛在距离目标豪宅几栋大厦前泊停汽车,與酷拉皮卡将身影隐藏在黑暗之中,轻松地潜入豪宅。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避免衣着光鲜引起保镳的注意。

  最难通过的部分是那间摆放大部份收藏品以作展览之用的大厅,里面有很多监视系统,每个角落都放着摄录机,所以要避开监视有一定困难,库洛洛瞬间转移的能力此刻就非常有用了,但是-----当他们终於到达正中央的展品时,两人都难以置信的看着玻璃柜,一块金属制的铭牌写着:「窟卢塔族的眼睛,活着的宝石,又名火红眼」,而在铭牌上的玻璃柜中,里面甚麽都没有。

  原应放有火红眼的陈列柜空空如也。

  1*:原文rosé sauce,我不清楚这种酱汁的中文是甚麽,其实是番茄酱加上奶油酱汁,因为调出来的颜色偏粉色所以叫rosé sauce

第47章 争拗

  酷拉皮卡站在展品前,直盯着本应摆放火红眼的容器,库洛洛轻轻拉着酷拉皮卡的手臂,但男孩狠狠地挣脱出来-----他真的不敢相信,这里应该有一对眼睛的,一定是!库洛洛再次拉住他的手臂,他马上挣脱开,双眼紧紧盯着空无一物的展览柜。

  「在哪-----」酷拉皮卡刚开口,但一阵脚步声从外面跑进来并包围整个展览厅打断了他没说完的话。酷拉皮卡马上和库洛洛蹲下来,幸好脚步声在展览厅的另一面,而这个类似演讲台的展览柜将他们很好的藏起来。库洛洛瞥了一眼腕表,然後模仿出一个拉下帽子的动作,示意酷拉皮卡很可能是员警进来这间展览厅了。

  那些脚步声慢慢地踏上展示台,躲在展览柜後的两人静静地跟着移动以避免被发现,当展览厅再次恢复宁静後,他们再等多了一会,然後库洛洛说:「我们必需离开这里。」

  「甚麽?不!」酷拉皮卡执着的轻声抗议:「我们要找出那对火红眼到底被藏在哪里了!」

  「怎样找?」库洛洛反驳:「毫无目的地到处寻找和打开每一个抽屉和柜子吗?不要无理要求。我们需要回到酒店重新组织,我会让侠客搜寻资料之後才回来,而现在-----我们要离开。」

  「不要告诉我要怎样做。」酷拉皮卡生气地小声说道,他知道自己没有理智,但他很累了,他已经对那些迷茫和矛盾的心情感到疲累,而这只是压垮酷拉皮卡的最後一根稻草:「我不是你那肮脏的蜘蛛的其中一员!」

  库洛洛的脸在听到酷拉皮卡的话後像是戴上一张空白的面具般面无表情。「可能吧,」他说:「但你仍然要跟随我的指示,我们要离开。」库洛洛站起身,俯视酷拉皮卡。

  「不。」酷拉皮卡说,同样站起来,因为他不喜欢被蜘蛛头目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感觉,这就像对方有能力压制住他一样:「我留在这里。」

  两人静静地盯着对方,过了一会儿後库洛洛耸耸背,他召唤出他的念书,头侧向一边,接着在睁眼之间-----他消失了。酷拉皮卡对住前一秒库洛洛还站在那里的地方眨眨眼,完全被突如其来的转变惊讶到了。他在原地等了一会,细心地聆听蜘蛛头目回来的声响,但一小时过来了,库洛洛根本没有会回来的迹象-----酷拉皮卡需要做些事情,黑暗不会永远停留在这里,他需要躲去一些安全的地方。

  酷拉皮卡瞥了一眼记忆中监视器摆放的地方,好奇他要怎样在没有瞬间转移能力的帮助下避开镜头。男孩观察着镜头转动的时间,计算出躲避监视器的最佳时机,然後他像猫一样不发出任何脚步声快速冲过大厅。酷拉皮卡避过其中五部监视器,却在快要接近那道通往外面的巨大双开门时触发了警钟。

  警钟发出的声响尖锐且刺耳,事情马上变得有点混乱。酷拉皮卡推开门,马上跳到一边让自己不会落得被枪射成一个筛子的下场。从所听到的枪声推断,走廊起码有十个持枪人在守候,那麽第二层呢?酷拉皮卡飞快的确认眼前并没有危险,然後他把一个放着满满一堆不知名的古老首饰(酷拉皮卡马上认出那是名为缪尔的文明的首饰)的展览柜当成跳板,跳上第二层。

  酷拉皮卡的动作令展览柜狠狠撞在地上,保护着内里珍贵收藏品的玻璃应声而碎。酷拉皮卡稳稳地跳上第二层的栏杆,对着楼下自己制造的混乱皱起眉头。他飞快的跳上展示台,直奔那道他希望没有锁上的门-----酷拉皮卡轻易地将门推开,几乎被迎头而来的两颗子弹打中。他抬腿扫跌一个保镳,然後捉住另一个男人的脚踝并向後一推-----那个男人马上重重的跌倒在第一个保镳身上。

  酷拉皮卡双手稳稳的立在地上,双腿一推并翻了一个完美的筋斗,男孩轻松翻过躺在地上的两名保镳後马上跑起来向走廊尽头奔去,酷拉皮卡在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跑到面前时跃进旁边的一间房里躲藏起来,他捉紧机会平稳呼吸,走到窗户前,希望从外面的环境弄清洁自己究竟跑到甚麽地方。那些窗户被紧紧锁上,打碎窗户并跳到地下的草坪的念头在男孩的脑海一闪而过,但酷拉皮卡马上否定了这个方案,他今天已经弄出足够多的麻烦了,而那个混蛋蜘蛛头目到底在哪里?他就这样把他留在豪宅里了!

  酷拉皮卡忍下想一拳打在甚麽东西上的欲望-----将这拳打在那令自己落下如此田地的混蛋脸上更令酷拉皮卡满足-----男孩走到房门并微微打开,他从门缝看出去,外面的走廊空无一人,於是他钻出房门并往右面跑去,他隐约记得那里有一条楼梯,酷拉皮卡快要到达楼梯口了,一下突兀的叫声突然响起:「停下来!」-----酷拉皮卡才不会听他说停下来。男孩听到背後传来咒骂声,接着是一堆沉重脚步声朝自己跑来,酷拉皮卡猜测起码有不少於十二个保镳追着自己-----很好,情况真是很好。

  酷拉皮卡跳上栏杆并用栏杆向楼梯下滑去,他用了比跑步更快的速度滑到一楼,但他在看到一楼的情况下便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了-----一楼有更多的保镳守候着,起码有24个枪口对着自己。酷拉皮卡跳下栏杆,稳稳的落在地上,他听到楼上的保镳也开始跑下楼梯。

  站在一楼众保镳中心的男人举起一只手,酷拉皮卡马上紧绷起来,期待着对方的手放下来的一刻丶成千上万的子弹会直直往自己身上扫射,但那男人只是开口说:「放弃吧孩子,我们已经包围住你了,没有必要使用暴力,我不想杀死你,马上投降吧。」

  酷拉皮卡慢慢的直起身子,他站着问道:「你们会对我做甚麽?」-----库洛洛到底在哪里?!

  「我们不会伤害你。」那男人说,他看起来是一个会讲道理和有理智的人:「你知道,我们要联络警察,肆闯和潜入私人地方是非常严重的。再加上,你用你的『特技动作』弄坏了展览厅的展览柜,我们需要为老板的保险赔偿而上报有偷窃案发生,你明白的吧?我真的不想杀死你,所以马上交出你所持的武器并投降。」

  酷拉皮卡叹了口气。好吧,他没有退路了。他没有念能力去保护或是治疗自己,所以他没有方法打倒三十个-----他向後瞥了一眼-----三十八个手持冷兵器的保镳。「我有一把刀。」酷拉皮卡说:「它放在我的背後,我现在伸手去後面将它拿出来,明白吗?不要开枪。」那个看来是领班的男人点点头,酷拉皮卡慢慢地拿出库洛洛刀,然後小心翼翼地将它放在地上,接着他退後一步。

  其中一个保镳把枪收回手枪皮套内,走上前把刀拿走,另外两人走到酷拉皮卡身边轻拍他的身体,以防酷拉皮卡收藏了其他武器,酷拉皮卡没有反抗。男孩其後沿着走廊被带去一间窄小的房间中,房间里有监视器显示住所不同地方的情况,里面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三张椅子。酷拉皮卡身边跟着一个保镳防范着,而那个领班坐在桌子旁边,其他的保镳都走出房间回去巡逻。

  房间内的三名男子过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口,领班开始在桌子上写着甚麽东西,而笔尖磨擦纸张的声响是唯一响彻在房间内的声音。接着,领班终於转过椅子看向酷拉皮卡,他将手臂放在膝盖上丶俯身向前,男人的双手放在面前,两指轻轻的拍动了几下後,他终於开口问:「你的名字是?」

  「我宁愿不说。」酷拉皮卡有礼地道。

  「看着你是如何潜入来这个地方,」男人说:「我认为那可能是一件非常聪明的事,但我们很快便会找出你的身份,你可以节省时间直接告诉我们,你的合作可以让你在法庭上被宽容处理。」

  「我的答案是一样。」酷拉皮卡回答:「在这一个时间,我宁愿不告诉你我的名字。」

  站在一旁的保镳移动了身子,领班朝他瞥了一眼後,他对着酷拉皮卡点点头:「好吧。你为什麽会潜入这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