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54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去夺回一些属於我的东西。」窟卢塔少年说。

  「我的雇主不是盗贼。」

  「可能吧,但他从盗贼身上买下一些东西了。」酷拉皮卡舔舔唇,刚刚的逃跑令他的喉咙乾涩。

  领班再次瞥了一眼他的下属,他问:「你可以为我们的客人拿一杯水吗?」

  「不好意思?」下属难以置信地问。

  「水,」领班重复:「是给这位年轻的男子的。」

  那个下属对酷拉皮卡投了一个眼神,然後走出房间,酷拉皮卡对领班皱眉:「你为什麽这样做?」

  「因为你和平地投降。」领班答道:「你持有武器,但没有想要用武器伤害我的同事。」他拿起放在旁边的鞘套,把库洛洛的刀拿出来:「这把刀有毒吗?」

  「类似吧。」酷拉皮卡诚实地说:「令目标麻木并让对方动弹不得,它不应该是致命的。」

  领班点点头,把刀收回鞘套:「你为什麽不用这把刀?」

  「我投降了。」酷拉皮卡说:「在我令你们任何人动不了前,我已经被射死了。」

  「我是指再之前的,」领班明确指出他意指甚麽,他指向监视器上其中一块萤幕,萤幕显示酷拉皮卡刚刚从二楼跑下来的走廊:「你躲起来了,而不是直面对那些向你跑过去的保镳。」

  「我不喜欢伤害其他人。」酷拉皮卡说着耸耸背。

  「那你为什麽带着刀?」

  酷拉皮卡蹭动着身体:「我被要求的。」

  「你有一个同伴。」-----这不是问题。酷拉皮卡没有反驳,他只是沉默地盯视面前的领班。

  刚刚走出房门的保镳拿着一杯水回来了,杯子放着一支吸管,他拿着吸管将它靠近酷拉皮卡的脸,让男孩不用拿过杯子喝水。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会,然後他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他知道下一杯水可能不会在短时间内送到自己面前。这杯水尝起来很正常,於是酷拉皮卡把水都喝下,然後别过脸示意他已经喝完,那个保镳把杯子放在桌上後站回自己的岗位。

  「你的同伴仍在外面吗?」领班问,酷拉皮卡犹豫了几秒,接着摇摇头,他颇肯定库洛洛一早离开了。房间又回复了沉默,领班再次拍打着两指,最後他说:「我需要现在去通知警察。」

  酷拉皮卡点点头:「我明白。」

  领班转过身,拿起放在桌子上的电话,酷拉皮卡半聆听着那个男人是如何向警察描述他们的情况,他接着转回来写着甚麽东西,三人在房间等待着。时间没有过了很久,房门被从外敲响了。保镳打开门,两名穿着制服的警察走进来,酷拉皮卡被解开和椅子绑在一起的锁,警察粗鲁地将他带出豪宅丶带到一辆警车的後座上。在一段短小的车程後,酷拉皮卡被关进监牢之中了。

  警察将酷拉皮卡的手铐打开,但只是为了将男孩的手从背後扣在身前,接着警察都离开监牢,关上并锁好牢门,在走出通往警局的那道又大又重的门时同样锁好门锁。监牢没有灯光,於是酷拉皮卡被关进一个完全黑暗的地方了。

  酷拉皮卡在黑暗中找到一张不能称得上是床的长椅,上面放了一张薄薄的床铺,但味道闻起来很糟糕,於是他走到一个看起来最乾净的角落并坐下来,疲倦的闭上眼睛。那个该死的混蛋-----那个该死的,混蛋。他就这样将他丢在那里了,他就这样让酷拉皮卡因为一个一团糟的偷窃而被捉住了。酷拉皮卡很生气,他会让库洛洛付出代价的,那个真正的盗贼逃走了,留下他独自一人被捉走,这讽刺真是令人非常生气,令酷拉皮卡想一拳打在甚麽东西上,可能的话就库洛洛的脸。

  酷拉皮卡堕入梦乡,想着要将自己的拳头挥进那沾沾自喜的混蛋的鼻子里。

  当酷拉皮卡醒来时,光线从监牢那被上了锁的丶高挂在墙上的窗户渗透进来。他不知道现在是甚麽时间,酷拉皮卡从角落站起身,到处站动以松弛紧绷的肌肉,他的腿因为坐姿不好而像有千万根别针在刺他一样。男孩前後踱步,捏着拳头又松开----他会要那混蛋付出代价的,酷拉皮卡不知道要怎样做,但他一定会-----

  酷拉皮卡的思绪被愤怒和因为犯罪而被拉进监牢的羞耻弄得一团糟,他已经准备好做任何事以拿回同胞的眼睛,但他没有想过要这过程留下犯罪污点,这真是太让人恼火了,这简直是羞辱,一切都是库洛洛的错。

  库洛洛,那个男人满口漂亮的诺言和有着一张好看的脸,他的蛛网满布谎言和半真半假。就是因为他,酷拉皮卡才会落下如此窘境,一切都是因为他-----但等等-----酷拉皮卡顿了下来,在监牢的中心停下脚步-----是他说他想要留下来的,这是他的选择,一个库洛洛反驳的选择,所以是酷拉皮卡要为自己的选择付上後果;所以真的,这不尽是库洛洛的错-----这是他的错。而现在,酷拉皮卡在某程度上,要用自己的力量走出这个疯狂的局面。

  TBC

第48章 逃出监牢

  在第二天,有人给酷拉皮卡带了一顿尝起来像咸味燕麦粥的饭,酷拉皮卡忍受不住那股怪味,於是他没有动那碟子食物。当警察再次走进监牢时,他们持续问酷拉皮卡是甚麽人,还有他为谁工作,男孩的回答只有一个:「我宁愿不告诉你们我的名字,而且我只为自己工作。」

  警察盘问了酷拉皮卡两小时,但他就是丝纹不动,那些盘问他名字的问题令酷拉皮卡有少许疑惑,因为警察拿走所有放在他口袋的东西,而酷拉皮卡放在口袋钱包中放着他的身份证和猎人执照。但由於那些警察看起来真的不知道他是谁,酷拉皮卡不会轻易开口告诉他们想知道的一切。酷拉皮卡被带去记录指纹和拍照,这个过程带来的羞耻感仍然像火一样燃烧着。

  酷拉皮卡被允许有几小时时间使用手机,但因为没有方法知道时间,他很难知道他还能使用手机的时间剩馀多少。当监牢的灯光开始暗淡下来时,警察再给他食物,这次酷拉皮卡努力地囫囵吞下去,但在吃下一半时宣告放弃。再此之後,警察又问他更多问题,当他们离开後,酷拉皮卡睡着了。第二天像昨天一样过去,而在第三天时,警察因为酷拉皮卡的沉默而愈来愈恼火,他们盘问的声音愈来愈大,并愈具威胁性,但酷拉皮卡相当肯定他们不会用武力强迫自己-----这样的举动会在法庭有坏影响,警察不会冒风险。

  在第四天,天空开始泛起鱼白肚的时候,酷拉皮卡随着渐渐升起的太阳醒来。他不像是被甚麽东西惊醒丶例如被再次进入监牢盘问他的警察惊醒。酷拉皮卡站起来伸展紧绷的肌肉,在监牢中来回踱步,就像被关进来後每个早晨起来後都会做的一样。当酷拉皮卡走近窗户时,他隔着栏杆瞥向外面的环境後转过身,但眼角突然捕捉到甚麽东西令男孩顿了顿… …窗户外那条行人道上原本是放着靴子的吗?当他回头想看清楚时,那对靴子又消失不见了,酷拉皮卡皱起眉头。

  「你真是令自己跌进一个挺麻烦的情况。」一把熟悉的声音从後响起,酷拉皮卡转身,发现蜘蛛头目正站在监牢的中间,手插在口袋之中,神色漠然的看着自己:「现在,你打算如何让自己逃出来?」

  酷拉皮卡怒视对方一眼:「你是来这里幸灾乐祸的吗?」他说:「与你无关。」

  那男人看起来像被逗乐一样,在酷拉皮卡眼中他下一刻似是要笑出来-----可恶。「你知道,」库洛洛终於说:「比起来这里取笑你,我的确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是吗?」酷拉皮卡挑衅:「你这三天到哪里去了?」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