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55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去做一些我跟你说过应该做的事。」蜘蛛头目轻松答道:「追踪本应放在葛林华德大厦的火红眼。」

  「而现在呢?」酷拉皮卡问。

  「现在我们带你逃出来。」库洛洛说着耸耸背。

  「我现在是一名罪犯了。」酷拉皮卡生气地说,蜘蛛头目没有回应,他看起来不是特别高兴或是担忧,他甚至不像是打算讨论酷拉皮卡刚刚引起的话题,库洛洛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酷拉皮卡并等待着-----男孩不知道他在等甚麽。「他们拿走我的刀和猎人执照了。」

  库洛洛没有说话,他一只手抽出口袋,拿出酷拉皮卡的钱包。「你是怎样拿回来的?」男孩抽了口气,伸手探向钱包。

  「在我瞬间转移之前从你的口袋偷走的。」蜘蛛头目轻松答道,让酷拉皮卡拿走钱包,这解释了警察为何不知道他的身份。

  「那麽指纹和照片呢?」男孩问。

  库洛洛耸耸背:「我可以安排。」他肯定地说:「现在,我们要留在这里继续聊天,还是你已经准备好离开了?」

  「一早准备好要离开了。」酷拉皮卡飞快地道,库洛洛点点头,在男孩面前蹲下来,拉着他的手好奇地看着他手腕上的手扣。

  「我把你的手扣解开。」库洛洛说,然後他两只手的手指插进其中一个手扣环之中後一拉,手扣便应声断开。

  酷拉皮卡抱怨道:「我可以自己来的,只是解开手扣并没有用,他们看到便会马上套上一对新的。」

  另一个手扣环得到同样的处理,蜘蛛头目解开手扣後站起身,没有说话。酷拉皮卡磨擦自己的手腕,抬起头看向库洛洛,心情在愤怒和松一口气之间变得矛盾。库洛洛观察了一会男孩的脸,然後他向窗户示意,酷拉皮卡走到窗前并看上去,身体在库洛洛接近自己背後并将一只手放在腰背时紧绷起来。一下奇怪的感觉过後,他们已经瞬间转移至外面的行人道。酷拉皮卡忍下想马上逃跑的冲动,知道这样只会惹来旁人的注目,现在行人道上空无一人,库洛洛仍然放在後腰上的手传来温热的重量。两人慢慢的向前走,酷拉皮卡肯定路过的旁人一眼便会看出他是从当地警局逃出来的,但没有一个行人留意在行人道上行走的库洛洛和酷拉皮卡。

  他们走近库洛洛的车,他把车停在远处以不引人主意,但距离又足够贴近让两人可以飞快跳上车逃跑。库洛洛带酷拉皮卡走到副驾驶座,为他打开车门後男孩快速地钻进车厢,然後关上车门,做好一切後库洛洛才走回驾驶座。酷拉皮卡见到蜘蛛头目展示如此的占有欲後感到奇怪,因为基本上是库洛洛把他留在原地,才令他被警察捉住的-----但他不作出任何评论。

  两人驾车驶进市中心,越过租住过的酒店,直直朝市郊驶去,经过城郊後终於进入乡村地区,酷拉皮卡感到惊讶,但他知道他很快便会找出库洛洛的目的地。两人在沉默之中驾着车,过了几小时後,他们在一间杂货店停了下来,库洛洛买了两份午饭後又再次前进。他们找到一间汽车旅馆,把车停泊在办公室门外,库洛洛独自一人去办公室为两人租下房间,他拿着门匙回来并将车泊在房门前,两人下车走进房间。

  当房门关上以後,库洛洛叹了口气,慢慢地扭动肩膀。「好吧,」他说:「我们休息一晚。」

  酷拉皮卡不舒服地蹭动身体,他的脑海有一把声音在不断叫嚷他才是罪魁祸首,但几乎待在车上一整天令他对库洛洛的恼意再次升起:「我们接下来去哪里?」他问,努力压制心中的恼火。

  库洛洛瞥了他一眼:「我告诉过你了,我去追踪火红眼,我知道它们被藏的地方,那是我们的目的地。」

  他那陈述事实的语气并不能令酷拉皮卡冷静下来,男孩再没有控制自己的恼火:「你把我留在那里了。」他指控道,突然转身看去库洛洛:「你只是把我留在那里被人捉住,而你去做调查了!」

  库洛洛静静地观察酷拉皮卡一会:「酷拉皮卡,」他冷静地说:「是你想留下的,不是我。」

  「你可以在消失前说些甚麽,而不是就这样离开了!」

  「你会听吗?」库洛洛反驳:「当时已经没有时间,而且-----」他转过身看着酷拉皮卡,表情难以解读:「你反抗我和侮辱我的团队,我没有留下来的理由。」

  听到库洛洛的话,酷拉皮卡转身背对对方,尝试控制自己的愤怒。他沮丧的揉着脸,然後叹了口气,放下盖在脸上的手:「我知道,」他说:「我知道,对不起,我只是-----」酷拉皮卡摆摆手,不知道要怎样说下去,他又叹了口气,沉默像条紧绷的弦在两人之间蔓延,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然後蜘蛛头目开口:「酷拉皮卡,」库洛洛的声音温柔下来:「过来。」

  「这是命令吗?」酷拉皮卡苦涩地问,但下一刻马上为自己冲口而出的话感到後悔。

  「一个请求。」库洛洛更正:「过来这里,我不想跟你吵架。」

  最後,酷拉皮卡转过身看着库洛洛,库洛洛一只手伸出来作出邀请的姿态,而当男孩的眼睛对上库洛洛时,他歪了歪头。「来这里。」他轻柔地重覆,酷拉皮卡犹豫不决,但之後他踏前几步拉近两人的距离并抬头看去库洛洛。库洛洛抬起手,温柔地覆上酷拉皮卡的脸,他们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丶一动不动,两人都在尝试读出对方的想法,但同时不让自己的想法外露。最後,库洛洛叹了口气:「我们可以将这个话题放在一边吗?」

  酷拉皮卡想了想,他可以吗?他可以忘记一切发生的事情,忘记库洛洛因为酷拉皮卡坚决为火红眼留下而在盗窃行动中途扔下他?他慢慢地舔着唇,「我不知道,」酷拉皮卡诚实地回答:「我不知道,但我不会让它改变我们之间任何东西。」

  「那我可以吻你吗?」库洛洛问。

  这个不合调的问题令酷拉皮卡轻笑出声,他惊讶地说:「你为什麽现在才问?你应该在第一次亲我的时候就问了。」

  库洛洛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我挺相信如果那时候我这样问,你会一拳打在我的脸上。」他评论道:「事实上,我不肯定你现在会不会做同一件事。」

  「你会轻微挡下来的。」酷拉皮卡反驳:「所以我可能会尝试-----你永远都不知道,我或者可以打中你呢。」

  「然後伤害这帅气的脸?」库洛洛问,他嘴角的笑容增大。

  酷拉皮卡对此嗤之以鼻:「那可是我的目标。」他一只手覆盖在库洛洛的手上,静静地观察男人的脸,当库洛洛对他挑起眉时,他摇摇头。酷拉皮卡不肯定他在从库洛洛身上寻找甚麽,他的怒气的确减退了,但他不知道要不要和库洛洛接吻。让他落得如此复杂下场的,不是库洛洛丶而是他自己。酷拉皮卡叹了口气:「好吧。」

  得到酷拉皮卡的肯首,库洛洛的手托着男孩的後脑将他慢慢拉近自己,俯身向前吻上对方的唇。当库洛洛向後退时,酷拉皮卡紧闭着眼睛舔起蜘蛛头目的嘴。过了一会儿酷拉皮卡才睁开眼睛,却看到库洛洛双眼紧盯着自己的嘴,有些漆黑且饥渴的东西在他的眼睛内流转,令酷拉皮卡的胸膛疼痛地紧绷起来。又来了-----那疯狂的丶使人恼怒的丶晕眩的火花在两人之间点燃并闪烁着。

  就在几分钟前,酷拉皮卡想朝库洛洛的脸狠狠地打一拳(在友克鑫市那时根本不能让他满足),而现在他只想将库洛洛拉过来再次吻上他。酷拉皮卡捉住对方黑色大衣衣领上的白色毛发并把库洛洛拉近自己。这次他们的吻没有任何犹豫,它又激烈又饥渴,让酷拉皮卡觉得完全不足够-----它就是不满足,感觉就像没有任何一样东西是足够一样。

  库洛洛的身体推向酷拉皮卡,但男孩稳稳地站在原地,他打断两人的吻并退後一步。「我想洗澡,」酷拉皮卡说:「你可以把我的行李拿出来吗?」

  库洛洛看起来有点吃惊,但他还是退後召唤出念书。当他拿出两人的行李後,酷拉皮卡从袋子随意拿出一套睡衣和内衣物,他其实没在意自己到底拿着甚麽东西进浴室,他只想踏进淋浴处冲洗掉在监牢沾上的污垢丶流出的汗水和突然缠在心头的恐惧感。他就像一名遇溺的不能呼吸的可怜人一样,酷拉皮卡以前觉得和库洛洛之间的事非常自然和恰当,但他现在不是这样想了。酷拉皮卡强迫自己在走进浴室时看起来很正常,接着他关上浴室的门,努力令呼吸平稳下来。男孩将衣服放在柜台上後擦牙,喝了一杯水後又再擦一次牙。

  当他终於让呼吸变得正常後,他脱下衣服,觉得自己的动作非常缓慢。酷拉皮卡将水温调至几乎滚烫的程度,将身体擦洗乾净并洗了头发,但他仍然觉得自己很肮脏,於是又再冲洗一次。当他慢慢地走出淋浴处後,他用时间吹乾自己的头发後才穿上睡衣,做完这一切後他感觉好多了。当酷拉皮卡终於踏出浴室时,他看到一杯放在浴室前床头柜上的茶,一股甘菊香味瞬间涌入鼻腔之中。酷拉皮卡顿了顿,问道:「这是给我的吗?」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