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59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库洛洛的眼睛看着酷拉皮卡一会儿,然後移到一旁,距离足够接近并可以触摸对方,但酷拉皮卡小心不和蜘蛛头目有身体接触。他跪下一只膝盖,面对站在眼前的男孩,看进那双又大丶又蓝的眼睛,那双蓝眼睛映出酷拉皮卡的倒影,他压抑着想要摸上约玛脸颊的举动。

  时间就像流水一样静静地流过,酷拉皮卡在男孩蔚蓝清澈的瞳孔中寻找着,尝试认出这种蓝色,尝试记起那张印上蓝眼睛的脸容-----他的族人里,有谁的蓝眼睛之间有着金色的雀斑吗?他是一个孩子吗?他曾经和他一起玩耍过的?128个族人被杀,36对眼睛,他是谁?这个用一对坦率的蓝眼睛看着自己的他是谁?他是谁?

  背後突然传来一阵抽气声,酷拉皮卡听到其他的脚步声从身後踏着小道过来,他听到库洛洛移去左面位置,但酷拉皮卡仍然看向男孩的眼睛,就算他听到一把低沉沙哑的声音从背後响起,也没法将他的目光移开:「我被告诉较早以前有两位男士来到了。」那把声音说,听起来不愤怒,只是好奇:「我刚好有空过来,如果你不介意,我会想现在看看那男孩。」

  背後又传来一下脚步声,酷拉皮卡感觉到库洛洛正站在自己後面,但他火红色的眼睛仍然盯着男孩:「酷拉皮卡。」库洛洛催促:「无论你想怎样做,现在就决定。」

  「你想我怎样做?」酷拉皮卡问,他突然动了起来,直对上蜘蛛头目双眼:「你想我怎样做?杀死那男孩以履行我的承诺?像是你这种男人的人都会这样做吗?」

  库洛洛冷静的态度永远都不会被打破:「我会决定对我而言甚麽比较重要,这条生命还是我的誓言。」他简单地说。

  「是那男孩!」另一把声音响起,酷拉皮卡马上认出那把声音的主人是在豪宅中捉住自己的保镳领导。「那是我们在住所里捉到的男孩。」他对他的雇主说,但酷拉皮卡没有看向他,他只是盯着库洛洛,所有痛苦和矛盾顿时一股脑的涌上胸膛。酷拉皮卡听到那两个男人走到自己左边,但突然停了下来,他们同时下意识地抽了口气。

  「他的确跟我说过他是来拿回一些属於他的东西。」保镳领导说:「但我没想过… …」

  库洛洛突然把酷拉皮卡拉近自己,将男孩的表情隐藏在肩後。「我们要走了。」他告诉那两个男人:「他只是需要亲自看看,我们不会再打扰你。」酷拉皮卡捉住衣服的下摆,拳头暴起青筋丶狠狠地咬住下唇,他在用尽一切能力让自己的怒气不要爆发。酷拉皮卡的眼睛已经变成火红色了,但攻击库洛洛只会令情况变得更糟糕-----他需要冷静下来,他要控制自己,但酷拉皮卡只能想到两样东西;「谁?」,还有「我会杀死他,总有一天,我会杀死他-----」

  怒意像暴风一样直卷喉咙,像一只手一样捏住他,令他喘不过气,要杀死他-----酷拉皮卡的手愈捏愈紧。「我们现在离开。」库洛洛重申,不知道他在对酷拉皮卡丶还是对那男孩或是那两个男人说,酷拉皮卡没有主意。库洛洛拉着酷拉皮卡走上小道,一步接着一步,他的悲痛和怒火一下接着一下提升,回到苹果树旁後,酷拉皮卡挣脱出库洛洛捉住自己的手。

  他们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对方。酷拉皮卡的胸膛突然变得很紧,紧绷到疼痛的地步,他的呼吸变得短促起来,难受得用手抓住胸口的衣服。库洛洛看去酷拉皮卡的手,然後看去他的眼睛,男人的漆黑的双眼仍然木无感情丶难以解读。酷拉皮卡转过身後开始向前走,走上山丘丶越过克斯廷的房子丶穿过小村落。酷拉皮卡听到库洛洛在慢慢的跟着他,但男孩不能空出想法去留意对方的存在。他吃力地向前行,希望燃烧的怒火可以减弱,但是它没有。

  到最後,悲痛的感情侵占内心,占据了他的灵魂。

  一辆车慢慢地从後驶上来,「酷拉皮卡。」蜘蛛头目从打开的车窗说:「酷拉皮卡,上车,你不能就这样走到最近的城镇。我刚刚提早打电话在一间旅馆租了房间。上车,我们需要休息,在好好休息一晚後你能整理好思绪想想该怎麽办。」酷拉皮卡停了下来,他围视周围的环境,非常想令自己的脑袋运转,想要找出一个不需要坐进汽车的方法。他可以以脚代步走上几英理的路,但这会有任何好处吗?库洛洛保管至目前为止收集到的所有火红眼。他现在要放弃吗,去让那男人拿走所有两人辛苦夺回的东西?让他从最後的窟卢塔作出的牺牲拿走好处?

  -----酷拉皮卡吞了口口水。「酷拉皮卡,」库洛洛又说,他的声音很轻柔丶非常轻柔-----那是一个骗子的声音。

  酷拉皮卡深呼吸了口气,接着打开门钻进副驾驶座。当门被关上後,蜘蛛头目开始驾车,两人静静地待在车厢之中,当他们驶上铺路时,酷拉皮卡问:「你为什麽要带我来这里?」他的声音沙哑,听起来就像连续尖叫了几小时一样。

  「你需要亲眼去看。」库洛洛回道。

  「你可以直接告诉我。」酷拉皮卡反对。

  库洛洛瞥了他一眼,顿了下来,然後问:「你会相信我吗?」

  酷拉皮卡没有回答,他察觉到他们正朝另一条公路驶出村落,库洛洛明显在绕道前往旅馆,让他们不用在这天晚上又再睡在狭小的车厢中。

  两人驶到汽车旅馆,库洛洛去办公室拿过钥匙,接着把车停泊在租住的房间前。房间号码是四号-----真贴切,这就像死亡紧贴在酷拉皮卡身後一样。库洛洛关掉引擎,转身看着酷拉皮卡,男孩垂下头,慢慢地舔着唇。「你,」他说,说话变得断断续续:「你一定在享受这一切丶我猜。看着我在想丶就算只有一刻,我有可能会选择杀死那男孩以实现誓言。」

  「我为什麽会享受?」库洛洛冷静地问,而真的,那不受影响的语气比沾沾自喜的态度更来得糟糕。酷拉皮卡解开安全带後马上走出车厢,狠狠的关上车门,他听到蜘蛛头目下车的声音并向自己走来。酷拉皮卡狠狠地对库洛洛动手,蜘蛛头目轻松接下他一拳,转身看着对方。「为什麽?」他重覆:「我为什麽会享受?」

  「因为你这人有悖常理。」酷拉皮卡争执:「你最爱看到我的名字被沾污了-----看我打劫犯罪丶看我和世上最有声望的罪犯合作丶看我会和你上床,一切都只是为了实现我为族人立下的誓言。」

  话音刚落,库洛洛突然动了起来,迅速到酷拉皮卡跟本来不及反应。库洛洛将他推至墙上,手指紧握住酷拉皮卡的手腕,男孩在背狠狠地撞上坚硬的墙上时因为疼痛抽了口气。「放开我。」酷拉皮卡要求:「天,我恨你,放开我。」

  「不。」就算库洛洛握住酷拉皮卡的力度有多大,他的声音都异常的冷静。那个混蛋看起来一点都不烦躁,但酷拉皮卡?酷拉皮卡很生气,又或者是因为悲痛的感觉以比库洛洛更大的力量缠绕他全身。酷拉皮卡瞪着库洛洛,尝试挣脱开他的禁锢,但库洛洛不容对方反抗的力度令他的挣扎徒劳无功,而库洛洛不会放开捉住男孩的手。

  酷拉皮卡扭动手腕并挣扎着,但蜘蛛头目再次马上捉住他。看着自己的手被紧紧禁锢,酷拉皮卡踏向库洛洛的小腿,但那男人轻易地避开并移去一边。酷拉皮卡立刻想抽出他的手,但库洛洛又比男孩更快回神,然後再次将他压在墙上。酷拉皮卡的腿勾住库洛洛想令他失去平衡,然而这只令蜘蛛头目向他身上跌去,两人的身体狠狠地撞在一起。

  库洛洛抬起头看向酷拉皮卡,他们的视线在接触到的刹那间顿了下来。酷拉皮卡仍然在喘气,他的视线范围是一片血红,所有激烈的情感都在涌入他的眼球令瞳色变得愈来愈红。酷拉皮卡的胸膛随着每下呼吸都在隐隐作痛,库洛洛漆黑的丶不能解读的眼睛扫下他的唇,然後慢慢移上去看向男孩的眼睛。一个呼吸,几秒过後,接着他们突然一起动了起来-----身体贴在一起,酷拉皮卡抬起头,库洛洛压去男孩-----两人的唇吻上对方的,感觉又饥渴丶又暴力。

  酷拉皮卡的手摸到库洛洛的衣服领口,他紧紧抓住领口的衣物并握成一个拳头,将库洛洛拉向自己。库洛洛的喉咙发出一下低沉的吼叫,撩拨起酷拉皮卡的内心,令他的心跳开始快速地以不规则的旋律跃动-----这种感觉很好丶很不对,酷拉皮卡就像能短暂地忘记一些事情般-----他想要忘记那些事情。

  酷拉皮卡咬上库洛洛的下唇时,对方正抚摸他瘦削的臀肉,双手抱紧令两人的身体更近贴在一起。库洛洛推开酷拉皮卡,唇间发出一声危险的吼叫,他勾住酷拉皮卡大腿并猛地向上一推将他狠狠的推上墙。酷拉皮卡抽了口气,突然失去平衡的感觉令他反射性的抱住库洛洛的肩膀,双腿像倒勾一样勾住蜘蛛头目结实的背。库洛洛咬上酷拉皮卡的下颌,一路沿住下颌的线条啃至喉咙,温热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肌肤令酷拉皮卡不禁弓起颈,轻轻的喘着气。

  所有事情彷佛都变得不再重要了,只有库洛洛咬住自己喉咙的疼痛感才是真实的-----这感觉真好丶令他全身发热,那些热量窜至下体的性器并令它勃起,而库洛洛早已硬挺的阳具也压在自己身上,形成一个炙热的源头让酷拉皮卡鸡皮疙瘩起来。

  库洛洛仍然不放过酷拉皮卡的喉咙,他像吸血鬼一样狠狠吸吮颈脖的肌肤,被啃咬的地方传来一阵阵痛意,酷拉皮卡不满地哼出声,头忍不住往後伸,唇间泄出难耐的呻吟。他的腰开始自主的蹭动起来,库洛洛用力的吸了一口酷拉皮卡喉咙的皮肤,想让他发出更多无助的哽咽。蜘蛛头目突然推开男孩,手放在他的臀下-----真是一个愚蠢的字眼-----库洛洛托着酷拉皮卡移动,猛地将他压在旅馆房间的门上,门马上发出一下沉重的声响,随之而来的是库洛洛扑天盖地的吻。

  酷拉皮卡伸出舌头与库洛洛的交缠起来,敏感的口腔互相沾染对方的气息,就像是野兽在自己的领地留下气味一样。舌苔粗糙的感觉引成微小的电流令男孩战兢,他从没想过单纯的唇舌交缠会是这麽的刺激,酷拉皮卡听到钥匙尝试插入匙孔的声音,它盲目地撞了几次後终於找到匙孔。酷拉皮卡的身体挡住了,库洛洛咬了咬男孩的唇後推开,钥匙终於向外一扭并拉了出来,下一刻酷拉皮卡马上献上自己的吻,而背後的门终於被锁上。

  库洛洛突然将酷拉皮卡推至橱柜上,两人的嘴像正负相吸一样又贴在一起。库洛洛拉开男孩运动卫衣的拉炼,将它拉下酷拉皮卡的肩膀,酷拉皮卡同样不耐烦的解下库洛洛大衣上的钮扣,几乎想直接将它们一拼拉扯下来。两人伸手脱下自己的衣服,库洛洛的外套重重的跌在地上,接着他马上捉住酷拉皮卡将他压向自己。男孩的手埋进对方黑色的头发之中,向後拉开分开了两人交叠在一起的嘴唇。

  库洛洛从嘴角轻轻地责骂一声,那低沉轻如羽毛的声音像催化剂一样更令酷拉皮卡激动-----他不知道为什麽那轻喃的威力对自己如此庞大,他只知道自己情不自禁地学着库洛洛啃上男人的颈脖,库洛洛的手指抓住酷拉皮卡衣服的下摆,少年马上会意并推开,令蜘蛛头目能退後一步脱下他的T恤,再脱下最底下的无袖背心。

  库洛洛想要挤进酷拉皮卡的双腿之间,但後者推开男人,手拉开对方上衣的拉炼并将它脱下至蜘蛛头目的肩膀。

  库洛洛牢牢捉坐酷拉皮卡的臀,再次将他托起压在床上。把少年放上床铺後,蜘蛛头目像野兽一样爬到酷拉皮卡上方,将他全身都纳入自己的身影下,酷拉皮卡抬头向库洛洛索吻,下一秒两人都嘴又贴再一起产生令人难耐的欲火。男孩的手指攀上对方的肩膀,蜘蛛头目推开自己後捉住酷拉皮卡的手腕,将它们紧紧钉在床铺,身体则挤进酷拉皮卡双腿之间,狠狠咬上男孩的肩头,这种无从反抗又羞耻的姿态令酷拉皮卡不由自主的弓起腰丶无助地哽咽着,从他迷人的唇舌间吐出的声音总是令库洛洛反射性的抱紧他的腰。

  库洛洛吻下那张叫出诱人呻吟的可恶的嘴,解开酷拉皮卡的裤炼後将裤子内裤和鞋子一并脱下。

  酷拉皮卡尝试坐起身,但库洛洛强硬的将他压回床上,他张开想要反抗却马上被蜘蛛头目封住自己的嘴,令男孩情不自禁的握紧库洛洛的肩膀。库洛洛在不断向酷拉皮卡压去,粗糙的布料磨擦着酷拉皮卡赤裸的肌肤令他感到很不舒服。男孩推酿着库洛洛,但他伸手抱住酷拉皮卡的腰强迫对方向自己弓起身子。

  库洛洛离开了酷拉皮卡的嘴,两人的舌头在嘴唇分开时还紧紧的缠住一起,分开时拉扯出一条淫秽的沾着水珠的银丝。蜘蛛头目又再次舔弄酷拉皮卡的颈窝,吮吸他敏感的颈侧肌肤令他难以自主的抽泣着。酷拉皮卡依稀记得他有东西要说,但在库洛洛强占的攻势下他已经忘记得一乾二净了,对方的胸膛非常炙热,压在身上令他都要着火似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