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61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库洛洛歪着头,过了一会摇摇脑袋:「我不知道在路上有没有商店可以让我们买食物充饥,所以我们最好进城,我看到旅馆大堂贴着有关杂货店的广告。」他顿了顿,看着男孩的脸,然後才开口。酷拉皮卡知道对方会提起昨晚的事,但他还没准备好,那些触摸和亲吻丶库洛洛低沉的喘息和说出的话丶身体的接触和它们带给酷拉皮卡的感觉-----酷拉皮卡还没消化好这一切。

  「酷拉皮卡。」蜘蛛头目说,外面传来直升机下降的声音打断了库洛洛,他们都顿了下来看着对方,对於昨天的想法被一并抛出脑外。

  静静地,两人走偏房间将还没被收进行李的东西都收拾好。那直升机在旅馆上方盘旋着,旋翼转动的声音愈来愈大。库洛洛和酷拉皮卡整理好所有东西後瞥向窗外的情况,「我在停车场看不到其他汽车。」酷拉皮卡说:「所以如果他们来这里是找人的话,一是找我们,不然便是找旅馆主人。」

  「又或者毫无关键,」库洛洛指出:「他们可能在追踪一些没有停留在这里并选择睡在树林的人。」

  酷拉皮卡瞥了库洛洛一眼:「你不是真的这样想,对吧?」

  「你认为我依靠那微小到不可能的希望能走到这个地步吗?」库洛洛轻笑着反驳:「但这不代表我不能抱有希望。」

  「门窗是唯一的出口。」酷拉皮卡叹了口气:「而且它们都正对着停泊处,所以… …」他停了下来,库洛洛接上男孩的话:「我们不能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逃出。」他跟着酷拉皮卡叹了口气。那直升机在他们的汽车後慢慢地盘旋下去,库洛洛直起身子说:「好吧,它看来正准备下降,我们出去看看他们想要甚麽。」他转身看着男孩:「我想你紧跟在我身後,明白吗?」

  「我可以保护自己的。」酷拉皮卡抗议。

  「我知道。」库洛洛回答:「但你没有『念』可以依靠,所以对上念能力者的话你可能要冒上较大的风险。」

  「我和西索决斗过了。」酷拉皮卡指出:「那时候我不知道任何有关『念』的东西,但我还是伤到他了,我挺相信他当时已经掌握好如何使用念能力。」

  库洛洛顿了下来,看向酷拉皮卡:「确实如此。」他终於同意:「但他同样在你身上留下伤口了。」库洛洛摸上男孩的身侧,那里有一条在猎人考试时留下的疤痕,就藏在酷拉皮卡身上那件宽松的衣服下。

  (提醒最後一次,Dis Aliter Visum参考了1999TV版喔,旧版酷拉皮卡在猎人考试有和西索对战)

  酷拉皮卡拍开库洛洛的手指:「好吧,」他愠怒地道:「我会站在你身後。」

  「谢谢。」库洛洛认真地说,这个语气令酷拉皮卡顿了下来。老天,他不知道要怎样回应,为什麽库洛洛突然这麽严肃了?男孩微微耸耸背,走向门边,然後耐心地等待库洛洛将大衣穿上,他上身穿着外套下身还套着睡裤的样子挺荒唐的。酷拉皮卡轻轻地嗤之以鼻,惹来库洛洛疑惑地对他挑起一边眉,但酷拉皮卡不可能跟对方说他的发现,於是他只是摇头。

  酷拉皮卡的手握在门把,库洛洛站在木门的对面做好准备,当直升机终於降落至地上时,男孩将门推开至露出一丝缝隙。蜘蛛头目瞥向外面的情况,两个男人从直升机走出来,其中一人的外表令库洛洛皱起眉头,他瞥向酷拉皮卡:「葛林华德。」说罢走出房间,酷拉皮卡站在库洛洛的身後,等待那两个男人从直升机走过来。

  机师将引擎关掉,旋翼停止转动并让四周回复平静。「早安,」葛林华德问候道:「我很高兴我们终於找到你了,我想稍微和你谈一谈话,我相信昨天我们都感到惊讶不已。这是附近唯一一间汽车旅馆,所以决定过来看看能不能找到你,真高兴能再次见到你。我们可以进来吗?」

  「里面的房间很狭小。」库洛洛警告:「但欢迎你进来随便坐,当然是在你没带任何武器和没有要伤害我和我的旅伴的情况下。」

  葛林华德看向库洛洛:「我知道你是谁,」他告诉幻影旅团的团长:「攻击你们任何一人会是我做过最愚蠢的行为,但如果我需要向你确保的话-----」他转身面向另一个跟着过来的男人,葛林华德作了个手势:「肯会将他的枪和剑交给你。」肯,那个在前几天捉住酷拉皮卡的保镳,走前几步拿出手枪,将它放在库洛洛伸出来的手掌上。

  库洛洛拿走手枪和剑,肯顿了下来,他的眼睛扫向酷拉皮卡站着的地方,然後伸手向後拿出之前男孩被捉住时交出来的东西-----很好,是那把该死的小刀,酷拉皮卡真的希望他不会再看到那把刀。

  「由於你的态度友善和有礼。」库洛洛开口,令酷拉皮卡的注意力放回对方身上:「你介意稍等我一会吗?我知道外面没有地方可以坐下,但我非常希望能换上一套较正式的衣服。」他轻轻地拉扯身上的棉质上衣:「穿着睡衣不能被称上正式,而我不认为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能认真地和有着像你一样社会地位的人谈论任何话题。」

  酷拉皮卡被逗乐了,他忍不住对此嗤之以鼻,声音很轻,但还是让库洛洛挑起一边眉用眼角向着对方,男孩摇头,走回房间内,蜘蛛头目跟在其後。两人快速地换好衣服,库洛洛穿上与在友克鑫市一样的服装,酷拉皮卡皱眉头看着他,男孩的视线令库洛洛歪着头,酷拉皮卡没有回头,摇摇头後拉上运动卫衣的拉链。现在他们都整理好服装了,库洛洛点头并走近酷拉皮卡,酷拉皮卡皱眉问挂上笑容的蜘蛛头目:「怎麽了?」

  「早安吻?」库洛洛说。

  酷拉皮卡嗤之以鼻:「我没有这种习惯。」他回道,希望脸颊的红晕不会太明显,他可还没准备好:「打开门看看他们来这里是想做甚麽吧。」

  库洛洛先是沉思着,然後才转身打开房门让外面两位男士进入。「随便坐。」库洛洛对他们说,他坐在距离门边最远的床尾,酷拉皮卡则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葛林华德脱下帽子後坐在另一张床上,但肯只是站在一边。「好吧,」库洛洛打破沉默:「你说你想谈话,我们在听了。」

  葛林华德重重地点头。「你,」他面对酷拉皮卡:「你是他们其中一份子,对吗?」他顿了下来,加上一句:「我是指,窟卢塔族。」酷拉皮卡犹豫了一会,但他没有理由隐藏自己的身份,他为身为窟卢塔的後裔感到自豪,而他仍挣扎努力了很久才走到这一步。在男孩犹豫的时候,葛林华德轻轻一笑,示意对方的眼睛:「我昨天看到你的眼睛了,男孩,我只是需要得到肯定。」

  「对。」酷拉皮卡终於答道,他的眼角瞄到库洛洛移动着身体,但这不直接影响到蜘蛛头目。「我是窟卢塔族的,」酷拉皮卡喃喃道,他垂眸看向在大腿上双扣的手:「事实上,是最後一个。」

  葛林华德点点头:「我也是这样猜测的。」他告诉酷拉皮卡,声音令人惊讶的温和:「我希望我可以早点知道。」

  酷拉皮卡抬起头:「为什麽?」

  「你应该知道,」葛林华德开口,但他顿了下来:「我不知道我应不应该-----但不,你有权知道的。」他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後看去酷拉皮卡,眼神和蔼:「收藏家之中已经传出谣言了,谣言说有人在偷走火红眼。有人假设眼睛被销毁的话能提升在黑市的价格,我听到一名会使用念能力的医生能将人体器官重新连接上伤残的位置,我希望那对眼睛能帮助到别人,而不是白白被销毁。如果我知道窟卢塔族有末裔仍然生存的话… …我会将我拥有的眼睛还给你,所以-----」

  葛林华德犹豫了一下,接着微微低下头:「我请求你原谅我将一些不属於自己的东西转给其他人的行为。」

  酷拉皮卡无话可说,他不知道该怎样反应,葛林华德看起来真的是一位友善的绅士,那种温和在世上已几乎不存在了。「我,」男孩开口,声音难免因为内心的感受变得破碎:「我感谢你,先生。」酷拉皮卡慢慢地舔着唇:「我不能把它们带回卢克索埋葬,但我不觉得伤心。」他顿了顿:「我应该觉得伤心的,」男孩的目光瞥向库洛洛,但对方依然面无表情,难以知道他有何想法。这副表情和昨天俯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差天共地-----他的视线很炙热,让他的内心跃动起来。

  酷拉皮卡感到自己的脸在微微发热,他强迫自己的注意力回到现在:「你看起来有点像透过那男孩,让我一位族人重获新生。」他对葛林华德说,突然沉思着皱起眉头,试探性地问:「我可以要求你一样东西吗?」

  「当然可以。」葛林华德小心地答。

  「我想你好好保护那男孩,永远不要让发生在我族人身上的事在他身上出现,将他藏起来丶保护他。」意识到自己的话重复了,酷拉皮卡突然停了下来并垂下脑袋。

  葛林华德静静地看着酷拉皮卡一会儿,然後他伸手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我会以我的性命发誓。」

  酷拉皮卡抬起头问:「我可以问你其他问题吗?」

  那绅士轻轻笑了出来:「另一个要求?」他摇摇头,明显地被逗乐了:「你真是一个难以满足的麻烦男孩,」葛林华德说:「问吧。」

  「我可以偶然去探望他吗?」酷拉皮卡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