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63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他不是!」酷拉皮卡坚持道,声音几乎是咆哮出来的:「我们之间没发生任何事-----而多亏你,有可能将来永远都不会!」

  「事情是这样的吗?」库洛洛好奇地问:「你拒绝他了?」

  酷拉皮卡顿了下来,库洛洛的回答令他震惊,接着男孩皱起眉头,语气怀疑不安地问:「甚麽事情是这样-----你在指甚麽『事情』?」

  「那顿晚饭。」库洛洛说,知道整件事因为自己的好奇而有要爆发的危机。

  「你为什麽,」酷拉皮卡的声音变得阴沉:「会知道的?」

  蜘蛛头目轻轻地耸背:「有人跟我说,并发录像给我了。」他具体地指出:「其中一个团员做的,我不能看吗?」

  酷拉皮卡的脸对着前路,低声道:「停车。」

  「为什麽?」库洛洛问:「你想-----酷拉皮卡!」男孩猛地拉下手闸的举动始料未及,汽车剧烈地旋转,库洛洛按下踏板控制汽车。汽车突兀地停了下来,酷拉皮卡解开安全带,安全带的扣子用力地打在车窗,他拉开车门走出车外後猛地关上门。

  库洛洛轻轻地咒骂一声,然後同样走出车外。「酷拉皮卡。」他说,但男孩无视自己-----好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很好。」库洛洛说着召唤出他的念书,酷拉皮卡马上转身看着蜘蛛头目,这只令到情况更糟糕-----啊对,他并不相信库洛洛,是不是?但库洛洛只是拿出他们的行李和一些刚买下的食物,接着把他不会想喝下的难喝速溶咖啡和酷拉皮卡的行李一拼放在路边,然後将自己的行李收回便利大裹布。

  库洛洛看着酷拉皮卡,指向前面的地方:「不远处有另一间旅馆。」他告诉男孩:「你需要冷静下来,走路过去需要用上三天时间,我建议你考虑你想要甚麽。我会在13号房间等你,我会留在那里一星期,一天都不会多,如果你仍然决定跟我一起走的话,你会在那里找到我。」库洛洛说罢俯身靠在打门的车门上:「如果你一星期後不出现的话,那麽我会来找你,然後将你杀死。」

  蜘蛛头目钻进驾驶座後关上车门,以正常的车速越过酷拉皮卡後离去。当库洛洛越过男孩,他透过倒车镜看到酷拉皮卡看着车尾,接着拿走库洛洛放在路边的东西。库洛洛过了一会重看前面的路,他非常希望自己不会对那男孩太苛刻,但事情变得愈来愈荒谬了,他不准备一辈子当守在酷拉皮卡背後的大野狼或是可怕的敌人,而这是酷拉皮卡决定好的时候了,也是为了能够一劳永逸。噢,当然,酷拉皮卡也不止一次说过他会接受两人之间发生的事,但若然事情真的发生,而酷拉皮卡想要挑起一场争论的话,他的决心看起来并没自己想像中那麽坚定。

  库洛洛皱起眉头,他挺肯定没有其他人像自己那样触摸过男孩,所以酷拉皮卡对此感到愉悦并不奇怪,但这最後还是会面临极限,若然酷拉皮卡一直在「好」和「不好」之间徘徊,这场旅途结束以後不会得到任何东西。

  在某程度上看,这就像是库洛洛第一次摸上酷拉皮卡的时候,他让男孩离开并再次看着他回到自己身边,又如那次让酷拉皮卡去Zaban与他的朋友见面一样,他挺肯定男孩会回归,而也许酷拉皮卡最後作出回来的决定,他们就终於可以不用再次停下来。酷拉皮卡有可能只是以旅伴的身份回来,但就算事实如此,一切都不会是徒劳无功。他们的进展在近几个星期已经比库洛洛想像的要快,所以两人的合作关系退後了一步-----如果这能令酷拉皮卡跌得更深,库洛洛值得冒险回到柏拉图式的相处方式。

  库洛洛需要承认,如果只是对他一人来说,这会感觉很糟糕-----因为他已经开始期待触摸酷拉皮卡,让他在自己手上被推至未知的情欲之中。由於他的没经验,酷拉皮卡会成为一个很好的情人,而就算男孩一开始憎恨自己,不断抚摸对方就是有一种刺激的感觉在其中。他们四月开始合作,现在两人的关系与四月的时候变化得非常大。而有关现在的情况,这次又轮到酷拉皮卡作出决定了,但是不管酷拉皮卡的取决如何,库洛洛都不会让他再次捕获自己。

  当库洛洛到达旅馆时,他租下两间房间。就如对男孩所说的一样,蜘蛛头目要了13号的房,但当他进去以後,他在一张白纸上对酷拉皮卡涂写了一些东西,然後将它放在显而易见的桌子上。纸上写着如何跟主办公室的人要另一条门钥,但库洛洛不会留在迢里,并等着酷拉皮卡在自己夜晚睡着後,用他那把涂了毒的刀刺在自己背上,於是他没有住在13号房间,而是要了一间位於13号对面的睡房,接着开始他的等待游戏。

  他不知道酷拉皮卡会不会选择乘坐交通工具来到,就算一辆辆在外越过的车在告诉库洛洛这件事不可能发生,他还是有一段很长的时间几乎只是盯着窗外。库洛洛靠在窗边,坐在桌子上,好让他能轻易的从书上抬起头看去对面13号房间的动静,他小睡了一会补充体力,但大部份时间都是留在窗边。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如果酷拉皮卡以平稳的步伐走来,现在他应该接近旅馆。但再过了两天,男孩仍然没有出现,时间愈来愈迫近库洛洛不论有没有酷拉皮卡仍然要离去的那一日,这令蜘蛛头目有点失望,但他还没准备承认失败。

  在最後的一个晚上,库洛洛终於瞥到酷拉皮卡出现在旅馆的身影,他正寻找13号房间。库洛洛放下手中的书,看着男孩犹豫了一会,最後走到13号房门敲了敲,敲门的声音平稳,在宁静的夜晚显得有些大声。酷拉皮卡在门前等了一会,接着盯着库洛洛的车,车直接被泊在13号房门前。过了一会儿後,酷拉皮卡开始再次检查停车场,他看到通往主办公室的指示牌後向牌子指引的方向走去。蜘蛛头目飞快地整理思绪,庆幸自己在几小时前已经洗了澡,让自己闻起来像是等待了好几天或是刚刚好走出浴室并不是好事。

  库洛洛等待酷拉皮卡拿着一把钥匙再次出现,并看着对方走进房间,房间的灯被打开,库洛洛再等了一会後,才终於走出房门并慢慢地越过停车场。

  他轻轻地敲响房门并走进去,酷拉皮卡从库洛洛留给自己的纸条看上来。「我看到房灯亮起来了。」库洛洛像是问候一样说:「我猜你在我离开时进来。」他关上身後的门走近男孩。库洛洛停下脚步,歪着头看去酷拉皮卡:「你做好决定了吗?」

  酷拉皮卡小心地将纸条放在桌子上,肯定说:「我决定好了。」

  「然後?」库洛洛强迫男孩回答。

  「我就在这里,不是吗?」

  TBC

第54章 酷拉皮卡x左右为难

  酷拉皮卡站在路边,时间彷佛停止了一样,男孩像石像看着库洛洛离开的车尾,过了一分钟後,他走向那堆被库洛洛留在旁边的行李。酷拉皮卡盯着那堆行李箱和食物,很想一脚踢过去,但用那些东西泄气於事无补,更何况如果库洛洛留给他的食物被溅出来,也是百害而无一利。

  酷拉皮卡抽起袋子上的背带,将行李袋挂在胸前,然後疾步开始向前行,每一步都蕴含滔天的怒气。他怒气冲冲地跟着铺路走,无视身边的景物,酷拉皮卡只是因为太过愤怒,愤怒到不去关心周遭的程度。那个混蛋,那个不可理喻的丶令人难以忍受的混蛋!他竟然斗胆监视自己,在自己和一位朋友度过一个安静的私人时间时监视他?!他当他是谁了?!酷拉皮卡不属於库洛洛,他不是库洛洛该死的玩物,他不需要令那男人感到快乐和愉悦,酷拉皮卡决定和谁吃晚饭与库洛洛无关。

  他整天都未曾停下步伐,在怒火减退之前甚至不休息或吃饭。路边的树林很浓密,瞬间掩盖了逐渐低垂的阳光,酷拉皮卡走出马路,在不太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扎营,他只吃了很少东西,内心的怒意仍然在翻滚。酷拉皮卡吃完後找了一棵树,爬上去当是今晚睡觉的地方,但他睡得并不安稳,恶梦和一些之前没梦过的东西一屏侵扰他的睡眠,酷拉皮卡梦到了那些难以启齿的梦,脸颊升起的温度令他惊醒,接着他又梦到了有一天杀死库洛洛的梦。

  酷拉皮卡还没准备好会见库洛洛,他就是没准备好。吃了一顿轻便的早餐和喝了用营火煮的即溶咖啡後,男孩又开始启程。酷拉皮卡的步速比昨天的慢,他站在路的右边,这可是一段又长又艰难的路,从树上垂下来的蔓藤和树枝一直挡在他的面前,不断扫过他的衣物和头。酷拉皮卡不是赶着前往库洛洛所说的旅馆,所以他并不介意路上的阻碍物。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转眼便来到第三天的下午,因为男孩慢慢地走着,他终於在前方看到旅馆的身影。

  酷拉皮卡在从旅馆看不到的地方扎营,坚决不要在期限来到之前走去库洛洛所说的房间。那个男人,他的实力本身已稍微比自己强大了,而现在他更手持酷拉皮卡的念能力,如果酷拉皮卡想现在被他杀死,那他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便会白费,所以他回来了-----他需要回去,但是以甚麽的态度回到库洛洛身边?

  当酷拉皮卡终於敲响13号房门时,他在过去的一星期还没寻找到答案。酷拉皮卡意识到房间里没有人,他环视四周,看到那辆熟悉的丶满布灰尘和泥土的黑色汽车,那肯定是库洛洛的。男孩顿了顿,然後走去主办公室的位置,那里的服务生告诉酷拉皮卡有人留下房间的钥匙给他。酷拉皮卡接过钥匙後打开房门,他在第一眼没发现库洛洛的身影,事实上,它看起来像是几天没被人用过一样。男孩打开房灯後,他的确在角落看到一个背包,但他不觉得库洛洛有在房间待过,那张床被整齐的铺好,那行李看起来格格不入。

  桌上的便条似是被写上甚麽东西,酷拉皮卡扯下纸张,看了看上面的文字-----谎话,这都是谎话,库洛洛不只是出门了那麽简单,他根本没使用这间房间。门外传来两下敲门声,接着门被拉开了,库洛洛正站在外面,进来後撒出更多的谎话,他有可能在其他地方监视着这房间,那也是他在这情况下所做的唯一聪明的事了。到最後,酷拉皮卡决定不去在意,他已经回来了,虽然脑中还没得出答案,但他还是回到库洛洛身边。

  「我想去洗澡。」他对库洛洛说:「我想要我的行李,拿几套乾净的衣物出来。」库洛洛静静地观察酷拉皮卡一会,但他随後召唤出念书并将两人的行李拿出,男孩没有说话,他拿了一套乾净的内衣物和长裤T恤,连同梳洗用品一同带进浴室。酷拉皮卡用时间慢慢地洗澡,将路途上的尘埃都冲走,尝试整理脑中的思绪,但他在走出淋浴处後还没成功。酷拉皮卡擦乾身体後穿上睡衣,一条毛巾踏在後颈接下从发尾滴下的水珠,当他从浴室出来後,库洛洛从床上直起身,问:「感觉好点了吗?」

  酷拉皮卡点点头:「洗澡帮了我。」他说着停了下来,看着对方坐着的睡床上,胸膛突然紧绷起来,令他几乎感到痛楚并难以呼吸:「那是唯一一张床。」

  「我会睡在另一间房。」库洛洛有礼地说:「我租了这里是因为我跟你说了在这里等你。」

  「你,」男孩开口,但接着他犹豫了一会,才继续问道:「你不会睡在这里?」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