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阅读主题:
    默认
  • 正文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 页面宽度:
    640 800 默认 1024 1280 1440

[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_第73章

书名:[全职团酷]Dis Aliter Visum   作者: aionwatha   

  「我更想你下楼煮咖啡,」酷拉皮卡生气地说:「这样我就可以回睡房穿回我的衣服。」

  库洛洛耸耸背:「随便你。」他漫不经心地答道,然後终於离开房间。

  酷拉皮卡小心地聆听库洛洛下楼的声音,虽然他走路几乎无声无色,但男孩还是能听到几下木楼梯被踩下而发出的声响,就算没有念,酷拉皮卡的听力仍然是非常好。等着确认库洛洛真的不会突然回来後,他飞快地下床,越过走廊回到那间应当是自己的睡房。酷拉皮卡行动迅速地穿好衣服,之後下楼梯会合库洛洛。

  库洛洛在壁炉生了火,正煮着早餐和咖啡,不过煮咖啡用的水壶仍然放在壁炉边,有可能是因为酷拉皮卡这样要求了而不想去做。酷拉皮卡拿起水壶後将它挂在悬挂在火堆上空的勾子,他接过库洛洛递来的吐司,坐在椅子上掩住呵欠。男孩咬了一口半热的无味面包,看到桌子上放着两杯明显是库洛洛拿出来的马克杯,他拿起其中一个杯子,发现杯子底部印有「速溶咖啡」的字眼。

  库洛洛坐在对面的椅子上,酷拉皮卡将杯子放回原位,蜘蛛头目开口道:「我们比预想中睡了更长时间。」

  「你应该调好手机的闹钟的。」男孩说:「我甚至不知道你已经计划好之後的行程。」

  「因为,」库洛洛微笑着说:「那个时候我被其他事情打扰了。」

  酷拉皮卡感到脸颊又热了起来,他清清喉咙,突然觉得有点不自在:「所以今天的计划是?」

  「我们往南面出发。」库洛洛回答:「我想尽快回到Gorei乘搭飞机离开,如果仍然有人在跟踪的话,我们可能需要易容以避过耳目。」他说着做了个表情,酷拉皮卡猜那男人在想不杀死他们的做法很无稽。

  好吧,他们可以有很多方法处理事情,不论何时酷拉皮卡都会选择易容而不是杀人。他突然意识到甚麽东西:「如果我们装成旅客的话,护照该怎麽办?」

  「不需要担心。」库洛洛有信心地回答。

  酷拉皮卡静静地看着对方,对酷拉皮卡来说,使用假的护照相比杀人只是轻微一点的罪行,於是他选择将这想法放下。「好吧。」他同意道,然後站起身拿过水壶,朝两人的马克杯倒入咖啡。

  其中一个杯子旁放有一些糖和奶精,酷拉皮卡将两样东西都加进去,吮了一口咖啡补充咖啡因。他不是喜欢在咖啡加糖,但这速溶的东西实在是太糟糕了,他不得不加入糖去掩饰咖啡的味道,起码这是连库洛洛都同意的东西-----他们永远都不会买这种牌子的咖啡。

  酷拉皮卡突然顿下动作,这个想法… …真的很像家庭琐碎事。他皱起眉头,其显而易见的程度引起库洛洛的注意,他挑起一边眉看向男孩。

  「没事。」酷拉皮卡说:「只是,这杯咖啡尝起来很恐怖。」

  「你想买咖啡。」库洛洛评论。

  「我知道,」酷拉皮卡恼怒道:「它值得去尝试吧。你可以不再谈那个『我已经告诉过你了,所以』的话题,喝你的咖啡然後尽快离开吗?」

  「真专横。」库洛洛说,但他看起来被逗乐似的:「我同意,我们有可能还在被追踪,所以愈快离开愈好,我挺肯定我们已经摆脱了他们,但愈快到达Gorei,敌人准备伏击的机率便愈低。」

  酷拉皮卡点点头,就算不太享受,他仍然专注於他的早餐上。在这几天,他的思索一直围绕着库洛洛而转,又或者… …等等,不只是这几天,当他回到卢克索并发现所有族人都被杀害以後,他的脑海一直被蜘蛛头目占据。而想起族人,酷拉皮卡不马上向男人声伐他该付上的责任简直是奇迹。

  库洛洛在将他玩弄於鼓掌之间,他将他耍得团团转。曾经,酷拉皮卡会冲到他面前狠狠地打伤他的脸-----老天,在一年前,酷拉皮卡一定会这样做,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现在-----他吻他的可能性比打他的机会更大,而这真的是糟透了。

  「你在担心甚麽吗?」库洛洛的声音令酷拉皮卡从走神之中惊醒,他的眼睛挂在库洛洛身上,然後他意识到自己在盯着他而不是看着他,所有想法都被他埋藏在心底。

  「我只是在思考。」酷拉皮卡说着将最後一块吐司放进口里。

  库洛洛点点头,站起身说:「如果你吃完的话,我现在要检查你的伤口。」

  「我吃完了,」酷拉皮卡保证:「而我的伤口很好。」

  「我会自己决定。」库洛洛回答,男孩看着他回房拿回他们的行李,他究竟对两人之间那些不可能的小争执表达过多少意见?他就是不断钻牛角尖。酷拉皮卡喝光馀下的咖啡,抬头看到库洛洛很快回来,他将行李袋放在酷拉皮卡的椅子旁。「脱下上衣。」他要求道,但库洛洛的语气不会让人联想到是命令,它听起来更像是建议,但库洛洛仍然预想酷拉皮卡不会反抗。

  酷拉皮卡做了个表情,感到有些烦躁,他还是顺从着脱下衬衣,接着转身让伤口能被库洛洛看到,简直是完完全全将後背交予库洛洛。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库洛洛解开绷带,检查那些新长出来的疤痕盖在旧的伤口上-----如果酷拉皮卡没记错的话,那些伤口是其中一个团员-----叫飞坦的人落下的。

  库洛洛的手指轻柔的摸上去,一阵若有若无的麻痒感觉顿时窜上脊椎骨。就算现在库洛洛在不带有任何情欲的情况下触摸酷拉皮卡,肌肤相贴的感觉仍然很强大丶令人兴奋。它令酷拉皮卡心跳加快,咬着下唇僵硬在原地,肌肉紧绷并疼痛着,库洛洛用指尖戳下和扫过肌肤的时间变得很漫长。

  酷拉皮卡感觉到一阵惹有惹无的温暖和刺痛感,他好奇那男人是不是用念提升他康复的速度。不论如何,这种感觉真的是很美妙,在没有其他感受下令人觉得更舒服。当蜘蛛头目满意後,他没有表态,只是重新包扎好酷拉皮卡的伤口。

  酷拉皮卡穿回上衣,从行李袋拿出一件运动卫衣。他察觉到库洛洛脸上那愉悦的表情,但他不知道当中的含意,库洛洛也没有解释,他只是将行李放回便利大裹布,然後两人再次出发。

  TBC

第61章 受到教训

  库洛洛在昨天休息了一晚的房屋前停下脚步,他用了些时间用圆去感应敌人的位置,又或者是他们的距离有多远(近)。毕竟他们有整个森林要搜索,那些追踪者只有很少机会能在库洛洛不察觉的情况下布下突袭。酷拉皮卡站在他旁边,环视了森林一周後看着库洛洛,他感受到男孩的目光在这阵子有所改变,但库洛洛不肯定当中的意味。

  两人附近的环境似乎十分安全,但他能在某些地方感受到一阵惹有惹无的念,不过念的距离仍很遥远,库洛洛有信心它们不会有潜在的危险-----很好。他示意酷拉皮卡先往前走,男孩对他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後才转身朝南面走去,库洛洛跟上酷拉皮卡,脑中反覆思考自捕捉到少年後发生的种种。

  从一方面来说,他打破了酷拉皮卡敌对的态度和极重的防卫心,去到一个事情几乎让人感到舒服的地步,但酷拉皮卡现在看起来比以往更沉默寡言,他以为他能从男孩的眼神和行动看出他有少许被自己吸引了。酷拉皮卡试过两次主动,而这一定是好的预兆,但他对男孩是不是准备好成为(和被称为)幻影旅团的一员仍然抱有一定的怀疑。

  看着酷拉皮卡走在前面,库洛洛的嘴角扬起一抹微小的丶胜利的微笑。男孩选了一条最容易走的路,这样他们能在路上留下最少的痕迹。他步伐稳定地走着,其他人可能会犹豫如何走下一步,但他看起来十分有自信,酷拉皮卡在森林中更舒适自在。这有道理,毕竟窟卢塔的村落就是位於森林之中-----这是库洛洛在酷拉皮卡身上新添加的一项才能,对比令他加入旅团的困难程度的话-----对,他在这一刻更到挺满意,而他有很多原因令自己有这种感觉。

  他们用了整个早上赶路,保持颇快的步伐以留下最少的痕迹。库洛洛和酷拉皮卡在下午经过一条小溪,有了些时间装满水壶。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